筆趣庫 > 天道圖書館 >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你這也叫煉丹?【二合一】
    “我建奇珍樓的目的就是為了破解這些石柱,現在答案全部知曉,死而無憾了,也該是時候回到家鄉,安度最后時光了。”

    甘一平笑了笑,臉上露出了安詳。

    得到這么多石柱,就被上面特殊的字符吸引,解決了五十年都沒成功,一朝得聞,立刻感到全身輕松,也該放開了。

    “這……”

    張懸點頭,看向對方,帶著佩服之意。

    看來這位,大限將至,也算徹底想開了。

    不過,想想也能明白,生命走到盡頭,最大的心愿解決,的確沒啥遺憾了。

    這些寶物,雖然珍貴,但和生死一比,又算得上什么!

    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趁著金銀千千萬,臨死兩手攥空拳!

    知道對方真心實意想將這些寶物送給自己,張懸不在繼續推辭,隨口指點了幾句,當做報答。

    聽到他指點的內容,正符合自己,甘一平滿是興奮,千恩萬謝。

    聊了一會,張懸帶著袁濤、孫強離開。

    “少爺,我們現在去哪?”

    走出奇珍樓,孫強問道。

    “洛蛇內丹、杜憂草湊齊,還需要一些藥材中和,煉制出特殊藥液……”

    張懸沉思了一下:“去煉丹師公會吧,找個煉丹師幫忙弄一下!”

    他雖然是正式的三星煉丹師,卻是通過辯丹得到的名額,真正煉制藥物,最好還是別人出手。

    “是!”二人點頭。

    煉丹師公會,距離這里有一定的距離,三人找了個馬車,坐了大概半個時辰,才來到跟前。

    幻羽帝國的煉丹師公會,高大、遼闊,正門前,一座石鑄的丹爐,足有十幾米高,帶著傲人的氣勢。

    步入其中,還沒走遠,就嗅到一陣陣藥香,濃郁的靈氣沖入全身毛孔,讓人精神振奮。

    “這是丹香,看來這里有五品丹藥出世,而且還經常被煉制出來!”

    嗅了一口,張懸笑道。

    五品丹藥一旦被煉制出來,可產生濃郁的丹香,飄飛各處,讓周圍的人都感到神清氣爽,精神大增。

    這里應該經常有這種級別的藥物被煉制成功,才有如此濃郁的味道。

    “這里有五星煉丹師,五品丹藥,自然不在話下!”孫強點頭。

    幻羽帝國的煉丹師公會,最強者已然達到了五星巔峰,遠非之前那些低等的煉丹師公會可以比擬的。

    “嗯,我們就要找一位五星煉丹師,去前臺看看吧!”

    張懸點了點頭。

    洛蛇內丹和杜憂草,十分珍貴,而且只有一份,不能出現任何錯誤,就算只是煉制藥液,也需要五星級別的煉丹師才能做到,級別太低,很容易出現變故,將藥物全部浪費。

    “這位公子,不知需要什么?”

    很快來到跟前,前臺是個十八、九歲的女孩,看向張懸,滿臉堆笑。

    “我想煉制一種特殊藥液,不知你們這里代煉的五星煉丹師,什么價格?”

    張懸問道。

    名師堂,可以購買課程,煉丹師公會,也可以自己出藥物,找人代煉。

    這種代煉的價格要比直接購買成品丹藥,低的多,只需要花費心思收集一些藥物便可做到。

    “五星級別的代煉?”女孩一愣。

    “怎么?沒有?”見她這副模樣,張懸眉頭皺起。

    如果沒有,那就麻煩了,誕生這枚內丹的洛蛇,生前達到了化凡七重,精氣十足,力量狂暴,四星煉丹師,恐怕很難壓制的住。

    五星煉丹師,最低都達到了化凡六重橋天境,控制起來,相對就會簡單不少。

    “有是有,只是……今天總部那邊來了一位厲害的五星煉丹師,正在授課,公會所有級別達到的五星煉丹師,都過去聽了,甚至……三星、四星的也過去了,暫時沒人代煉,如果你真想煉制,可否明天再來?”

    遲疑了一下,女孩道。

    “明天?”

    張懸皺眉。

    今晚決出去化清池的名額,應該用不了多久就要進入了,耽誤一天,恐怕沒這么多時間。

    “明天我等不及,這個授課什么時候結束?能不能幫我約一位五星煉丹師出來?”猶豫了一下,道。

    “約?”女孩面帶難色:“我只是個服務人員,五星煉丹師,級別太高,實在約不出來。”

    她只是前臺負責接待的服務人員,最多是個學徒,別說煉丹師五星,就算三星、四星,也沒資格接觸的,級別差的太多。

    “而且,授課完畢,肯定要相互交流、學習的,這時候,大家都很忙,應該沒人代煉,出再多錢,恐怕都難以請到!”

    如此交流的機會,誰會為了掙點小錢,耽誤學習?

    畢竟總部來的煉丹師,哪怕級別不高太多,但煉丹手法、對丹爐的掌控,恐怕都會先進不少,值得研究和學習。

    “這……”

    張懸眉毛揚起。

    總部來人授課,這種好機會,沒人愿意耽誤,可要自己煉制,又做不到。

    先不說現在學習煉丹術來得及來不及,就算能夠做到,他的實力才濁清境巔峰,一旦洛蛇內丹發生變故,肯定壓制不住。

    自己做不到,又沒有煉丹師愿意接活……怎么辦?

    “這樣吧,他們聽課在什么地方,可否帶我過去一趟?”想了片刻,張懸問道。

    等著五星煉丹師出來代煉,今天是肯定不可能了,實在不行,過去找一位出來,讓他幫忙,大家同時煉丹師,應該交流容易些。

    “帶你過去?”女孩眉頭皺起:“那是煉丹師才可以去的地方……”

    “哦,我是煉丹師,只是最近沒考核等級罷了!”

    手腕一翻,張懸將自己的徽章取了出來。

    他的煉丹師等級,還是當初在天武王國得到的,只有三星,不過,就算如此,也已經足夠。

    接過徽章,女孩看了一眼急忙躬身:“原來是煉丹師大人,這邊請!”

    三星煉丹師,在幻羽帝國雖然不起眼,地位也不是她一個小小的服務人員,可以比擬的。

    “嗯!”

    張懸點點頭,帶著孫強二人跟了上去。

    煉丹師公會很大,走了好大一會,才來到一個寬闊的大廳前。

    “大人,只有煉丹師才能進入里面聽課,我沒資格進入……”

    停了下來,女孩一臉抱歉。

    “無妨!”張懸笑了笑,接過徽章,帶在胸前,交代孫強和袁濤二人:“你們在這里等著,我過去看看!”

    說完抬腳走了進去。

    他們兩個也不是煉丹師,自然也不能進入。

    門后看守的人,看到他胸前的徽章,也不阻攔。

    這個大廳,足有數百平米大小,里面不知坐了多少人,密密麻麻,都穿著煉丹師的服飾,和之前在萬國城,他與若歡公子等人進行選拔賽一樣,齊刷刷盯著正前方。

    抬頭看去,前方的圓臺上,有人正站在丹爐前,邊講解,邊煉制藥物。

    火焰四射,一只潔白的手掌,將藥物一株株放入炙熱的爐火之中,沉穩、冷靜。

    “是個女的,這么年輕?”

    張懸驚訝。

    本以為從總部過來授課,肯定是七老八十的家伙,沒想到居然是個二十來歲的女子。

    女煉丹師一向少見,還能給這么多人授課,恐怕級別不低,忍不住看了過去。

    一身淡紫色長袍,將身材遮住,烏黑的長發盤在頭上,雙目如星,閃爍著睿智的光芒,只是臉上冰冷如雪,沒有絲毫情緒波動。

    容貌居然不在之前的六小姐之下,甚至寬闊長袍下,婀娜的身姿若隱若現,給人另外一種美感。

    煉丹師徽章別在胸前,五顆星星閃耀奪目,一看就知道,是一位五星煉丹師!

    “煉丹需要與爐火為伴,比較辛苦,她居然能達到五星,厲害!”

    張懸暗自點頭。

    高明的煉丹師一般都是男子,倒不是說女子不行,而是爐火炙熱,藥材種類繁多,更有許多生長在危險之地,稍不注意,就會遇到危險。

    因此,不少女子,不愿意學習這種職業。

    眼前這位,年紀不大,卻達到了五星,手法玄奇,煉丹的動作行云流水……可以看出,不光有天賦,肯定也下了很大功夫。

    不然,不可能有如此成就!

    任何職業,天賦只是一部分,更重要的還是努力。

    女孩不遠處站著一位白須老者,捋著胡須看過來,滿是贊揚的味道。

    “應該是這個公會的會長!”

    看了一眼,張懸推測。

    這位老者氣度恢弘,修為深沉,一看就知道地位不低,再加上站在女孩身后照應,同時插話給大廳內的諸多煉丹師解釋,就算不是會長應該地位也不低。

    不然也沒有這種氣度。

    轉了一圈,找了個空座,抬腳走了過去。

    剛坐下,就聽到臺上女子淡淡的聲音繼續響起。

    聲音清脆,如同玉石敲擊,給人一種享受,只不過語氣中帶著一絲生人勿進的冰冷。

    “青玲草,屬性寒,直接放入丹爐中,會和之前的柏木花進行沖突,需要放在甘魚汁液中浸泡一個時辰,方能使用。這樣做藥效更大,也更容易讓爐中的溫度降低,讓藥物的品級增加一個級別!”

    “至于這株木壇香花,則要配合紫英水,在烈陽下照射五天,才能效果最佳,不然,它是煉制這個丹藥,最中間放入的,此時,丹爐最熱,火焰最毒,稍有不慎,就會灼燒成灰燼……”

    ……

    女子一條條的介紹,偶爾還介紹煉制手法、煉丹的依據,有理有據,說的周圍眾人,全都如此如醉,不停點頭。

    “師言天授?難道她……還是一位名師?”

    講的眾人如此表情,再加上聲音中帶著的特殊韻味,張懸微微一笑,情不自禁的搖頭。

    眼前這位,雖然是按照煉丹師授課的方法,講解如何煉丹,如何配藥,但聲音中加了師言天授,讓人更好的理解和學習。

    這種手段,只有名師才能做到。

    看來,眼前這位,并不是單純的煉丹師,恐怕還是一位不低于五星的名師。

    剛見了兩個二十來歲的五星名師,這又碰到一個,不愧是幻羽帝國,天才真多。

    如果,這些人也在28處勢力,別說冠軍,他最多也就是第四。

    倒不是說他的知識量之類不如五星名師,而是實力,差了很多,挑戰實力的話,根本沒辦法戰勝。

    “是名師就好辦了,更容易溝通,過一會,可以找她幫忙煉制藥液……”

    正愁著去哪里找一位五星煉丹師,幫自己代煉,既然她身為名師,那就好辦多了。

    這個藥液,由化凡七重的洛蛇內丹為主材料,想要效果最佳,肯定需要自己的指點,少走錯誤道路,正常五星煉丹師,怎么可能聽他一個三星煉丹師的話?

    都是名師的話,只要她不知道自己的級別,忽悠兩句,讓其信服,就會簡單不少。

    “感謝諸位,這就是我對五品清神丹的理解!”

    正在思考過一會如何跟對方商議,讓她幫忙煉制藥液,就聽到“吱呀!”一聲,前方的丹爐打開,緊接著一股濃郁的藥香,猛地激蕩而出,充斥整個房間。

    抬頭看去,就見一粒滾圓晶瑩的丹藥出現在爐鼎之中,香味四溢,清香撲鼻。

    “完美級別的五品丹藥?”

    “清神丹是五品巔峰級別的丹藥,一向難以煉制,就算會長親自出手,十爐,也沒有兩爐能達到完美,她一次就成功,簡直太厲害了,不愧是總部來的煉丹師!”

    “而且,你可能不知道,她不光是煉丹師,還是一位名師,煉丹手法細膩,講解的層次條理清晰,按照這個學習,以后的煉丹水平肯定會大大增加!”

    “是啊,今天這節課真是受益匪淺,不愧是鴻遠帝國來的人,無論基礎還是對煉丹的領悟,都比我們要高深的多,也正確的多!”

    “那是自然,鴻遠名師學院的丹院,有完整的煉丹傳承,比我們分部,要完整的多。”

    ……

    看到丹藥滾出,臺下一陣嘩然。

    丹藥論品,同一品級的同一種丹藥,也有強弱之分,分別是:成丹、飽滿、完美和丹紋。

    正常成丹,就能考核煉丹師通過,飽滿就算其中的佼佼者了。

    達到完美級別,十次煉制都未必能出現一次,眼前這位只有二十來歲的女子,邊講解邊煉制,分心二用,都能順利成功,能力之強,讓人難以置信。

    “大家現在可以討論,如果有什么不同建議,也可以提出來,我也能得到學習!”

    將煉好的丹藥放下,臺上的女子,神色淡然的環顧一周。

    “洛丹師,我剛好有個問題,清神丹,對靈魂也有增益,煉制的時候,需要融入魂力,我曾試過幾次,每次都被火焰灼傷,不知你可有什么好的建議?”

    最前排一位五星煉丹師開口。

    既然是討論,自然暢所欲言。

    “丹爐炙熱,魂力陰柔,貿然進去,必然會被灼傷,既然如此,我們為何要將魂力蔓延過去?清神丹的藥方之中,有一株甘心草,這是達到化靈級別的藥物,自帶靈性。”

    女子洛丹師點點頭,解釋道:“只要將這東西的靈性在進入爐火前,控制好,就能很好的中和藥性,起到凝神靜息的效果!”

    “原來如此!”

    五星煉丹師恍然大悟,感激的點點頭。

    “我也有問題……”

    緊接著又一位五星煉丹師站了起來。

    很快六、七個五星煉丹師都說出了自己的疑惑,這位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的洛丹師,沒有絲毫慌張,全都一一回答,不僅如此,還旁征博引,說的有理有據,讓眾人全都佩服不已。

    “諸位除了問題還有什么意見要提嗎?我今天來這,是為了和大家交流,有什么意見,可以直接說出來,不用顧忌!”

    講解了一會,見眾人沒了問題,洛丹師看向四周。

    她最近在煉丹上達到了瓶頸,難以突破,教授煉丹術的老師告訴她,要多與其他煉丹師交流,相互印證,才能進步。

    正因如此,才專門來到這里,進行講授。

    不得不說,這個方法的確很好,之前煉丹的時候,一知半解,很多東西領悟不全,此刻講出來,竟然對煉丹理解更清晰了,也理解的更深了。

    不過,光這樣還是不夠的。

    她還想聽聽別人的意見,深思熟慮,才能進步。

    “洛丹師玩笑了,你講解的這么好,煉丹水平有這么高,我們實在提不出意見!”

    “是啊,你的動作完美無瑕,又煉制出完美級別的清神丹,我們就算想提也提不出來啊!”

    “對煉丹的理解,你比我們都要深,要不是修為不夠,恐怕都能沖擊,六星煉丹師了,給你提意見,不敢……”

    ……

    眾人全都同時搖頭。

    眼前這位,可是鴻遠帝國來的,不光是五星煉丹師,更是一位名師,指點自己等人都來不及,還提意見,就算有,也看不出來啊!

    “哎!”

    見眾人紛紛搖頭,什么意見都不提,洛丹師搖搖頭。

    在鴻遠帝國,人人忌憚她的身份和地位,就算有問題也不敢說,本以為到了這里,沒人知道,可以得到不少意見,沒想到依舊一無所獲。

    “意見,你真的想聽?”

    就在心中有些失落,就聽到人群中一個淡淡的聲音響起。

    “是!”洛丹師急忙點頭。

    “那好……我只有一句話……折騰這半天,累的氣喘吁吁,你這也叫煉丹?”

    (二合一,月初求月票!)

    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 云\來/閣,各種任你觀看,破防盜章節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