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天道圖書館 > 正文 第一千七十七章 Hi
    “弄死九個?”

    “你沒開玩笑吧?”

    嵇巖、譚青目瞪口呆,覺得有些抓狂。

    兩年來,他們和天葉王斗智斗勇,被逼的都快瘋了,都沒奈何對方半分,反倒自己這邊的名師越來越少,都快死絕了。

    對方一個從圣,遇到了與之同名的其他九位,全部弄死……真的假的?

    “不僅如此,天葉王曾分出一道意念,藏在我們之中,也被他整的差點廢掉……”

    吳師接著道:“所以,我覺得,他只要小心,應該沒太多危險,甚至……把他和天葉王放在一個房間,最后死的肯定也是后者!”

    “這……”

    嵇巖二人許久都說不出話來,過了老半天,這才對望:“名師學院,這到底選出了一個什么樣的院長?”

    之前,他們一直覺得,張懸年輕,當院長肯定不行,聽到了這么多事跡才知道……

    恐怕章引邱與之相比,也差的很遠。

    這邊眾人震驚,那邊張懸已經離開了陣法的范圍,到了封圣閣寬闊的大廳中。

    “這樣過去肯定會被發現,還是巫魂吧!”

    身體一晃,找到一個偏僻的角落,精神一動,肉身進入了千蟻蜂巢,巫魂悄悄飛了起來。

    就這樣光明正大過去的話,很容易被發覺,想要逃走都難了,只是巫魂的話,危險就會減弱不少。

    雖然對方達到了出竅境,神識強大可以輕松發覺周圍的一切情況,但是神識并不是隨時都會放出的,老虎都有打盹的時候,只要他不備,混到跟前,偷些東西應該輕而易舉。

    巫魂悄悄前行,按照之前嵇巖所說的方位,一路飛了過去,時間不長,一個寬闊的大殿出現的眼前。

    大殿周圍,和嵇巖他們所居住的地方相同,也布滿了各種各樣的陣法,最低的都達到了七級,普通人陷入其中,肯定會被迷幻,找不到方位,而張懸現在已經是七星巔峰陣法師,陣法雖然繁瑣,依舊難不住他的眼睛。

    按照陣法繞了一會,來到大殿的門口,張懸悄悄向里看去。

    殿堂寬闊,散發著濃郁的靈氣,其中林立著無數的寶物,宛如一個巨大的藏寶庫。

    大部分都是一些藥材,丹藥之類的,兵器之類的并不多,甚至沒有看到。

    更多的還是一些書籍,都是關于如何突破圣域的。

    看來當初孔師,為了讓后輩突破,成功封圣,花費了不少心血。

    “居然不在……”

    明理之眼運轉,向里面看了一圈,居然沒有發現天葉王的蹤跡,張懸眼睛亮了。

    難不成這家伙并不在里面?

    “先不管了,不在最好!”

    本來還想著對方在里面,應該怎樣混進去,既然不在,那就肆無忌憚了。

    控制儲物戒指先飛了進去,隨即巫魂進入其中。

    房間中的寶物數量極多,各種圣級藥材加起來,足有數百種,四周有特殊的陣法封印,雖然放置了不知多少年,但在周圍靈氣的滋潤下并沒有失去藥效,反而品質愈發珍貴。

    “難怪這個天葉王沒將東西收進儲物戒指,恐怕這些東西,很難破開……”

    看到這些封印的模樣,張懸微微一笑。

    這東西和地窟中的封印一樣,對名師來說,可以取出,但對異靈族來說,就很難做到了。

    也就是說,雖然天葉王天天守在這里,可惜,很多東西都是看得見摸不到的。

    不然,就算有圣光壓制,他的實力也必然比現在要高出一大截來。

    “想要取藥材,必須有肉身和名師身份才行……”

    巫魂召喚,藏在千蟻蜂巢中的肉身立刻出現在房間里,巫魂歸位,站了起來。

    活動了一下筋骨,張懸這才向眼前的諸多靈藥和書籍看了過去。

    書籍幾乎都是關于如何突破圣域的,這些東西,搜集的足夠多了,封圣解也有了,沒必要繼續看下去。

    “圣域空心草、天龍花、木香根……這些藥材,級別雖然不是特別高,卻都是用來突破圣域的絕佳寶物,能夠讓人脫胎換骨,無論靈魂還是肉身,都發生著驚人的蛻變!”

    看了一圈,張懸點了點頭。

    這里的藥材,幾乎都對突破圣域有幫助,孔師應該是想到了各種突破的可能,這才專門搜集了這么多藥物。

    “果然有斷續草……”

    很快,一株藥材出現在視線。

    正是他要尋找的斷續草。

    這東西能彌補人體內的生機,配合一些藥物的話,能讓人的肉身蛻變成更為強勁的圣域身軀,用來突破圣域雖然太過奢侈,卻絕對是不可多得的寶物。

    “先拿走再說……”

    身體一晃,來到跟前,手掌立刻向封印里面的藥材抓了過去。

    嗡!

    和封印一接觸,頓時感到一道強大的阻力,將他的手掌攔住,根本伸不進去。

    無法觸碰斷續草,就沒辦法收進戒指,只能白來一趟。

    “哼,我不信還碰不到!”

    見封印只是阻攔,并沒有殺傷力,一聲冷哼,張懸全身肌肉繃緊,力量陡然增加。

    咯吱!咯吱!

    封印像是被捏扁的皮球,扁的越厲害,對抗力也就越大。

    “奇怪……”

    連續加力,體內真氣運轉到極限,都無法碰到斷續草,張懸眉頭皺起,正想將手臂縮回,卻發現,眼前的封印像是粘液一般,將手掌牢牢粘住,根本掙脫不了。

    “好奇怪的陣法……”

    張懸哭笑不得。

    其他的陣法,除了危險就是危險,這個倒好,手掌放進去,帶著彈性,抽回來居然還被粘住,看來不將藥材取走,肯定是無法離開了。

    “巫魂!”

    既然真氣、肉身讓其夠不到藥材,張眉毛揚起,巫魂的力量頓時驅動起來。

    嗡!

    這股力量增加,陣法頓時水波流動,變得更扁。

    張懸體內的真氣,早就達到了從圣巔峰,肉身達到五耀金身第五重圓滿,巫魂經過雷元珠的滋養,也早已突破到從圣巔峰,三者力量疊加,就算圣域三重強者都未必能夠擋得住。

    眼前的陣法,發出“吱呀!”的聲音,從圓形變成橢圓,再變成了油餅的樣子。

    “進去……”

    頭上如同蒸汽爐,真氣運轉的太快,冒著滋滋的白煙。

    僵持了片刻,張懸一聲大喝,手掌猛地向前探了過去,中指的指尖,終于在僵持了兩、三分鐘后,碰到了封印中斷續草的枝葉上。

    呼!

    將其收進儲物戒指。

    嘩啦!

    藥材一進入戒指,彈力十足的陣法頓時發出“啵”的一聲,消失在眼前。

    好像沒了藥材,封印也失去了價值一樣,主動潰散。

    “看來孔師雖然留下了藥材,卻也等于留下了考驗,這些藥物,沒有足夠的實力,根本拿不出來!猜的不錯,想要像我這樣拿出藥物,估計只能是從圣巔峰,級別強了,肯定更加困難。這樣也能保證,藥物是為了突破圣域而用,還同時能夠檢驗需要藥材的后輩,能否有資格封圣!”

    擦擦頭上的汗水,張懸滿臉苦笑。

    不愧是萬世之師,思慮果然周全。

    實力超過,或者不夠,都不可能得到藥物,就算看著也無用。

    所以,天葉王也夠悲劇的,在這里守了兩年,一株藥材都沒拿到手,看來嵇巖等人并不知情,這才覺得他的實力進步,與這些藥物有關。

    “其他藥材雖然很好,但……拿出來太費勁了,現在斷續草到手,先離開為好,不然,天葉王回來,想走都走不了了……”

    一口濁氣吐出。

    這些藥材雖然很好,但這里實在太危險了,想要取走也麻煩,一旦被天葉王堵住,想逃都難了。

    正打算離開房間,突然眼睛一動,落在一個奇怪的東西上。

    是一團由七種顏色匯聚而成的溶液,在封印中緩緩旋轉,散發出特殊的氣息。

    “這、這……這難道是……七彩地瓊液?”

    張懸呼吸立刻急促起來,全身僵直。

    他封圣解修煉到從圣巔峰,想要突破,只差一樣寶物,那就是七彩地瓊液。

    不過,這東西生長在地脈深處,世人罕見,就算是他,都只聽過名字,從未見過。

    眼前這東西,散發出七種光芒,又給他一種,親近的感覺,更是孔師親自留下,不用想,肯定是這東西!

    “有了這東西,封圣又有何難……”

    拳頭一緊,張懸身體一晃已經來到跟前,五指張開,立刻向封印抓了過去。

    這東西是一定要得到的,只要煉化,困了這么就的從圣巔峰,就可以順利突破!

    地窟內達到從圣巔峰到現在,時間也足夠久了。

    咯吱!咯吱!

    伴隨他的力量,封印再次扁了下來,真氣、肉身、魂力,一開始就運轉到了極限。

    “跑的挺快,哼,張懸,下次別讓我遇上,否則,絕對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正在用盡全力夠封印中的七彩地瓊液,就聽到大殿外一個冷哼響起,隨即一個高大身影走了進來。

    正是天葉王。

    一邊念叨,一邊推門,剛進入房間,立刻發現了不對勁,隨即看到了不遠處手掌正插在封印中,想進進不去,想出出不來的青年。

    “你……”一臉暴怒,正要動手,就見對方舉起另外一個手臂,打了個招呼。

    “hi!” 2k閱讀網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