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熱血降臨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巧合的打臉
    看著傭人連連低頭認錯,朱天鵬心中卻是難受至極,在場的都是明眼人,怎能猜不出真實的情況,如果不是吳勝利父子在此,自己的下場只會是被主人趕走。

    不過,好在大姐和小妹不在這里,否則她們估計心中會留下不小的陰影。

    人貴在自知,既然主人不歡迎自己,那留在這里,便只能是自己自找沒趣兒。

    “吳叔叔,改天我再登門拜訪,今天這么好的日子我就不打攪了!”

    見朱天鵬這樣說,吳勝利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點點頭說道:

    “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我知道她們肯定會后悔的,我的老領導要是知道了此事,一定也會為此大發雷霆。

    不過,你要怎么樣?我不會阻攔,這幾天過來找吳亮,我在家里等你。”

    朱天鵬點點頭,轉身離去,旁邊的吳亮卻是等不了那么長時間,問他究竟是什么情況。

    “吳亮,別問了,改天再和你說吧!”

    他正要上樓梯,卻看到大姐和小妹都在樓梯口,剛才的一幕已經被她們盡收眼底。

    看到自己的弟弟如此被人當眾羞辱,大姐沒有再說什么,一手拉著小妹、一手拉著朱天鵬便向外走去。

    剛走到大門口,聽到外面又來了幾個人,正打開門簾,向里邁步,姐妹三人只好閃到一邊,想等人進來后再自行離去。

    湊巧的是,進來的人不是別人,而正是綜合事務管理局的局長鐘天翔以及一處的處長李闖。

    二人有說有笑,打開門簾,一眼便看到了朱天鵬,他停下腳步立刻說道:

    “小朱?你也在這里?虎龍山上你可是演得一出好戲啊!老爺子一直說要再見見你師父,沒想到你自己先來了,你們見過面了吧!”

    鐘天翔的一席話讓朱天鵬驚奇中帶著尷尬,驚奇的是沒想到師父乾元子竟然和今天的壽星老認識,尷尬的是自己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他的表現立刻便讓鐘天翔感到有些不對,仔細觀察,看到他們像是要離開這里的模樣,心中便是咯噔一下,知道自己可能有些唐突了。

    他立刻便猜出這其中肯定有什么事情發生,開口說道:

    “小朱,你在外面等我一會兒,有什么事情過會兒再說。”

    鐘天翔可是此時龍華國最當權的人物,從打開門簾的那一刻,大廳中所有人的目光便看向了他。

    見到這個少年竟然和這個炙手可熱的人也認識,所有人都開始揣測這個少年究竟是何人?

    如果有背景,又為何不受郭母歡迎?可如果沒有背景,怎么會先和吳勝利認識,后又頗為受到鐘天翔的青睞,從他們的談話中可以輕易的感覺到,他們只間的關系可不是泛泛之交那么簡單。

    郭母的臉色有些發白,她也沒有想到,自己想要趕走的人,認識吳勝利倒也罷了,竟然還認識鐘天翔鐘局長,正所謂終日打雁反被雁啄瞎了眼。

    郭家兄妹幾個大都在此處,也都在招待大家,剛才的吳勝利那里發生的一幕他們不出面是怕別人看了笑話,可此時再不出面,那恐怕老爺子知道后會連他們一起責罵。

    看到朱天鵬三姐妹走出大廳,他們連忙起身,來到偏房,詢問郭母這是怎么回事。

    郭母知道事情終究都會被人知曉,便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幾人嘴上雖然不說,但心里紛紛罵她不通情理,即便自己再怎么不喜歡,也不能當著這么多人將人攆走,如今到好,這個年輕人明顯不是普通人,看她如何向老爺子交代。

    而郭父早已被氣得臉色煞白,指著郭母半天說不出話。

    朱天鵬三人來到院外,朱莉和朱丹丹好奇的看著朱天鵬,問他虎龍山是怎么回事,師父又是怎么回事,朱天鵬只能七分真三分假的解釋著,不是他不愿全部說出真相,只是知道真相后對她們真的未必會好。

    鐘天翔和在場的眾人一一打過招呼,便徑直上了三樓。

    老爺子正和幾個老友聊得正歡,絲毫沒有察覺到樓下發生的事情,看到鐘天翔上來,臉色立刻沉了下來。

    鐘天翔看見如此,滿臉堆笑著說道:

    “老領導,還生我氣呢?我確實是太忙,來得次數少了點,今天這不特意來給您賠罪了嗎?還望老領導寬宏大量,能對小翔子我能夠既往不咎。”

    鐘天翔終究是老爺子最得意的屬下,對他付出的心血和感情絲毫不必自己的兒女們差多少,又怎么會真正生氣,臉色緩和了一些,開口說道:

    “坐吧,別那么貧!我是活一天便少一天的人了,要不是之前撿了一條命,我可能早就登天了。”

    “大喜的日子,老領導怎么說這些,您一定能夠長命百歲,不千歲!”鐘天翔笑道。

    老爺子拿起拐杖作勢便要抽他,嘴里說道:

    “千歲?你罵我是王八?看我怎么抽你!”

    “不敢、不敢,不過,我倒是有些好奇,那乾元子道長的弟子哪里惹老爺子生氣了嗎?怎么我看他有些悶悶不樂,要離開這里?”

    鐘天翔這話一出口,屋里的人頓時都奇怪的看向老爺子。

    老爺子也是一頭霧水,他哪里見過朱天鵬。

    “你小子說什么胡話,乾元子道長是我的恩人,我感激他還來不及,他的徒弟我怎么會不歡迎?

    我這一大早便在這里,和幾個老哥們兒喝茶聊天兒,哪里見到過他的弟子?”

    鐘天翔這下方才肯定,這其中必有誤會,便說道:

    “老爺子,今天是我來得巧,否則他的弟子可真要離開這里了,不過現在被我攔在院子里,你可要見一面?”

    乾元子原本的地位就非常超然,除了一身的道術,醫術也是極其驚人,幾年前曾經救過這位壽星老一條性命。

    如今他晉級金丹之后,地位更高,便是龍華國的最高領導見了,也要客氣幾分。

    老爺子并沒有急于去見朱天鵬,當務之急是要弄清楚怎么回事,他剛吩咐下去,郭家老大便已經走了過來,郭母也尾隨了上來,低著頭不敢作聲。

    郭家老大來到老爺子耳邊便要和他訴說此事。

    “別嚼耳朵根子,都不是外人,有什么話當著大家伙兒講!”

    郭家老大猶豫了一下,便將事情的經過詳細的講了一遍。

    這樣一來,可把老爺子氣得夠嗆,一拐杖便砸到郭母身上,郭母被砸倒在地,卻是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遲早有一天我老郭家會毀到你這個女人手里,你當初不也只是一個出身拼貧寒的戲子嗎?是誰給你的感覺,讓你高人一等。”

    說著便要撲過去踹他,旁邊幾人連忙攔住,這郭母確實可惡,但此時并不是發作的時候。

    老爺子也是知道這個道理,接著便要親自下去,給朱天鵬幾人去賠禮,鐘天翔連忙攔住他,說道:

    “老爺子,您就別折騰了,我替您把他叫上來便是,有什么事情當面說開即可。”

    說著便快步走下樓梯,來到院外。

    他打開門簾,正好看到郭傳林在和朱莉解釋什么,而朱莉并不氣惱,開口說道:

    “傳林,我不是說氣話,如今我已經見到你的父母,但我們兩家的境況差距確實太大,咱們倆事情我需要回去好好想想,畢竟婚姻不只是你和我兩個人的事情。”

    看到鐘天翔從門內出來,走了過來,她又說道:

    “小弟,我和小妹先開車回去了,你的領導想是要請你回去,你便回去吧!這樣我們和傳林家也不至于鬧得太僵,傳林也不至于那么難做。”

    說完,禮貌的和鐘天翔問了聲好,便牽著小妹向外走去。

    “你這大姐受了委屈還能如此識大體,確實難能可貴!

    事情是那小郭的母親一個人作主,老爺子也已經知道,現在正在樓上等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上去聽一下老爺子如何解釋怎么樣?”

    朱天鵬想了一下,便點了點頭,確實入大姐所言,這郭傳林的母親雖然有些勢力,但其他人并不一定如此,何況如今局長都好言相勸,自己即便不想呆在這里,也得照顧大家的情緒。

    于是他跟在鐘天翔身后,又進了大廳,隨之上了三樓。

    老爺子知道他的姐妹已經回家之后,長吁短嘆一番,看向一旁的郭母,郭母連連向朱天鵬道歉。

    不過很快被朱天鵬攔住,開口說道:

    “老爺子,不必如此,伯母的心情我們也能理解,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兒女好,這件事沒有什么對錯,要怨也只能怨我們事先沒有了解好情況,否則也不會出現今天的情況。

    我大姐和郭大哥的事情,是他們兩個人的事情,究竟如何,只能靠他們兩個去解決。”

    老爺子嘆了口氣,悠悠說道:

    “我原來也是個農民子弟,一輩子過來,時常告誡自己不要忘本,可這些晚輩,有了點錢、有了點權,便不知道自己是誰。

    這是我的責任,教子無方、教子無方啊!”

    鐘天翔是個妙人,問起朱天鵬師父的情況,如此一來老爺子的注意力便被轉移到這里,不再糾結剛才的事情。

    而郭母等人也見勢悄悄的退了下去。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