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這系統有毒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檢驗測試
    齊連城雖然是收了齊耳做徒弟,但是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態,也就只能教一教理論知識,幫助齊耳調整一下訓練的動作了。

    真要想身體力行的教齊耳和齊冰云,齊連城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過還好,有個能教齊耳和齊冰云的人在這。

    “小耳、冰云,你們也知道我的身體情況,冥想技巧、鍛煉動作方面我可以教你們,但是實戰......就由靈兒教你們。”

    齊耳聽見齊連城的話眼神詭異的看了一眼許靈,這個大大咧咧的暴力女教他和齊冰云?能行嗎。

    如果只看實力,許靈肯定是沒問題,可是當老師又不是只看實力的,難道只要作文寫得好就能當語文老師?

    許靈看見齊耳懷疑的眼神,氣的牙癢癢,悶聲警告:“你再敢這樣看我,小心你的腿!”

    龜龜,這語氣和氣勢嚇得齊耳一個激靈,趕緊轉移視線看向齊連城,這暴力大佬齊耳可不敢惹,不然他的腿可禁不住許靈一拳頭。

    齊連城看著齊耳和許靈之間的鬧劇,也是面露微笑,“小耳,靈兒可是東聯邦第一大學的講師,雖然是實習的,可是教你們倆絕對是沒問題。哦,忘了給小耳你說了,東聯邦第一大學......就是傳說中的武者學校,而且是全蔚藍聯邦最好的武者學校。”

    齊冰云一臉淡定,這些信息她都知道的,齊耳倒被齊連城話里的兩個點震驚到了。

    首先就是東聯邦第一大學竟然是武者大學,還是最好的武者大學,這個最好是不是就說明武者學校其實不止東聯邦第一大學這一所?

    齊耳突然想到江衛以前說過的,體檢測試影響高考、大學,齊耳還以為只是一個激勵學生盡力測試的借口,現在想來江衛應該還真沒騙人。

    測試成績不好就沒法往武者的方向努力,自然也就沒辦法上武者大學,這不就影響大學了嘛。

    當然,有武者學校齊耳也不怎么震驚,他更為驚訝的是,許靈竟然是東聯邦第一大學這所全蔚藍聯邦最好武者大學的實習講師!

    就許靈這性格竟然能做講師,齊耳真的對這個世界開始無語了,是不是過兩天就有新聞說癩蛤蟆和天鵝其實是一對兒非同種族交.配物種了?

    齊耳看著得意洋洋的許靈,努力低下頭不讓許靈看見他憋得通紅的臉,這以后他肯定要落到許靈手里,現在齊耳怎么敢得罪她呀。

    正當幾個人說著以后訓練的事情,劉龍也是再次回來,說是已經發現了線索。

    按他托人了解到的消息,還有一些細節上的調查驗證,基本上可以確定檢驗測試會在十一過后舉行,要等各個學校的期中考試結束,聯邦領導也要看文化成績的。

    普通天才無所謂,可是接受蔚藍聯邦大力培養的精英天才絕對要均衡發展,文化成績是不能拉胯的。

    測試的內容也不再全是單項考核,而是一種綜合性質的身體素質測驗,單獨考核的只有精神天賦。

    從這也能看出重視精神天賦并不是江衛一個人,蔚藍聯邦的各級領導對于身體天賦的重視程度也是不如精神天賦。

    是精神天賦對于武者之路的未來更為重要嗎?齊耳也是忍不住在心里思考著。

    劉龍說完,齊連城就先沉思了一下,接著小聲附著劉龍的耳朵吩咐了幾句,才回過頭問齊耳。

    “小耳,冰云的冥想修煉進度我是這樣的,你怎么樣了?我只聽冰云說你的精神天賦更強,但是具體我并不知道。“

    齊耳現在有點蒙,雖然他確實早就計劃好了,等到速度素質的系統任務徹底完成以后,就先擱置身體素質的任務,轉做提升精神屬性的。

    可是現在他還沒進行任務,難道把真實的實力說給齊連城?

    不管是精神屬性還是冥想修煉進度,齊耳的真實實力和他展示出來的表現都相差很多。

    齊冰云是知道齊耳的精神屬性是三S級的,更是早早在第一次冥想就修行成功,前幾天才剛剛指點了齊冰云的冥想修煉。

    現在齊耳突然說他精神屬性兩A級、一B級,冥想修煉還是半吊子的狀態,齊連城會怎么想?

    哎,齊耳真的不想作弊了,一個謊言就需要無數謊言去彌補,齊耳發誓以后再也不用系統獎勵給他的主動技能去充當真實實力了。

    可是這次就沒辦法了,現實如此,齊耳也只能告訴齊連城,他精神屬性測試成績三S級,上限未知;冥想進度是正在努力修煉觀想法,不過還未修煉成功。

    上限未知,下線也就未知......還有并未修煉成功觀想法,這都是齊耳給他自己留的后路,要知道絕對專注有冷卻時間,也有持續時間,萬一他暴露了,也有后話可說。

    齊連城聽見齊耳的話,也是滿意的點點頭,這些他其實還是知道的,不然也不會收齊耳為徒了,畢竟如果只是身合自然、身體天賦優秀,還不足以讓齊連城這樣的存在有收徒的心思。

    齊耳作為剛剛接觸超凡世界的十七歲高中生,能有這樣的實力,就連許靈都是很驚訝,在齊耳說完以后忍不住多看了他幾眼,嘟著嘴沒有說啥。

    齊連城為什么要問齊耳的精神天賦呢?

    其實是關乎精神修煉的一個秘密,許靈知道這個秘密,假如齊耳的“天賦”不是讓她也沒理由反對,她肯定要站出來說齊連城幾句的。

    “小耳,冰云,既然你們倆都在修行觀想法,那我也可以給你們說一些事情了。”

    說到這齊連城停頓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可以說什么不可以說什么,將近一分鐘的沉默以后,他才繼續說話。

    “觀想,為什么就比冥想重要?精神天賦為什么就比身體天賦更重要?皆是因為身體素質有極限,精神無極限。冥想只能解放精神的自然成長,觀想卻可以幫助精神主動強大。”

    齊連城說這,許靈也在插話,不過她作為東聯邦第一大學的實習講師,也有資格去教育齊耳、齊冰云兩人。

    “其實就是冥想像喂精神吃飯,只能保證精神基本成長,而觀想不光喂精神吃飯,還要科學的幫它運動,自然能成倍加速精神成長,不過觀想可不是你們老師給你們講解的那么簡單。”

    許靈說完,劉龍就從屋外再次進來,手里還拿著一本書,就是很平常的筆記本,估計剛剛齊連城給劉龍吩咐的事情,就是去拿這個。

    看到書拿來了,齊連城示意劉龍交給齊耳和齊冰云,讓他們倆好好看看,才解釋這本書的內容。

    “小耳、冰云,這本書是我對觀想修行的一些看法總結。你們先不要驚訝,我知道江衛給你們說的觀想要觀想自身,可是這只是基本觀想法,而書上的則是更進一步的觀想技巧。”

    齊連城說著說著瞅了一眼許靈,他自己說他的修煉方式多好,總有種自賣自夸的嫌疑,所以齊連城也是準備讓許靈接著他的話教導齊耳和齊冰云,畢竟以后更多時候也是許靈去教他們兩個。

    許靈撇了撇嘴,不情不愿的抱怨:“冰云就算了,齊耳你竟然現在就把這個教給他,哼,當時我問你的時候你都不愿意教我,偏心眼。”

    不過再不情愿,畢竟齊耳都是齊連城的徒弟,齊連城開口要把他的觀想法教授給齊耳的,許靈也沒啥理由不教。

    對于齊耳的天賦和品行許靈還是認同的,就是個性原因,她就總看不得齊連城那么看重齊耳,畢竟以前齊連城對她可不是這樣的態度。

    別說觀想法這種東西了,許靈要齊連城指點她一段時間,都要懇求好幾天,現在當然覺得不公平。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