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星途璀璨:她比總裁霸道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隱秘
    上車之后,唐沁一改剛才的淡漠,用手機開好了導航,對鐘致巖說:“跟著導航走吧。”

    鐘致巖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但看唐沁這么著急,立即發動了車子。

    導航的地址已經出了市,整整兩個小時才到。車在一幢老舊居民樓前停下,唐沁沒有猶豫地走進了其中一個單元。鐘致巖緊跟其后,唐沁一路小跑地上到三樓突然停住了腳步。跟上來的鐘致巖差點撞上她。

    “怎么了?”鐘致巖問。

    唐沁沒有回答鐘致巖,而是繼續上樓,腳步沒有剛才急促。她穩住了腳步,穩住了心神。到了四樓,唐沁敲了401室的門。

    “唐奇,我知道你在里面,開門。”敲了一會兒沒有反應,唐沁不耐煩地喊。

    唐沁說話幾秒門就開了,一個身材高大的年輕男子面對著唐沁。

    “你怎么來了?”唐奇冷淡地說。

    “我們就在這里吵架嗎?”唐沁冷笑了一下說。

    唐奇轉身走進屋內,唐沁和鐘致巖跟著進去。

    “張教練打電話給我……”

    “我不練了。”唐沁還沒說完,唐奇大聲打斷。

    唐沁并沒有被他嚇住,只是冷冷問:“你不練?為什么?”

    “我和教練合不來,他的訓練方法老套過世,照他的方法練下去也出不了成績。我不浪費那個時間。”唐奇回答。

    唐沁看著唐奇有些氣餒,“張教練帶了你好幾年,怎么就合不來了?”

    唐奇冷眼看她,“這種專業的事說了你也不懂。”

    “說說嘛,就當科普。”站在唐沁身后的鐘致巖開了口。

    唐沁看了鐘致巖一眼,突然想到了什么,“對啊,他也練過游泳。”

    聽了唐沁的話,唐奇上下打量了一下鐘致巖,看身材有點像,“你是……鐘致齊?”

    鐘致巖微微一愣,看唐沁的態度,唐奇應該是她很親近的人,卻絲毫不熟悉鐘致齊。

    “不是。”鐘致巖不回答,唐沁就代替他開口。

    唐奇笑得輕蔑,“真是亂七八糟。”

    鐘致巖想解釋,唐沁卻不反駁,“現在就說你為什么不訓練的事。有問題,我們就一起去和教練溝通,你這樣跑回來……”

    唐沁雖然心里焦急,但還是把前功盡棄四個字咽了回去,生怕讓唐奇覺得自己是在說教,反而激起了他的逆反心理。

    唐奇身材高大,居高臨下地看著唐沁,說:“說了你也不懂,我不浪費口舌,反正我不在老張手底下訓練了。”

    唐沁看著他無奈地嘆氣,“張教練已經是國內最頂尖的教練了,你還能找誰帶你?”

    “國內不行就國外,我自有我的辦法。”唐奇倔強地說,“再說了,我練不練游泳了還不一定呢。”

    唐沁盯著唐奇,“你22歲,練了十年游泳,你除了游泳還會什么?”

    “對啊,我才22歲,什么做不了?”唐奇不以為然,“你不也是大學畢業才去演戲的嘛,現在沒賺到錢嗎?”

    唐沁的怒氣壓不住了,“我跟你不一樣。”

    唐奇一臉淡漠,“是啊,你比我厲害。”

    唐沁張了張嘴,但又把話壓了下去。

    “大家有話坐下來慢慢說。”鐘致巖出來打圓場。

    “沒有,我說完了。”唐奇不假思索地說,接著他又看向鐘致巖,“你到底是誰啊?”

    “唐奇。”唐沁喊了說一聲,制止唐奇的繼續說。

    沒想到唐奇反而更來勁,“新的金……男朋友?”

    雖然唐奇還是沒有直說,但唐沁和鐘致巖臉色都變了。

    “他是我朋友。”唐沁先說。

    鐘致巖看了看唐沁,接著說:“我是鐘致齊的表哥,今天致齊有事我送唐沁過來。”

    唐沁慌張地望向鐘致巖,而他的眼里沉穩淡定。

    唐奇扯了扯嘴角,一臉不屑,“我不想管你們這些亂七八糟的事,還有事嗎?沒事我要睡了。”

    “你真的要住這里?”唐沁環視四周,生出許多愁緒。

    “這是我家,我為什么不能住。”唐奇直接地說。

    唐沁看著他滿眼無奈,最后還是只有一聲嘆息。

    “我和張教練說你請一個星期的家,注意飲食,注意安全,休息兩天就回去訓練。”唐沁平靜地說。

    “不可能。”唐奇冷冷地回了唐沁三個字。

    “可能不可能我們走著瞧!”唐沁瞪著唐奇重重地回了一句。

    “唐沁,你有多大的能耐,不就是賺了點錢嗎?你知道我為什么不敢讓別人知道我是唐沁的弟弟嗎?”

    唐奇的問題雖不尖銳,但刀刀割在唐沁的心上。

    “你說不說是你的事,不過這是事實你改變不了。”唐沁面無表情地說。

    唐奇的氣焰弱了下來,他自嘲地笑。

    唐沁只是冷眼看他,“等有一天你有辦法改變這個事實了再來和我頂嘴。這幾天該怎么做我剛才已經說過了,你老實待著。”

    說完,唐沁轉身要走,唐奇轉過身背對著她,絲毫沒有挽留的意思。鐘致巖看了看唐奇,跟在唐沁身后走了出去。

    下樓的時候唐沁的腳步很快,穿著高跟下差點摔倒,鐘致巖從后面把她攙扶住。

    “樓道里暗,小心點。”

    唐沁緩了緩,站直了身體,一步一步穩穩地下樓。

    這個時間路上已沒有什么其他車,幽暗的道路被被車燈打亮,像是一條時空隧道。唐沁一言不發,鐘致巖沉默地開著車,偶爾打量一下她。

    “麻煩你了,這么晚還跑這么遠。”唐沁突然開口。

    唐沁的話里除了客套生疏還是有濃濃的無力感。一聽到唐奇的事她就急了,沒有多想就讓鐘致巖跑了這一趟。

    鐘致巖微微轉頭看了一眼唐沁,“小事。”

    “謝謝你。”唐沁小聲地說。

    “剛才是你弟弟,親弟弟?”鐘致巖問。

    “嗯。”唐沁的聲音還是微弱。

    “沒聽你提過。”鐘致巖又說。

    唐沁笑了一下,“你剛才也聽到了,他覺得做我弟弟很丟人。”

    鐘致巖剛想問為什么,但唐沁立即轉過了頭看向窗外。平時再窘迫的情況她在人前從不顯露情緒,從來都是正面相對,現在躲躲藏藏,是真的在傷心吧。這一絲少見的脆弱讓他不忍打擾。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