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嫁我不吃虧 >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下聘
    “回頭我寫個單子,你照著上面買就是,娘嫁給朱孝賢時,連個婚宴都沒有,還為朱家做牛做馬十幾年,太虧了,這次不能讓娘草草嫁了”

    一說起這個,月兒和畫兒眼圈都紅了,青兒和雪兒還小一點,對這方面感觸不深

    北飄雪看著姐妹五人心情低落,忙岔開話題,“那個,我給干娘添五臺妝箱,咱們這邊準備多少臺?”

    一臺就是一個妝箱,古代的妝箱大,兩人要合抬一個

    “不急,先等東老下聘,看他出多少臺吧”

    三月二十二,伙計來拉菜,告訴云舒,下聘的日子定在三月二十六,有四天準備時間

    可把月兒急壞了,趕緊帶著妹妹們打掃收拾,又和云舒商量著,準備多少菜,請不請人之類的事

    云舒看著小管家婆忙碌的樣子,撲哧一聲笑出來

    “訂親就咱這一大家子,和外公外婆一家子,其它人就不請了,等迎娶那天再請,準備些食材就好”

    月兒拍拍小胸脯,“哦,嚇死我了,我記得我見過別人家訂親,人很多的”

    “那是男方的父母帶著媒人到女方家下聘,女方家的親戚做陪客,東老的家人在京城,離得遠,不會來的,到時媒人來了咱們自家人陪著就可以”

    三月二十五日,劉氏和外公一家人都回了云莊,鋪子休業兩天,一回來,云莊立時熱鬧了

    看著他們的表情就知道,云舒知道這婚事,外公外婆他們也是滿意的

    劉氏的兩個弟弟和弟媳,剛開始知道時,也是象云舒他們一樣,覺得太突然了,不過之后也想通了

    怪不得平時東老對大姐那么好呢,原來他們早就,哎,只怪他們眼拙,沒早看出來,不然也不會被打擊成那樣

    也是從到了縣城,一直忙,疏忽了這事

    不過呢,東老會來事,給劉家在縣城置了一套三進的宅子,這宅子落在劉保生的名下,又給劉家兄弟,在縣城效外,一人買了二十畝地,收租就可以,不用種

    這樣做,一是為了討好岳家,二是也是讓他們一家在這里有個歸屬感

    不然他們總感覺在水上浮著,心里不踏實

    光這一樣,就讓劉家的人感動的不行,從窮光蛋,一下變得富有,從寄人蘺下,到有自己的家,都是托這個女婿的福

    之后他們又看到東老居然,把買的宅子過到劉氏名下

    又把鎮上的酒樓過在劉氏的名下,還有啥可說的,年紀大這一點,立即就被補平了

    兩家人坐在一起,討論著劉氏和東老的事,而劉氏就象個待嫁的姑娘,只低著頭,不哼聲,臉紅撲撲的坐著

    也許是覺得太害臊了,三十多歲了,又要嫁人

    再一個原因,就是這樣隆重的嫁人,讓她太緊張

    第二天一早,云莊側門大開,門里門外,全部打掃的干干凈凈,門口擺了一張桌子,上面放滿了炮仗

    吃了早飯,青兒和雪兒還有李氏的兩個孫女,在石屋陪著劉氏

    小李氏和周氏帶著月兒和畫兒準備中午的菜

    劉保生夫妻,還有劉氏的兩個兄弟,在大門口說著話眼晴盯著門外

    北飄雪和云舒在屋里喝著茶,那三個男孩子,也在門口不遠處張望著,隨時聽候家里的人安排,其實大家都很緊張

    大約巳時,也就是十點左右,外面有了動靜,云舒和北飄雪從屋子里出來,小李氏她們也從廚房跑了出來

    劉玉生一看下聘的馬上就到了,兄弟倆帶著自己的兒子,拿起桌上的鞭炮,開始放起來,這是云舒交待的,怎么熱鬧怎么來

    馬車,一輛接一輛的向這邊駛來,快到門口時,鞭炮齊嗚,那叫一個晌呀

    那馬兒都差點都驚,朱家莊的人,有些跟著過來看熱鬧,雖不與云莊說話,但是都圍著遠處觀望

    還沖著這邊指指點點,“看那些妝箱,應該是聘禮,是不是給這家的大丫下聘的?”

    “應該是吧,聽說今年及笄了呢”

    “可是這家的大丫頭不是女戶嘛,怎么會下聘?不會是那劉氏?”

    “也沒準”

    好些人胡亂猜著,也有些多事的人,就去找了族長

    朱向天也很好奇,這家人要是辦喜事,再不喜朱家莊,也要請他這個族長來,于是跟著族長也來了

    看著門里的人,他居然都不認識,于是走過去一拱手,“你們是這家的?”

    劉保生淡淡的應了一句“我是戶主的外公”

    李氏也淡淡的應了一句“我是戶主的外婆,他們是戶主的舅舅,舅母,其他人不用我再介紹了吧”

    朱向天仔細一想,外公?那不就是小劉莊的人?也是,辦喜事應該請外家來的,剛要打聽,只聽劉保生冷哼一聲,憤憤的說道

    “我女兒在朱家受虐十幾年,我要是早知道,就算拼了老命,也要給我女兒找回公道”

    朱向天臉一白,“劉叔,那都是過去的事了,我剛當上族長,斷不會以后再有此類事發生,不知道今天是?”

    “自然是給我閨女辦喜事”

    “玉花妹子?”

    “哼,我就這一個女兒,還能是誰”

    朱向天頭有點暈,他本意是交好劉氏一家,她要嫁人了,以后就不在這里,村里人還能沾上啥光

    她能幫族外人發家,也能幫族里人,現在不幫那是因為還恨著,時間長了,慢慢就會好的

    他可知道,村里那三戶人家,自從擺了灘后,家里過得有多好,年后從他這兒還買了莊基地,馬上就要蓋新房了

    要是劉氏帶著孩子們走了人家,就剩下這家的大丫頭在這里,她可是軟硬不吃,對朱家莊的人不下死手就不錯了,更不要說以后幫著族人

    劉保生也不理會朱向天了,夫妻望著車輛,剛才臉上那陣不喜,瞬間就不見了

    朱向天失落的正要離開,卻被眼尖的云舒看見了,她上前沖朱向天輕輕一禮,“族長來啦?”

    族長看見云舒還有些蒙圈,“你是?”

    我是這家的戶主啊?你不認得了?朱向天不知道為什么,看著眼前這位笑如春風的姑娘,居然渾身打了一個寒戰

    “原來是云舒,換了女裝,差點沒認出來”

    “族長即然來了,那就留下吧,今天是我未來的爹給我娘下聘的日子,家里也沒外人”

    “你娘要嫁人了?”

    “是啊,我娘還這么年輕,總不能一個人過一輩子吧,好不容易碰見一個對我娘百依百順,又有學問,又有家世的男人,為啥不嫁?”

    朱向天尷尬的笑了笑,“呵呵,是啊”

    云舒心里冷哼著,表面卻一臉笑容,“族長,屋里有茶水,進來坐吧,本來今天就是下聘,沒想著請人,即然來了,就一起熱鬧下”

    朱向天自然想知道劉氏要嫁什么樣的人,于是沒進去,留在門口跟他們一起等著,云舒也沒強求

    前面兩輛是蓬車,后面的全部都是貨車,上面一臺一臺的擺放的整整齊齊,居然有六輛

    ()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