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21次逆時空拯救 > 正文 第70章 我看不起你,我也看不起自己!
    寧強為什么也來了?難道,他也記得今天的這個日子?可是,他怎么會確定:玉婷一定會在今天跳江?

    我怕被他發現了,只得躲了起來,但我發現:寧強竟然也躲了起來!

    他就躲在一棵樹后面,緊張地看著江面,時不時看了看周圍。

    我躲在一個他根本看不到的地方,這種感覺真是很奇怪,似乎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可是,玉婷今天一定會來嗎?假如她今天不來這里的話,我和寧強不都白等了嗎?

    我的這個“實驗”,其實是需要很多的偶然性。

    過了足足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寧強似乎有點等不下去了。

    這半個小時,對我來說,也是很漫長的,因為我也不確定玉婷會不會出現在這里。一切,都只是個未知數。

    我不想再呆下去了,于是,我走上前,走到了寧強的身后。

    我為什么要過去呢?靜靜地躲起來,不是就很好嗎?

    可是,我還是無法控制地走了過去,我真的擔心他會一走了之,萬一玉婷隨后就到了呢?

    就在我快要走到寧強身后的時候,突然,他轉回頭來。

    我站住了,看著他,一言不發。

    “你,你怎么來了?”寧強愣住了。

    “你還在這里等她嗎?”過了老半天,我才開了口。

    “她不會來了。”寧強搖搖頭,說道,“這次的劇本里,不會再有跳江救人這一段。”

    “未必。”我卻淡淡地說道,“也許,是我說錯了話。”

    “說錯了話?你說錯了什么?”

    “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那話是這么說的嗎?”我朝著遠處的江面凝視著,說道。

    我想去開導他,可是,誰又能去開導我呢?

    “是的。”寧強點了點頭。

    “我們都以為,穿越之后,就會回到過去,而過去的一切,也都會按部就班地進行著,一點都不會發生改變,對嗎?”我繼續說道

    “難道不是嗎?”

    “我原來也以為是這樣。”我轉過了頭,看著他,“所以我才要阻止你去救玉婷。但是,我現在才發現,其實每一次穿越,我們面臨的,都是一個全新的時空。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

    我怎么會說出這么文縐縐的話來,他聽得懂嗎?

    “什么意思?”

    “這條江,就像我們所在的每個平行時空一樣。我們進入的每一個平行空間,都不再是原來的簡單復制。”我說。

    “你的意思是?”

    “一切都已經改變了,看上去,這是同一條江,你每天看到的都一樣。但是,如果是其中的一滴水,它去了哪里呢?恐怕,早就到了大海里。可是,我們感覺不到,我們看到的,依然是同一條江。”

    “你的意思是:在這個平行空間里的人,與我們以前遇到的都不一樣?”

    “沒錯。”我點點頭,“我們見到的是另一個玉婷,另一個師文,甚至,我們自己都是不同的。”

    “我們自己?”寧強驚呆了。

    寧強啊寧強,你要是知道我就是你,你就是我的話,你就不會如此驚訝了。

    難道不是嗎?現在的我,到底是雯婷,還是寧強呢?或者,是雯婷與寧強的混合體?我們就像兩條江交匯在了一起,分也分不清了。

    可惜,現在的這個寧強,顯然不會有這么高的領悟,我還需要再開導他一些。

    “難道不是嗎?如果我們只是簡單地重復過去,你為什么會記得未來呢?”我繼續說道。

    “可是,這里的人,他們可不記得未來啊?”寧強還是很驚訝。

    “那是他們沒去過未來。”我笑了,笑得有點莫名其妙,“不同的平行空間,就像火車上的兩節車廂一樣,只不過,車廂之間是絕對封閉的,除了中間的門以外。只有像我們這樣的人,才能穿過中間的那個門,到達另一個車廂。”

    “說下去。”寧強顯然對我的話有了興趣,我喜歡他現在的這種精神狀態。

    接下來,我用了一大堆理論去解釋,甚至,把牛頓第一定律都用上了。

    可即便如此,寧強似乎還是很消極,他似乎已經對改變命運失去了信心。

    “算了吧,我們還是做一個旁觀者吧。”寧強嘆了口氣,說道。

    胡子拉碴的他,眼里已經完全沒了男人的自信與勇氣,似乎誰都無法讓他變得積極起來。

    怎么辦?他還是不開心啊,我該怎么讓他變得積極起來呢?

    突然,我明白了。

    原來,過去的我,也就是寧強,就是因為想法太消極,所以才得不到女生們的青睞。

    不過,就在這時候,我卻看到了一個“救星”。

    在不遠的地方,江邊,正有一個人朝這里慢慢走來。

    那個人,竟然就是玉婷!

    天啊,怎么這么多偶然都湊齊了?這是偶然,還是必然的劇情?

    不過,雖然感覺命運無法改變,可看到玉婷和寧強都來到了江邊,我卻還是會心地笑了笑。

    “怎么了?”寧強背對著我,他并沒有看到玉婷。

    “你看,人生的軌跡還是變了,看看那里。”我伸出手,指向玉婷的方向。

    寧強隨著我手指的方向看去,這一看,他也愣住了。

    “不好,她要跳江!”當玉婷走到樹下,對著那大樹說話,并愣愣地看著江面時,寧強一下子又緊張了起來。

    “別緊張,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再說!”我卻很冷靜。

    我很確信:這一次,寧強還是會救下玉婷的,一切都是注定的結局。當然,寧強自己卻未必知道這一點。

    “這還要看什么?她上次就跳過江了,這次也是一樣!不行,我要去救她!”寧強還是顯得很激動。

    “冷靜!這一次,和上面幾次都不一樣了,不一樣了!”突然,我竟抓住他的手。

    這一次,和前幾次有什么不一樣呢?我發現自己的手已經冰冷了,雖然我拯救了寧強的希望,可是,我自己的希望,卻已經沉沒到泥沼之中了。

    我可能再也回不去了,寧強,你自己要多保重吧!

    可能是覺得自己的這個舉動有點不妥當,我又把手抽了回去。

    寧強沒有再叫出聲來,可玉婷還是跳了下去。當然,寧強也跟著跳了下去。

    我只能靜靜地站在原地,看著他們的故事繼續上演著。

    當寧強把玉婷救上來之后,他還朝我的方向看了一眼,那目光,又像是感激,又像是在求助。

    可是,我不想再繼續看下去了。雖然我已經做了自己能夠做的一切,但我該離開了,這里,此時,并沒有我的位置。

    可是,雖然我心里想離開,我最終還是沒有馬上離開,而是站在遠處,呆呆地看著他們。

    我為什么不走呢?留在這里還有意義嗎?

    心里一遍一遍告訴自己,我只是多余的人,可我還是呆呆地看著,仿佛,我只是在看一部愛情劇而已。

    玉婷被救了,但她只是朝寧強深深地鞠了一個躬,然后,頭也不回地走了。

    看到這一幕,我竟然流淚了。我看到,寧強也在流淚了。

    這是第一次,我看到自己在哭。那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啊?

    不,我不能再讓他這樣傷心下去了,不能!

    于是,我慢慢地朝寧強走去,每一步,都走得那么的艱難。

    我本不想介入他們之間的故事,可是,我還是介入了,而且,還這么深,何苦來啊?

    寧強也看到了我,他愣了一下,馬上就擦去了淚。

    我真想遞給他一塊手帕,讓他好好地擦一擦。可惜,我身邊沒有手帕,也不能讓他撲在我的懷里,盡情地哭泣。

    “你怎么還沒走?”看到我,寧強的聲音變得哽咽了。

    我并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著他。

    “你,你還想說什么?”寧強把臉轉了過去,看著江面。

    “怎么,你就打算這樣放棄了?”我強打起精神,說道。

    寧強還是沒說話,他沉默的時候,我真的很難受。

    “被拒絕的感覺,確實很難受。”我嘆了口氣,“我可以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不過,你如果不去做一點什么,這輛時間列車最終還是會沿著它既定的軌道向前走。到那時,一切都無法改變了!”

    寧強,你要振作起來啊!你看看,一切不是都不同了嗎?你為什么要流淚啊?

    “或許,一開始我們就不應該去改變什么!”寧強卻打算了我的話,“她并不愛我,我為什么還要去救她呢?”

    聽到這句話,我一愣。

    也是啊,既然人家都不愛你,你又何苦去救她呢?而且,還不是一次兩次?

    不過,這一次,我沒打算對寧強再客氣下去了,而是冷冷地說道“這話,你要問你自己。她不愛你,可你愛她!”

    當說出“可你愛她”的時候,我的心都要碎了!

    寧強,你真的愛她嗎?寧強,你真的一點都不介意嗎?不,你介意的,你一直都很介意!

    愛一個人,對方卻不愛自己,這種感覺是痛苦的,也是絕望而無助的。可是,為什么我們還在努力呢?對這個問題,我沒有答案,也給不出答案。

    寧強沉默了,過了一會兒,他說道:“那又怎樣?她竟然為了師文那個家伙而跳江,哎,讓他們兩個人在一起才是對的。”

    “你相信師文會照顧好她嗎?一個出了軌的男人?”我有點不高興了。

    寧強,就連師文這樣的男人,都比你勇敢,你難道就沒有一點羞愧感嗎?振作起來啊,相信你自己啊,你可以的!

    “那也輪不到我來操心這件事。”寧強的話,讓我更加失望了,我甚至不相信過去的自己,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你不操心,那你還穿越回來做什么?

    “可你是唯一知道那件事的人啊?”我還是沒有失去最后的一點耐心。

    “哪件事?”

    “玉婷她會死在8月24日那一天的事!”我索性拿出了大殺器。

    或許,只有這樣,寧強才會變得緊張起來。

    可是,他只是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半晌,才吐出一句話來:“可我救不了她。”

    “為什么?是救不了,還是沒法救?”我有點生氣了,不過,我可以理解他此刻的心情,他真的太累了。

    “夠了!”寧強突然大吼了一聲。

    我嚇了一跳,愣愣地看著他。

    “對不起,我,我實在是受不了了。”寧強緊握著拳頭,“我,我在感情上根本無法接受!再說,我已經試了這么多次,結果呢?不還是失敗嗎?這件事,也不只我一個人知道啊,你不也知道嗎?你為什么不去救她呢?”

    這句話,戳到了我最敏感的那條神經。

    我曾經也想救過她啊,我難道不想救她嗎?

    然而,我還是沒有因此而退讓半步,而是說道:“就算是素昧平生之人,我也會去救她的,更何況是你呢?”

    這句話,怎么像是對我自己說的呢?

    寧強呆呆地看著我。

    “寧強,我看不起你!”我最后拋出了這句話,轉頭就離開了。

    其實,這句話,我并不是在對這個寧強說的,而是在對自己說。

    不是嗎?我也已經放棄了,認命了,活得就像行尸走肉一般!

    難道,這個世界里的寧強,也要像過去的我一樣,從此以后,就認命了嗎······

    ·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