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悠悠笛聲沁沐陽 > 正文 第八十章 拜見未來公婆(下)
    當顧曉笛面帶微笑地把一道道菜端上餐桌時,沐老夫人眉開眼笑,沐老爺子則是一副等著看顧曉笛出丑的表情。

    沐陽家的餐桌是那種很豪華的實木旋轉的圓桌,此次午飯,沐陽搭配的餐具是他們家平時用的,那種純正的景德鎮陶瓷里那種高檔的梅花蘭,再加上沐陽的擺盤,那簡直就是“藝術”的最高精華,看得顧曉笛都不舍得去破壞它們。

    “媽,老沐,你們嘗嘗味道如何?這可是曉笛下了好一番心思,根據你二老的口味,做了一菜兩吃的做法。”沐陽頗為自豪地開口道。

    沐老夫人拿起筷子,對著顧曉笛親切地說道:“辛苦你了,孩子。”

    說完,就朝著那紅燒的鮑魚下了筷子。

    當沐老夫人把那鮑魚放到嘴里時,顧曉笛不由得心中一緊,她下意識地在心中碎碎念:“老槐仙,您老人家如果能看得到的話,一定要保佑我出關順利。”

    當沐老夫人試吃完,一臉滿足的表情評價道:“好吃喲,真是美味。”

    她總算又松了一口氣。

    “老沐,你趕快嘗嘗,這孩子的手藝,真的能跟得上你酒店五星級大廚的功夫了。”沐老夫人每一道菜吃過去,都不由自主地給打出了高分。

    沐老爺子不以為然地也拿起了筷子,蹙蹙眉,向那些美食妥協。

    直到沐老爺子試吃完每一道菜,他陰著的臉逐漸云開霧散,又終于看著顧曉笛張開他的“金口”,讓顧曉笛也開始動筷子時,顧曉笛懸在心中的那塊石頭,這才落了地。

    她也看著沐老爺子激動地跟沐老爺子說了今天的第一句話“謝謝叔叔”,又不由得感激的熱淚盈眶,沐陽見狀又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

    固然,這一頓午餐他們吃得很開心,也執行了光盤行動。

    --

    午飯后,顧曉笛又是很勤快地一頭扎進了廚房里去洗碗。

    當然,她剛進去還沒有兩分鐘,沐陽就跟了進去。

    “我來,我來,今天你已經夠辛苦的了,靠邊看著就行。”沐陽一進廚房就寵溺地對顧曉笛命令道。

    “我今天表現還行嗎?沒有說錯什么話吧?也沒有什么不得體的舉動吧?更沒有什么詞不達意的表現吧?我應該通過他們的考核了吧?”顧曉笛一看到沐陽,又激動又興奮又緊張,兩只手緊緊地抓住沐陽一只胳膊,定定地看著沐陽迫不及待地問道。

    沐陽洋裝微微皺眉,一副擔憂的語氣道:“這個嘛,看目前情況,還不太好說。”

    “啊?”下一秒顧曉笛失望的表情爬滿了一張臉。

    沐陽見狀隨即哈哈大笑起來。

    “你……你在故意嚇我?”顧曉笛后知后覺。

    沐陽寵溺地用一只手揉了揉了顧曉笛的秀發道:“傻瓜,你就放心吧,從今天起,你在他們心里就是標配的沐家兒媳婦了。”

    “真的嗎?真的嗎?”顧曉笛竊喜。

    “嗯。”沐陽看著她,笑著點了點頭。

    下一秒顧曉笛緊緊了抱住了沐陽,趴在他身上呢喃道:“真是不容易啊,沐先生,你以后要對我好點。”

    沐陽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背道:“遵命,沐太太。”

    顧曉笛在沐陽的懷里笑成了一朵花。

    和沐陽談戀愛這么久,她有時候還會懷疑這是不是自己做的一個美夢?總感覺有些不太現實。

    --

    兩人從廚房出來時,沐老夫人和沐老爺子正坐在沙發上小聲的說著什么,看到顧曉笛后,他們微微一笑,隨即停止了竊竊私語。

    下一秒,沐老夫人便笑吟吟地向她招了招道:“來,曉笛,到阿姨這來坐。”

    顧曉笛看了一眼沐陽,沐陽向她點了點頭,得到沐陽的允許后,顧曉笛就笑吟吟地坐到了沐老夫旁邊的沙發上。

    而此時,顧曉笛和沐老爺子中間只隔著沐老夫人,沐老爺子已抹去了先前的那張陰沉的臉,取而代之的是一張慈祥下的微微笑著的臉。

    “陽陽,你也過來坐,我和媽有話跟你們說。”沐老爺子,也開口看著沐陽親昵地叫道。

    沐陽先是一愣,隨即便微微一笑,就和顧曉笛擠坐在了一起。

    “首先,我先在這里跟曉笛說聲對不起,對我先前對她的態度而道歉。”沐老爺子看了看顧曉笛,又看著沐陽說。

    “嗯,這個是應該的,知錯就改,您還是一位好父親。”沐陽說的很是誠懇。

    “不用,叔叔,我理解您。”顧曉笛趕緊開口。

    果然是親兒子,一點臺階也不給老子留,沐老爺子不由得在心中暗罵,隨即又笑吟吟地開口:“曉笛啊,你也知道,我們就這一個兒子,眼看著他早就過了而立之年已奔向中年的步伐,我們以前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也許是我們從小對他沒有什么過分的要求,所以養成了他那種自由,什么都由著自己來的個性,所以,叔叔希望以后,你能對他多多包容,你們以后的路還很長,我和你阿姨自然是希望你們能夠長長久久,一路相互扶持著,走下去。”

    顧曉笛聽后,甚是感動,眼角泛起了淚水,連連點頭道:“謝謝您叔叔,謝謝您阿姨,謝謝你們把沐陽培養的那么優秀,我自從答應和他在一起時,我就是把他當作我未來的那一半來對待的,我以后會盡最大努力好好的對他好。”

    沐陽看著眼前這陣勢,除了被他的小女人說的話感動之外,總覺得他和那小女人的身份搞反了一樣,這些話,不應該是他這個堂堂正正的男對他未來丈母娘的承諾嗎?怎么演變成了他的小女人貌似來求婚的節奏?他禁不住地在心中暗笑和腹誹。

    沐老夫人隨即感動地拍了拍顧曉笛的手背,又從身后的沙發上拿出一個厚厚的紅包塞在顧曉笛的手里道:“孩子,這第一次上門,也沒有給你準備什么,這個紅包是叔叔和阿姨的一片心意,你拿著吧。”

    顧曉笛馬上推脫道:“使不得,阿姨真的使不得。”

    “拿著吧,不然,你沐叔叔會不開心的。”

    “……”顧曉笛窘迫,馬上看和沐陽求救。

    沐陽笑吟吟地一把接過沐老夫人手中的錢包,看著顧曉笛道:“叫你拿著就拿著,這可是你未來公婆的心意,怎么好拒絕?我先替你保管著。”

    沐陽說完,就把那紅包塞進了自己的褲子兜里。

    沐老爺子見狀,蹙眉道:“你這孩子,等下要給曉笛,不可以私吞。”

    沐陽對著沐老爺子撇撇嘴道:“我怕您給的少,拿不出手,我先過目一下。”

    “淘氣。”沐老夫人隨即對著沐陽笑著責怪道。

    “你們聊著,我帶她去我房間參觀一下。”沐

    陽笑著看了看了沐老夫人和沐老爺子,說完就拉起顧曉笛的手,向二樓奔去。

    此時,沐老爺子的聲音又從他們身后響起:“你小子,什么時候回酒店上班?”

    沐陽聽到后,嘴角微微上揚,站在樓梯口停頓了一下,隨即頭也不回的說道:“這要看你老沐的誠意夠不夠了。”

    “小子,算你狠。”沐老爺子說出來的話讓人聽關有點咬牙切齒的感覺,其實語氣里透著一股驕傲的神氣。

    顧曉笛看著沐陽那嘴角一抹勾起的弧度,不由得驚嘆,這高手過招就是厲害,溢于言表都能滲入對方的要領。

    等兩人消失在過道的拐角處,沐老夫人又不由得對著沐老爺子暗諷道:“這就叫咎由自取,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沐老夫人說完,就向庭院里走去。

    “那小子這是明著逼我讓位啊。”沐老爺子暗笑道。

    “有其子必有其父。”沐老夫人挖苦的聲音再此從庭院傳來。

    “是時候讓那小子接位了”,沐老爺子暗暗在心里腹誹。

    --

    顧曉笛在沐陽的房間轉悠來,轉悠去,最后轉悠到了沐陽的衣柜旁。

    她一直很好奇,為什么,她和沐陽總是有很多相同款式的衣服?是沐陽故意為之,還是真的沐陽的喜好和她的本就一樣?

    當她打開那衣柜的瞬間,那個在她心中的疑惑,瞬間開朗。

    有時候你不得不承認,緣分這種奇怪的東西真的很神奇,無論你走在哪里?你在何時何地?那個最終最適合你的人,總會在某月某日某時某點,神奇地出現在你的生命里。

    “看什么呢?看得這么入神?”沐陽在顧曉笛發呆時,已悄悄地走到她身后,輕輕地從后面抱住了她。

    “我在想,我上輩子肯定是拯救了銀河系,所以,老天才會讓我遇到你。”顧曉笛轉過身脈脈含情地看著沐陽道。

    沐陽看著那快讓他酥掉的懷里的小女人,又情不自禁地吻了下去,這小女人一下子開竅了,情話說的越來得心應手,讓他招架不住。

    有了雙方的父母的支持,沐陽那廝真是越來越“得寸進尺”了。

    在顧曉笛拜訪完沐家二老的第二天,也就是2018年的6月11號,沐陽就在早教中心管宣了他和顧曉笛的關系,顧曉笛也由女朋友,晉升成了“未婚妻”。

    原來那些嚼舌根的老師們,每每看到顧曉笛也會忌憚三分,她現在可是“總裁夫人”,那里還敢得罪她?

    --

    “未婚妻?我去,你們這節奏夠快的啊?恭喜恭喜,你們什么時候舉行訂婚儀式?昭告天下啊。”馮丫丫當晚知道后,就給顧曉笛打來了祝賀的電話。

    說是祝賀,還不如說是馮式八卦和吐糟。

    “訂婚儀式?”顧曉笛反問。

    “廢話,沒有訂婚儀式,何來未婚妻?”

    顧曉笛想了想,又想到了沐陽昨天塞給他的那個沐老夫人給的二萬元的紅包見面禮,不由得對著電話那端的人甜蜜道:“不用那么麻煩,我和沐陽是奔著結婚去的。”

    “那他有向你求婚了嗎?”

    “求婚?”顧曉笛被馮丫丫驚出了一身汗,“你小說看多了吧?剛見男方父母,就求婚?我們現在得到雙方父母的認可,對我來說就夠了,我很開心。”

    “被愛情沖昏了頭腦的傻女人,沐陽什么態度?”

    “嗯,得到雙方父母的認可,他自然是很開心的了。”

    “他沒有什么求婚計劃嗎?”

    “大姐,他覺得太快了,害怕我沒有安全感。兩個人的愛情,簡簡單單就好。再說了,他今天剛接到榮盛為沐式企業懂事長的身份,忙著呢。”顧曉笛一股的甜蜜和驕傲。

    “跟我炫耀呢?懂事長太太?”

    顧曉笛被馮丫丫逗得哈哈大笑,不由得在心中腹誹:“是,又怎么了?”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