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帝星榮耀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龍家眾怒,殺意蒸騰!
    東區,天兵閣,鐵坊內!

    “鏘鏘鏘~!”

    “憨子,先歇會,過來喝口水!”一位年紀稍長些的中年,望著前方鐵匠臺上,一道掄著錘子正在瘋狂敲打著一把胚刃的雄壯身影,朗聲笑道。

    “呵呵,好嘞!”似乎不曾在意旁人對他的打趣稱呼,那雄壯漢子聞聲丟下手中器物,向著中年大笑著走了過來。

    瞧著那迎面走來的漢子,中年苦笑著搖了搖頭,自打店鋪里來了這個家伙,兵器的產量猛然激增,反倒是用來煉兵的鐵料時常虧空,往日里三天煉兵的量,這個家伙一天便可用盡。

    店里產量增了,自然是好事,只是訂單卻有限的很,兵器鋪名為天兵閣,聽著霸氣,實則不過是一家私人店鋪,在東區也就勉強混個日子。

    初開店時,中年也曾為店鋪產量發愁過,因為好一點的煉兵師,大都被城內幾家大型兵器鋪瓜分了,自從眼前這漢子進店以后,效率高不說,那煉出來的兵刃更是令人驚艷,只可惜自家勢小,沒有好的宣傳,始終打不開渠道。

    前幾日,這家伙因私事請了些假,中年也是欣然同意,畢竟倉庫也是積壓了不少存貨,沒有半月是清不完的,中年自不會有斷貨的擔憂。

    然而,但凡經營兵器鋪,都要履行一個不成文的約定,那就是,不管自家店鋪產量如何,銷量怎樣,鐵料必須按日進取,不能斷!違者,不會有任何一家礦源再會與你合作。

    故而,幾日間倒也堆積了不少鐵料,只不過,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這家伙才回來半日,眼見鐵料又要差不多被清空了,中年終于無奈的喊停了。

    對于這個家伙,中年也是喜歡的很吶,還記得他初來店時,仿若不知疲倦似的,只知道淬鐵鍛兵,不與旁人說話,以為是個冷僻漢子,可你若是主動與他搭上兩句話,他又必然會極為熱情的沖你傻笑,故而店里的人常笑稱他為憨子!

    中年曾為此出言訓斥過眾人,只不過卻被這家伙主動攔下了,說家里兄弟都這么叫他,聽著親切,中年無奈苦笑,不再過問,久而久之,自己也是如此稱呼了。

    “咕咕咕~!“雄壯漢子走至近前,接過中年遞過來的水壺,仰頭一飲而盡,咧嘴一笑道:”    老板,店里的鐵料不多了!“

    “知道啦,知道啦…”中年掌柜聞聲,連連擺手,繼而苦笑道:“呵呵,你不是說晚些時候家里聚餐,要早些回去么,今個兒就到這里吧!”

    “嘿嘿,還早呢,等將那些剩余的鐵料打完,俺再回去!“雄壯憨子笑聲應道。

    “不打了,不打了…”聽得漢子還要繼續,中年掌柜再次連連擺手,又道:”今個兒城里可不安生,還是早些回去的好!“

    “出啥子事了?“漢子聞聲一怔,旋即又有些好奇的出聲問道。

    “聽說老武家的兒子,讓人給宰了,那武啟天已經率人殺上門去了!“中年掌柜壓低了些聲音說道。

    “乖乖,這可是大新聞啊!”雄壯漢子眼睛一瞪,顯得有些吃驚道。

    “可不是嘛,咱們武陵城多少年沒發生過這種明面上的打殺了!”中年掌柜也是有些唏噓道。

    “在哪?俺也去湊湊熱鬧!“雄壯漢子顯然起了些興趣,急聲道。

    “藥師公會!“中年掌柜淡淡道。

    “啥?他武啟天吃了豹子膽不成?“聞言,雄壯漢子驚聲道。

    “呵呵,他武啟天自然沒那膽子,他也并非沖著公會而去,只不過,殺他兒之人正在公會里!”中年掌柜微微一笑道。

    “公會里?”漢子聞言一怔,心頭起了些不好的預感,忙出言問道:“老板,那武家紈绔究竟因何被殺?”

    “還能因為啥,色字頭上一把刀唄!”中年掌柜攤了攤手,緩緩道:“那家伙在公會里調戲一姑娘,被人看不過去,便出手宰了!”

    “姑娘?”雄壯漢子心頭咯噔一下,急問道:“可知道事哪家姑娘?“

    “這個么…”中年掌柜略微回想了一下,搖了搖頭,道:“這個倒是不清楚,應該沒什么背景,不然那武家也不會如此肆無忌憚!”

    “糟了,會不會是…”雖然中年語焉不祥,但那雄壯漢子卻像是猜到了什么,一時間,眉頭緊蹙,嘴中更是不斷輕聲嘀咕琢磨著。

    就在漢子念頭翻轉間,一旁的中年掌柜繼續說道:“說起來,那出手之人也真帶種,一招秒殺,根本沒給那武家紈绔說話的機會!”

    “嗯?”雄壯漢子聞言一怔!

    要知道,但凡仗義出手,多懷俠義心腸,哪有出手便致人于死地的道理,再說武子昂他不是沒見過,紈绔雖不假,但若非辱及親人,又或本有血海深仇,一路人,怎會如此果斷殺伐?

    一念至此,雄壯漢子蹙眉問道:“那出手之人與武家有宿仇不成?”

    “應該不會!”中年略微琢磨了下,搖了搖頭道:“聽說那出手之人,不似城中人!”

    “那手段怎么會如此凌厲?難不成那出手之人嗜殺成性不成?”漢子更是不解,出言再問。

    “不像!”中年又是搖了搖頭,繼續道:“聽聞那出手之人披著一件斗篷,將面容遮住了大半,但聽他的聲音,分明是一位少年,哪里會是嗜殺成性?應該是和那個姑娘相識,才會含怒出手的吧!”

    “斗篷?少年?姑娘?”

    幾個字眼重重的擊打了漢子心頭,而后只見那漢子雙目圓瞪,狂暴的戾氣自其體內席卷而出,抄起匠臺上的一把大刀,向著店鋪之外狂奔而去!

    突如其來的變故,使得中年掌柜一驚,望著那瞬息遠去的雄壯背影,情急之下,叫出了那人原名:“龍驍,你干嘛去?”

    然而,回答他的卻是一道暴怒沉喝。

    “殺人!”

    ……

    差不多的時間,不同的地點,有著數十道身形,不約而同地向著一處狂奔而去,一路所過,那滔天的戾氣,森然的殺意,驚得路人駭然失色,紛紛退避。

    對于旁人的反應,這數十道人影不曾在意,此刻,在他們心間,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