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模擬仙王 > 正文 第16章 哥哥給你刷滿級
    “他們兩個有問題。”

    岸上的兩人都以為蕭浩在用盡全力在湖水里呆著,無法注意外面的情形,但蕭浩一直在留意著,而東炎凡對他家族的大長老本該是尊敬的。

    大長老看著東炎凡忽然笑了,笑的很突兀有些嚇人,“你真是替我選了個好隊友啊!”

    蕭浩聽到這話驚了,“難道東炎凡是......爐鼎!”

    ”大長老到底來這里是什么事?“東炎凡短暫的沉默后說道。

    ”獎勵!“

    ”獎勵?“

    ”對,獎勵,他每天都在破記錄,所累積的獎勵對家族來說也是一種不菲的支出......“大長老把在會議上做出的兩個選擇說了出來,”你覺得那個比較合適?“

    蕭浩聽到大長老的話不生氣是不可能的,畢竟那是自己的獎勵啊,是自己刷新記錄應該得到的獎勵,現在這到手的鴨子要飛了!

    ”我已經把獎勵的規則告訴了他。“東炎凡說道,“你我都能看出來,他是來自大勢力。”

    “你的意思是你想要把獎勵完全給他?你難道對獎勵一點都不心動,改了規則,獎勵可是會給你啊!”

    東炎凡聽到大長老的話笑了,笑的很是不屑,“大長老是想讓獎勵一半一半吧,畢竟給了我就是給了大長老啊!”

    “看來真的是爐鼎了!”蕭浩內心嘆息,東炎凡此時的表情有一種落寞。

    東炎凡說完那句話后,岸上便靜了來,良久后大長老開口道:“這一切都是為了家族,東炎城之所以改名叫東炎城,源自咱們家族內哪位絕世的天才,代表這城參加了八十城的比賽,可自他過后咱們東炎家就再也沒有出過化神期的修士。”

    東炎凡突然出聲打斷大長老的話,“東炎家沒有好苗子,東炎城總歸是有的,但那些好苗子殘的殘、死的死……”

    “住口,他們成長起來怎么還會有我們東炎家現在的地位,你的父母、兄弟怎么能享受這種待遇,這一切都是東炎家族這個身份帶給他們的!”大長老激動起來。

    “這一切都是為了家族,只要我們能再一次代表八十城參加選拔,我就能突破到化神,甚至還能更進一步!”

    岸上又靜了一會,泡在水里的蕭浩也再分析這大長老的話語,他得出了一個結論,大長老會在某一天吞噬東炎凡并成為他,然后以東炎凡的身份參加比賽。

    “會不會是故意說給我聽的。”蕭浩暗道,因為這件事沒有必要在這里說。

    “第二十二天馬上就要來了。”東炎凡不再留在岸上,躍進了湖水里。

    “第二十二天要來了。”蕭浩做好了準備,因為他現在最享受的就是吼聲響起的那一刻,唯有在那一刻體內靈氣的改變是感受的最明顯的。

    “第二十二聲吼聲……響了!”

    整個東炎家族都在說著這件事,有些人聽到了吼聲,得到了結果才去接著做自己的事情。

    “還沒有突破的跡象,這家伙真是個怪胎!”關于改獎勵規則的事情大長老也頭疼,如果對方是無名之輩也就罷了,可對方偏偏來自大勢力,在魔族,大部分的勢力都是非常護短的。

    “不管了,拿出這么多東西給一個外人肯定是不行的,給他一半,能說的過去!”大長老在心里下了最終的決定。

    第二十三天,吼聲響起……

    第二十四天,吼聲響起……

    第二十五天,吼聲響起……

    當聽到第二十五聲吼聲的時候,大長老下的決定有些動搖,因為他看到蕭浩依然沒有突破,“他到底是個什么怪胎,又是什么家族能夠給出這等厲害的功法!”

    到了現在,大長老已經認為他是來自大家族了,并且蕭浩是哪個未知的家族里非常重要的人,因為只有這樣的人,才能任性的選擇在東炎城參加選拔。

    第二十六天,吼聲響起,到了現在,整個東炎家族的大部分人什么事都不干,聚集在一起討論著創造如此奇跡的人,每當到了晚上的零時零刻,新的一天即將開始的時候,人群便會安靜下來,等待著吼聲,這吼聲現在成為了東炎家族最為期待的聲音。

    東炎家族的人也知道,這樣的一位天才或許不是本族的人,但管他是不是,他都得代表東炎城去參加選拔,而且肯定能夠走的很遠,說不定還能超越記錄,而且這樣的人成長起來肯定會在魔族的歷史上留下一筆,而這樣的人,他們見證過他的曾經,更重要的是,東炎家族會是他人生這幅畫卷上重要的一筆。

    第二十七天,吼聲響起,而在這一天,東炎凡被迫從湖水里出來,因為此時的湖水仿佛沸騰了一般,就好比一個人,突然變的狂躁起來。

    “什么情況?”東炎凡問出了第一個問題。

    “他還沒突破!”隨后注意到泡在水里的蕭浩,“他還是不是人!”東炎凡是真的無語了。

    大長老也嚴肅的看著湖水發生的變化,“從來沒有人到達過他這種程度,也就無法得知湖水到底是起了什么變化!”

    “爽!”

    蕭浩喊出聲,實在是這種感覺太爽了,實在是忍不住,從進入這湖水,自己的身體是被動的吸收著靈氣,要不然也不會有撐脹的感覺,但現在自己的身體仿佛開了掛,竟主動的吸收起靈氣來,而且沒了撐脹的感覺,有的只是身體被鍛造的感覺,就像一把劍,經過千錘百煉才能變的鋒利,而蕭浩現在就像是這把劍,被千錘百煉著,這感覺真的是酸酸爽爽。

    “他亂叫個什么勁!”大長老本就煩,現在聽到蕭浩忍不住發出的呻吟聲,更加的煩。

    第二十八天,吼聲繼續響起。

    東炎家族的院子內,有人為此開了賭局,而在靈氣湖里面,大長老和東炎凡同時松了一口氣,因為他們感覺到蕭浩要突破了。

    “他奶奶的,有完沒完。”到了深夜第二十九天要開始的時候,東炎凡也忍不住了,因為明明感覺到蕭浩就要突破,但一直就停在要突破的邊緣上,遲遲沒有突破。

    “亂叫個什么勁。”對于能讓大長老不舒服的事情,東炎凡是高興的,但現在也感覺到有點煩了。

    第二十九天,吼聲繼續響起,蕭浩依然沒有突破,但他現在沒了任何聲音,之前的二十八天里,從蕭浩一直留意外面以及后幾天的叫聲說明蕭浩是外放的,但二十九天這一天到來的時候,不僅沒了聲音,整個人內收了起來。

    “他現在不對勁,所有的靈氣都向丹田處流去,這樣擠壓下去一旦爆發開來……他有危險,你趕快走,一旦爆發開來相當于自爆,你承受不住。”大長老神情嚴峻的說道。

    “這只是一種突破的方法,通過爆炸完成在這一修為對身體的最后的一次錘煉,把體內的一些雜質排泄出去。”

    “我這兄弟還真有特性,這種方法可是幾種突破的方法里面最危險的一種,而且他現在聚集的靈氣這么多,在我看來是超出了正常的量,的確他現在很危險,但他不會有事。”

    東炎凡沒有離去,而蕭浩的身體又發生了變化,位于他心臟的那顆魔種,竟慢慢的融化了,然后化作了一團黑氣,融進了蕭浩的身體里,而天魔劍也化作鮮血,此時也融進了蕭浩的身體里。

    魔種和天魔劍仿佛都察覺到了蕭浩現在的危機,都在幫著加固其血肉、筋骨、內臟……

    “他的身體……”

    兩人都在密切的注視著,蕭浩皮膚的顏色黑紅摻雜著。

    在緊張的氛圍中,第三十天到來,第三十聲吼聲響起,伴隨著吼聲的是東炎家族的沸騰,氣氛是過重大節日的氛圍,而伴隨著吼聲的還有蕭浩體內“砰”的一聲巨響。

    隨著這聲巨響,先前內收的靈氣開始一下子向外爆發出來,而蕭浩就像一個氣球般,不斷地變大,氣球還有三種結局,一種是被扎上口漂浮在天地中,一種是被放氣成為開始的沒被吹氣前的樣子,最后一種則是被撐破。

    蕭浩現在則只有兩種結局,一種是被撐破,一種是承受下來,修為得到突破。

    “我從未見過一個人的身體可以這樣!”東炎凡在這一刻呆呆的說道,甚至在這一刻不可抑制的有了一種想法,用針去扎他一下。

    靈氣還在不斷地向外沖撞著,蕭浩的身體也在不斷地變大,這一過程持續了得有十個小時,終于靈氣不再沖撞,蕭浩的身體也在慢慢的往回收,現在蕭浩的身體已經有些透明了。

    “變態的家伙!”東炎凡和大長老異口同聲的說道。

    回收的過程持續了有一個小時,蕭浩的身體變成了正常的樣子,修為也到達了結丹中期。

    “蕭浩?”東炎凡叫道,因為蕭浩還沒有醒過來。

    而蕭浩醒了過來但現在很迷茫,因為魔種化作黑氣融入身體就融入了,但自己辛辛苦苦凝練出的天魔劍,也融入了自己的身體,找不到了。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