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末日生存大師 > 正文 第兩百八十七章 瘋狂
    在力量與境界之中,三級赤炎蟒的實力絕對壓過陳凡一頭,可當陳凡融合了一部分三級魔核中的能量之后,情況卻在悄然發生著改變,更何況赤炎蟒的精力已經被趙玉的風刃分散,所以并未能及時躲開這一擊,反而是結結實實地承受到了。

    堅硬的左犄受到了強悍有力的劈砍,在于刀鋒碰撞的同時爆發出灼熱的火星,殺戮長刀并未一舉將之斬斷,受創后的赤炎蟒則凄厲地慘叫起來,它頭上的雙角并非用來攻擊的武器,也是全身上下最為脆弱的地方,自然難抵長刀,隨著那尖銳的鋼鐵聲落下,赤炎蟒那肉山般的身軀也轟然跌倒。

    轟!

    怪物龐大的身體就這樣墜落在了四人組眼前,那巨大的震動讓四人紛紛站不住腳,全都驚呼地跌坐下去,可趙玉卻抓住了第二次攻擊機會,利用赤炎蟒起身不便的時機再度沖向前面,手中那強大的暴風巨網正在凝聚,瘋狂地宣泄在赤炎蟒的額頭上。

    再度承受重擊,赤炎蟒那堅不可摧的身體也被撞偏了一下,沒等它徹底擺脫風暴巨網的絞殺,陳凡那鬼魅般的身體卻趁機欺身拉近,將豎立起來的長刀重重斬下,劈向同一個位置!

    長芒如電,攜裹著躁動的氣流,刀鋒在高頻率的“嗡嗡”顫抖聲中璀然放亮,幾乎只用了不到一秒便抵達目標的長犄,而赤炎蟒則第一次發出了驚慌失措的吼叫。

    那對犄角是它用來“聚能”的工具,當異獸們進化到這種地步之后,再想要完成突破已經是十分困難的事,所以赤炎蟒進化出了雙犄,以便于更好地吸收異世能源,一旦失去這對犄角,它的進化之路將會在此終結,這是任何異獸都無法接受的事。

    嘶……

    承受重擊的赤炎蟒徹底瘋狂起來,噴出了口中早已被陳凡斬斷、還未來得及重新長出來的蛇信,然后對準那道襲來的幻影筆直射出,試圖將陳凡絞殺。

    可攻擊之余陳凡也沒有忘記防守,當赤炎蟒吐出蛇信的那一剎那,他的身體再度虛化,閃電般出現在另一個方位,手中的長刀仍舊保持著一往無前的突擊勢頭,奮然怒斬!

    唰!

    如電般的刀芒繼續破空,劈開了赤炎蟒身邊的重重火焰,撕開了一切阻礙,然后重重地朝著赤炎蟒已經受傷的左犄怒斬過去,狹長的刀面帶動嘶嘶的風聲,似一抹幻影般疾斬而下,頃刻間爆發出的清脆撞擊聲。

    這一次,長刀再也未曾受到任何阻攔,隨著“咔嚓”一聲巨響,赤炎蟒額上的左犄角迅速斷開,那黑黝黝的蛇犄好似一截鋼鐵打造的杈狀珊瑚,攜著極為沉重的墜落勢頭,筆直地朝地面墜去。

    當左犄被劈開的瞬間,赤炎蟒仿佛是呆滯了一下,它瞪大紫色的雙瞳,難以置信地望著正在急速下墜的犄角,雙眼正在飛速變紅,一股難以遏制的怒火徹底爆發出來,長大的射嘴中噴出大量赤色的火焰光柱,好似巖漿般掃射大地。

    嘶嘶……

    平谷中不斷出來赤炎蟒的怒吼之聲,大量火焰光球在這一刻集體爆發,赤炎蟒好似瘋了一樣地宣泄怒火,攻擊著一切可以攻擊的地方,火球爆炸聲絡繹不絕,爆炸產生的熱浪攜裹著洶涌的沖擊波,幾乎將一座山頭移為了平地。

    第一個收到沖擊波撞擊的便是趙玉,她的風刃必須拉近距離才能發揮出最大威力,因此距離赤炎蟒反而是最近的,當一顆赤色的光球攜帶著巨大的人流,筆直墜落在身邊的時候,爆炸產生的強光也在頃刻間覆蓋住了趙玉的雙眼。

    而強光中則形成了一股極度狂暴的炙熱浪潮,如海嘯擎空,瘋狂拍打在趙玉的嬌軀之上,盡管趙玉全速展開了身法,卻躲不開那熱浪的侵襲,在慘叫一聲后,身體如同折翅的鳥兒,被那赤焰狂潮掀飛到了高空之中。

    趙玉正在急速墜落,耳邊那“呼呼”的風聲讓她腦暈目眩,渾身的每一根筋骨都在述說著倦意。然而下一秒,那被火焰席卷的長空深處,卻有點點湛藍色的雷電光弧跳躍著,如疾流般爆射而來,并迅速抱住了趙玉正在下墜的身體。

    騰空的趙玉只覺渾身一沉,立刻張開了無助驚恐的雙眼,卻看見一道渾身被灰霧所籠罩、面沉如鐵的身影。

    接住她的人自然是陳凡了,陳凡自己根本不會飛,只能借助血族異人的能力才能短暫滯留在空中,而趙玉墜地的趨勢又是如此的強大,甚至將陳凡砸得悶哼一聲,兩人緊抱在一起,徑直從高空墜落,眨眼般也被火焰強芒覆蓋。

    至于以周濤為首的四人組,則在赤炎蟒爆發火焰光球的瞬間四散著跑開了,他們并不具備陳凡那堪稱變態的戰力和防御,更加沒有趙玉那么敏捷的身法,面對著鋪天蓋地襲來的火焰重擊,四人唯一能做的就是亡命奔逃。

    砰!

    一顆火球破空砸落,不偏不倚砸在周旭的腳邊,爆炸產生的劇烈能源造成了風暴的嘶鳴,那猶如跗骨之蛆般的熱浪也再度襲來,居然將籠罩在周旭身上的烈焰直接震散,筆直地掀飛了二三十米。

    與他一同狂奔的王毅也承受到余波的撞擊,幾乎連哼都沒來得及哼一下,便被火浪掀開砸進了亂石林。

    至于周濤和林元,兩人也是格外狼狽,在赤炎蟒那無差別的瘋狂打擊之下,數不清的火蟒肆虐,濃濃的火焰覆蓋著整個平谷,凡是被熱浪卷入的人,無不承受著高溫的折磨。

    “這個混蛋!”周濤全力施展異能,在他面前凝聚出了一塊寒冰組成的圓鏡,厚達半米,格外的沉重堅固。這塊冰面盾牌成為了他和林元最后的棲身之所,唯有躲在這冰盾之下,兩人才能避免那高溫的炙烤。

    只是如今那冰甲盾牌早已是千瘡百孔,不斷承受著赤炎蟒高溫的融化,連厚度也在一層層瓦解。林元死死抵在周濤身后,用帶著顫音的語氣說道,“頭兒,這畜牲徹底發狂了,萬一它真的下定決定要殺死我們怎么辦?”

    “不知道,拼命而已,沒什么大不了的!”周濤的胳膊也在微微發著抖,但卻不是被嚇的,只是赤炎蟒的攻擊實在太強大,光是承受這點余波就讓他傾盡了全力。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