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至尊神醫. > 正文 該章節已被鎖定
    “哼。”梅晶在那邊嬌哼:“你就專門盯別人屁股看是吧。”

    “那沒有。”胡亦凡笑:“一般女人屁股都不好看,也就是那女人屁股跟我老婆的勉強能比一下,所以我就認錯了,還以為你來我公司了呢。”

    這話讓梅晶咯咯笑起來:“說不定就是我呢,特地來查一下,看你老不老實?”

    “我還不老實啊。”胡亦凡叫屈:“而且你那表妹,跟007一樣,天天盯著我,我就有那心,也沒那本事啊。”

    “所以你還是有心是不是?”

    “沒有,你這是誘供,是誣蔑。”

    胡亦凡開著玩笑,車進了小區,也就掛了電話。

    上樓,開門。

    梅晶在廚房里,她把套裙換下來了,換了一條寬松的家居裙,身上系著紅色帶碎花的圍裙,頭上還戴了一頂帽子,跟圍裙是配套的,看到她這樣的打扮,胡亦凡心中涌起一種濃濃的家的味道。

    尤其是在他破家出奔之后,這個情景,更讓他心中猛然涌起一股酸澀的感覺。

    曾經有多少次,每當他回家,看到的,也就是鄭影差不多同樣的打扮,在廚房里忙碌的樣子。

    “王律,我一定要你家破人亡,我所嘗過的一切,我一定要全部還給你。”

    他咬牙發誓。

    “回來了啊,飯一會兒就好。”

    梅晶聽到開門聲,回頭看了他一眼,打了聲招呼。

    “弄什么好吃的。”胡亦凡走進廚房。

    “我買了點牛肉,紅椒牛肉,小波菜,再弄個紫菜蛋花湯,簡單一點,好不好?”

    梅晶說著,看他一眼,帶著一點審視的味道:“你今天好象有點怪怪的哦。”

    胡亦凡心中怦怦跳,他已經發現,碰到一些事情,尤其是與梅晶有關的,張平凡的身體會有一些不受他控制的反應。

    然后,他自己也有些激動。

    他以前見過梅晶的,還幻想過,這會兒頂著張平凡的身體,可以無所顧忌的靠近她,這讓他即激動,又心虛。

    他猛地伸手,在后面摟著了梅晶的腰。

    梅晶是生過小孩的,只不過煅練得好,腰肢仍然纖細,當然,不能跟小姑娘去比,然而這種少婦的豐腴,其實手感更好。

    另一個,生了孩子的婦人,臀部會寬一些,梅晶的臀尤其如此。

    如果拿梅晶跟鄭影比,梅晶的長像確實不如鄭影,但她個子高一點點,腿形更長,然后就是臀部,更圓。

    梅晶是屬于那種真正的蜜桃形,要是屈腿坐的時候,更加明顯。

    “干嘛呀。”

    梅晶回身嬌嗔。

    胡亦凡卻不敢與她對視。

    他雖然是頂著張平凡的身體,完全不可能有破綻的,可他心虛啊。

    這是別人的老婆呢,而且是熟人,是張平凡的老婆,以前見著的時候,也就是幻想一下,這會兒真正能抱到手里,那種感覺,他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就仿佛一堆干柴還澆了油,一點火,烘一下就燃了起身。

    “親一下我老婆嘛,我老婆好漂亮的。”

    胡亦凡不敢與梅晶對視,呵呵笑著,頭埋在梅晶頸后。

    梅晶的頭發濃密柔軟,帶著淡淡的沐浴露的香氣。

    “她回來應該洗了澡,或者在圖書館洗了澡。”

    胡亦凡腦中閃過這個念頭。

    省圖是新建的,建起來不過七八年,各種后勤設施都不錯,有休息間衛生間的。

    而想到梅晶洗了澡,就想到中午的事,撒謊,換絲襪。

    他的心再一次狂跳起來。

    這一次的反應,主要來自張平凡,胡亦凡甚至能跳到自己的心跳,有如擂鼓。

    妻子有可能出了軌,張平凡的反應還是非常激烈的,雖然他的靈體不在,但他的身體記憶存在,做出了激烈的身體反應。

    當然,這會兒胡亦凡是不能確定的,他是在后面給陽頂天打過電話后才確認,但心中那股子熾熱,他能真切的感受到。

    “好了拉,我要放油了。”

    梅晶帶著嬌嗔扭了下。

    胡亦凡心中卻仿佛燃著一蓬火,他猛地一躬身,把梅晶打橫抱了起來。

    “呀,你做什么呀。”

    梅晶咯咯笑:“你不打算吃晚飯了。”

    “先吃你。”

    胡亦凡不管不顧,抱著梅晶就往臥室里去。

    “討厭。”梅晶嬌嗔,身子只稍稍掙了一下,就勾著了他脖子,任他抱進臥室里。

    進了臥室,胡亦凡把梅晶往床上一放,三兩下就把她脫光了。

    這會兒天已經快黑了,光線有點暗,胡亦凡返身開了燈。

    “呀,窗簾都沒拉。”梅晶尖叫,手飛快的拉過被子蓋在了身上。

    胡亦凡過去把窗簾拉上,回來,抱著梅晶。

    “你今天發的什么瘋?”

    梅晶給他親得喘息,一面喃喃的叫。

    胡亦凡不答,一路親下去。

    他這會兒整個人就象燃燒的火,從內到外都是熱的。

    這種熱,來自兩個方面,一是來自他的靈體,他是胡亦凡,不是張平凡,而梅晶卻是張平凡的老婆,這種感覺,極度剌激。

    另一個則是來自張平凡。

    因為給他偷了雞,張平凡當然不高興,當然憤怒。

    然而不僅僅是因為給他偷了雞,胡亦凡能感覺得出,張平凡還有一種憤怒,或者說更大的憤怒,來自對梅晶的懷疑。

    很快,這種懷疑就得到了驗證,胡亦凡一路親下去,在一些敏感部位,發現了一些可疑的印跡。

    梅晶身子極為敏感,如果歡愛過于激烈,就會留下印跡。

    張平凡與梅晶老夫老妻了,對梅晶極為了解,而且是自己的妻子,也比較珍惜,親熱的時候,輕重剛剛好,至少不會很重的去咬去掐去打,所以一般不會留下什么印跡。

    而現在,梅晶的敏感部位,有好幾個明顯的印跡。

    這些地方,除了張平凡,較理說別人是看不到更碰不到的,那么,這些印跡怎么來的。

    “她百分百出軌了,中午就是去會情人,這些印跡就是中午留下的。”

    胡亦凡腦中閃電般掠過這個念頭,心中重重的跳了一下,有一種劇烈的剌痛,讓他幾乎無法呼吸,情不自禁的發出一聲嚎叫。

    “關了燈,剌眼晴。”梅晶嬌叫。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