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反式攻略手冊 > 正文 189 另一片天地10
    雷獸本來借由引魂鈴搜尋著堯光的蹤跡,沒想到途徑囚禁畢方鳥的無涯島時,居然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敖岸,這人怎么沒死?

    還跑到洪荒世界來了?

    如果說,先前它百分之百確定,弘玄的到來不是堯光所謂,那么現在,它便百分之百確定,敖岸的出現,和堯光脫不了關系!

    可是,為什么?

    女媧辛辛苦苦建造起來的人界,堯光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給毀了,那么這個人界的修仙者,為什么還會好好的活著?

    而且,還是在洪荒世界,好好的活著?

    雷獸的七竅玲瓏心,慣常只通了六竅,這一瞬間,最后一竅使終于也給打通了!

    說什么現在不想和它交配,原來這里有個老相好啊!

    說不出的憤怒與不甘,雷獸將自己掏出來給堯光看的心肝脾肺全都用一種名為“嫉妒”和“殺之而后快”的烈焰燃燒了起來。

    它幾乎是咬牙切齒地俯沖下去,對著敖岸就是一聲震天動地的咆哮。

    敖岸被困荒島,和一只人面獸心的畢方鳥斗智斗勇已經有些精疲力竭,不想那只怪鳥剛一飛走,就冒出一個更為難纏的主兒!

    雷獸的吼聲,他是見識過的,所以,在看到它面目猙獰地俯沖而來時,他便暗自調動了護體罩將自己團團圍住。

    故而,雷獸那震天吼聲響起時,他已經安然無恙地飛到了半空中。

    “嗷!”

    “轟隆!”狹長的赤紅色島嶼被震得簌簌發抖,不少巖石如傾盆而至的暴雨,紛紛揚揚掉進了深海,激起朵朵絢爛的浪花。

    雷獸吼聲結束,見人居然躲在半空,毫不遲疑就一蹬蹄子,往前撞去。

    敖岸早有了準備,撤去護體罩,雙手一合一推,便使出了雄厚綿延的掌力。

    人界修仙者,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仙尊,修為本就不低,雖然對于洪荒世界來說,渺小得足以忽略不計,但誰叫堯光用大補之物烏漿果為其重塑元神呢!

    所以,此刻的敖岸,經過數次與陰險狡詐的畢方鳥切磋,便有了對付蠢莽之輩的經驗,即:躲其鋒芒。

    嗯,說得直白點兒,雷獸這貨,有毀天滅地的本事,你沒它那么不要臉或者不計后果的話,就要避開它的正面攻擊。

    雷獸一身蠻力,頭頂一堅硬的犄角,無所顧忌地就迎著那排山倒海的掌力而上,那架勢,頗有一股同歸于盡的打算。

    敖岸心中有數,一掌推出去,看似渾厚無邊,實則是虛晃一招,待雷獸迎著掌力全力前沖的時候,他便輕身一躍,翻上了雷獸的后背。

    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雷獸使勁搖動又短又粗的脖子,試圖將敖岸給甩下來,然,無論它怎么使勁,那人就同牛皮糖似的,粘在身上一動也不動!

    “嗷……”

    雷獸開始暴躁地在半空中蹬起了蹄子,不過,晃了半天還是沒有效果,它便發了狠,腦袋一栽,開始朝無涯島俯沖而去。

    “哦,我的那個神啦!”畢方被雷獸的舉動嚇到了。

    它雖然沒直接和雷獸掐過架,但也是見識過它兇橫的一面。

    乖乖,這要是沖下去,它唯一安身立命的小地盤不就給它撞沉了嗎?

    “不要啊啊啊啊!”畢方撲閃著三丈來寬的翅膀,急吼吼的沖上前,想要保住可憐的小島。

    然而,上古兇獸是那么好阻止的嗎?

    只聽,“轟!轟!轟!”

    雷獸抵著腦袋,反復將自己撞向那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泛著赤紅色光芒的無涯島。

    “嗚嗚……”畢方被雷獸的架勢徹底鎮住了,停在半空中,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地盤被那鐵腦殼兒撞得支離破碎。

    “轟!轟!轟!”

    巨大的聲響接連不斷響起,本就被無數次煅燒的小島,被徹底裝成碎渣,然后如同沸騰的餃子在海面上漂浮。

    “嗚嗚……我的島,嗚嗚……我的島……”

    雷獸聽不到畢方的哀嚎,不斷的碰撞讓它的腦袋開始冒起了金光。

    不過,它根本停不下來,條件反射的一直撞向一切可以碰撞的東西。

    “噗!”

    突然,一道極為微弱的聲音引起了它的注意。

    它抬起頭,發現那人終于從自己的后背上跌落了下來,以一種十分狼狽的姿勢趴在一處即將跌入大海的赤紅色巖石上。

    不夠!

    雷獸磨磨牙,瞪大了一雙銅鈴眼,后蹄彎曲蓄力,朝那一處發出最后一撞。

    “嗯!”

    敖岸的胸膛被堅硬的犄角刺了個對穿。

    他艱難地垂下了腦袋,看了看自己的胸膛,呵呵……居然有鮮血流出!

    他是修仙者,早就洗經伐髓,脫胎換骨,何來凡胎肉體孱弱之姿?

    想到堯光將自己放進一個漆黑的容器里,等出來后自己便覺得修為大漲,體內靈氣也多出許多。

    如今,看到鮮血從胸口流出,他忽然變有了一種重新為人的錯覺。

    這,是不是堯光對他的懲罰?

    “砰!”

    又是一聲悶響,敖岸被雷獸猛力拉扯下來,扔在地上,然后“咔嚓”一聲,脊背受壓,應是雷獸巨大的蹄子踩在了他的身上。

    “你殺了我……也沒用。”

    “什么?”雷獸正準備使勁往下一踩,不想卻聽到這樣一句氣若游絲的話。

    “老子殺了你怎么就沒用?”雷獸突然變成人形,一把扯住敖岸的頭發,將他的頭抬起,“你那是什么眼神?可憐?同情?”

    “砰!”雷獸冷著臉將敖岸的頭狠狠地砸在地上,“你有什么資格可憐老子?倒是你,死到臨頭了,該可憐可憐自己!”

    說完,雷獸不再廢話,揮起一拳就砸向敖岸的面門。

    “嗯!”

    敖岸吃痛,卻忍住了不讓自己呻吟。

    滿臉的血水滴落到身下赤紅色的地面。

    地面一晃一晃的,像一艘小船。

    而事實上,他們所在的地方,確實是無涯島破碎后,一塊僅巴掌大的巖石上。

    漸漸的,巖石開始往下沉。

    雷獸已經將人打得毫無招架之力,不過,也是有代價的,它的頭點也因多次撞擊,變得血肉模糊。不過,它毫不在意,大手一抹,便來個最后的一擊。

    它想好了,哪怕他是堯光帶進洪荒世界的又怎樣?這里唯有強者才能生存。

    被對手打死了,那也是該死!

    堯光如果要因此與自己劃清界限,那么......它憤恨地想了想,那就讓她扯清好了!

    于是,它不再猶豫,變回獸態,張開嘴就準備一口吞下獵物。

    然而,當利齒觸碰到男人皮膚的時候,它又改了主意:它不屑吃他,也不希望將來堯光與它交配時,還能在它身上找到敖岸的影子。

    “畢方!”

    突然,它朝著躲在一旁不敢靠近的大鳥吼了一句。

    “干……干啥?”畢方結結巴巴的問道。

    “諾,賞給你吃了吧!”

    “啊?”畢方一聽,先是一驚,等弄清楚了雷獸的意思,經不住高興地歡呼,“哇,哇,雷獸,我沒聽錯吧?你居然愿意放棄到嘴的獵物?”

    “廢話少說,你要還是不要?”

    “要的要的!”畢方不再耽擱了,真就伸長了翅膀,將癱在地上的敖岸叼了起來。

    然而,畢方垂涎已久的獵物并沒有進入它的鳥嘴,而是被一道力量制止,徹底脫離它的掌控,朝另一個方向飛去。

    雷獸一直盯著敖岸,這時候見異變橫生,居然一點兒也不覺得奇怪。

    它看了看敖岸消失的方向,冷笑道:“果然呢!”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