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閃婚獨寵:總裁大人難招架 > 正文 第八百九十三章:忘記了嗎?
    劉依彤雖然離開了醫院,林琳過后仔細一想,還是覺得有些不對勁。

    她之前住院的時候也沒有來找自己的麻煩,怎么今天就突然沖到辦公室來?看那樣子,更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唯一的可能就是,夏果果和劉依彤說了些什么。

    夏果果是洛雨汐的人,一樣痛恨著云瑤。而自己又是云瑤的朋友,這個女人該不會扭曲到因為這層關系,就在劉依彤面前挑撥,讓她來找自己的麻煩吧!

    她想來想去,還是到了夏果果的病房。

    夏果果正呆坐在床上,看著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眼前的場景有些似曾相識,夏果果不是第一次住院了,她還記得上次,夏果果是被人打得鼻青臉腫,住了院還被人找到醫院來。現在換了一個職業,她還是住院了。

    林琳靠在門邊上,似笑非笑地看著夏果果:“大過年的,一個人還住進了醫院,看來,這個年你過得并不怎么樣。我記得,你好像不是本地人。”

    夏果果回過神,看了林琳一眼,冷冷說道:“我是不是本地人,過得如何,跟你有什么關系?”

    “你故意讓劉依彤來找我的麻煩,這樣你心里就痛快了?我可沒看出來你臉上哪里有笑容。”

    夏果果扯了扯嘴角:“笑容?沒有什么值得高興的事情,我為什么要笑?就是我挑唆劉依彤去找你的麻煩,那又怎么樣?你別忘了,自己可是醫生,在醫院里,你還想對我這個病人動手嗎?”

    林琳笑了:“你和洛雨汐一直被云瑤壓著,心里不痛快,我還是可以理解的。我想,以后你們也改變不了這個現狀。不管是云瑤還是我,你都不能把我們怎么樣。反而是你現在這個樣子,看起來,還有點可憐。”

    夏果果緊抓著身上的被子,怒視著她:“我不需要你來可憐,這一次不成功,不代表以后都不行。劉依彤被拋棄了,那么可憐,我和她交個朋友,不行嗎?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樣,不是嗎?林醫生!”

    “我也沒想過要把你怎么樣,只是突然想起一句話,特地過來送給你。”

    夏果果皺起了眉頭,林琳能說什么好話,肯定是自己不喜歡聽到的。她沒有理會,林琳嘆了口氣:“你應該聽過的,那句話叫,多行不義必自斃!夏果果,你做了這么多壞事,就不怕哪天報應到自己身上嗎?人在做,天在看。這樣下去,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夏果果自顧笑了起來,什么也沒有說。

    那句‘報應’,無形中勾起了她心里最傷心的事情。

    她現在失去了所有的家人,她還有什么好害怕的?就算這世上真的有報應,那也早就報應到自己身上了。父母慘死,無人送終,親生弟弟被人活活打死,連收尸的人都沒有。

    如果不是因為年關,她突然想起家人,想回去看看,可能到現在她還不知道家人已亡。

    是她不孝順嗎?

    不!

    她一遍又一遍告訴自己,如果父母不對自己如此狠心,將她逼到絕境,她就不會和家里斷絕關系。如果不是父母從小就對弟弟以為縱容溺愛,弟弟就不會學壞,輟學愛賭,不學無術,和社會上的那些人混在一起。

    最后,他被追債的人活活打死,那也是他自己活該。這是他自己選擇的路,他就必須為此付出代價。父親被氣死,那是他自己活該,母親死了,也是她自己活該。

    那都是他們該死!

    沒有了他們,自己的生活才會更好,再沒有牽絆和包袱,她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沒有什么能威脅到她了。

    “報應!呵呵……都是報應。是他們的溺愛,害死他們自己,不關我的事。”病房里傳來夏果果古怪的笑聲,嚇壞了路過的醫護人員,誰也不敢靠近,更沒有人敢上前詢問。

    此事,夏果果沒有告訴任何人,只當,自己從來都沒有家人。她現在只知道,以后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自己去做,她不會因為這么一點小事,就影響到自己對未來的規劃。

    她出院那天,突然收到了一條陌生的信息,上面只有簡單的一句話:謝謝你的開導,我想通了。

    夏果果想了想,立即明白過來,這條消息是誰發過來的。她收拾好東西,笑了笑,在手機上保存了聯系方式,劉依彤。

    正月住院的事情,讓劉依彤徹底想清楚了,同時也有了新的決定。沒過兩天,孫宇就收到了之前給劉依彤聯系好的單位,說是劉依彤已經辭職了。

    孫宇應了一聲,沒有再過問。這是她自己的決定,孫宇也不想再多問什么。

    嶄新的一年開始了,大家又開始了一年忙碌的工作,唯有云瑤還在家里照顧著孩子。看著兒子一點點長大,一邊又看著大家都開始自己的工作,云瑤也開始心里癢癢的,她想回公司上班了。

    可是兒子還小,她又有些放不下。兒子現在還是很粘著自己,她要是出去做什么,必定要先把兒子哄好了。

    王雅雯聽說,云瑤在家里悶得慌,特地送來了時裝秀的票。

    “你不是悶嗎?我們一個客戶送來的,他說,新家的設計很滿意,這些入場券當做謝禮。反正你閑著,大家一起去看看。”

    方雪薇也說道:“你在家都快坐不住了,就跟她們去看看。看到喜歡的衣服買下來都好,當是散心,孩子我們照顧。”就這樣,云瑤被王雅雯拉著,和她們這一群好姐妹一起去了開春的時裝秀。

    正好是二月十四的情人節,如果不是看到入場券上的主題,云瑤都快忘了這些節日。她突然想起,阿辰好像沒有和自己提過情人節的事情。

    果然,結婚了,有了孩子,這些節日就很容易忘記。她不是矯情的人,可一出門,看到街上張燈結彩的,到處都是情人節主題的活動,她心里難免有點空落落的。

    只能安慰自己,孩子他爸每天工作那么忙,只要兩個人在一起,每天都可以是情人節,這些都不重要。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