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不想繼承萬億家產 > 正文 第101章,楊家壽宴
    周倩現在滿滿的傲慢,心中十分得意。

    尤其是看到江婉那暗暗沉下去的臉色,就更是眉飛色舞的囂張起來:“婉兒,不是我說你,你怎么能讓陳平買這種禮物送給外公呢?你要是沒錢買禮物啊,就跟我說啊,好歹我是你姐啊。”

    說著,周倩從古馳的包包里,掏出lv的錢包,翻出一張銀行卡,遞給江婉道:“噥,別說姐不幫你,這卡里還有幾萬塊吧,是當初韓沖給我買包用剩下的,你拿著,一會去店里再買點像樣的禮品,這錢就不用你還了,我也不缺這些錢。”

    高傲、自大。

    這就是周倩此時此刻的表情。

    在她眼里,現在的江婉像極了一個笑話。

    “謝了,倩姐。”不等江婉說話,陳平就伸手接了過來,淡淡的笑著。

    周倩鼻嗤了聲,無奈的搖頭,果然是屌絲,這么不要臉。

    江婉橫眉瞪了一眼陳平,剛想開口,陳平就按了按她的手,笑道:“倩姐也是好意嘛,收下吧,回頭我把錢給倩姐送過去就行了。”

    陳平不想江婉現在和周倩鬧得不愉快。

    江婉沒說話,算是默認了,但是臉上燒得慌。

    她本來就和周倩不對頭,現在拿了她的錢,更是沒面子。

    周倩嗤笑了聲,道:“陳平,你臉皮也夠厚的。”

    說罷,車內沉默了下來。

    陳平一直抓著江婉的手,另一只手里把玩著那錦盒。

    可笑的世道啊。

    一直被人嘲諷看不起,殊不知,我陳平手里拿著的這個小盒子,是你們楊家人加起來也攀不上的財富。

    等了一會兒,楊桂蘭和江國民出門了。

    他們很不情愿的上了車,一句話也不想跟陳平說。

    一坐上車,楊桂蘭就開始打量,果然是好車啊,坐著就是舒服。

    不行,回來,就得問江婉那個蘇小姐的聯系方式,上次只送了車鑰匙,車還不知道在哪呢。

    楊桂蘭查過了,那可是瑪莎拉蒂,豪車,也是百萬呢!

    自己要是開著那車出去,絕對有面子!

    實在不行,就拿那兩百萬買一輛,一定要比這輛車要好,一定要壓住楊鳳蘭的氣焰。

    很快,車子就出發了,直奔楊家村。

    楊家大院就坐落在楊家村的東山旁,依山傍水,在半山腰,非常適合養老。

    這也是楊開封當初為什么選擇回到楊家村的原因。

    楊家掌權者楊開封,自從省里體制退下來后,就一直生活在這里,養花種草,含飴逗孫。

    而且他的四個子女,都非常的爭氣,除了自己的三女兒嫁給了江國民,生活過的一般外,其他的幾個子女都在上江市的體制或者商界內身居要職。

    楊家在上江市可以說是一個大家族了,在這里根深蒂固,尤其是老爺子楊開封的門生多,遍布商界政界,方方面面都有非常廣闊的人脈。

    所以,楊開封活著,楊家不倒,就代表著楊家一日旺盛下去。

    這會,楊開封在大院里,看著遠處的山路口,等待著子女們回來。

    他這些年,對三女兒照顧的太少了。

    主要是因為三女兒的女婿,給他楊家或多或少的丟了不少臉。

    楊開封是個古板的人,自己那個外孫女,居然嫁給了一個窩囊廢,還未婚先孕,在村里,甚至在上江市,都流傳著關于楊家的閑話。

    所以,楊開封一氣之下,就和三女兒斷了關系,一年才見那么一回。

    尤其是想到自己從小就疼愛的小婉兒,嫁給了那么一個窩囊廢,楊開封臉上就布滿了寒霜。

    他已經聽二女兒鳳蘭說過了,那個廢物今天也會來祝壽。

    現在楊家,關于那個廢話的閑話不少,不少人都摩拳擦掌的等著看他笑話。

    楊開封根本沒有阻止什么,他也很不喜歡陳平,是得給他點顏色看看了,讓那個廢物認清自己,楊家的大門,可不是什么阿貓阿狗都能踏進來的。

    “爺爺,小姑他們不知道什么到呢,您還是先回去歇息吧,我在這等著就行了。”

    旁邊,氣質冷峻,渾身倨傲的楊泰笑了笑道,表現出一副很乖巧的模樣。

    楊開封點點頭,很溺愛的看了眼自己的小孫子,拄著黑木鑲金絲的拐杖,在楊泰的攙扶下進了院子里。

    等把楊開封送進去了,楊泰才又走了出來。

    而這時候,門口也站了好幾個年輕人,都是楊家的小一輩。

    “阿泰,一會怎么做?”

    說話的是個年輕男子,眉宇之間充滿了傲氣,一身名貴的衣服。

    他是楊家老大楊景海的小兒子,叫楊華,和楊泰一樣大,兩個人是穿一條開襠褲長大的。

    所以,個性也都差不多,都是目中無人的紈绔子弟。

    楊泰冷冷的笑了笑道:“當然是給陳平那廢物一個見面禮嘍,順帶著羞辱一下江婉唄。”

    楊華點頭表示贊同,嘴角浮現陰沉的冷笑。

    對于江婉,他們幾個人心里都很不爽。

    因為小時候江婉就是那個別人家的孩子,基本上都是壓著他們幾個長大的。

    所以,今天一定要給她一個下馬威。

    還有那個陳平,一定要踩進泥里去!

    唯獨旁邊氣質冷冷的一名女子,一直沒開口說話。

    她叫楊果,是楊景海的二女兒,和江婉一樣大,不過還沒嫁人。

    她很不屑這幾個弟弟的玩鬧手段,轉身冷冰冰的說了句:“我先走了。”

    “果果姐,別嘛,好不容易來一趟,看個戲嘛。”楊泰擠眉弄眼的笑道。

    楊果秀眉微蹙,想了想還是留了下來,她決定必要的時候幫一下江婉。

    畢竟都是姐妹。

    說實話,當初江婉結婚的時候,楊果在場,她一直對陳平沒什么好感。

    在她眼里,男人都是大豬蹄子,根本不足以讓她有任何想法。

    畢竟楊果可是高材生,取得了麻省理工學院的碩士證書,是一名真正的女學霸。

    所以,男人對她而言,還不如幾本書有趣。

    這也就是為什么她至今單身的原因。

    恰在這時候,一輛黑色林肯領航員開到大院門口。

    陳平和江婉先下車,隨后楊桂蘭和江國民也下了車。

    江婉看到楊泰等人站在門口,心里一慌,微微的拽了拽陳平的手,小聲問道:“陳平,真的沒事嗎?要不,你還是回去吧。”

    江婉很擔心一會兒陳平受到各種羞辱和指責。

    雖然她現在知道陳平家里是經營北極星空餐廳的,但是在楊家這龐然大物面前,還是不夠看啊。

    楊家二代的四個子女,除了楊桂蘭外,長子楊景海在體質內任職,而且是高層,掛處,權力很大。

    二女兒楊鳳蘭嫁給了上江市本地一個不大不小的企業家,身價也有三四個億,做房地產生意的,多少有些人脈。

    四子楊景山,則是成功的創造了自己的商業帝國,已經將生意做出了上江市,在全國八個重要城市成立了分公司,主營貿易,而且是海外貿易,光資產就有十個億。

    然而,陳平卻捏了捏江婉的小手,笑道:“婉兒,相信我,沒事的。”

    楊家而已,根本不值得陳平放在眼里。

    一條蚯蚓一樣的家族,和自己比起來,簡直就是螻蟻。

    要是他們真的敢招惹自己,那陳平不介意在今天讓所有人知道。

    他,陳平,對楊家來說,是不可逾越的鴻溝!

    是不可觸碰的禁忌!

    因為從與云靜接觸的那晚開始,陳平就已經準備好了身份暴露的那一天。

    江婉想了想,點點頭,要是實在不行,她就直接告訴所有人,陳平家里其實很有錢,是經營北極星空餐廳的。

    那樣的話,他們或許會刮目相看吧。

    楊桂蘭看到自己女兒和陳平還在打情罵俏,登時就氣不打一出來,冷哼了幾聲。

    而這時候,楊泰則是笑呵呵的走了過來,直接就開刀,冷嘲熱諷的譏笑道:“哎喲,這不是我那個表姐的廢物老公嘛,你這次也來了啊,真是太好了,好久沒見了,稀客啊。”

    陳平一抬頭,就看到了楊泰那似笑非笑的臉龐。

    還真是迫不及待得想要羞辱自己啊。

    這楊家,真是從根里開始壞了。

    周圍的幾個兄弟姐們,和聽到聲跑出來看熱鬧的長輩,也都紛紛投來了異樣的目光,嘲笑、淡漠,還有各種白眼。

    好似陳平就是個小丑一般。

    不用想也知道,陳平肯定連個屁都不敢放。

    廢物,是沒有說話的權力的。

    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陳平卻平靜的一笑道:“楊泰,不要用你那狗眼看人低的眼神看我,我不喜歡被一條爛虱子狗盯著。”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