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二戰不可能這么萌 > 正文 832 給黎塞留的祭品7/20
?    林有德登上投降的羅伯茨號,對羅伯茨艦長的第一句話就是:“你們主裝甲帶有多厚?”

    “一百五十毫米,先生。”

    林有德不由得在心中咋舌:尼瑪這不是比英國的那些紙皮重巡還要厚了么,難怪152榴彈炮平射打的穿甲彈對他們傷害那么低。

    接著林有德詢問了他們艦體水下的受傷狀況,然后發現這貨的水下防御也非常的牢靠,按照船上老鬼的說法,這船設計的時候就考慮過近海作戰會吃水雷,所以對水雷的防御特別上心。(老鬼就是輪機長,因為常年在甲板下面工作,所以機艙部門的人都被叫做“鬼”機艙的最高負責人輪機長也就變成了老鬼,下面大管輪二管輪就依次叫大鬼二鬼……)

    這下林有德才確認自己對羅伯茨的認知出錯了,他過去一直因為這東西的分類是淺水炮艦,總覺得它是個紙皮的玩意兒,炮艦嘛,一提到炮艦不就想到那些小炮艇什么的嘛,結果不知不覺就輕視了羅伯茨級淺水炮艦。

    但實際上這是英國皇家海軍專門設計來進行近海作戰的東西,用二十一世紀時髦的叫法應該叫瀕海戰斗艦。

    它要叫羅伯茨級瀕海戰斗艦,那么林有德是絕對不敢小瞧它的。

    所以你看,名字果然很重要啊,好的名字可以用來威懾敵人,也可以用來保護自己的機密。

    林有德在船上轉了一圈之后,炮兵營的傷亡也被統計上來了,一個炮兵營,被四門380巨炮擼了一輪四發之后,四百多人的營死剩下一百多人,完全沒受傷的也就在后面看著炮兵營的運輸車輛的司機們。

    這慘重的傷亡人林有德的心情非常的沉重,即使見到女兒的喜悅都無法對抗這沉重的心情。

    “爸爸?”蘇菲站在林有德身邊,拉著林有德的褲腿,仰著小臉看著林有德,“你怎么了,是不是在生我們的氣?”

    “沒有,不過回去你們一定會被打屁股。”

    “為什么呀,我們不是立功了嗎?”

    “蘇菲,”林有德蹲下身子,在平行的位置看著女兒,“你記住,一個領導者要賞罰分明,有功的要獎賞,有過的要懲罰,沒有功過相抵這回事,犯下的錯誤就必須接受懲罰,然后才是獎賞。”

    蘇菲輕輕點了點頭。

    林有德繼續說:“另外,你自己的一切行為,都要自己負責,你們決定溜出來玩,那就要為這個決定付出代價,不管你們之后做了什么,這個代價都必須要支付,懂嗎?”

    蘇菲這次用力點了點頭。

    這時候林有德聽見周圍被俘的英軍軍官中有人用英語小聲問:“米歇爾,你懂德語,他們說的什么?”

    “林有德在對女兒進行帝王學的教育。”

    “帝王學?難道林氏帝國會由最小的孩子繼承?這會引起繼承戰爭的……”

    林有德不理會身后俘虜們的議論,伸手摸了摸蘇菲的腦袋,對她笑了笑,隨后站起來對警衛排的中尉說:“去把陣亡的炮兵營將士們的尸體都收攏一下,名字都整理出來。我要給他們每個人的家庭寫親筆信。”

    “親筆信嗎,長官?”

    “沒錯,他們因為我對羅伯茨級的了解不足而喪生,我要親筆跟他們的家屬道歉。”林有德頓了頓,“不,我還是親自去拜訪他們好了。”

    如果是林有德原來生活的世界和時代,林有德挨個拜訪陣亡的兩百多人的家庭一定會被認為是作秀吧,說不定還會遭到許多抨擊和批評,但林有德很確定即使是在那個時空他遇到同樣事情也會做同樣的決定。

    他很確定自己內心想要向家屬們致歉的心情并非虛假,他只是想把這些心情,傳達給那些家屬們——不,是一定要傳達到才行,拿出足夠的誠意,并且發誓今后再也不出同樣的錯誤,不再讓士兵們因為這些失誤而失去生命。

    **

    兩天后,林有德和前進到伊斯梅利亞的東地中海戰區司令部匯合了。

    這個時候德軍已經擊潰了英軍第八軍主力,迫使第八軍投入進攻的殘余力量退向亞喀巴。但是這勝利有一點美中不足:英軍第八軍部署在海岸的部隊都在海面上戰艦的掩護下撤退到了運河西側。

    現在英軍正據守運河出海口的塞得港。塞得港東面是蘇伊士運河,南面是曼宰萊湖,北面是地中海,只有西面的陸地通路完全沒有水系阻隔。英軍顯然打算通過這個地利加上海面上艦隊的威力來死守這個據點。

    同時,奧丁之眼還報告說,英軍正在蘇伊士運河中布雷,而且他們之后還有沉船阻塞河道的打算,但因為英國人自己對運河的依賴性很強,一旦運河被沉船阻斷,英國就會失去對目前正在努力爭取獨立的印度的控制。

    于是英國人暫緩了阻塞航道的計劃,但是用來阻塞的船已經抵達了塞得港,并且就系泊在運河水面上。

    雖然有些美中不足,不過能取得這樣的勝利,林有德也心滿意足了。

    現在埃及的英軍已經完全失去了從外界獲得補給的途徑,林有德的部隊不但切斷了運河,還切斷了從運河另一端仍然由英軍控制的城市蘇伊士到開羅和亞歷山大港的陸地通道,繼續戰斗下去埃及的英軍遲早投降。

    尤其是艦隊這種吃油的大戶,用不了多久英國人就會因為缺油而不能再用艦隊來保護塞得港。

    但林有德并不想坐等英軍自己餓死,現在美國人在凸尼斯的攻勢正在加強,巴頓已經取得了不少進展,只要巴頓得到更多的部隊和更充足的補給,他打通凸尼斯進入利比亞只是時間問題。

    同時還有跡象表明,英美聯軍正在計劃新的登陸行動,如果目標不是凸尼斯的海岸線,那可能就是西西里,一旦盟軍在西西里登陸,凸尼斯的補給線將被切斷。

    所以林有德認為自己應該繼續展開堅決有效的作戰,他開始和參謀們計劃下一步的行動。

    **

    與此同時,德國國內掀起了新一波的崇拜林有德的浪潮。

    政府公布林有德在東地中海獲得“史無前例的大勝”的當天早上,人民就自發的走上街頭,高舉林有德的畫像和紅旗,在街頭巷尾齊聲呼喊林有德的名字。

    **

    柏林,德軍統帥部大樓,回國向統帥部進行例行述職的曼施坦因在德軍司令的會客室看著外面街道上那擁擠的人群。

    每當“嗨林有德”的呼號響起的時候,人群就會高舉手中紅色封面的泛人類主義宣言,于是街道會在那一瞬間變成紅色,看起來相當的令人震撼。

    這時候曼施坦因聽到了門響,就回過頭,看見德國陸軍總司令瓦爾特?馮?布勞希奇元帥進入了房間。老元帥緩步走到曼施坦因身邊,慢條斯理的問道:“這景象很壯觀吧?從昨天開始就這樣了,林有德雖然不是皇帝,還是個外國人,但現在他在德國的威望恐怕和當年的腓特烈大帝差不多,不愧是住在無憂宮的男人。”

    “我看見報紙上說他在東地中海獲得了史無前例的大勝利,人民會高興成這樣也實屬正常。”曼施坦因不緊不慢的說,“當然,在我看來,英軍的敗仗很大程度是因為他們蠢,要進攻,就必須擁有兵力優勢,在雙方兵力勢均力敵的情況下還貿然進攻,英軍指揮官的腦袋里一定裝滿了翔。”

    曼施坦因當然不知道,英國人就沒想進攻,只是以為德國人進攻了,所以打算先搞個有限度的反沖擊來探探虛實,結果第七裝甲師的勇猛突進使得英軍不得不動起來。

    “不過,”曼施坦因突然話鋒一轉,“我個人認為,從純粹技術角度講,林先生誘敵深入然后用步兵出其不意的進行反擊的行動,可以作為誘敵深入和欺敵行動的經典案例,被寫進軍事教科書。他洞悉了英國人對他的成見,把所有的裝甲部隊擺出來讓英軍放心攻擊,接著使用完全不適合在西奈半島的開闊沙漠上作戰的純步兵直插敵人的心臟,這一手我都沒有想到。”

    曼施坦因的發言讓布勞希奇微微皺起眉頭。

    “曼施坦因將軍果然是林有德的愛將啊。”說完這句,布勞希奇不給曼施坦因說話的機會,繼續說道,“不過,我也得承認他在東地中海打得不錯,而且完全符合他一直倡導的軍事學說:用運動戰拉扯敵人的陣型,人為制造破綻然后發動致命的反擊。在被你們鄙視的我們這些容克老頑固當中,有不少人認為林有德是個只會紙上談兵的家伙,他的理論固然漂亮,但也只是理論漂亮而已。但現在,大概不少人對林有德的看法要改觀了。”

    “那么,布勞希奇元帥您是現在開始改觀的人呢,還是過去已經改觀的人?亦或者,您是現在還認為他只會紙上談兵的人?”

    “我早就知道他是個會打仗的人。”布勞希奇輕描淡寫的回答道,“好了,讓我們趕快把例行公事的述職辦完吧。”

    (今早圣建,我出了提爾皮茨、安德烈亞和所有新船,結果還是沒出黎塞留。不過看出貨量,黎塞留的稀有度和俾斯麥是一樣的,我看了眼我倉庫里那一排俾斯麥,就沒課金了,反正慢慢建遲早會出,又不是限時建造。如果是限時建造的話,我大概會氪金一直氪到出為止吧……)1148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