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二戰不可能這么萌 > 正文 第721章 721 寫二戰怎能少了這經典場景
?    “我說,這個島讓德國人去打不就好了,”皮耶對連長讓?玻爾上尉說,“我們跑來湊什么熱鬧?”

    “因為上面的人想要體現一下我們的存在感。”回答皮耶的是他的班長安德烈,“你知道嗎,存在感,他們要籌碼,懂嗎,籌碼。明年好用這些籌碼來搶總統的位置。”

    “不管上面的人為什么下達指令,”讓回頭看了眼皮耶,“我們是士兵,我們要完成我們的職責。”

    “好吧,職責。”皮耶撇了撇嘴,然后稍稍伸長脖子,讓自己的眼睛可以看到登陸艇那高高船舷的外面。

    法軍登陸艇就像拿破侖時代的近衛軍那樣排成一行,向著海岸沖鋒,引擎轟鳴著掀起大量的水花。

    突然,皮耶聽到天空中傳來呼嘯聲。

    讓上尉用鎮靜的聲音說:“低下頭,英國人的炮彈來了。”

    話音還未落,炮彈就落在他們所在的登陸艇旁邊,掀起的水柱落下來,一下子把所有人都淋成了落湯雞。爆炸制造的波浪讓登陸艇劇烈的搖晃起來。

    有人開始嘔吐了。

    皮耶自己也想吐,不過胃酸返上來之后那又酸又澀的味道讓他強行把嘔吐感給塞了回去。

    這感覺實在不太好受。

    皮耶突然發現連里的牧師在緊握著隨身的十字架,小聲禱告著。他那和藹的表情混在一堆緊張得不行的臉中間,是那樣的鶴立雞群。

    皮耶認真的考慮了一會自己要不要從此也更加虔誠的皈依基督門下,不等他考慮出結果,操縱登陸艇的海軍就高聲喊道:“30秒!”

    “好,大家注意,艙門打開的時候要立刻下船,并且向左右兩側散開!明白嗎?好,祝大家好運,我們在沙灘上見!”

    這時候登陸艇慢了下來,很快擱淺的撞擊讓所有人的身體都前后搖擺起來。海軍士兵吹響口哨,同時開始轉動控制登陸艇前方閘門的轉軸。

    閘門在機械噪音中降下,緊接著機槍子彈迎面而來,瞬間擊穿了站在登陸艇最前排的倒霉蛋的身體。

    人就像割麥子一樣被放倒,皮耶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面前的人倒下去一大片。

    “往前走!沖出去!堵在里面只有死路一條!”讓上尉和安德烈中士都在大聲喊著,催促被突如其來的洶涌火力嚇到了的士兵們,把他們推下登陸艇。

    皮耶一咬牙,抬腿就往前沖,結果沖了一半被倒下的人絆了一跤撲倒在登陸艇的地板上,他咒罵了一句,可緊接著敵人的火力再次襲來,那些還站著的哥們兒中不少人中招倒地了。皮耶繼續咒罵著,手腳并用爬出了登陸艇,跌進水里。水并不深,只能沒過皮耶的膝蓋的樣子,他掙扎著爬起來,向著最近的三角錐沖去。用三角錐擋住自己的身體后,皮耶長出一口氣,他就這樣攤在那里好幾秒,然后才鼓起勇氣探頭觀察灘頭的情況。

    沙灘上英國人的碉堡肆意噴射著火舌,聽說他們從開戰的時候開始,就在加強馬耳他島的防御,現在看來他們確實沒有在應付差事,皮耶視野內就有至少兩座永固式的混凝土大碉堡,碉堡上可以看到之前空軍轟炸的痕跡,但顯然這些碉堡沒有像空軍報告的那樣被完全摧毀——實際上皮耶懷疑碉堡根本毫發無傷。

    產生這個想法的瞬間,皮耶嚴重懷疑奪下灘頭的可能性。

    可此時他聽見有人大聲喊:“沖上沙灘!在這里我們遲早被打死,靠這些路障擋不了多長時間!沖上沙灘!”

    皮耶看見有人開始按照指示離開現在的掩蔽物,向沙灘沖擊了,于是他也掙扎著站起來,開始向前猛跑,他感覺到子彈的呼嘯幾乎貼著他的臉。

    緊張和距離運動讓他的呼吸變得十分急促,肺部因為快速呼吸而產生了被灼燒的幻覺。

    沙灘就在前方。

    這時候,跑在他前面的人中彈了,然后英國人的彈幕竟然幸運的沒有把他一并“收割”走。

    緊接著,一發炮彈落在皮耶不遠處,沖擊波重重的打中了他的背,讓他整個人飛出一米多,然后撲倒在還有大概幾公分水深的淤泥灘上。

    沖擊波的重擊外加炮彈那巨大的爆炸聲,皮耶陷入嚴重的耳鳴中,而他的大腦似乎也因為那沖擊而暫時停擺,他茫然的看著周圍正在發生的一切,仿佛自己是個局外人,在觀看一部戰爭題材的電影。

    他看見有人把沙灘上自己斷掉的手臂撿起來,放進隨身的包里,然后就這樣拖著斷臂繼續前進,他看見一名下士正努力的把中彈的士兵拖向沙灘上為數不多的掩蔽物,他們大概是打算在那里建立前線搶救中心。

    他看見在船上淡定自如的牧師現在依然淡定自如,他正拿著圣經,握著一名還有氣的倒霉蛋的手,正在低聲說著什么——那倒霉蛋的X子都被打出來了,一看就知道沒救了。

    漸漸的,耳鳴飛一般的退去,屬于世界的聲音再次回歸。

    激烈的射擊聲、爆炸聲,還有中彈者那絲毫不顧及他人感受的可怕哀嚎,讓眼前這仿佛煉獄一般的景象變得更加駭人了。

    皮耶大口大口的喘氣,努力讓自己緊張的心情平復下來。

    終于,他再次鼓起勇氣,從地上爬起來,沖上沙灘,一路沖到自己連隊的人趴著的地方。

    “等一下!”安德烈叫住了皮耶,“你的突擊步槍呢?”

    皮耶這才發現自己的槍不知道什么時候掉了——說掉了并不準確,因為這槍原來端在他手上。

    一定是爬出登陸艇的時候弄丟的。

    “去找一支槍來!快!”安德烈催促著。

    皮耶沒辦法,只能再次離開安全的掩蔽物,好在現在法軍突擊步槍也普及了,皮耶沒走多遠就從尸體旁邊撿到一支。

    他重新回到連隊的同袍們之間,開始用手撕封在槍外面的薄膜,把槍取出來之后,皮耶掏出一個彈夾,往頭盔上磕了磕,把沙子磕出去一些,然后把彈夾插進槍膛里,上膛。

    突然,他聽到BI的一聲,嚇了一跳的同時,他扭頭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結果發現旁邊的那哥們正一副大難不死的表情,他的頭盔上明顯看到有個擦痕——那顯然是子彈剛剛留下的。

    “真是幸運啊,哥們。”皮耶贊嘆道。

    那哥們顯然也這樣想,他摘下頭盔,摸了摸自己那大難不死的天靈蓋,結果就在這時候,一發子彈打穿了他的腦殼。

    血滴了一堆到皮耶身上。1148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