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二戰不可能這么萌 > 正文 第675章 675 中國隊竟然全勝出線了……
?    1940年圣誕節過完后,林有德才把伊莎貝拉送上返回前線的飛機。

    從機場回來后,林有德終于又在辦公室里見到了伊瑟拉。

    “其實你完全可以在媽媽們在的時候來辦公室的啊,伊瑟拉。”林有德一邊到自己的位置前坐下,一邊對女兒說,“一有媽媽輩的回來,你就從辦公室消失什么的,這沒必要。”

    “萬一妨著你們的興致了怎么辦。”伊瑟拉頭也不抬的繼續在文件上飛速寫著處理意見,“你看伊莎貝拉媽媽,如果她在這里的時候我跑來看文件,她絕對會討厭我的。”

    “伊莎貝拉還不至于和你小孩子計較吧?”

    “確實,但還是會不爽吧,她那么沾著爸爸你,其他人都待夠三周就走了,她硬生生賴到了圣誕節結束,整整五周。”

    林有德挑了挑眉毛,盯著伊瑟拉的臉。

    “怎么,你一個當女兒的開始吃起媽媽輩的醋了?”

    “怎么可能。”伊瑟拉神色如常,只是抬起眼睛甩給林有德一個“這貨又犯傻了”的眼神,“我只是替只能在前方渡圣誕的媽媽們感到不平而已。”

    林有德撇了撇嘴,其實他昨天和狐貍通話的時候那邊吵得要死,看起來離開了他這老公的太太團自己玩得特別HIGH的樣子,哪兒來的不平嘛。

    伊瑟拉似乎也覺得老跟爸爸說這個話題不太好,便直接轉換話題,把手里一份文件隔著桌子扔給林有德:“這是空軍遞交的報告,里面的內容我不好判斷,就啥也沒往上寫。”

    林有德拿過報告一看,發現這報告是關于之前那個用運載了新雷達的飛艇巡邏大西洋,并且引導空軍戰機攔截美國開往英國的運輸船的提案的。林有德趕忙翻開報告。

    空軍已經對新雷達進行實驗,效果確實有,但有效探測距離遠遠低于預期,為了避免飛艇被擊落雷達落入英國人手中,飛艇必須在遠離英倫三島的地方巡邏,同時巡邏線必須穿過英國和美國之間的大西洋航線。

    空軍研究了一下,發現現有的飛機不可能到那么遠的地方去執行攻擊任務,但林有德一手締造的新德國空軍表示:這難不倒我們,我們可以從北極圈用炸藥炸一塊冰下來,做成浮動機場,部署在大西洋以北的地方……

    林有德直接笑出聲來,隨后嘀咕了一句:“瞎胡鬧。”

    “可是很有創意不是嗎?”

    “是啊很有創意,可是缺乏可執行性。”林有德搖搖頭,繼續說道,“戰爭中,最重要的就是可執行性。看起來只能放棄用預警飛艇來引導機群攻擊船隊的想法了,不過也許能試一試用預警飛艇來引導潛艇集群攻擊船隊。”

    “海軍會同意么?”伊瑟拉一副擔心的口吻。

    林有德不由得嘆了口氣。

    德國海軍內部一直有種聲音,認為就因為林有德過于重視親兒子空軍,海軍的發展才受到冷落。而另一部分人則認為,空軍把海軍的榮耀給搶走了——原因么自然是空軍對英國海軍大艦隊的攻擊了,這部分人頑固的認為使用空軍是不名譽的,戰艦就應該由戰艦堂堂正正的對決,然后用扎實的炮術和操舵技術來干掉對方。

    正因為這樣,海軍和空軍不對付好久了,現在突然讓空軍來指揮剛剛完成重組的海軍潛艇部隊,海軍會有多激烈的反應完全可以想象。

    林有德略微感到有些無力。

    “不管怎么樣都要試一試,廣闊的大西洋上,光靠潛艇組成的警戒線顯然是不夠的,我們需要雷達。”

    在另一個時空,狼群戰術主要針對的是盟軍的北冰洋航線,航線的航行范圍比較固定,所以可以用潛艇成排分布戒哨,發現船團之后召集其他潛艇來圍攻的方式執行狼群戰術。

    但換到了廣袤的大西洋上,這一套就行不通了,畢竟單艘潛艇能搜索的區域有限,后世隨著聲納技術的進步,潛艇的監視距離也大幅度的提升,配合潛射反艦導彈,潛艇真正成為一種能有效威脅海軍艦隊的力量。但現在林有德掌握的聲納技術根本沒到那種程度,潛射導彈什么的根本連門都沒摸到呢。

    林有德在掌控德國之后就設立了聲納設備實驗室,全力以赴研究聲納,但隨后他發現,高精度聲納對電子元件的依賴度其實相當高,不管是去除背景噪音還是輔助聲納員辨識聲音,都需要相當高級的計算機。

    在相關的工藝取得突破之前,聲納的提升無論如何都會有上限。

    簡而言之,現在的林有德雖然下令德國海軍進行無限制潛艇戰,但對于能取得多少戰果并沒有把握。

    林有德也想過通過增加潛艇水下活動時間來提高潛艇作戰能力。這個年代的潛艇的電池一般也就在水下活動幾小時就是極限了,如果一直戰斗航速的話,可能一小時電就不太夠,需要上浮到水面啟動柴油機充電。

    如果能在現在實現燃料電池供電和化學空氣凈化這兩項技術的實用化,那么德國潛艇部隊的作戰能力必將得到質的飛躍。到時候德國潛艇大可以守在英國本島附近的海里,等待船隊自己送上門來。

    遺憾的是,林有德建立相關的實驗室已經五六年了,到現在還沒有半點成果。林有德再次深深的體會到,工藝瓶頸是多么的致命,就算他林有德靠著博聞強識把那些設備的基礎原理都告訴了科學家們,讓他們向著目標筆直的奔跑,也沒有辦法讓這個年代不應該出現的東西提前變成現實。

    如果林有德是個理科生,大概可以試著從頭改進工藝,但很遺憾,他不是。

    所以林有德現在手里只有裝備了“稍微好一點的聲納”和“稍微好一點的蓄電池”的潛艇,性能上雖然提升了,但還沒有能達到質變的程度。

    林有德皺著眉頭,盯著空軍的報告思考了好一會兒,最終決定道:“我想我應該給海軍潛艇司令部的司令官寫封信。”

    現在在德國海軍中負責潛艇部隊的就是另一個時空的潛艇戰專家鄧尼茨,鄧尼茨的狼群戰術,其實很注重從德國空軍的巡邏機那里獲得情報,所以林有德覺得如果直接和鄧尼茨接觸的話,大概能比較順利的促成這次跨軍種合作。

    林有德飛快的寫完字條夾在卷宗里,然后把卷宗放到“等到返回遞送部門執行”的那堆文件的最頂上。

    然后林有德站起來,來到窗前看著外面鵝毛大雪,隔著窗玻璃感受著透過玻璃和窗框傳入室內的寒意。

    “真冷啊。”

    “是啊。”伊瑟拉簡短的回答道。

    “這種天氣簡直就是為俄國人量身定做的。”

    自從氣溫降到零下二十度之后,俄軍的活動就頻繁起來,簡直就像是從一開始就打算借用嚴冬和大雪一般,小股的俄軍部隊不斷趁著風雪滲透德軍陣線,襲擊德軍的后勤系統——看起來俄軍也從德軍這里意識到了后勤的重要性。

    暴風雪讓德軍的戰車和汽車難以行動,空軍的空中巡邏和近地支援也因為大雪而暫停,俄軍終于在近乎平等的狀態下和德軍接上火了——近乎平等的意思就是,德軍仍然占有火力優勢,只是這優勢沒有之前那么巨大。

    不過,就像林有德預料的那樣,雖然俄國人更適應在嚴冬中作戰,但大雪和寒冷同樣廢了俄國人自己的后勤補給系統,現在前線的俄軍根本湊不夠足夠的補給來維持進攻作戰,只能在襲擾的同時慢慢的囤積來年作戰需要的物資。

    林有德方面情況也差不多一樣,盡管俄國人拼命的想要破壞德軍的補給計劃,但德軍的準備工作還是一點一點就緒。

    來年春天頓河平原的融雪期一結束,大戰就會再次開始。

    到時候又會有人一批批的死去,無數的財富化作泡影。

    林有德正對著窗外的大雪感嘆呢,伊瑟拉再次開口:“理論物理所好像打算在今年最后幾天里再進行一次實驗,我這里有他們剛剛提交上來的借用莉迪亞的申請。”

    “批準。”

    “這樣真的好嗎,把神姬當作實驗體什么的……”

    “這和之前讓神姬們配合理論物理所的那幫人收集波動數據其實沒什么不同,上次實驗的成功已經大大提高了這個實驗的安全系數,沒什么好擔心的。”

    “好吧。不過這次理論物理所還要求借用喔醬來做‘參照物’,這……”

    “他們大概想要實際驗證一下之前實驗中他們提出的塌縮會影響時間運行的推斷。到時候莉迪亞在機器里戴一個計時器,喔醬在外面帶一個,實驗結束了就可以和其他放置在不同環境中的計時器進行對比。”

    “原來如此,”伊瑟拉用力點頭,“所以喔醬也能勝任這個工作啊……那就批準好了。”

    伊瑟拉在文件上寫了什么,隨后拿起印章,鄭重其事的蓋在文件簽名欄上。

    把處理好的文件放到對應的文件堆上后,伊瑟拉抬起頭,扭頭看著窗前的父親,小聲說道:“不知道科學家們的研究,最終會帶給我們什么。”

    “就是因為不知道會帶來什么,我才對這項研究的結果倍感期待啊。”林有德回頭對女兒笑了笑。1148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