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二戰不可能這么萌 > 正文 第535章 535 不要小看工兵啊
?    一小時后,漢斯、詹姆斯和沃爾夫三人坐在搶修連的戰地拖曳車上,回到了能看到他們營駐守的村莊的地方。

    開到林際線附近時,他們遇到了營火力支隊的人。

    漢斯讓隊伍停下來,探出頭對路邊正坐在樹下抽煙的中士說:“你們老大呢?”

    “我就是了。”中士站起來,來到裝甲車旁邊,抬頭看著漢斯,默不作聲的吸著他那節已經只剩下濾嘴的煙頭。

    漢斯看了眼中士身后樹林里滿身泥濘和血污的士兵,又看了眼樹林外面散落在田野里的俄軍尸體,發生了什么簡直不言自明。

    “嘿伙計們,”沃爾夫提高聲音,對樹林里的所有德軍士兵說,“我們去給俄國人一點厲害瞧瞧。”

    沒人回應沃爾夫的話,他們都看著“火線晉升”成指揮官的中士。中士也回頭看著剛剛才成為自己部下的人們,沉默了好幾秒才回頭向裝甲車上的眾人聳了聳肩:“為什么不呢。好了伙計們,上車!檢查你們的武器!”

    中士一聲令下,幸存的德軍士兵們都動起來。

    **

    可能是村莊中戰斗還沒結束的緣故,俄軍根本就沒有在村莊外圍設置觀察哨,裝甲搶修連的搶修車都展開陣型沖到距離村莊一百米的地方了,俄軍才急急忙忙的向他們開火。

    “直接前進!”漢斯趴在拖曳車頂上的絞盤后面,用連通車子的話筒大聲下令,“村外的土墻里沒有混凝土,用你們的推土鏟可以直接推開!村子里的房子大部分都是磚石加木頭結構的,不去碰那些兩層的房子的話,其他房子也都能用推土鏟撞開!”

    在搶修車前面露出腦袋來的車長回頭對漢斯豎起大拇指,示意自己知道了。

    就這樣,六輛奇形怪狀的搶修車向著村莊沖過去,用車體的機槍向俄軍據守的建筑兇猛的開火。

    俄軍的馬克辛打在車體前面帶傾角的裝甲上發出叮叮當當的聲音,卻一點用都沒有。

    火力支隊的幸存者和搶修連的工兵們混在一起,跟在裝甲車后面,壓低身形謹慎的前進。

    一百米的距離迅速縮短,突然漢斯看見俄國人推著一門小跑出現在村子兩棟房屋之間。

    “火炮!12點方向!機槍覆蓋他們!”

    沃爾夫把機槍架在絞盤頂上,自己站在絞盤后面發動機散熱蓋上,對著那門火炮全力掃射。

    俄軍的炮兵縮在并不大的炮盾后面,將火炮對準了位于隊列中間的裝甲拖曳車——也就是漢斯和沃爾夫搭乘的這輛。

    開炮的閃光亮起的瞬間,沃爾夫已經抱著機槍往車下面滾去,漢斯卻縮起脖子。

    炮彈命中了拖曳車正面,打出了耀眼的火花。

    但拖曳車還在前進,機槍的掃射也根本沒有停止。

    “他們打到哪兒了?”漢斯忍不住對著話筒問。

    車長探出一點點腦袋,對漢斯做了個挖土的手勢。

    看來是打在推土鏟上了。

    俄國人又開了一炮,不過這一炮直接打歪了,落在漢斯的車子旁邊的地上,穿甲彈在地上彈起來,飛向后方的樹林,打斷了一棵山毛櫸。

    這時候拖曳車已經沖到了村邊的土墻前面,俄國人見狀拉著火炮的拖曳機構,拖著火炮就往村子里撤。

    “想都不要想!”漢斯站起來,用手中的突擊步槍對著俄國的炮手們掃射,雖然占據著居高臨下的優勢可以繞過炮盾,但拖曳車剛好在他開火的同時撞上了土墻,強烈的抖動讓漢斯射出的子彈全都打飛了。

    拖曳車壓倒土墻,直接碾了過去,然后徑直撞上低矮平房的側墻。

    為了拖曳戰車而特地加強功率的發動機怒吼著,驅動車體撞倒墻壁,讓整棟平房都向后倒下,洋鐵皮做的屋頂卷起來,發出金屬扭曲的聲音,讓漢斯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碾過波蘭人那不牢靠的房子后,漢斯向車長下達指令:“我軍據守在左側的教堂里,往那邊開,注意火力不要打到教堂!”

    這時候原本跟在拖曳車身后的步兵沖了上來,殺進村莊中。

    俄軍占據了一些房子負隅頑抗,于是搶修連戰斗工兵們裝備的火焰噴射器就開始大顯神威。漢斯站在裝甲拖曳車上,親眼看著戰斗工兵們向一棟在向外射擊的房子噴射火焰,火焰從窗戶里涌入房內,很快渾身是火的俄軍士兵就撞開門沖出來,在地上一邊打滾一邊發出凄厲的嚎叫聲。

    沃爾夫再次爬上裝甲車,對漢斯笑了笑:“我把剛剛打我們的炮組都干掉了。”

    “我看到了。”漢斯只是應了聲,這時候從教堂方向傳來密集的槍聲。

    “是我們的射擊聲。”一直混在步兵里的詹姆斯忽然出現了,“一定是知道我們攻進來了就呼應我們。”

    漢斯點點頭,隨后站直了身體對步兵們喊:“向教堂方向前進,和我軍匯合!”

    一名技術軍士向漢斯點點頭,轉身就領著維修兵們向教堂摸過去,漢斯所在的裝甲拖曳車也開始調轉車身。

    “我要是你就壓過前面的墻,從兩棟房子之間開過去,再越過那道籬笆開上村子的主干道。”漢斯對著話筒說,“那樣我們可以和教堂窗口的哥們形成交叉火力。”

    他剛說完拖曳車就停止了轉向的動作,短暫的停頓后發動機再次發出咆哮,同時排氣口冒出一大股黑煙。拖曳車的車身猛的向前竄了有三十厘米,隨后才以比較穩定的速度向著漢斯剛剛說的土墻開過去。

    五分鐘后拖曳車開上村莊的主干道——就是漢斯他們逃走的時候駕車穿越村莊用的那條。

    剛開上主干道,沃爾夫的機槍就開火了,曳光彈組成的扇面掃過一對正往村外奔跑的俄軍士兵,一下子放翻了其中兩個。

    沃爾夫用彈幕追逐其他俄軍,然后他的機槍卡殼了。

    “靠!”沃爾夫趕忙滾下車,躲在裝甲車的陰影里打開槍機擺弄他的機槍,一邊弄一邊大聲喊,“別倒車啊!千萬別倒車啊!”

    漢斯根本沒理他,他蹲在拖曳車的發動機蓋上,觀察著兩側街道的狀況。

    另外一輛裝甲吊車已經開到了教堂旁邊,防守教堂的德軍士兵正一個個從教堂那已經被打成篩子的大門里鉆出來,向俄軍展開反擊。

    這時候有人喊:“俄國佬撤退啦!”

    仿佛為了呼應這喊聲,漢斯看到遠處一隊俄國人快速的跑過主干道,翻墻消失在另一側的院落中。

    這時候更多的聲音開始喊:“俄國人撤退啦!”

    “別讓他們跑了,打他們丫的!”

    看來俄國人是真的撤退了,大概他們也在今天的作戰中到了極限,所以當自己這支小部隊沖上來的時候,就成了壓垮戰局的最后一根稻草。

    漢斯在還熱乎乎的發動機蓋上坐下,背靠絞盤,長舒了一口氣,然后他哈哈大笑起來。

    如果活過了這場戰爭,自己又多了個向兒孫們吹噓的料子呢。用幾輛只有車體機槍的裝甲搶修車重新奪回鎮子什么的,簡直扯嘛……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