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二戰不可能這么萌 > 正文 第465章 465 這棵白菜,被我承包了
?    林有德摟著伊莎貝拉的小蠻腰在人群中隨著旋律起舞,一邊舞動一邊在極近的距離欣賞女孩的面容。

    林有德喜歡交誼舞很大程度就是因為可以肆無忌憚的看女孩的臉——平時他要這么近距離的盯著看,也就狐貍那種厚臉皮能和他互瞪,其他像薇歐拉和茜茜都會因為不好意思而別過臉去。老夫老妻的人尚且這樣,其他女孩就不用提了,只有在跳交誼舞的時候,林有德才能這樣看個痛快,還能和女孩對視。

    伊莎貝拉看來還沒做好的對視的準備,她的目光盯著林有德的喉結。

    就這樣在舞池里轉了幾圈后,林有德主動挑起話頭:“上次我和你共舞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吧?”

    “對,具體有多久我也不記得,反正有些年頭了。”

    “那么今天你突然當著這么多戰俘們的面過來,是不是說明你已經對我……”

    “別做白日夢了。”伊莎貝拉瞪了林有德一眼,隨后又飛快的把目光轉向林有德的喉結,“我只是……”

    “只是什么?”

    “……我剛剛和俘虜們跳舞的時候,他們跟我聊了自己在戰俘營的經歷。我聽說你們給他們提供充足的食物,而且住宿和醫療條件也非常的好,還提供娛樂活動。所以我想,我應該代表戰俘們向你道個謝。”

    “原來如此,那么你的謝意我已經收到了。”林有德對伊莎貝拉微微一笑,這一笑很少見的沒有他往日的風格,顯得十分的好男人,可惜伊莎貝拉沒看到。

    林有德和伊莎貝拉又在舞池里轉了幾圈,伊莎貝拉才再次開口:“說起來,我和你第一次相見的時候,就處在一種很不友好的狀態下呢。大概是因為你觸動了我內心好勝的神經吧,你那個時候要是讓一下我,現在大概也不會這樣。”

    林有德想笑,心說怎么到了現在這死傲嬌還是一口咬定是我錯啊……

    伊莎貝拉還在繼續說:“現在回想起來,我因為自己的情緒而犯下的錯誤還真多啊,當時如果我否決了丘吉爾的提議,選擇登陸法國直接援助法國政府,那情況也會好很多,最起碼不會像現在這樣,輸得一塌糊涂。”

    “那可不一定,”林有德笑道,“不過,如果你們援助法國而不是直接進攻德國的話,在道義上確實更占優勢,那種情況下我們都是出兵干涉第三國內政,大家半斤對八兩。”

    “你這潛臺詞是我在法國和你打正面戰你也能取勝?你真的這樣覺得么?”

    “當然,我獲勝可是理所當然的。”

    “別傻了,我要不是冒險把部隊扔進絕地,你能打得過我?到時候我的補給線只需經過英吉利海峽最窄處,你根本沒有機會用空軍攻擊我的運輸船……”

    “可我們依然有把握在正面戰線堂堂整整的打敗你。”林有德打斷伊莎貝拉的話,笑瞇瞇的看著她,“我們在軍事技術上已經領先英軍一個世代了,你們打不贏的。”

    “哼!”伊莎貝拉一把推開林有德,指著林有德的鼻子大喊,“你不過就是借著我的決策失誤占了便宜,還得意起來了!有種恢復到那時候我們再打一次啊!”

    樂隊立刻停止演奏,舞池里的眾人也停下腳步,好奇的看著這邊,所有人都一臉茫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我沒有辦法把局勢恢復到今年六月,也不可能恢復,實際上這個爭論完全沒有必要嘛,除了陡增煩惱之外沒任何意義。我們還是繼續跳舞吧。”

    “誰要和你這個自大狂跳舞啊!”明明剛剛自己跑過來和林有德跳舞的伊莎貝拉用所有人都聽得到的聲音大喊道,絲毫不顧這些人剛剛都目睹了她自己跑去找林有德那一幕的事實。

    當然氣頭上的伊莎貝拉也肯定不會聽到有人在小聲嘀咕:“這怎么看起來像情人吵架。”

    她只是氣鼓鼓的瞪著林有德,任憑自己的脾氣肆意爆發著。

    “我要不是聽了丘吉爾的話,在法國和你剛正面的話,你才沒那么簡單就打贏呢!”

    “我想你在登陸不萊梅的時候,也是這么想的——不,你恐怕覺得我根本不可能贏,覺得勝利已經屬于你了,但最后結果如何?”

    “那是一碼事,這是另一碼事!我直接支援巴黎的政府的話,夏莉就不會倒戈,我也不會有那么長的戰線,關鍵是,荷蘭等國也會繼續看戲,不會那么急著就把部隊派到前線來。我看不到你有任何可以贏的機會!”

    “這可不一定,”林有德也有些來勁,他本來就是個喜歡和人爭論的主兒,“我的裝甲部隊可以從你們戰線薄弱的地方突破,直搗黃龍……”

    “然后被我們的神姬消滅掉,我要提醒你,那時候我們的神姬力量可是完全集中在一起的,所以我可以一邊抗衡你的神姬一邊分出神姬來處理你的部隊。”

    “我的神姬有新式的裝甲……”

    “我說,”狐貍突然出現在兩人之間,“你們小兩口吵架可不可以到旁邊去,你們礙著大家跳最后一支舞啦。”

    “誰和她是小兩口啊!”

    “我才不會接納這么喜歡睜眼說瞎話的女人呢。”林有德也有些上頭,嘀咕了一句。

    “你說我睜眼說瞎話?”

    “沒錯,明明你自己也被我的老婆們用新式魔導裝甲打得抱頭鼠……”

    狐貍一手抓著林有德,另一手抓著伊莎貝拉,一下子把他們倆像拎小雞一樣拎起來,用力撞在一起。

    碰撞的同時她發出中氣十足的獅子吼:“夠啦!你們都閉嘴!”

    狐貍這一吼,會場上終于響起陣陣竊笑。

    林有德是完全沒事,但狐貍這一下力道其實非常大,伊莎貝拉一副被撞蒙了的表情,以至于眼神都有些恍惚,狐貍把他倆放下的時候,伊莎貝拉竟然有些站不穩,林有德趕忙伸手扶了她一把。

    “現在罰你們倆給大家跳支舞,作為打斷了大家最后的興致的補償。”狐貍說著退后一步,雙手抱胸,一副不容置疑的模樣,“說吧,跳什么,麻利的。”

    林有德看著伊莎貝拉,這一次他目光造訪了伊莎貝拉的胸部,然后他說:“來探戈吧,我喜歡火熱一點的。”

    伊莎貝拉挑了挑眉毛,顯然意識到林有德在打什么鬼主意,但她還沒開口林有德就激將道:“女王陛下該不會玩不來探戈吧?”

    “怎么可能!”伊莎貝拉昂起下巴,“我為了能勝任女王的職責,接受過的訓練遠超你的想象,為了全世界的上流社會交流,我可是在真正的探戈大師門下學習了好幾年。”

    “那就來吧~”

    林有德說罷就學著記憶里《聞香識女人》阿爾帕西諾的樣子,摟住伊莎貝拉的身體,擺好姿勢。這和交誼舞可不同,探戈在前奏的時候兩人幾乎身體貼著身體,接觸比跳圓舞曲的時候要緊密多了。林有德從胸部開始往下的身體都能清晰的感受到伊莎貝拉的存在,他可以感受到女孩胸部輕微的起伏,感受到女孩腹部因為處于預備狀態而收緊了肌肉,而時不時碰到一起的大腿則提醒著林有德,兩人的腳步稍微不同步一丁點就會出洋相。

    悠揚的小提琴聲響起,林有德邁開腳步,和伊莎貝拉一起隨著樂曲的節奏慢慢起舞,仿佛閑庭信步一般。兩人的腳雖然貼在一起,但卻完全沒有發生悲劇,同步性簡直一等一的棒。

    林有德清楚的聽見伊莎貝拉在深呼吸,似乎是在為之后熱烈的舞步做準備,至于林有德自己,他有外掛所以什么都不擔心。

    這時候,鋼琴的聲音加入進來,以此為信號,伊莎貝拉的身體忽然向外滾動起來,林有德也呼應著她的動作伸開手臂,女孩轉動著,一直轉到兩人拉在一起的手臂繃直,緊接著就像觸發了彈簧一般滾回林有德的懷中,整個過程中她的裙子飛散開來,仿佛綻放的艷麗花朵。

    收回伊莎貝拉之后兩人以和剛才閑庭信步截然不同的剛勁舞步轉折圈子,還搭配步調一致的甩頭動作,待到鋼琴再次發出強音的瞬間,伊莎貝拉再次從林有德的懷中滾出,華麗的裙擺再次綻放。

    收回伊莎貝拉的瞬間,林有德托著她的腰部將她輕輕托起——這個年代歐洲大陸的探戈一般沒這個動作,阿根廷人才這樣玩,但伊莎貝拉反應很快,立刻抬起右腿膝蓋彎曲,做出飛躍的動作。

    林有德放下伊莎貝拉的瞬間,她也即興發揮,身體直接向后仰倒,原本彎著的右腿直接向上踢出,大腿高高的揚起,被掀起的裙擺下面露出層層疊疊的荷葉邊與襯裙。

    林有德也行云流水配合伊莎貝拉的動作,仿佛他們根本就商量好了、排練了無數次一般,他右手在伊莎貝拉背后承擔著女孩大半的體重,同時雙腿岔開維持重心,身體側向前俯下,完全貼合女孩后仰的上身,臉直接埋入伊莎貝拉的胸脯。

    林有德還來不及感受胸部的觸感,身體就再次隨著音樂的節拍動作,他直起腰,拉起伊莎貝拉,兩人的手剛剛握到一起就想上抬起,女孩向陀螺一樣原地轉了兩圈。

    緊接著兩人恢復抱在一起的姿勢,再次踩著音樂的節拍走出步調完全一致的舞步。

    探戈的舞步要求腰部以下兩人的身體緊密貼合,稍有一個不協調就百分百要出大洋相,尤其是現在兩人的步伐都相當有力的情況下。

    但如果兩人配合默契,就會非常的賞心悅目——僅僅是看兩人一起輾轉騰挪就能感受到屬于舞蹈的美艷。

    這個時候,舞曲的間奏結束。這首舞曲并非出自林有德之手,因為在林有德想起來要抄襲它的時候,它已經在1935年被創作出來了。

    鋼琴再次加入演奏,兩人的動作也隨之激烈起來,這一次兩人大概是有了上次配合的基礎,動作完全放開了。

    整個露天舞池都能感受到兩人釋放出的熱量,而那大膽的動作讓許多本來就依偎在一起的男女更加緊密的貼近對方的身體。

    終于,舞曲到了最后,兩人以一個**的定型,踩著曲子最后一個音符結束了舞蹈。

    一秒鐘的寂靜后,整個舞池里響起了熱烈的掌聲,還有高高低低的叫好和口哨聲。

    林有德從伊莎貝拉的胸前直起腰,他看了眼周圍,隨后對伊莎貝拉露出笑容。

    伊莎貝拉也在笑,她的胸脯劇烈的起伏著,裸露的前胸上布滿了汗水,這讓她的肌膚比往常更加剔透誘人——配合著規律的起伏,伊莎貝拉的胸部此時對男人的誘惑力增加了百分之三百。

    不過林有德的目光卻留在伊莎貝拉的笑容上,根本沒有往下移動。

    少女顯然也跳得很盡興,笑容里沒有半點造作,從里到外都透著愉快。

    她也看著林有德,眼睛里也寫著笑意——

    ——就在這個瞬間,伊莎貝拉反應過來了,她刷的一下收起笑臉,然后甩了林有德一巴掌。

    “笑什么啊!強迫我跳這種這么不害臊的舞,你這人最差勁了!”

    說完伊莎貝拉重重的“哼”了一聲,轉身就要往舞池外面走,結果卻一個趔趄差點沒摔倒。

    她氣呼呼的掀起裙子,兩下把腳上的高跟鞋給甩了,然后提著裙擺就快步離開了舞池。

    林有德捂著腮幫子,看了眼狐貍,狐貍聳聳肩,馬上轉身往伊莎貝拉離開的方向追過去。

    林有德又回頭看了眼戰俘們,結果發現戰俘和站崗的德軍士兵都用幾乎一樣的表情瞅著他。

    “呃,這個嘛……太不好意思了,最后讓大家見笑了。”林有德說著臉頰有些發燙。

    這時候俘虜中有人喊:“我支持你泡女王!”

    一時間,俘虜們都回頭看著說話人的方向。

    “總比讓那些貴族少爺拱了好吧?”說話人又來了一句,這一次他獲得了大家熱烈的響應。

    “對!”

    “沒錯!”

    “好白菜不能讓那些蠢豬拱了!”

    “要拱也得聰明的豬來拱!”

    看起來,英國的貴族少爺們,都很不得民心呢。

    林有德不由得看了舞池角落里自己形成一個小圈子的英**官們——這幫真正的貴族少爺們表情都十分的難看。

    (四千字大章,繼續求月票啊~)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