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二戰不可能這么萌 > 正文 第401章 401 畢竟三比零
?    林有德相當的驚訝,雖然狐貍多次告訴他夏莉其實有野心也有手段,但面對夏莉這看似不經意的攤牌,林有德還是驚得有些合不攏嘴。

    然后喔醬就把蛋糕直接塞進林有德的嘴里。

    林有德覺得這種時候嘴里被塞一塊蛋糕簡直巨囧無比,但喔醬肯定沒有什么壞心思,她只是不懂人類社會那些復雜的規范而已。

    林有德只好把蛋糕嚼了嚼吞下去,才對夏莉說:“難不成你想要法國的統治權外加無憂宮的床位?”

    夏莉笑了笑,馬上表情一變。

    “您真的不打算自己再試著開個價么?只要能貼近我的需求,那么就算有些微的差池我也會考慮接受哦。”

    言下之意就是我自己開價就沒得講了。

    當然也不是真的沒得講,談判嘛,互相咋呼,玩的就是虛張聲勢。

    林有德對夏莉一咧嘴:“好說,我控制的哪塊地你指就好了,波斯灣的油田分你一半怎么樣?”

    某人很清楚波斯灣到底有多少油田,也知道位置在哪兒,到時候分地的時候把油少的地方分給法國就是了。

    夏莉看著林有德,一副失望的表情,她輕輕搖了搖頭說:“我對那些不感興趣。油也好,鐵礦也罷,這些東西要轉換成硬實力需要很多的時間,您在波斯灣發現大油田之后,不也暫時停止了勘探,專心建設已經挖出來的這些高產井么?”

    林有德在波斯灣的勘探確實已經放緩,因為其他油田就算找到了他們也暫時沒有能力去開發和防守,還不如先集中力量把巴士拉附近的油田拿穩了,把兩河流域的種田大業種起來。等兩河滿地中國人有兵源有武器產能可以深入沙漠掃平阿拉伯人的時候,再去把其他油田挖出來。

    夏莉顯然很清楚這一點,她知道自己就算從林有德那里分到某些地方的勘探權和開采權,她也暫時抽不出力量全力以赴的開采這些油田,而且就算開采出來了,那地方周圍都是移民過去的中國人,你油井和煉油廠肯定都得雇傭中國工人,等于還是被林有德掌控著。

    夏莉頓了頓,繼續說道:“我關心的是近在咫尺的利益。繼續繞彎子沒什么意義,我就直說了吧,我希望在未來的人類革新同盟領導機關中,法國擁有和德國一樣多的票數。”

    林有德咂了咂嘴。

    由于革新同盟剛建立,英國人就打上門來了,所以籌建同盟領導機關這事兒被無限期推后,現在只有一個沒有任何實權的同盟軍司令部作為名義上的同盟戰爭指揮機關。實際上同盟軍司令部根本調不動任何一國的軍隊,司令部里的同盟成員國軍官實際上都是軍事觀察員,是來考察德國是不是有足夠的實力挑起同盟的大旗的。

    但是,戰爭如果以德國勝利或者英德媾和作為結局的話,將來是肯定要成立同盟領導機關。夏莉這個要求就是奔著這個未來的領導機構來到。

    她這是想要讓林有德同意把這個組織從德國一國主導變成德法兩國主導。

    看林有德沒說話,夏莉接著說:“而我個人,希望能擔任同盟的副領袖,而且是永久的。”

    林有德盯著夏莉的臉蛋,臉上的笑容稍微有些無奈。

    “我以為狐貍跟我說你很有野心是在瞎說,現在看來我的首席情報官在這方面掌握的情報還是很準確的嘛。”林有德稍微換了個姿勢,身體往前靠了靠,“好吧,這個要求我同意了,前提是戰爭不能是媾和,而必須要以德國——不,以同盟的勝利告終。另外我還有一個附加條件,那就是在戰后,你成為同盟副領袖之后,每個月必須有一周時間在無憂宮度過。”

    夏莉笑了。

    “您對自己的魅力還真有信心啊。好吧,這個要求可以接受,畢竟成為同盟副領袖之后,確實會有一些不得不前往同盟總部所在地處理的問題。”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已經決定倒向我們了?”

    “不,”夏莉維持著笑容,輕輕搖了搖頭,“現在只是您的出價暫時比較高而已,下午我和伊莎貝拉和下午茶的時候,會看看她有沒有更高的價碼。”

    “我也直接坦白的告訴你好了,我沒有更高的價碼可以開了。”

    “不,您有。您可以在滿足我上面的要求的同時,在波斯灣割一塊油田給我。”

    林有德也笑瞇瞇的回應夏莉的笑容,用仿佛在討論什么愉快的事情的輕松語調說:“那作為交換,您必須為我懷一個女兒,在您懷孕期間必須呆在波茨坦,生下的孩子由我們撫養。當然,如果是男孩您必須繼續生,直到給我一個女孩為止。”

    “您就對我的身體這么垂涎三尺嗎?”

    “當然,再見識過您的美麗與聰慧之后,我認為您作為母體無可挑剔,一定能生出強大的女兒來。”

    林有德話音落下后,餐廳里迎來了短暫的沉默,隨后兩人一起大笑——兩人的笑聲都一股皮笑肉不笑的味道,讓具備天然直覺的喔醬皺起眉頭,警覺的來回看著兩人。

    夏莉首先收住笑聲。

    “聽說,您的三女兒,也是神姬?”

    “是的,有翅膀和尾巴。”林有德沒直說是惡魔的翅膀和尾巴,“實際上,我還要告訴您,我的大女兒伊瑟拉也是神姬,只是和一般的神姬不一樣,屬于神姬中比較特殊的,所以神姬檢測才測不出來。”

    “是這樣嗎?”夏莉不懷好意的盯著林有德,“真是這樣的話,我現在就應該綁架您。”

    “您不會的,那樣會讓您同時成為英國和德國的敵人。”林有德頓了頓,補了一句,“況且我覺得,我在您那里獲得的印象分并不低,您不希望永遠失去和我成為朋友甚至朋友以上的關系的可能性。”

    “您的自我感覺實在良好到讓我震驚的地步呢。”說罷夏莉站起來,“就到此為止吧,我已經充分了解了您的價碼,在做出決定之后,我會第一時間通知您的。在那之前,請您在里爾隨便找點事情打發時間。我們里爾有不少不錯的餐廳,歌劇院的劇團水平也很棒,現在他們為了穩定群眾的情緒,正在進行露天公演,您可以到歌劇院門前廣場上好好享受一下我國傳統藝術的魅力。”

    “謝謝你的建議。”

    林有德說完后,目送夏莉離開了餐廳。

    這時候夏莉的管家進來,畢恭畢敬的對林有德說:“林先生,如果您已經吃好了,請您移步旁邊客廳,我們必須得收拾餐廳了。”

    “好的,沒問題。我可是窮苦人的精神領袖,不會和窮苦人作對的。”

    林有德刻意這樣說完,就站起來向大門走去,喔醬趕忙把剛剛從背包里拿出來的面包放回背包里,跟著林有德跑了出去。

    **

    伊莎貝拉氣鼓鼓的沖進自己在里爾的臨時住所的客廳,一屁股坐進沙發里,很沒有淑女風度的把腳上的鞋子一踢甩下,翹起二郎腿。

    “氣死我了!那個混蛋竟然這么厚顏無恥的就跑出來了!”

    伊莎貝拉咬著牙,嘴唇都被咬白了。

    “我遲早要讓你那張該死的臉上露出吃癟的表情!”

    她的話音剛落,她的老管家就走進客廳,畢恭畢敬的報告道:“陛下,倫敦要求我們立刻返回。”

    “是發生了什么事情嗎?”

    “不,沒有收到這樣的風聲。”

    “那就是丘吉爾他們知道林有德也過來了,”伊莎貝拉皺著眉頭,不高興的說,“他們這幫混蛋,嘴上不說,骨子里都覺得我和林有德有一腿!男人們不管表現得多紳士,骨子里都是一樣的!”

    因為同樣是男人而躺槍的老管家無動于衷,繼續用公事公辦的口吻請示伊莎貝拉:“那么,我們應該如何回應倫敦方面呢?”

    “就說我的形成依然不變。順便提醒他們,在林有德親自過來的情況下,我跑回倫敦去就是在把夏莉往林有德那邊推!昨晚我和她會談的時候就感受到了,她知道自己必須選邊站了,而且更傾向于人類革新同盟。

    “小時候我就知道她是個野心家,她在林有德身上看到了機會。她現在還沒立刻答復林有德,最大的原因就是我在這里,我和她從小就認識,可以算是閨蜜,和我聯手干翻德國的話,她就可以憑著閨蜜加協助者的身份收獲大量的利益。你明白么,我只要走了,夏莉立刻就會倒向德國!”

    “明白了,我會用電報告訴倫敦您繼續按照原定計劃行動。”

    伊莎貝拉點了點頭,隨后說:“在夏莉來之前別讓人打擾我。我要休息一下,思考下對策。”

    “是。”

    說完管家向伊莎貝拉微微鞠躬,緩緩退出房間。

    伊莎貝拉長嘆一口氣,然后把另一只腳上的鞋子也踢掉,一轉身躺在沙發上——她的禮儀老師看到她這個姿勢肯定會發瘋的,但現在伊莎貝拉啥也不相管了。

    “該死的林有德,”她忽然說,“魔導技術哪家強?明明是我們英國!你去德國這上次大戰的戰敗國留什么學……”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