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二戰不可能這么萌 > 正文 第340章 340 口水戰和涌動的暗流
?    克里斯蒂娜死去的第三天,歐洲其他國家才得到比較靠譜的消息,確定法國發生的事情只是第一執政在戰場殞命。

    在這之前他們和夏莉一樣,不得不面對各種離奇的傳言,經受一輪又一輪的驚嚇。

    荷蘭與丹麥立刻通電表示哀悼,但是措辭和英國的通電相比有極大的不同,看起來只是作為朋友對一個老友記的離去表示遺憾什么的,譴責德國的內容根本一點都找不到。

    這也正常,不管換了誰,也不會在鄰居剛剛展示完自己新打造的大砍刀之后故意去招惹鄰居。

    隨后北歐諸國也做了差不多的表示,他們可能覺得沒有神姬的自己光靠森林里的妖精們擋不住德國的最新技術,所以在哀悼完克里斯蒂娜之后,馬上向德國拋來了橄欖枝,表示愿意和德國一起共同對抗窺竊歐洲的俄羅斯帝國。

    而俄羅斯帝國方面的反應和英國差不多,都是義正詞嚴的指責了德國粗暴干涉他國內政,而且鋼鐵姬還發表了廣播講話,將德國形容為“歐洲的混亂之源”,“散播戰亂的瘟神”。

    她把德意志共和國建立后,和德國有關的戰亂列了一遍:奧匈帝國和塞爾維亞的戰爭背后有德國搖旗吶喊,德國還向塞爾維亞提供了部分武器;奧匈帝國內亂中叛黨的武器都是德國造;土耳其內亂是因為德國散播的泛人類主義,現在塞爾維亞也處于動亂中原因是因為德國需要貝爾格萊德來保證他們通往中東殖民地巴士拉的鐵路。

    列完這些之后鋼鐵姬高呼“泛人類主義就是瘟疫,不加以剿滅之它勢必會毀滅現在的世界”。

    俄國的廣播系統反復播放鋼鐵姬的講話,只要在俄國境內,打開收音機聽到的就是鋼鐵姬那慷慨激昂的聲音。

    鋼鐵姬講話開始播出后幾個小時,林有德就親自發表廣播講話反駁鋼鐵姬。

    林有德指出俄國也同樣在撒播戰亂的種子,塞爾維亞對奧匈宣戰俄國出力比德國更多,土耳其俄國參戰比德國更早,他們也搶到了大片的土地,而德國根本連一塊土地都沒要;至于現在塞爾維亞的動亂,只是因為俄國殘酷剝削塞爾維亞人民,導致塞爾維亞人民起來反抗,NERV總部只是出于道義幫助塞爾維亞人獲得真正的獨立。

    緊接著林有德話鋒一轉,開始指責俄國占領了他的祖國中國大片的土地,用野蠻的手段趕走土地上的原住民,還瘋狂屠殺那些不愿意走的人。

    隨后林有德歷數鋼鐵姬上臺之后的暴政,繪聲繪色的形容了俄國國內剛剛發生沒多久的大清洗,聲稱和鋼鐵姬的暴行相比,只是把人送進勞動營的自己簡直太仁慈了。

    林有德在演說的末尾得出結論,聲稱俄國是這個世界上最殘暴的國家,是蟄伏在北方的惡魔。

    口水戰眼看著就升級了,可以預計接下來一周內德國和俄國的口水戰將會很大程度上搶走法國內戰的風頭,成為國際的新關注點。

    而口水戰的升級讓波蘭政府坐立難安:尼瑪,要兩個大國說不攏決定上演全武行,它波蘭就正好被夾在中間啊!

    不過,讓波蘭政府高懸的小心臟稍微松了口氣的是,這次亮裝備展示實力的是德國,如果是俄國,那估計波蘭政府的高官們穿尿不濕都不靈了。

    就這樣,整個歐洲都在德國展現的實力面前動搖了,對于這個情況最不爽的大概就是在梵蒂岡的教皇國了。

    **

    異端審判庭的幾位樞機大主教齊聚地下的會議廳,每個人都表情嚴肅。

    “雖然還沒有收到出訪的克里大主教的消息,”坐在右側第一順位上的紅衣主教沉聲道,“但從現在的局勢來看,讓北歐各國組成反德意志聯盟的努力將告失敗。”

    “這群偽信者,僅僅這樣就背棄了他們的信仰!”右邊末席的紅衣主教狠狠的拍了下桌面。

    沒有人理會他的憤怒。因為在座的人都知道,信仰從來都不管用,歷史上不少有著虔誠信仰的國家卻很多年沒有誕生神姬,最終走向衰亡。世界早就進入靠實力說話的年代了,教廷要組成反德意志的同盟,本來就只能依靠實力和各種威逼利誘——其中主要是利誘。

    本來北歐諸國在俄國牽頭成立泛斯拉夫聯盟來針對德國的情況下,很可能會押寶俄國取勝,進而組成北歐聯盟來分一杯羹。要知道瑞典和挪威的主體民族也屬于日耳曼民族的分支,遠在三十年戰爭年代,本來和戰爭無關的瑞典,就是借口自己也有日耳曼血統而出兵幫助當時處于劣勢的德意志新教諸侯國,從而一腳插進德意志諸邦——最終瑞典和法國聯合起來,把同樣有著日耳曼血統的哈布斯堡王朝給打出了德意志諸邦的范圍。

    所以北歐諸國沒理由不再來一次,現在的德國工業經濟都如此強大,能分到哪怕一個省份,都能極大的增強北歐諸國的實力。而只要借著名為“俄國人”的東風,這個目標看起來并不難實現。

    但現在情況發生了變化,德國展示了新武器,所有的國家都必然會重新審視之前的決定。北歐諸國重新審視的結果已經通過他們的通電和聲明體現出來了。

    “說不定這些國家會倒向泛人類主義,我們在北歐的努力已經失敗了。”坐在左側第一順位的紅衣大主教用低沉的聲音慢條斯理的說道,“接下來,我們應該將主要的精力轉向法國,全力以赴讓法國現政府贏得這場內戰。”

    “沒錯,”右側第一順位接過話茬,“好在英國政府已經表明了態度,雖然英國國教并不受我們直接控制,但英國國教的主教們和我們的關系都挺好。他們恐怕會比東正教的主教們更加樂意配合我們的行動。”

    這番話立刻得到了在場大多數大主教的贊同。

    就在這時候,坐在正中央主位上的華袍老者咳嗽了一聲,這咳嗽立刻壓住了場上所有的竊竊私語,并且讓每一名老頭的目光都轉向他。

    “光是這樣不夠。”老頭一板一眼的說,“這樣不夠。我們必須敦促俄國盡快從東線發動攻擊,迫使德國兩線作戰,首尾不能相顧,只有這樣才能達成我們的目的,剿滅泛人類主義的溫床,消滅惡魔林有德。”

    “但是,鋼鐵姬恐怕不會那么爽快的受我們擺布……”主教中有人十分擔心的說道。

    “她不是蠢貨,絕對看得出來在這時候進攻最容易打敗德國,而放任德國繼續發展,勝利的希望就會一點點的減少。”說著老人又咳嗽起來,劇烈的咳嗽持續了一分鐘之久,簡直讓人懷疑老者會不會把他的整個肺都咳出來,終于穩定下來后,老者喝了口水,繼續說道,“而鋼鐵姬最擔心的就是自己的戰爭物資供應,我們只要幫她解決了這個問題,不用我們去說服她,她自己就會用皮鞭抽打著自己的將軍們,讓他們盡快進攻德國。”

    “可我們要如何解決鋼鐵姬的物資供應呢?靠英國么?英國人估計會漫天要價,我們可拿不出錢來給英國人,估計俄國也夠嗆……”坐在右側第一順位的大主教再次發聲。

    “英國不行,”中央位的老人搖搖頭,“他們光是支持法國政府就用盡全力了,要達到目的,我們必須把美利堅拖下水。”

    “我明白了,”左側第一順位說,“我們一方面促使英國全力以赴幫助法國政府,盡可能的延長西線戰事持續的時間,甚至可以試著引誘英國政府參戰;另一方面,派出代表團去美國展開游說,以求美國能以比較合理的價碼向俄國提供戰爭物資。”

    “就是如此。”中央位的老者頓了頓,“不過,英國參戰應該放在首位來考慮,只要英國參戰了,西線戰事在短時間內就結束不了。為此我們可以做點什么,給英國人的屁股上點把火。”

    說著中央位的老者將目光投向一直隱藏在房間角落陰影中的大主教。

    “我想這種時候,就該你們第十三教會出馬了,我記得,你在幾十年前,就想要和英國的情報機關一較高下了。”

    “當然,”陰影中的主教一開口,那副玩世不恭的口吻就把他和在座的老人們區別開來,“可是你要我們做什么呢,方濟各閣下。我們是清道夫,只擅長暗殺,如果你覺得暗殺一個英國神姬然后把它嫁禍給德國人可以讓英國人參戰,我們當然愿意去勒死一個英國姑娘然后在旁邊丟下一份德語傳單。可我必須提醒您,方濟各閣下,只有在英國人想要和德國開戰的時候,這種做法才可行,那會給他們提供一個極好的借口。可我覺得現在的英國似乎不太想和德國開戰的樣子。”

    “你們可以設計一場針對溫斯頓丘吉爾的暗殺,然后嫁禍給現在英國政府的主要人物。”中央位的老者的聲音依然一成不變,穩如磐石,“比如嫁禍給張伯倫,然后張伯倫會灰溜溜的下臺,而據我得到的線報,最近英國女王對溫斯頓丘吉爾的意見有越來越重視的傾向,我想,‘僥幸’逃過一劫的丘吉爾爵士會得到一個絕佳的上位機會。”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