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二戰不可能這么萌 > 正文 第331章 331 說好的第一更
?    法國城市里昂,一幢臨街的小房子里,一名工人打扮的中年人正用他那強壯的大手敲打著桌面,對坐在桌子另一端的知識分子打扮的人高聲說道“皮埃爾,你不能赴約,之前我們好幾個同志在里昂失蹤了,肯定就是這幫人搗的鬼!他們可是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和克里斯蒂娜是一丘之貉!”

    “我知道,”皮埃爾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但現在情況變了,他們不僅僅需要NERV在各地的支部幫他們組織人民,還需要我們法國總支來和波茨坦總部取得聯絡,獲得支援。”

    “可我們不需要他們!我們自己就可以拯救法國!現在和當年大革命的時代已經不一樣了,我們不能再允許神姬們竊取革命的果實了!”

    皮埃爾看著工人,口氣稍微嚴厲了一些:“清醒一點,莫里斯同志,泛人類主義確實倡導由普通人接管世界,但至少以目前的科技水平,要用普通人來對抗神姬代價實在太大了,尤其是在斗爭進入武裝斗爭階段的時候。”

    “我們可以要求波茨坦總部的支持……”

    “總部當然會給我們支持,我絲毫沒有懷疑這點,但是你要知道,總部現在也沒有多少神姬,就算康拉德小姐沒有像外界猜測的那樣懷孕,總部也最多派出兩到三名神姬而已,加上反對派家族的神姬才能逆轉法國的神姬力量對比。莫里斯,我們需要那三個家族的神姬,這個邀請值得我冒險赴約,相信我。”

    莫里斯沉默了。

    也難怪莫里斯會這么反對皮埃爾去會見三家族,自從三家族公開反對克里斯蒂娜要求進行政府改革,他們就表現出踢開NERV總支單獨干的傾向。他們似乎不介意NERV的基層支部幫助他們發動群眾,但在這之上他們試著利用神姬在群眾中的號召力,來建立自己的領導機關——法蘭西革命議會。

    這一套本不應該起作用,但三家宣布反對克里斯蒂娜之后,NERV法國總支部的好幾位有巨大影響力的領導人神秘失蹤,使得總支部不得不轉入地下活動,與基層的聯絡因而受到影響,無法掌控全局。

    不過總支部一直在試圖恢復和各地的接觸,號召大家不要被反對派家族所迷惑。

    但是法國國內的中產階級和個體小生產者都不是堅定的泛人類主義者,而法國農民雖然受泛人類主義影響較大,但他們由于自己有土地,對城市里的斗爭誰領導也不是十分關心。

    只有工人無產者、城市底層階級以及知識分子中比較進步的那一批人是堅定的泛人類主義支持者,可偏偏這些人大部分分布在法國北部和西部沿海工業城市,而現在和巴黎政府決裂的法國城市則主要在南方和東方。

    這各種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就是,法蘭西革命議會現在擁有了部分本來應該屬于法國NERV總支部的控制力。

    再過一段時間可能他們就要獲得整個法國內戰的領導權了。

    只可惜巴黎方面先下手為強。

    NERV法國總支部抓住機會下令還受到自己控制的幾個城市立刻起事,不給法蘭西革命議會改變主意和巴黎媾和的機會。

    于是法蘭西革命議會以及他們背后的反對派三家族就處于騎虎難下的狀態了。

    “我們必須要利用他們這種騎虎難下的狀態,”皮埃爾知道自己不需要跟莫里斯說太多,因為他肯定也很清楚現在的局勢,只是不能接受身為總書記的皮埃爾單身赴險而已,“如果我不去,他們可能就會覺得沒有勝利的希望,轉而和巴黎方面妥協。雖然因為我們的行動,巴黎方面會提高媾和的價碼,但對反對派來說,巴黎的價碼再高,也比自取滅亡要來得劃算。所以我們必須給反對派希望,這個希望現在就是來自總部的支援。”

    莫里斯盯著皮埃爾,終于點了點頭:“好吧,我跟你一起去。”

    “不行,如果我出事了,你要負責繼續領導法國總支。在我出發之后現在和我聯絡的一套機制全部作廢,啟用第二套機制。當然,我的假牙里有毒囊,但我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咬破它——可能對方會先把我打暈。所以為了防止我受不住嚴刑拷打,你在我出事后應該立刻去建立一套我不知道的聯絡機制,然后放棄我們的備用機制,懂嗎?”

    莫里斯咬了咬嘴唇。

    “好吧,我的朋友,如果你真的出事了,我保證會率領大家把那些反動分子全都干掉,為你報仇。”

    “我毫不懷疑你能做到這一點,莫里斯,這也是我指定你成為我的繼任者的原因。”皮埃爾笑了,“那么,事情就這樣定了,我出發了。”

    皮埃爾站起來,摘下眼鏡,臉上的表情充滿了無所畏懼的豪氣。

    **

    波茨坦。

    “所以反對派終于向我們求援了啊。”林有德放下從法國送來的狀況速報,“這下我們的計劃要做大改動。這樣一來以法國總支為主導建立新法國的方案就變得可行了。”

    “這些人在贏得戰爭之后,一定會開始密謀奪取勝利的果實。”薇歐拉一副已經看透了一切的口氣,“他們總是這樣。”

    林有德對薇歐拉笑了笑:“在這種情況下,勝利初期他們不敢有什么動作的。他們至少會等到把克里斯蒂娜派系的殘存力量都清掃得差不多的時候,才開始行動。”

    “或者他們會直接和這些殘存力量勾結在一起。”薇歐拉一副厭惡的口吻。

    “那就是戰勝后的事情了,那時候法國總支在人民中的號召力應該不低,他們不管有什么行動都不能明著來,不然就等于把自己推向人民的對立面。只要他們不能公開使用武力,神姬在戰斗力方面的優勢就體現不出來,法國總支的人就可以在比較公平的情況下和他們進行斗爭。如果最終總支的人沒能斗過這些投機者,讓他們竊取了政權,”林有德聳聳肩,“那時候就再做打算好了。當然我們會給他們提供支援,竭盡全力避免這種狀況發生。”

    薇歐拉嘆了口氣。

    “也只能這樣了。不過現在我們得先考慮如何幫助法國人贏得戰爭,這一次克里斯蒂娜從原本打算背叛自己的資本家那里獲得了資源,她有足夠的能力調動控制在自己手里的法軍,她可以用常規部隊向里昂方面施壓,按部就班的贏得戰爭。”

    “關于這點,”林有德翻了翻自己面前的文件,但卻沒找到自己想找的東西,于是他聳了聳肩,繼續對薇歐拉說,“我想我們可以先讓國際航空隊中的法國籍飛行員回國,我記得他們足足有數百人呢。只要他們帶著裝備飛回法國去,里昂方面立刻就會擁有一支經歷過實戰的高水準空軍。我想這應該能在一定程度上減輕前線的壓力。在空軍拖延敵方進軍速度的時候,我們將盡可能的武裝工人赤衛軍。反對派在兵源方面比法國政府要強大太多了,只要我們保證武器和彈藥的供給,工人赤衛軍就會源源不斷的開向戰場。戰場的局面會隨著越來越多的赤衛軍投入戰斗而發生改變,就像德國內戰的時候那樣。”

    “可是法國并沒有像你這樣精通使用常規部隊進行穿插滲透戰法的指揮官,”薇歐拉盯著林有德的臉,“他們說不定會像上次大戰時那樣,讓常規部隊以波狀攻擊去進攻敵人堅固設防的陣地,他們可沒有謹慎使用兵力這種概念,也絕不會在作戰條例小冊子的扉頁上寫上‘好的指揮官會帶領士兵贏得勝利,更會把士兵們帶回家’這樣的口號。”

    “隨便啦,”林有德看起來毫不在意,“別人家的孩子死不完,法國指揮官愿意浪費法國士兵和工人的生命,那就讓他們浪費好了,只要最終結果符合我們的預期,那就沒問題。”

    林有德剛說完,狐貍就推門進入辦公室。

    “又怎么了?”林有德挑了挑眉毛,他的右眼皮開始跳個不停。

    這些天奧丁之眼正全負荷運作,狐貍也忙得脫不開身,以至于林有德不得不拜托奧地利的另一名神姬特蕾西亞從維也納過來負責照看和保護孕期中的茜茜——特蕾西亞答應了林有德的要求,但條件是她和茜茜要搬進無憂宮的別館,林有德探望之前要先通知特蕾西亞回避。

    看來這位特蕾西亞是堅信林有德擁有泡到他看上的每個神姬的能力,正竭力避免自己被泡。

    而忙到這種程度的狐貍,出現在林有德的辦公室里絕對不會是專程來拉家常賣萌的。

    “克里斯蒂娜離開巴黎了。”狐貍開門見山直奔主題,“一同離開的還有克里斯蒂娜派系的其他神姬,甚至包括留法的德國神姬。負責維護神姬用魔導裝甲的魔導技師團隊也隨同她們一起離開,同時巴黎附近的幾個精銳的法軍師也被調走了。所有的跡象都表明他們在向里昂移動。”

    林有德半張著嘴巴,盯著狐貍:“這情報確認過了?”

    “沒確認過我可不會來向你報告,”狐貍的表情超乎想象的嚴肅,“看起來克里斯蒂娜已經認識到,采用上次大戰中形成的常規作戰思路在面對你的時候會吃大虧,她顯然是準備利用神姬數量的優勢速戰速決,不給你實踐你的戰爭理論的機會。”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