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二戰不可能這么萌 > 正文 第315章 315 中秋節快樂
?    幾天后林有德給自己的妹子們看了張草圖。

    “所以你就把這新武器設計成了一個錘子?”狐貍一副很想笑的模樣,“讓我們揮舞著錘子上戰場么?”

    “這有什么不行,”林有德聳了聳肩,“這樣在近戰格斗中攻擊距離不夠的缺陷就能得到彌補,而錘子頭部有足夠的空間可以安裝光劍本體和散熱機構,可以保證光劍長時間運轉。這樣還有欺騙性,想像一下第一次面對這種武器的敵方神姬錯估攻擊距離的情況吧,明明已經躲開了,卻猛然發現自己的身體被切成兩半,想想敵人那錯愕的臉吧。”

    狐貍眼睛看向天花板,片刻之后她大笑道:“哦,好像很不錯的樣子,我都有點期待了。”

    “現在唯一的問題是,”薇歐拉皺著眉頭,“我們都沒有接受過使用長柄武器的訓練。”

    “我接受過呀,”狐貍看著薇歐拉,手比了個V字,“我在瀛洲接受的可是正統的戰巫女訓練,薙刀和弓箭我都玩得很溜。”

    林有德想了想,確實自己弄出來這個假錘子實際上更像是薙刀——準確的說,是脖子腫起來的薙刀。

    薇歐拉嘆了口氣說:“那么這個東西給你用就好了,我的還是把裝備藏在魔導裝甲的手臂上好了,在用正常的實體劍和人近戰的時候突然啟動這東西感覺效果也會不錯。另外,近戰中使用沖撞攻擊也很常見,所以其實可以安裝在經常進行沖撞的肩膀部分下方,這樣沖撞的沖擊力并不會直接作用在裝置上面造成破壞,又能在距離敵人足夠近的地方啟動。”

    這個時空的神姬用魔導裝甲在經歷過上次大戰之后,普遍都加強了肩部的結構強度,正是因為大家都發現在激烈的神姬搏斗中使用肩部沖撞敵機是相當常見的戰法。

    林有德想了想,覺得薇歐拉說得也挺對的。

    “不過,不管我們怎么設計,當敵人知道我們有這種武器之后他們就會有所防范,這種武器攻擊距離近的缺陷就會體現出來。所謂一寸短一寸險,就是這個意思。”林有德說著低頭看了看手里的“錘子”,“從這個角度看,我還是覺得這個方案最穩妥。”

    薇歐拉過來拍了拍林有德的肩膀:“你就放心好了,我們都是經歷過戰陣的神姬,而且平時都會抽時間出來鍛煉,所以近身肉搏的時候我們吃不了虧的,這新裝備不管以什么形式交給我們,都只會錦上添花,增加我們在戰場上的優勢,你的擔心其實沒太大必要。”

    薇歐拉說完,茜茜就點頭贊同道:“我也覺得不需要太過刻意去思考如何使用新裝備,哪怕只是以佩劍的形式交給我們,那也足以讓我們在作戰中擁有相當的優勢。當然我不反對采取一些會讓敵人措手不及的措施就是了。”

    “既然你們兩個都這么說,那么親愛的這個設計就是我的專屬裝備嘍。”狐貍開心的把林有德手中畫著示意圖的紙給搶走了,“你們誰都別用這個東西啊,說好了啊。”

    **

    中東,特拉維夫。

    又一艘滿載猶太人的船只靠岸了,拎著大包小包的猶太人下了船,看著這個窮酸破舊的港口城市——就這樣一個破城,竟然就是猶太人買下的土地中最大的海岸港口城市了。

    不少猶太移民臉上浮現出失望的神色,但更多人則露出了讓人聯想到落葉歸根這個詞的表情。這塊土地就是猶太文明的家鄉,很久很久以前他們在外族的入侵下失去了這片土地,被迫流落到世界各地,成為和吉普賽人一樣的漂泊民族。現在,他們終于回到了這片土地上。

    大衛之星為主體的旗幟再次飛揚在這片土地上,向世代居住在這里的阿拉伯人宣告這片土地原來的主人回來了,你們這些外來戶該收拾東西滾蛋了。

    猶太人的動作比林有德預料的還要干凈利落。

    第一批抵達的猶太人帶著從林有德那里買來的魔導裝甲,猶太戰姬們直接沖進特拉維夫的阿拉伯人居住區。

    和顧慮國際名聲的林有德不同,猶太人把這些年在歐洲郁積的惡氣都發在了阿拉伯人身上,他們摧毀阿拉伯人的房屋,根本不管里面還有沒有人。他們用魔導裝甲的大手把阿拉伯人抓起來,扔到大路上,然后像趕羊一樣趕著他們往城外走。

    稍有不符就槍彈伺候,無數的阿拉伯人被打死在特拉維夫的街頭,尸體運出城外后堆積了好幾天沒人處理——猶太人們正忙著清點被趕走的阿拉伯人留下的財產,分配原來屬于阿拉伯人的房屋。

    在特拉維夫的歐洲人記錄下這一切,雖然他們從猶太人手中拿到了封口費,但還是有小部分人偷偷把在特拉維夫發生的事情丟給了歐洲的報紙。一些留在這里處理交接事宜的法國官員更是建議法國政府取消交易。

    但現在法國政府正忙著應對國內的經濟危機和騷亂,根本沒空管這些事情,他們需要猶太人的黃金,根本不可能取消這宗交易。

    而派來接收土地的德國官員啟程的時候就得到林有德的告誡,所以都對猶太人的行動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只有英國政府強烈的譴責了猶太人的行徑,同時質疑猶太人的“幫兇”德國政府為什么這個時候卻忘記了一直掛在嘴邊的人道主義。

    對此林有德的回答很直接也很無恥:“我們確實掌握了一些關于當地阿拉伯人強迫婦女進行割禮的證據,割禮是一種完全滅絕人性的可怕習俗,違反了我們一直提倡的人道主義。除此之外,我們沒發現任何其他人道主義災難。”

    那意思再直白不過了:哪有什么屠殺,我們看不見,你有證據那一定是你為了黑我們捏造的。

    其實林有德還準備了一套說辭,一旦自己的機構內部開始有人質疑猶太人在特拉維夫的行為,他就準備把這套說辭丟出來,表示自己和自己的觀察員都是被蒙蔽的,順便指出不久之前猶太人在法國的行動就讓他林有德損失慘重,所以不是他沒發現,而是猶太人坑了他。

    總之一切都不是他林有德和NERV的錯。

    (作者發現,猶太人買的地應該是地中海東岸,之前都寫成了西岸,竟然都沒人指出。另外中秋節作者也想爆發,但被家里抓回去吃團圓飯,不知道要鬧到幾點)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