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二戰不可能這么萌 > 正文 第278章 278 所謂劇情就是要有張有弛呀
?    狐貍抽空擦了擦手上的汗,趕快又握緊了自己機體的操縱裝置。

    戰姬的裝甲有相當一部分沒有安裝取景器,只是設置了肉眼用的觀察窗,狐貍現在駕駛的這臺就是如此——為了增加更多的增幅裝置,這臺英國最新型魔導裝甲的取景器被整個卸下,只剩下觀察窗可用。

    她通過觀察窗看著懸停在遠處的俄國神姬用裝甲。

    “竟然緊張到掌心出汗什么的,真難看。”狐貍低聲自語道,“果然牽掛這種東西,在戰場上就是包袱啊。”

    頭頂上,兩個開著神姬裝甲的家伙已經廝殺起來,夸張的聲光效果,以及不斷落到地面上的“流彈”,都充分展示著戰斗的激烈程度。

    但在低空,另一名俄國人卻絲毫沒有動手的打算。這反而讓狐貍疑神疑鬼起來。

    她關掉了魔導通訊,只留下外部擴音器,然后對眼前的俄軍神姬喊話:“喂,您到底哪位,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我們見過面的,不記得了么。”俄國人倒也配合,直接用擴音器喊話回復道。

    “娜塔莉婭。”狐貍說,“果然是你,你不上來和我戰個痛快么?”

    “沒那個必要,雖然按道理講我現在應該利用裝備上的優勢迅速干掉你,然后和宰相大人一起圍攻那位茜茜小姐,但是,你不會那么容易被干掉,這是其一,其二,我對宰相大人的一意孤行十分不滿,在我看來現在這場戰斗根本沒必要,反正我們不會分出結果,我和你也好,天上仇人相見分外眼紅的兩位也好,誰也不會死,甚至連受傷都不會,打到最后對戰爭的結局也沒有半點影響。”

    “誒,所以你并不打算上去幫忙?有點意外呢。”

    “如果你承諾絕對不會阻止我的話,我當然會上去幫忙,擊殺一名德國的神姬對我們來說還是有點益處的。”

    狐貍沉默了一會兒,才冷笑一聲說道:“你還是打消這樣的念頭吧,我會牢牢的看住你的。雖然茜茜的計劃是她一個人頂住你們兩個人的攻擊,然后我從旁牽制,但我不認同這個方案。”

    “那位小姐確實看起來會把一切都自己扛呢。”說著娜塔莉婭讓自己的魔導裝甲降落到地面上,隨即關閉了飛行元件——這樣能把裝甲對精神力的消耗降到最低。

    狐貍繼續留在空中,警惕的盯著落地的俄國裝甲。

    “你不下來么?”

    俄國人問。

    “我還是呆在空中吧,都在地上作戰的情況下,我這邊受到的限制就太大了。”

    狐貍用的戰姬用裝甲加裝了很多附加的增幅零件,整體重量大幅度增加,在空中機動的時候因為動力也相應增強了,所以影響還不明顯。但一旦暫時關閉飛行元件降落到地上,進行地面作戰,那這增加的重量就會嚴重的制約狐貍的裝甲的作戰能力。

    正因為這樣狐貍才會繼續飛在天空中,寧愿多消耗一點精神力。

    她現在忽然開始擔心,萬一這是娜塔莉婭的計策,目標就是等她白白消耗精神力,尋找機會一擊必殺怎么辦?這種擔心讓她的掌心又出了一層汗。

    狐貍忽然發現,自己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害怕死亡。不想死、想要活著回到女兒和丈夫身邊,這樣的心情攫住了她的心臟。

    她的恩師山本八重曾經跟她說起過戀愛和結婚。當時山本八重說,戀愛和結婚會把人變得堅強、會賦予人勇氣,但同時也會使人變得懦弱。當時的松平千尋并沒有能理解這話的意思,實際上,即使在她成為林有德事實上的配偶,并且生下女兒之后,她也沒能悟透這話的意思。

    直到現在。

    戀愛會賦予人勇氣和毅力,所以自己才會在新得到的職位上拼搏努力,奮勇向前,努力的要把奧丁之眼打造成世界一流的情報組織;但戀愛也會使人變得懦弱,所以自己才會在此時此刻緊張得手心里滿是汗跡。

    至此松平千尋終于弄懂了恩師的教誨,而她的恩師已經駕鶴西游很久了。

    狐貍深呼吸,汗水濕透了她的衣服,讓布料緊緊的貼在她的胸脯上。還好出擊前她刻意脫掉了束胸,不然現在鐵定難受得要死。

    ****大果然很麻煩啊,不過正因為****大林有德那個喜歡小孩子的家伙才會被自己吃定,但現在又來個****更大的茜茜——狐貍突然意識到她走神了,當即背后就出了一身冷汗。

    當年在瀛洲學習劍道的時候,師傅就不止一次的提醒她,殘酷的劍豪生死斗中,一瞬間的走神的結果往往就是身首分離。

    狐貍趕忙提起精神,瞪著俄國神姬,卻發現她已經把魔導裝甲的胸甲敞開,拿著煙斗愜意的抽著煙,看著天空中兩位你來我往的戰斗。

    “你這家伙……”

    “叫別人‘這家伙’有點不禮貌吧?”娜塔莉婭瞥了狐貍一眼,“你還是落地吧,我看你用那個拼湊起來的東西飛著挺吃力的。哪怕不關閉飛行元件,只是降低運轉功率也比現在要好啊。”

    狐貍想想覺得也是,就落到地上,并且將飛行元件的輸出功率調到最低。

    這樣一來她感受到的精神壓力就小了許多,原本覺得悶得慌的感覺也隨之消失了。不過狐貍依然謹慎的把武器對準俄國人,擺出一副不會松懈的模樣。

    這時候俄國人說:“真奇怪,在我的印象中,你是個比較隨性比較敢干的家伙,給人的感覺和我們的宰相大人很像。我還以為我開啟裝甲的瞬間,你就會攻上來賭一把呢,沒想到我失算了。難道是我什么地方露出破綻了么?”

    狐貍咬咬牙,娜塔莉婭這么說,她剛剛八成有準備,開啟裝甲外殼只是個誘餌。如果是遇到林有德之前的自己,大概就憑著沖動殺上去了吧,可現在,她甚至連冒這個險的想法都沒有。

    ——我果然變懦弱了。

    狐貍想,她不由得又想起自己懷孕之后的那些事情,因為茜茜喝醉了之后的行動就一怒之下用酒瓶奪走了茜茜的第一次,因為林有德受傷就把犯錯的部下當場虐殺,這些回想起來怎么都是昏招的事情,確確實實的都出自她自己的手。

    和林相遇的三年多將近四年中,名為松平千尋的女孩改變了太多太多,連她自己都覺得難以置信。

    狐貍揮開腦海里這些無關的思緒,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的事情上——也許讓她松懈正是俄國人的目標,自己絕不能著了她的道。

    **

    空中,林有德正從飛機的舷窗中俯瞰大地,交戰中的兩臺神姬用魔導裝甲發射的能量流時不時竄上容克1型所在的高空,飛行員已經不止一次建議林有德離開戰斗區域,到更安全的空域盤旋。

    但林有德都沒有同意,他繼續和妮婭一起,趴在舷窗上,試圖用望遠鏡看清楚下面正在發生什么。

    正在交戰中的很明顯是茜茜,但林有德看不到狐貍在哪兒,也看不到俄軍另外一臺神姬用魔導裝甲,這讓他心里直打鼓。他非常擔心駕駛者臨時拼湊起來的裝甲參戰的狐貍。英國的魔導工匠說,那臺裝甲大致只能讓她發揮四成的實力,造成的精神損耗卻是正常神姬用魔導裝甲的兩倍,用那臺東西出擊可以說是下策中的下策,僅僅比直接開戰姬用魔導裝甲出去要好那么一點。

    林有德一面用望遠鏡搜尋著下方,一面默念“狐貍你不要有事啊”“你的****我還沒摸夠啊”。

    **

    狐貍打了個噴嚏。

    這時候娜塔莉婭再次用擴音器說道:“我有個問題想要請教你。”

    “哦?說來聽聽?”狐貍想著聊聊天沒什么壞處,就接腔了,“如果是問我軍的軍事機密那還是算了,我告訴你的一定是假話。”

    “不,我對那些興趣其實不大。你們的裝甲集群突擊確實有點意思,不過顯然強度依然不足,還不足以完全徹底的改變戰爭的形態。尤其是在戰爭進入到雙方都投入神姬的階段,裝甲集群能起的作用就會變得更小。”

    “哼,我無意反駁你,實際上,我巴不得你堅信這一點,這樣我們將來會更占優勢。”

    “別誤會,這場戰爭結束,我回去就會要求研制可以對抗你們的裝甲的地面武器,但我不會像你的丈夫那樣,把戰爭勝利的賭注給押在這上面。”娜塔莉婭頓了頓,繼續說,“回到剛剛,我想要問你的問題是,為什么你要委身給林有德呢?”

    “怎么,將軍閣下您看上我了么?想要讓我放棄我的丈夫和您在一起?”

    “不,我沒有這個意思。我只是單純的好奇。一般的女性需要丈夫,是因為她們的能力有局限性,需要男性來補充她們不足的地方。可我們是神姬,以我個人而言,男人能做到的事情我都能做到,國家政策我能制定,仗我會打,賺錢我能賺,勾心斗角我比任何男人都強,就算只是比肌肉強度,我也比男性要強大得多。所以,我為什么要一個男人呢?”

    “因為****比自己摳要爽,這個答案你還滿意嗎?”狐貍毫不猶豫的回答道。

    “那樣的話只要養男寵就好了。”娜塔莉婭立刻回應道,“戀愛什么的,不覺得有些入不敷出嗎?”

    “呃,嗯,你這樣一說確實有些入不敷出。不過,娜塔莉婭小姐,我想向您……”

    這時候天空中爆發出迄今為止最亮的光芒。

    兩人同時轉向天空。

    娜塔莉婭說:“看來打出結果了,和您聊天很愉快,再見了,松平——不,林千尋小姐。”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