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二戰不可能這么萌 > 正文 第254章 254 就是皮厚肉糙
?    一發122毫米炮落在艾爾溫的座車旁邊,掀起的泥沙糊了艾爾溫一臉。艾爾溫的炮長大喊:“上校先生,請您坐進坦克里來指揮!”

    “那樣我就什么都看不見了!別管我,裝填,然后開炮!”艾爾溫繼續維持上半身探出炮塔的狀態,用望遠鏡觀察俄軍戰姬的動向。

    接連幾輪射擊,讓十多臺魔導裝甲喪失了行動能力,以戰姬大小的目標來說,命中率還能接受。但是能確認對搭乘裝甲的戰姬造成損傷的只有五臺,這還是因為俄國人行軍的時候喜歡開著魔導裝甲的****擋板,結果就直接吃了七五炮。顯然戰姬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無法應對七五炮的直擊。

    至于戰車隊這邊,雖然沒有接到具體的傷亡報告,但艾爾溫耳機里傳來的哀嚎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

    戰車開火的同時,部署在村莊后面的炮兵也沒閑著,步兵用的榴彈炮炮彈接二連三的落在路上還處在混亂中的敵軍伴隨部隊當中艾爾溫看見敵軍伴隨的騎兵打算沖鋒,沿著大路沖進村子,結果被地雷和炮兵準確的炮火炸得落花流水。

    但是不管是步炮的曲射還是戰車炮的直射,都沒能阻止俄軍戰姬向公路兩側展開陣型。俄國姑娘們一面向兩側移動,一面使用武器還擊,雖然還擊的效果因為德軍戰車的隱蔽工作做得還不錯而大打折扣,但艾爾溫還是意識到,繼續呆在原地和俄軍對射可能不是個好主意。

    有準備的戰姬可以連續承受幾發炮彈的攻擊,如果中彈有間隔他們承受炮擊的能力會更強。第一天突破的時候,艾爾溫路過喬爾盧,得知那里的戰斗中有個戰姬連續吃了兩發穿甲彈摔倒了,但里面的人只是昏厥過去,被俘虜之后還能各種嚎叫抵抗,生猛得很。

    “各車,按計劃開始后撤。”

    下達完指令艾爾溫就猛拍炮塔頂板,他的駕駛員立刻松開離合器,戰車的履帶轉動起來,最初那一下動得非常劇烈,戰車仿佛一只弓起腰來渾身毛倒豎的貓被人用樹枝戳了下屁股一樣,猛的向前躥出去。艾爾溫差點被這個劇烈的啟動方式甩出戰車,但他最終還是穩住了身形。

    小樹林迅速向后退去,在樹木擋住視野前一刻,艾爾溫看到俄軍的戰姬正向著自己的方向突進。

    希望田野里那些步兵兄弟們好運,艾爾溫想。

    **

    哈德下士抱著自己的鐵拳藏在散兵坑里,感覺心臟馬上就要從嗓子眼里跳出來了。

    散兵坑外面炮聲隆隆,也不知道戰車隊的射擊效果如何。雖然希望不大但是哈德還是希望俄軍的戰姬被戰車幾輪炮打跑,那就用不著他這步兵出場了。

    但是哈德的愿望落空了,插在他身旁土地里的振動儀發出清脆的聲響。這個時空每個步兵都會配備這樣一個振動儀,這是一個結構非常簡單的小東西,當戰姬或者神姬的魔導裝甲踩踏地面的震波傳來時,它會捕捉到這細微的震動,并且把它變成人能聽到的聲音。

    哈德二等兵并沒有意識到這個簡陋的小玩意兒無法分辨戰車履帶和戰姬腳步形成的震動,不過現在的情況下這并沒有什么差別。戰車隊是不可能在數量不占優的時候向戰姬部隊主動進攻的,有履帶的震動也就說明敵人的戰姬要開始推進了。

    哈德大口大口的深呼吸,試圖平復自己那跳得越來越劇烈的心臟,他的胸口悶得痛起來,如果可能他真想立刻就扔掉手中的火箭筒,然后雙手抱頭躲在散兵坑里永不出去。但是長久以來的訓練迫使他支撐起上半身,把腦袋探出散兵坑,撥開周圍不知道是什么作物,去查看狀況。

    他看見一名戰姬正向著他的方向全速飛奔,雖然是人型裝甲,但是那奔馳的速度絕對不亞于汽車。

    哈德看見已經有人向戰姬發射了火箭彈,但大多數火箭彈都被俄軍戰姬躲開,或者一揮手打飛,只有兩三發命中了俄軍戰姬——哈德估計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應該還有更多命中,但顯然這種被寄予厚望的武器并不能給戰姬們造成足夠的傷害。

    ——這是當然的把,戰車上那七十五毫米的大炮都不能給這些家伙造成足夠傷害呢。

    這幫怪物。

    在看到一名步兵戰友被戰姬從坑了抓起來,拎著一只腿像使大棒那樣揮舞著。

    他縮回了腦袋,怎么也止不住顫抖。

    雖然在訓練中各種等級的長官和老兵們都反復告誡哈德,戰姬為了震懾敵人,在戰場上會做出很殘酷的事情,如果害怕了就正中她們下懷,但哈德還是扔開手中的鐵拳火箭筒,抱住膝蓋拼命的發抖。

    就在這時候,一直照耀著散兵坑的陽光突然不見了,哈德心理一驚抬頭一看,果然看見俄軍戰姬用魔導裝甲那比常人大得多的塊頭已經把藍天徹底擋住了。

    他剛想伸手抓火箭筒,就被戰姬一把抓起來。

    他的嘴巴不受控制的發出尖叫,大聲求饒,完全沒有德軍士兵應有的視死如歸的氣勢,老兵看見了肯定會說他把德軍的臉都給丟盡了。

    這時候一發火箭彈從旁邊射來,命中了戰姬的肩膀——平時受訓的時候德軍士兵都在練習瞄準肩膀和膝蓋,那是戰姬裝甲最脆弱的部位。

    哈德被松開了,他摔進自己的散兵坑中,腦袋被摔得暈乎乎的。

    但他不顧一切的抓起自己的鐵拳,翻身也不瞄準,閉著眼睛就對著魔導裝甲大概的方向射出去。

    他聽見重物跌落的聲音,驚訝中他睜眼看見眼前的魔導裝甲竟然半跪在地上,膝蓋上的護甲被穿甲射流打出的洞清晰可見。

    緊接著哈德就被憤怒的俄軍戰姬一拳打扁了。

    **

    艾爾溫下令跟著自己機動的戰車小隊停下。

    他扭頭確認了一下其他小隊的狀況,結果發現除了視線最遠端的小隊之外,其他小隊都停了。于是他對著話筒高喊:“第六小隊,停下!準備射擊!”

    第六小隊的車又往前跑了幾秒,這才停下。

    就在這時候艾爾溫聽見炮長大喊:“敵軍出現!”

    “開火!”艾爾溫想都沒想就吼道。

    火炮齊射的聲音透過耳機傳來,射擊的煙霧艾爾溫的鼻腔里充滿了硝煙味。

    這次由于距離比較近,先露頭的魔導裝甲中有數臺被擊中。

    但之后越過森林的魔導裝甲紛紛開火,107和122的炮彈接連掀開黑色的鐵罐頭。

    “釋放煙霧!”

    其實不等艾爾溫下令,很多戰車就使用了煙霧發射器。白煙迅速彌漫了戰場,掩蓋了戰車們的身影。

    艾爾溫的實現也被煙霧遮擋,同時他的座駕再次以一種生猛的方式啟動,向著預定的第二射擊陣地狂奔而去。

    就在這時候艾爾溫的耳機里聽到陌生的聲音:“這里是航空隊灰狗小隊,我們已經抵達戰場,請求目標指示。”

    “看到戰場中那些白煙了么,”艾爾溫一邊說一邊抬起頭,但他沒能看見飛機的蹤影,“我們剛剛退出白煙,正在向白煙帶西面的灌木帶撤退,俄國人就跟在我們后面。”

    “了解,我們會向白煙帶西側和林際線之間俯沖,完畢。”

    話音剛落,艾爾溫就看見在自己正前方,一臺魔導裝甲沖出煙霧,俄國制魔導裝甲那粗獷的線條撕破煙霧,在晨光中一覽無余。

    “機關炮!還有機槍也統統給我開火!”

    安裝在炮塔側面的機關炮開始射擊,拋殼機構將大量有兩根大拇指粗的黃銅彈殼拋出長條形的拋彈窗。

    俄國人不得不抬起右手擋住比較脆弱的部位——他們右手那寬大的下臂裝甲的作用和盾牌類似。

    機關炮的炮彈顯然不足以擊穿戰姬的防護,但形成的精神壓力卻能夠阻礙戰姬的行動,眼看著那魔導裝甲跑動的動作遲鈍下來。

    但第二臺魔導裝甲從側面沖了出來。

    它手中粗短的火炮在奔跑中開火了,艾爾溫就那么看著炮口吐出的彈道直接落在了他左側正在飛速奔馳的216號車旁邊的地面上。

    爆炸把216這一側的車身抬起來了有三十公分,履帶就像玩具一樣被甩出去,一同損失的還有幾個負重輪。

    216號車馬上趴窩了,一瞬間就被艾爾溫的214號車甩在后面。

    216的搭乘員們迅速掀開蓋子,麻利的跳下坦克,撒開腿拼命往艾爾溫的方向跑。

    而擊毀216的行駛裝置的俄軍戰姬高高躍起,直接落在216號車的車身上,她大概想把戰車踩扁,但顯然她錯估了德國戰車的堅硬程度。

    艾爾溫看見她踩爛了戰車脆弱的炮塔頂部裝甲,但炮塔的其他裝甲只是輕微變形。戰姬的一只腳就這樣直接陷進戰車里,緊接著她整個人在落地的慣性的驅使下向前撲倒,就這樣和被廢棄的戰車摔成一團。

    “停車!”艾爾溫果斷下令,“目標那個蠢蛋!”

    雖然艾爾溫沒明說是哪個蠢蛋,但炮長準確的領會了他的意思,炮口果斷轉向陷在戰車里的那名戰姬。

    不等艾爾溫下令,戰車炮就開火了,炮彈直接命中了魔導裝甲防護最弱的后背——不過俄國人的魔導裝甲就是皮實,這一炮下去竟然只掀開了打一大塊甲板打飛了一些零件,完全沒看到整個魔導裝甲最脆弱的部件——戰姬本身。

    這時候,天空中傳來刺耳的呼嘯聲。

    閃電式的死亡尖嘯!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