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的二戰不可能這么萌 > 正文 第134章 134 七月六日第三更
?    第二天一早,林有德進入餐廳時,伊莎貝拉正坐在桌邊吃得津津有味。

    林有德看了看桌上的東西,發現內容很簡單,一碟春卷一盤咸魚,一碗粥。但林有德知道這樸素的菜單不會像表面看起來那么簡單。

    林有德的大廚可都是頂尖高手,他們敢放出這么簡單的菜單,百分百是因為他們對自己的能力十分有信心,相信不需要任何的花招,就能輕易的征服異國女王的胃。

    這時候伊莎貝拉看到林有德進來,便說:“這個叫春卷的東西,比昨天所有東西都更合我胃口呢,可能是因為這東西比較接近我們西方的食物吧。另外這個魚……真棒,我簡直懷疑它根本不是我們英國日常吃的魚,總之,我同意你的廚師進駐皇宮。”

    “你同意我往你身邊派間諜了。”林有德故意抬杠,但伊莎貝拉卻點點頭說“沒錯”。

    林有德本來還覺得今天早上碰上伊莎貝拉之后她會有更加特別的表示,沒想到女王神色如常,完全不像是昨天發生了那么多事情的樣子。

    既然如此,林有德也決定一副昨天啥也沒發生的樣子,正常的吃早餐。

    他的早餐和伊莎貝拉不一樣,作為廣東人他喜歡吃廣式拉腸和湯粉,今天也是如此。

    “那個是什么。”伊莎貝拉看著剛剛擺到林有德面前的拉腸問,“匹薩?”

    林有德盯著拉腸看了一會兒,沒想明白它哪兒像匹薩了。

    “好吧,實際上我也沒吃過匹薩,因為皇家總務局說那是意大利窮人吃的東西。”

    也對,這個時代估計還沒有美食雜志,沒吃過的東西就不知道長什么樣。

    “這叫拉腸,是中國兩廣地區的一道傳統的早餐,你要來一份么?”

    伊莎貝拉拼命點頭。

    這時候林有德有點相信穿越前看過的段子了,那段子說,某大學一個剛來中國的外教,每天早上守在學校門口炸油條的攤子前面,油條炸出來一根他吃一根,吃到飽以后一并算錢。林有德還以為這一定是編的,但現在看來,說不定真有外國人這樣“饑渴”。

    林有德對伙計說再上一份拉腸,伙計反問:“大人,是要潮汕的、粵西的還是廣西的?”

    “潮汕的吧,就和我這一樣。”林有德想了想覺得把這問題丟給伊莎貝拉她說不定會全都要,那這桌上至少得擺十幾份拉腸,因為具體每個地方風味的拉腸還有很多變種和亞種,太雜了。林有德在吃的這份特點就是醬汁不用現成的,而是熬制的高湯,那湯看起來十分的粘稠,呈現黃色,在林有德穿越之前的廣州都很少能吃到這種風味的拉腸。

    拉腸上來后,伊莎貝拉像切牛排一樣用刀叉割下一小塊,放進嘴里。

    “嗯,好吃,這里面有什么特別珍稀的食材么?”

    “沒有。”林有德搖搖頭,“就是普通的豬肉和雞蛋,以及米漿。”

    當然林有德的廚師手藝可不一般,放在二十一世紀,這些廚師至少是五星酒店主廚等級的強者,隨便家常菜都能給你做出珍饈美味的風范來。

    伊莎貝拉心滿意足的吃完早餐后,心情看起來非常好,甚至還對林有德笑了笑。

    “林先生,在早餐之前我的幕僚長向我通報過修改后的行程了,事不宜遲,我們開始剩下的那些戶外測試吧。”

    **

    所有的測試結束后,狐貍直接在林有德面前擺出OTL的姿勢。

    “竟然六成以上的項目失敗了……我已經無顏見江東父老了,請給我一根結實一點的繩子……”

    林有德沒心沒肺的大笑著,俯身拍著狐貍的肩膀。

    “千尋小姐是典型的力量有余,技巧不足。”伊莎貝拉從測試場地另一側緩步走過來,一邊走一邊評價道,“如果是雙方無所不用其極的你死我活的戰斗,千尋小姐大概能憑借純粹的力量占到一定的優勢。但在這種競技性的對抗項目中,技巧性的缺乏就是弱點了。”

    “你看你看!”狐貍抓著林有德的褲腿,另一手指著伊莎貝拉,“她開始拽我了!皇上,您要替奴婢做主啊!”

    “拽”的這個用法是狐貍從林有德這里學去的,但從一個這個世界的人嘴里跑出如此“現代化”的用詞還是讓林有德覺得哪里怪怪的。林有德總覺得,以狐貍的個性和適應能力,如果她逆穿越到林有德的世界,只要幾個星期,她就會完全變成一個時尚潮女。

    “接受勝利者的耀武揚威,也是敗者的義務之一嘛。”伊莎貝拉略顯調侃的發言讓林有德再次刷新了對她的認知,說好的騎士王呢?

    “好了,最后的測試也結束了。我的科學家們告訴我,昨天下午林先生就安排他們參觀廠房了,對于您的信任,我表示感謝。”伊莎貝拉說著接過仆人遞來的手巾,開始擦拭身上的汗。

    林有德低頭看了眼趴在地上假哭的狐貍,再次確認女王真的很會出汗。

    “那么,我就按照計劃,帶領我的考察團前往下一站了。”

    林有德手按著腹部的衣服,微微沖女王一鞠躬:“請讓我送您上專列吧。”

    本來林有德是打算昨天讓科學家和工程師們參觀完自己這邊的實驗室和工廠,就直接上火車前往下一個考察地,然后今天再用飛機把女王和貼身的侍衛送去,但英國人拒絕了林有德的提議。

    要是可以按林有德的計劃執行,女王還可以在波茨坦多呆一個下午。

    現在,林有德必須和女王陛下告別了。

    “在離開之前,陛下是否愿意和我合個影?”

    “可以,沒有問題。”伊莎貝拉很爽快的答應了林有德的要求,還對林有德微微一笑。

    不知道是不是林有德的錯覺,他總覺得今天早上伊莎貝拉對自己笑的時候比之前要多多了。

    合影過后,林有德和狐貍一起將女王一行送上專列,一直目送火車離開了波茨坦的月臺。

    **

    列車上,幕僚長拿著一份文書來到伊莎貝拉面前。

    “陛下,這是陸軍情報局根據我們昨晚用魔導通訊提出的要求,發來的情報匯總。”

    “嗯,”伊莎貝拉點點頭,從幕僚長手中接過文書,“告訴他們,我對他們的效率非常滿意。”

    幕僚長點頭表示知道了,接著伊莎貝拉開始閱讀文件,車廂里只有列車奔馳產生的轟鳴聲。一分鐘后,伊莎貝拉皺起眉頭:“這個叫‘鐵布衫’的東西,只是未經證實的傳說?”

    “好像是這樣。”

    “‘或許和1900年的暴民宣稱的刀槍不入一樣,是一種迷信的說法’,”伊莎貝拉將文件最后的話念出來,眉頭擰得跟麻花一樣,“這不可能,昨天他明明……”

    “陛下,”幕僚長猶豫了一下,最終決定繼續問,“昨天我就想問了,為什么您突然對這些感興趣?”

    “沒什么,”伊莎貝拉搖搖頭,“只是好奇罷了,嗯,好奇罷了。”

    伊莎貝拉放下情報局的報告書,看著窗外飛速向后退去的景色,那些造型獨特的新建筑一個接一個的掠過她的視野——顯然列車還沒離開波茨坦的范圍。

    當這些建筑全部消失不見后,伊莎貝拉對幕僚長說:“我要用女王權限發布命令。”

    “陛下,這樣會讓內閣成員不高興的。”

    “無所謂,總之你負責記錄就好了。”伊莎貝拉以少有的強硬姿態說道,幕僚長點了點頭,掏出小筆記本和自來水筆,看幕僚長準備好后,伊莎貝拉接著說,“陸軍情報局立刻著手建立一個針對林有德及其旗下所有產業的委員會,專門負責對這方面的情報工作,收集一切可能有用的情報。”

    伊莎貝拉頓了頓,留出時間給幕僚長記錄,隨后才接著說:“派出間諜,前往林有德的家鄉,收集從他出生開始到現在為止的一切。海軍和陸軍立即著手論證林有德公開發表的理論中和軍事相關的部分,并且注意他們推出的一切產品在軍事上的應用前景。”

    幕僚長手中的筆刷刷寫個不停。

    伊莎貝拉一直等到幕僚長寫完,這才說:“完了。”

    “就這些?”幕僚長看起來有些疑惑,“陛下,使用女王權限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內閣會不高興,議會也會認為您在蔑視他們的權威,激進的報紙甚至有可能開始宣揚您這一舉動將會帶來君主立憲制度的倒退。如果只是這種程度的內容的話,完全可以通過議會和內閣來執行。”

    伊莎貝拉抿著嘴,沉默了半天才嘆了口氣:“好吧,忘了這事情吧。我會通過說服議會和內閣來做這些事情的。”

    一想到自己未來不得不對那些討厭的老頑固煞費口舌,伊莎貝拉就打從心底里感到疲倦。

    “我有些累了。”伊莎貝拉對幕僚長揮揮手,“請讓我自己待會兒。”

    幕僚長無聲無息的離開車廂后,伊莎貝拉整個人趴在桌子上。

    “好麻煩。”她小聲說。

    這個時候,她忽然想起昨天和那只東方狐貍的對話。

    “戀愛啊,”伊莎貝拉小聲嘀咕,然后自嘲的笑了笑,“這種正常女孩才有權利享受的奢侈品,和我沒啥關系呢。”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