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東丘 > 正文 第三百六十四章,該登場了
    白俊的目的仍然是一個謎,是不是魔炎教派的人還不好說,但他的來意,是針對比武大會的無可厚非,而且此人好像是突然出現在江湖上的,因為在江湖上以前可沒有這樣一個人出現過。

    在場上,彥成和白俊都成了一團,彥成是東丘派這一代弟子之中,無疑最為杰出的,平時得到過徐久合的真傳,武功只比徐久合稍遜一籌,因此才被徐久合看中,等待自己退位之后,就由他來執掌東丘派,他對自己這個弟子,較有信心,不信他斗不過一個江湖上的無名小輩,但同時又擔心,自己這個弟子,雖然思維縝密,手段高超,可對方這個人,一劍殺了自己四個弟子,又殺了太歲哭和漠北少閻王兩個好手,武功也不能小覷了,若是真發生意外,連彥成也不是他的對手,死在他的劍下,豈不是糟糕,東丘派丟了大人還不算,彥成可是整個東丘派未來的希望啊,再想從幾千個弟子之中,選出一個加以培養,那可遠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徐久合內心忐忑不安,但他表現的盡量沉靜。

    申屠烈問道:“徐掌門,你這個弟子武功不賴,不知道能不能打敗白俊,為我武林盟挽回一絲尊嚴。”

    徐久合尷尬的笑了笑,心道:“申屠烈,原來你是要看我的笑話來了?”笑道:“成是我的得意弟子,劍法高超,對于他應該不難,但只怕白俊此人,真如申屠掌門所說的,是魔炎教派派來的高手,有備而來,而且詭計多端,這樣的話,那可真不好說了。”

    會嵇派掌門長期保持著一種事不關己的樣子,又是不說話。

    申屠烈道:“下面都是小輩,若我們這些個老家伙上場,可說不過去,這張老臉可就沒有地方放了,也只能先仰仗你東丘派的弟子了。”

    徐久合點點頭,期望彥成別給東丘派丟人,同時又

    想他不要出事才好。

    彥成的劍法,走的全是剛猛的走路,早將東丘派的劍法,熟記于心,一招招使過去,均是殺招,對白俊可不客氣了,白俊殺了東丘派的弟子,若是在這擂臺上多站一秒,對東丘派來說,他們的臉上便要失去了一層光輝。

    白俊面對彥成的進攻,表現得非常沉穩,施展劍法,護住自己的面門,并從兩側出擊,打彥成一個措手不及,彥成平時與不少高手過招,針對軟劍,也曾遇到過行家,這軟劍,不可以與普通的長劍同時而語,長劍多走的是剛猛的路子,而軟劍講究的是一個以柔克剛,軟劍施展的劍法,更加延綿不絕,隨意而為,并且,白俊的劍法著實不賴,在軟硬之間,隨意變換,因此一種劍法,走的是兩個路子,一軟,一硬,讓防不勝防,兩個人剛一交手,彥成便發現這是一個難纏的對手,在這大舞臺上,當著天下群雄的面,難免緊張,十成的劍法,發揮出來的不過一半,這可落了下風了,若是一對一的比試,彥成絕對不怕,可現在,彥成顧慮太多,心里不能轉移,有幾招使用起來,竟然是處處受限。

    白俊深知面前的東丘派弟子,可是不孬,再不像之前那樣隨意,在劍法之中,故意留下了多個破綻,勾引著彥成上當,彥成不是普通的東丘派弟子,這些陷阱軌跡,哪里瞞得過他的眼睛,盡管他知道白俊心中的主意,但對方設下的陷阱太多了,十招之內,至少有六招是陷阱軌跡,而且對方用的是軟劍,在極大程度上,可以彌補他劍招不實的弊端,彥成每每攻他的弱點,都給軟劍以一個莫名其妙來的角度給擋開了。

    兩人如此斗了二十幾招,彥成上當了一次,在雙方斗到了弟二十六招的時候,本來挺劍前刺的白俊,猛地往后拉扯,故意漏出一個破綻給彥成,彥成看出這個是陷阱,并

    不追擊,而是攻他的左側,就這個時候出現了,本來后退的白俊突然止住,好像是一顆釘子似的扎在地上,接著軟劍揮過來,打彥成一個措手不及,彥成以手中的長劍撥開,若對方用的是普通長劍,那么這一擋,定然可以震開對方的長劍,可對方用的是一把軟劍,故伎重演一般,軟劍與彥成的長劍一捧,劍身受力彎曲,竟然繞過了彥成的長劍往他的腰間打到,驚得彥成出了一身冷汗,這一擊若是中了,腰部定然要給割開一個口子,彥成在緊要關頭,縮回了小腹,只差半寸,白俊的軟劍受力又彈了回去,彥成驚神未定,一連刺出了三劍,這才將白俊給逼退了。

    陸謙玉和林杏等人,看得很清楚,彥成已經從這一步開始落入到了下風了,再打下去,只能是疲于應付,而沒有取勝的機會,陸謙玉著急起來,叫道:“對付這樣的敵人,只管打自己的便是,最是忌諱陷入到對方的節奏中,我看成兄這次可危險了。”

    林杏道:“白俊公然挑釁武林盟,說他背后沒有人支持,我可不信,而且武功之高,竟然不在我之下了,謙玉,你是用劍的行家,彥成的劍法過于死板了,在這么下去,不到一百招,必然要敗。”

    陸謙玉道:“未必能夠到一百招,我原本以為白俊的劍招不過如此,可現在看來,那軟劍是個極大的麻煩,他的劍法有很多陷阱,虛實結合的不錯,彥成若是不能解決眼前這個麻煩,那么就糟糕了。”

    浪流道:“那還嗦個什么,彥成不是他的對手,這小子心狠手辣的,多半會一劍殺了他,我們跟這個家伙有點交情,可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在這種人的手上,我先上了,你們隨意。”說罷,浪流站起來,朝著擂臺飛奔而去。

    林杏叫不住他,只好跟上去,陸謙玉緊隨其后。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東丘》,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聊人生,尋知己~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