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抗日之全能兵王 > 正文 第4章 竹釘
?    曹涇,王子隆的營部。

    兵棋推演很快就結束,王子隆呆若木雞的站在那里,一臉的難以置信。

    旁觀的何阿九還有營部的幾個警衛的臉色更加精彩,那表情,就跟活見鬼似的。

    就只有鐘毅神情自若,將最后一枚兵棋扔到沙盤上,淡然道:“王營長,你輸了,我已經守住金山衛海防兩天了!”

    王子隆這才如夢方醒,喃喃低語道:“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一定是哪里錯了,一定是哪里的參數設定出錯了!”

    “對對,一定是參數設定錯了!”

    “就是,半個營面對鬼子兩個師團,堅守兩天?別開玩笑了!”

    “呵呵,不要說兩天了,能守住兩個小時,就已經是奇跡了!”

    旁邊的幾個警衛也是連聲附和,明顯都無法相信眼前這個結果。

    鐘毅道:“王營長,那你倒說說,究竟是哪個參數設定錯了呢?”

    王子隆便立刻啞了,這次兵棋推演所有的參數,可都是他設定的!

    默默的注視著沙盤,王子隆的眼睛慢慢亮起來,或許真有機會守住金山衛兩天?

    何阿九這才小聲說道:“王老弟,忘了跟你說,鐘隊長那可不是一般的保安隊長,人家正經是從美國西點軍校留學歸來的高材生!洋學生!”

    “什么?”王子隆凜然道,“西點軍校的高材生?”

    何阿九點點頭,又道:“現在你知道輸在哪里了吧?”

    王子隆長出了一口氣,神情復雜的對鐘毅說道:“也罷,我同意將金山衛保衛戰的指揮權移交給你!但是有一條,我得事先聲明!”

    鐘毅道:“王營長請說。”

    王子隆沉聲道:“如果你只擅紙上談兵,在實際作戰中并沒有沙盤推演中所展現出來的水準,我會隨時收回指揮權!”

    鐘毅點點頭說:“可以!”

    語氣一轉,鐘毅又道:“但是,我也有個要求!”

    王子隆道:“你說。”

    鐘毅說道:“委屈王營長臨時充當一下我的副官!”

    王子隆扯了扯身上筆挺的呢子軍裝,沉聲道:“沒問題!”

    鐘毅便不再客氣,直接就進入角色:“王副官,立刻向我報告我部的人員裝備及彈藥儲備的詳細情況!”

    “是!”王子隆大聲道,“不算何隊長的別動隊,我部在金山衛海防線共計有留守兵力兩個步兵連、一個警衛排外加一個山炮連,裝備方面,計有卜福斯山炮六門,24式重機槍一挺、捷克式輕機槍兩挺,漢陽造步槍三百一十九枝,毛瑟手槍二十六支。”

    停頓了下,又說道:“彈藥儲備方面,共計有卜福斯瞬發榴彈六百發,曳光照明彈二十發、機步槍彈五萬余發、手榴彈兩千余顆、地雷五百余顆,五斤裝炸藥包二十個,十斤裝炸藥包十個,此外還有搜集的民間黑火藥大約三千斤。”

    “知道了。”鐘毅點點頭,又道,“王副官,有勞你去村口看看,各鄉各保的鄉保長有沒有將民壯都聚集到一起。”

    話音剛落,便有一個警衛進來報告道:“鐘隊長,你的人找你!”

    “帶進來!”征得鐘毅允許,警衛便立刻帶人進來,果然就是梁豐。

    看到鐘毅,梁豐便趕緊上前報告:“隊長,各鄉各保的民壯都召集齊了!”

    鐘毅點點頭,又問道:“有多少人?”

    梁豐撓頭道:“沒數過,差不多有五千人左右吧。”

    “勉強夠了。”鐘毅道,“瘋子,你立刻帶三千人去白沙灣,將保安隊砍下的毛竹運到海月庵還有蛇王堂。”

    “是!”梁豐看了王子隆一眼,轉身匆匆去了。

    鐘毅又對王子隆說:“王副官,有勞你帶著其余民壯去各村搜集干柴、稻草等引火之物運到各炮兵陣地及海塘,數量越多越好!”

    “是!”王子隆答應一聲,也轉身去了。

    鐘毅目光落在何阿九臉上,阿何九便立刻說道:“兄弟放心,我們別動隊堅決服從你指揮,說吧,你打算讓我們干啥?”

    “你們別動隊的任務就一個!”鐘毅道,“睡覺!”

    “啥?睡覺?”何阿九愕然,“這他娘的算什么?”

    鐘毅卻再沒有理會何阿九,徑直離開了曹涇的營部。

    很快,鐘毅就回到海月庵,然后將洋車一扔大步登上了海塘。

    所謂海塘,其實就是修在海邊的防洪堤,杭州灣的錢江大潮可是很有名的,要是敢不修防洪大堤,分分鐘就能淹了你!

    海月庵的海塘是明朝年間修的,中間夯土,內外表面砌以條石,十分堅固,看著就像一道城墻,看得出來工程十分之浩大!因為歲月侵蝕,大部分墻面已經七零八落,不過大堤的主體仍舊完好無損。

    破碎的石堤內,是大片的淤田。

    堤外則是灘涂,少說也有四五百米寬!

    盡管鬼子的飛機才剛剛轟炸過,但仍有漁民光著腳、在涂灘上撈魚。

    漁民一腳踩下,稀瀝的淤泥立刻就沒過膝蓋,往往要費很大勁才能往前跨出一步,但既便是這樣,這些漁民也是不愿放棄。

    正好一個年長的漁民經過海塘。

    鐘毅立刻攔住對方問道:“阿爺,這里的水位一直都是這么低的嗎?”

    “那肯定不是。”老漁民搖頭道,“等漲潮時,水位會漲到海塘根腳!”

    鐘毅又道:“那什么時候會漲潮?”

    “傍晚吧。”老漁民答道,“現在是月初,從傍晚開始漲潮,到明天凌晨兩三點鐘,水位會漲到最高點,差不多能淹到海塘梗,然后從七八點開始退潮,到下午兩三點鐘之時,潮水就會退回低點,就又跟現在差不多了。”

    鐘毅聞言便神情微微一動,因為,在歷史上,小鬼子正是從凌晨兩點鐘開始集結,到凌晨六點多時先譴部隊就已經順利登陸。

    不過這里,小鬼子卻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這個錯誤,就是小鬼子并沒有從凌晨兩點就開始搶灘登陸,而是一直等到六點鐘,天色放亮后才搶灘,白白浪費了四小時的寶貴時間!

    在歷史上,小鬼子并沒有因此而受到懲罰!

    但是這次,鐘毅卻會給鬼子一個血的教訓!

    沒過多久,王子隆便帶著民壯將第一批稻草運到了海塘上。

    又過了沒多久,民壯從白沙灣運過來的第一批毛竹也到了。

    對鐘毅此舉的用意,除了王子隆、何阿九等少數人知道外,其他人甚至就連保安隊的梁豐對此也是完全不知情。

    民壯更是一頭霧水。

    不過,民壯也用不著知道的太多。

    鐘毅從一個民壯的手中接過柴刀,幾刀就從一根老竹上截下大約三十公分長的一節,再從中剖開,分成了八片。

    團丁和民壯不解其意,滿臉茫然。

    鐘毅取其中一片竹片,一端稍微削尖,另一端從中間竹節的部位先剖去半爿,剩下半爿削成尖刺,然后大頭朝下,敲進淤泥之中。

    民壯恍然,這不是陷阱中用的竹釘么?

    “想必大家看出來了,沒錯,就是陷阱中用的竹釘!”鐘毅拍拍手,朗聲道,“但是一個陷阱最多也就幾十枚竹釘,而我要的卻是幾萬枚、甚至幾十萬枚竹釘,我要讓海月庵、蛇王堂再到金山嘴的十幾里灘涂全都布滿竹釘!”

    梁豐說道:“隊長,你是打算用竹釘來阻止鬼子登陸?不得行啊,鬼子如果登陸,肯定會選在漲潮時,到時候鬼子的登陸艇就能直接靠在海塘上,我們埋在灘涂上的竹釘再多再鋒利也沒卵用啊,這不白費力氣么?”

    鐘毅說道:“這個你就別管了!”

    見鐘毅沒有解釋的意思,梁豐只能悶悶的去了。

    沒辦法,誰讓人家是從西點軍校回來的高材生?

    鐘毅又把目光轉向王子隆,沉聲道:“王副官,之前的兵棋推演還記得吧?”

    “了解!”王子隆點點頭,又道,“鬼子如果真在金山衛搶灘登陸,定會派先譴隊首先在海月庵搶灘,因為相比之下,海月庵附近這幾千米的海岸最適合搶灘!往東或往西不是亂石堆就是鹽田,不適合大規模搶灘登陸!”

    “那么。”鐘毅接著說道,“你應該明白怎么做了吧?”

    “明白!”王子隆沉聲道,“首戰必須打贏,只有這樣才能堅定信心!”

    頓了頓,王子隆又道:“我會帶人在海月庵一線的海塘內埋設地雷、炸藥包,并在大堤內鋪滿稻草,再灑上火藥!”

    “去吧!”鐘毅欣然點頭。

    王子隆深深看鐘毅一眼,轉身去了。

    說真的,王子隆對于鐘毅提出的首戰必須打贏的觀點,十分欣賞!

    目送王子隆的身影遠去,鐘毅又悠然轉頭,目光投向杭州灣外海。

    如果不出太大意外的話,柳川平助第十軍的七萬鬼子,應該已經在幾十里外的海面上枕戈待旦了吧?

    再回頭,鐘毅又把目光轉向南京所在方位。

    卻不知,蔣委員長蔣公,會做出什么安排?

    如果蔣委員長不能做出正確的部署,那么他就是在金山衛打出花來也沒什么卵用,該上演的歷史悲劇就還是會上演!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