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 正文 第七百八十八章 意外重逢
    有谷山水帶路,他們很快來到了清萊。

    谷山水找了一個地方住下來,他要去的地方,就在清萊附近。

    清萊和猛撒又有些不同,像谷山水這樣紋身和掛佛牌的人很多。

    吃過晚飯之后,李墨白和蝶他們出去逛一逛清萊,周文則留在住的地方,并沒有想要出去的打算。

    因為清萊的次元領域都不在城市內,所以就算出去也看不到次元領域。

    “周先生,明天就要去捉書蟲了,有些話今天要先說清楚,免得到時候再有麻煩。”谷山水來到周文的房間說道。

    “谷師父您請說。”周文把谷山水讓了進來。

    “我要去捉尸蟲的地方叫龍尸河,傳說曾經有一條龍死在那里。真假不得而知,但是龍尸谷非常危險,里面的蠱蟲至少也是史詩級,偶然也會有神話級的蠱蟲出沒,就連獨孤家的人,進入龍尸谷也要小心翼翼。”

    頓了頓,谷山水又繼續說道:“我要捉的這只尸蟲,在龍尸河最為兇險的一段區域,內中有很多禁忌,而且那只尸蟲也很特別,我懷疑那尸蟲是龍尸之內孕育出的神話蠱蟲,到時候就算有鳳凰神鳥相助,只怕也不會那么容易就能夠收服,萬不可大意。”

    接下來,谷山水拿出一張自制的地圖,把詳細的情況說給周文聽。

    知道那只尸蟲存在的人不多,而且想要把尸蟲引出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段。

    谷山水把他的計劃和手段都詳解清楚,周文到時候才好幫助他。

    “周先生,尸蟲的秘密,只有你我二人知道,萬不可泄漏出去,否則必然會引得其他人爭奪。”谷山水叮囑道。

    “谷師父放心,此事絕不會由我之口傳出去。”周文說道。

    “如此就好,那我就不打擾周先生您休息了。”谷山水告辭離去。

    周文繼續刷副本,逐鹿地下海的九條黑龍也已經刷新,周文又去刷了一次九龍。

    因為有了一次經驗,這次進行的非常順利,把那條擁有無字龍珠的黑龍殺死之后,其它的八條黑龍頓時成了一盤散沙,只能任由周文的伴生寵宰割。

    殺到第六條黑龍的時候,周文聽到叮的一聲,只見一顆黑色的伴生卵掉落了出來。

    “伴生卵!”周文大喜過望,直接隱身過去,把伴生卵給撿了回來,查看了伴生卵的屬性。

    妖血真龍(坤):神話級。

    命格:妖龍血脈(殘缺)。

    命魂:坤龍(殘缺)。

    命運之輪:龍域(殘缺)。

    力量:80。

    速度:80。

    體魄:80。

    元氣:80。

    天賦技能:龍息、妖龍變、妖龍真身、龍怒。

    伴生狀態:龍鱗甲(殘缺)。

    “怎么這么多殘缺?”周文看了妖血真龍的感覺,不由得大為失望,命格、命魂、命運之輪和伴生狀態全部是殘缺的,屬性也只有八十。

    “難道說,要集齊九條黑龍,才能夠發揮妖血真龍的威能嗎?”周文孵化出了妖血真龍,以伴生狀態召喚了出來。

    雖然龍鱗甲是殘缺的,可是真正召喚出來穿在身上,卻是一件完整的龍鱗甲,包裹住了血色小人的整個身體,完全看不出來哪里有殘缺。

    “無論如何,總算是一件神話級的鎧甲了。”周文看著血色小人身上的黑色龍鱗甲,看起來防御力應該很不錯。

    周文正在打量龍鱗甲的時候,突然聽到了附近的走廊上,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我說老蟲子,你到底行不行啊?”

    “當然行了,這次是個意外,下一次再帶你過去,絕對能夠抓到那只神話蠱蟲。”

    “這話我不知道聽了多少遍了,換點新鮮的詞行不行?”

    “你就放心吧,我自有打算,相信你師父我沒錯的。”

    “別,你還不是我師父呢。”

    “遲早的事。”

    “我真懷疑你是不是獨孤家的人,抓個神話級的蠱蟲都這么費勁,要不是看蜜兒長的那么漂亮,不像是個壞人,我真的很懷疑你是個騙子。”

    “獨孤蟲和李玄?”周文仔細聽了一會兒,立刻就知道了說話的兩個人是誰。

    周文連忙打開門走了出去,果然看到獨孤蟲和李玄兩個人一邊走一邊說話,正準備要進房間。

    “李玄。”周文連忙叫住了李玄。

    “周文?你怎么會在這里?”李玄看到周文又驚又喜,跑過來摟住周文的肩膀說道:“不愧是我李玄的好兄弟,你是聽說我來了南區,不放心才跑過來找我的吧?”

    “你又不是妹子,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我是有事情才來的清萊,事先根本就不知道你在這里。”周文說道。

    “兄弟,你真是太不會說話了,你這樣說話讓我幼小的心靈很受傷知道嗎?”李玄用手捂著胸口,一副心疼到無法呼吸的表情。

    “你二哥也來了。”周文不理他,繼續說道。

    周文自己說出之后,不由得自己楞了一下。

    原本李墨白不需要一起到清萊這邊的,他卻跟了過來,周文就在想,他會不會是知道李玄在清萊呢?

    不過想了想,似乎又不太可能,李玄跟著獨孤蟲去了哪里,根本沒有人知道。

    李玄聽到李墨白也來了,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神色變的凝重了起來。

    “他來這里干什么?”李玄問道。

    周文把李墨白邀請他去不歸谷找守護者之繭的事情說了一遍,李玄聽到李墨白契約失敗的時候,神色微微一黯。

    看來他依然很在意,李墨白把命魂轉給了他的事情。

    “對了,還有一件事,我要告訴你。”周文想要把夏九荒的事情告訴李玄,李玄的大哥,很可能就是被夏九荒給害了。

    現在夏九荒已死,這件事和夏家其實并沒有太大的關系,李玄沒必要再和夏家拼命。

    “大徒弟,你是不是考慮清楚了,特意過來拜我為師的?”獨孤蟲這時候卻走了過來,笑瞇瞇的看著周文說道,目光還在不斷的打量著周文肩膀上的小鳥。

    “不是。”周文答道。

    “咳咳,不要害羞嘛,李玄都已經答應當我的徒弟了,不過我這人分的很清,我是先看中的你,你就是我大徒弟,這個輩分不能亂。”獨孤蟲神色不變,依然笑瞇瞇的說道。

    “你別亂說,我可沒答應當你的徒弟,你要打賭能贏了我才行,說不定你打賭輸了,回頭你要拜我為師呢?那時候你得管老周叫師叔。”李玄撇了撇嘴說道。

    “你們這是怎么回事?”周文疑惑地看著李玄問道。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