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網游之縱橫天下 > 正文 第五百六十四章 開什么玩笑
    果然mvp玩家的獎勵就是豐厚除了升一級以外居然還有1點的幸運值幸運值這種玩意大約就是大幅度提升玩家某些技能的觸發幾率或許對于爆率也有一些提升不過官方并未表明而已。

    冰茶升到了199級而我則升到了188級87%的經驗再折騰一個晚上的話升到189級完全不成問題。

    這一次戰場殺得毫無懸念雪月以絕對的優勢取勝橫掃了法國區的一線高手由此亦可見將來國戰的時候其實我們的主要對手依舊來自于韓國。

    “刷!”

    全體參戰玩家被傳送了出去我去了領地的大廳凌雪和凌月也跟了上來在我提交招募領地npc士兵的時候凌雪走過來笑著說:“書生我和姐姐明天上午的飛機大概晚上就能到蘇州了。”

    “啊?真的?!”我喜出望外。

    “當然是真的!”

    我上前抱住凌雪笑道:16k手機站ap.整理“回來就好。”

    凌雪說:“可是你連秦韻姐姐都還沒有找回來。”

    “這件事情很難辦凌月去辦吧我真的很為難。”

    “好吧。”凌月很爽快“一定馬到**成!”

    我點點頭繼續查看領地內的情況并問道:“冰茶呢?”

    “帶秦韻姐去升級了單刷!”

    “呵升級熱情不低嘛!”

    “那是一套上品仙器的鎧甲套裝啊給誰都很有升級熱情!”凌雪說。

    我看得出來凌雪雖然不說但是她穿著一身的亞仙器卻把極品命運套裝讓給了冰茶不可能不委屈的。

    于是我輕拍凌雪的肩膀說:“等我升到了200級之后咱們再去找超難度的任務幫凌雪刷一套曠世圣器的鎧甲出來!”

    “有一套中品仙器我就滿足了。”凌雪輕笑。

    “嗯總之裝備總會有的。”

    不久之后久違的系統維護公告鈴聲終于來了——

    “叮~!”

    系統公告:120分鐘后靈慟全服務器進入維護階段15小時后重新開放新版本將會上線副本系統開放并且開始sl的戰隊征召任務10天后正式開啟第一賽季sl比賽詳細請查詢官方網頁!

    ……

    “呵!終于要開副本了中低層玩家的福音啊!”凌雪笑道。

    “是啊還有sl的比賽是我們這些耐不住寂寞的玩家的福音。”

    “嗯嗯那我們先下線了準備一下。”

    “好的明天見下飛機后給我電話。”

    “好!”

    凌雪和凌月下線了我則看了看自己的寵物空間發現靈兒依舊在沉睡不過已經有了倒計時了還剩余12小時多一些也就是說系統維護完畢之后就可以上線重新召喚靈兒了!

    獨自一人來到了領地外圍距離服務器維護還有兩個小時干什么呢?想了想之后不如去一趟古秦荒冢對過去看看虐一虐帝王魂很有快感的說!

    于是催馬趕了過去。

    卻不想古秦荒冢再也不是當初我來的時候那樣荒涼如今的古秦荒冢都快要變成了旅游勝地了一大批玩家聚集在這里練級往往一個槍俑剛剛刷出來就被七八把刀架在臉上然后五馬分尸、凌遲處死云云。

    白云城的玩家基數實在是太大了雖然靈慟地圖很大但是外域的怪物實在太悍勇根本就不是一般玩家能夠承受的于是這就更加凸顯出副本開通的必要了。

    任何玩家組個5人或者10人隊伍都可以進入單獨的副本地圖刷怪練級這樣一來就減少了玩家升級搶地盤的痛苦了而且在副本之中可以刷出來一套系列的黃金器、暗金器、地器、天器、鬼器甚至是亞仙器有了這些nb的裝備之后玩家也就具備了挑戰外域的實力這樣才能推進游戲劇情發展的進程。

    但是副本里的套裝絕對不是-α-p.1~6~終極目標想要高過于亞仙器的裝備那就必須去打外域里精靈王之類難度極大的boss才行。所以副本只是一個過渡的階段絕不是玩家最終奮斗的目標。

    在古秦荒冢撲了個空之后我取道去了一次浮冰塔結果這里的地圖已經有了些微的改變在浮冰塔與地面之間多出了一道道綠色的藤蔓植物任何玩家都可以攀爬上去殺怪于是浮冰塔也曝光了成了旅游勝地一片人山人海。

    在我還是菜鳥時的美好練級地都被人占了當我上了浮冰塔之后立刻出現一雙雙警戒的眼睛盯緊了我就好像我是一個不速之客一樣。

    “朋友要組隊一起練嗎?有鎧甲裝備就roll沒有的話你就安心當t。”一個重甲戰士嘿嘿一笑道。

    我搖頭:“不組。”

    對方立刻眼泛綠光:“什么?不組?你以為你一個人在這里能混得下去嗎?”

    我怔了怔:“這里的怪物似乎等級沒有那么高吧?我自信還是能應付得來的。”

    重甲戰士笑意更濃:“你初來乍到的吧?這里最可怕的不是怪物而是玩家啊!”

    我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就是說不加入隊伍的話他們將會把我給清出場地去這里是屬于他們的地盤。

    唉這世道哪還有純潔的練級地啊?玩家的**利心都實在太重了想當初一個小小的問候就能帶一個剛剛認識的朋友通宵刷怪現在哪還有這種友誼不是人心不古而是世道變了。

    “怎么?加隊還是自己走人?”重甲戰士嘿嘿一笑亮出了長劍:“或者我們送你一程?”

    我呵呵一笑問道:“你玩游戲是為了什么?”

    “錢和女人!”對方答得非常利索和肯定。

    “哦是嗎?”

    我將一雙神諭戰靴的光澤打開了頓時在昏暗的空間里神諭戰靴環繞著一陣陣圣潔的光環。

    頓時重甲戰士一愣冷笑:“原來是個高手!”

    他左右環顧立刻有十幾個玩家圍了過來。

    我繼續將神諭護腿和護腕的光澤開啟。

    幾個人又是一愣緊接著我將一套神諭裝備的光澤全部開啟一時間光芒璀璨照耀得浮冰塔內一片光明。

    “靠!一套高級裝備?!”重甲戰士有些傻眼了。

    旁邊一個刺客已經潛行了問:“老大殺嗎?”

    重甲戰士目瞪口呆沒有回答。

    我則將烈魂劍的光澤也開啟了同時一揚劍鋒劍刃就抵在了潛行刺客的喉嚨前方這是在告訴他我能看到他!

    “諤諤……”

    刺客喉嚨里發出恐懼的聲音。

    我接著打開了自己的名字一瞬間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是……是……輕狂書生……”

    夢回雪月的徽記流光璀璨漂浮在我的手臂之上非常顯眼也告訴了他們站在這里的人確實就是曾經的第一高手。

    我微微一笑:“要殺我嗎?”

    “不……實在是……是一場誤會……”重甲戰士支支吾吾臉憋得通紅。

    這群人屬于一個行會某個不知名的小行會這種小幫派在白云城數以千計!

    ……

    我沉默不語看著這群人他們被看得毛骨悚然生怕我隨時會出手取了他們的性命。

    “算了明天凌雪就回來了咱心情好不跟他們一般計較!”我如斯想道。

    “喂你們在現實里是干什么的?”我問。

    重甲戰士一臉的驚駭低聲道:“我們是大學生他們是我的同學大二的學生……”

    “你們覺得自己是壞人嗎?”

    “不是……”重甲戰士很自覺道:“不過在游戲里我們想徹底放縱一下而已……”

    “既然不是壞人那何必在游戲里把自己弄得那么低劣?心理變態么?”我問。

    重甲戰士笑了:“這個社會壓力重似乎真的有些變態了。”

    我也一笑:“出來混總要還的清場太多終有一天會被別人清場。”

    看了看這群人基本上都在150級左右等級還不賴。

    于是我說:“你們退會吧進我的盟。”

    “好!”

    十幾個人均面露喜色至于我為什么要收他們入盟我也不知道大概是他們看起來面善。

    不過要是讓凌雪知道了小美女肯定要發飆我都收了一群什么樣的人入盟啊都是一幫臭流氓!

    其實雪月原來的一群主力劍火和飛火都是一幫流氓悲酥清風之類的色-狼就更不必說了道貌岸然的人我堅決不收那種人幾乎都是一肚子壞水比流氓還可惡。

    結果收了這些人之后一個個親熱的叫老大活脫脫像是變成了一家人似的。

    而我也要下線了不久之后就系統維護15個小時后才能上線大約是明天八點鐘的樣子。

    ……

    晚上由于服務器維護的關系沒了牽掛大家決定出去吃大餐自然是由我這個代理老大來請客夏天不在只湊齊了五個人。

    “不如我們叫上秦韻姐吧?”冰茶提議。

    “好!”

    我立刻掏出了電話撥打秦韻的號碼。

    “書生什么事?”秦韻很快接通電話。

    “一起吃晚飯吧!市區十全街十里香酒樓!”

    “啊?現在嗎?”

    “嗯你開車過來沒問題吧?”

    “好你們先去我一會就到。”

    “o!”

    掛了電話心情更爽秦韻終于舍得出來了。

    工作室的五個人塞在一輛車里一片春意上了路市區的道路兩邊全是積雪現在依舊在下著細雪似乎在告訴我們暴雪的天氣并未遠去是會隨時反撲的。

    來到酒樓之后冰茶等mm上二樓去點菜了而我則留在一樓等待秦韻。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一輛熟悉的a6過來了我急忙走出門迎了上去幫忙開車門一股空調暖意涌了出來緊接著一張秀美的臉蛋出現在面前許多天不見秦韻還是那么漂亮。

    “呃……”

    秦韻看著我不知道說什么好我也沒有說什么。

    所謂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我們沒有眼淚不過別過了好久終于相見卻也不知道從何說起。

    這時一個交警遠遠吼道:“停好車!”

    “呵~”

    秦韻一笑重新上車停好這才跟我一起上了二樓。

    二樓是個好地方例如一般的休閑浴場進去洗澡的時候總會有人過來問:“先生上二樓嗎?”

    所謂上二樓其實就是去開心一下的意思在古代那些女子聚集在青樓里發展到如今的社會漂亮mm全tmd集中到二樓去了。

    當然我們今天上二樓是為了吃飯。

    不知何時秦韻伸手挽著我的胳膊小小的動作估計連她自己都沒有注意到大概只是習慣性而已。

    我也沒有多說什么挽就挽吧挽一下又不會懷孕。

    ……

    “呵呵秦韻姐來了快過來坐吧!”冰茶表現得特別熱情并且給我一個眼色。

    我不能會意不過還是坐在了秦韻身邊。

    秦韻和落雨無聲聊天我正聽著忽然收到了一條短信來自于冰茶:“書生今天你少喝點酒咱們把秦韻姐灌醉!”

    我微微詫異抬頭看了看冰茶發現這丫頭壞壞的笑著。

    “為什么?”我低頭回復信息。

    冰茶回復:“笨蛋!灌醉了之后帶她回工作室!既然她不愿意回來我們就把她綁回來!”

    “不太好吧沒有征求她的同意!”

    “白癡!有種感情叫做欲迎還拒你懂嗎?”

    “這個那她的行李怎么辦換洗衣服呢?”

    “你給她買!”

    冰茶抬頭沖我一笑這句倒是非常的蠻橫。

    我回復:“內衣也要我買?”

    “這個可以的。”

    我徹底無語了算了其實這個主意也不錯就這么辦吧!

    ……

    “服務員你們這里最好的紅酒多少錢?”我回身問。

    妹妹回答:“最好的紅酒4500一瓶要開嗎?”

    “開……”

    “崩”的一聲開了。

    “開什么玩笑!”我瞪著她。

    mm差點哭了:“這……”

    我笑了:“開玩笑開就開了吧再拿兩瓶過來!”

    mm也笑了:“好的您稍等。”

    秦韻拉了拉我的袖子問:“干嘛要那么多酒一瓶就可以了嘛?”

    “今天高興啊!”

    “哦為什么高興?”

    “因為快過年了……”

    “……”

    秦韻露出狐疑的目光望了我一眼似乎猜到了什么抿了抿嘴微微一笑卻也沒有再說什么。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