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星際之全能進化 > 正文 第1715章 敖廣的想法
    別看那海蛇妾室敢在龍王面前撒潑,但那是恃寵而驕,而敖廣不一樣,他是龍王的嫡長子,身份在水晶宮內卻是僅次于龍王的,而且正室的孩子哪有看小妾順眼的?所以敖廣可不會慣著這海蛇。

    那海蛇別看很受龍王的喜愛,但她的身份終歸是妾,而妾跟妻是截然不同的概念,所以她可不算是敖廣的小媽,而只是敖廣家半家人半財產的身份。

    這種身份也就比仆人高半級而已,跟敖廣這種嫡長子是完全沒有可比性的。

    所以海蛇敢在龍王面前撒潑,但絕對不敢招惹敖廣,因為一旦她招惹了敖廣,那敖廣就能趁龍王不注意的時候,名正言順的處死她,然后放逐她的兒子,而這一切都是合理合法的,就算龍王時候追究,也頂多就是斥責敖廣對家人過于嚴厲,僅此而已,他甚至都不能因此而責罰敖廣。

    在這種嚴苛的等級差距下,海蛇妾室很清楚自己的地位,她可不像自己那個被嬌慣壞了的兒子一樣不長腦子,她知道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她得罪不起。

    在隔音結界內,龍王看著自己的兒子問道:“搞這么神秘干什么?”

    “父王,我認為這事兒就這么算了吧。”敖廣說道。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我知道你看不起他不學無術,但他終歸是你弟弟,是我的兒子,他就算再怎么不是東西,打他就是打我,就是打你,尤其是還被打臉,這簡直就是欺人太甚!我這次絕對要讓炎帝部落付出代價!”龍王此時還在氣頭上。

    “父王,如果只是炎帝部落的話,那么我早就動手了,炎居和女娃根本就回不了部落。”敖廣一臉平淡的說道。

    “你這么說好像也是,你為什么要放他們離開?”龍王點了點頭,自己這個大兒子的性格他還是很了解的,在敖廣的眼里,沒什么是比龍族的面子更重要的了,如果沒有什么意外的話,那他當時就得跟炎帝部落的人動手,怎么可能放任對方離開?

    “因為這事兒還牽扯到了銳風。”敖廣說道這里也是無奈的嘆了口氣。

    “銳風?這關他什么事兒?”龍王也是一皺眉,這血翅黑蚊王是出了名的鬼見愁,這家伙毫無道義或者強者尊嚴可談,那真是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跑,跑了之后還事后報復你家人。

    這種貨色雖然為人所不齒,但像炎帝或者龍王這種人還真拿他沒什么辦法。

    首先,銳風的實力在那擺著呢,就算設計伏擊,炎帝或者龍王也沒有把握一定將其擊殺,而一旦這家伙跑了,那你可就永無寧日了,向炎帝或者龍王這個級別的人是不怕銳風,但他們都是有家有業的,自己不怕銳風,那兒子呢?部落的臣民呢?

    所以在面對銳風的時候,那怕是向龍王或者炎帝這種身居高位的人,也都是敬而遠之,不愿意去招惹他。

    “打人的是銳風的弟子,嫡傳弟子。”敖廣很無奈的說道。

    “真的假的?你別被忽悠了!”龍王的第一反應就是不信,畢竟血翅黑蚊王銳風一向都是獨來獨往,來朋友都沒有,怎么會突然收了徒弟,而且還是嫡傳弟子。

    “炎居發誓是亳親眼見到那個叫做秦浩的家伙使出了銳風的獨門絕技,把一只結尾虎吸成了干尸。”敖廣緩緩的說道。

    “這……”龍王沉默了,他知道炎居那小子既然敢發誓,那就不會有假,畢竟在這個世界里誓言是真的會應驗的,而亳親眼所見的話,那就更錯不了了,亳可是跟龍王一個級別的高手,他親眼所見的話,是不可能走眼的。

    龍王的想法在正常情況來說,確實不會錯,炎居確實不敢用誓言來撒謊,而亳的實力也幾乎不存在走眼的可能性,但這一次,他還真就走眼了。

    畢竟誰也沒想到,血翅黑蚊王的獨門秘技會恰好和秦浩的骨刺有異曲同工的效果。

    在這種誤會之下,龍王和炎帝等人一樣,都把秦浩誤認成了銳風的弟子,而在這種誤解下,他們做出的判斷自然不可能準確了。

    “如果這事兒跟銳風那混蛋有關的話,那還真不好辦了……”龍王嘆了口氣,他雖然寵愛那個不成器的小兒子,但作為水族之王,他要考慮的肯定不是只有那個小兒子,他知道自己不能輕易的開罪銳風,因為那家伙根本不講道理,你招惹他,他就無限制的殺你子民,殺你子嗣,而他又孑然一身,讓你報復無門。

    所以遇到這么個貨色,大家都是能讓就讓,全都是抱著好鞋不踩臭狗屎的心態來對待他。

    “父王,你覺得我是因為看不慣他,才讓人監禁他的?”敖廣這個時候趁勢說道。

    “哦?說說你的想法。”龍王說道。

    “父王,銳風是個什么性格,您比我清楚,這個秦浩是他的弟子,估計也是一路貨色,而那小子什么性格您恐怕更清楚,如果不把她關起來的話,他肯定要亂跑,到時候一旦上了岸,您下次見到他的時候,可有很大幾率就剩一具干尸。”敖廣這話不乏威脅的成分。

    其實就敖廣來說,他早就想要收拾海蛇妾室這對母子了,在他看來,父王寵幸海蛇本身就是一件讓龍族蒙羞的事情,就因為這一點,海蛇就該死,而她的孩子更是孽種,如果不是他擁有部分龍族血統的話,敖廣對他都會有殺心。

    所以現在關押青衣龍子只是敖廣計劃的第一步而已,他就是想要讓海蛇失去兒子的幫襯,雖然青衣龍子不學無術,但他的龍子身份在哪,有他的庇護,敖廣想要殺海蛇就不那么容易,一旦被青衣龍子拖延片刻,那么龍王趕到的話,他雖然不能因此而懲罰敖廣,但把海蛇救下來還是不成問題的。

    所以敖廣借此機會關押青衣龍子,其實就是憋著要除掉海蛇,一方面是給母親出氣,一方面也是為了護衛龍族的尊嚴,要知道敖廣在維護龍族顏面這一點上,他眼里是不容半點沙子的,這點龍王也是非常清楚的。

    閱讀網址: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