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星際之全能進化 > 正文 第1538章 無名星球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星際聯邦進攻蘭寧帝國的計劃正在有條不紊的實施著。

    此時以陸辰為首的使節團已經出發前往四大帝國,星際聯邦內部的征兵也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一眨眼三個月的時間過去了,陸辰的使節團已經抵達了他們此行的最后一站——蘭寧帝國,并且在那里跟蘭寧以及蘭寧周邊的小國家都簽訂了貿易協定。

    于此同時,星際聯邦的常規戰艦工廠也如同下餃子一般的在量產常規戰艦,成百上千艘的戰艦陸續下水服役,第一批征募的士兵們也完成了全部的訓練,開始登上戰艦進行實戰演習。

    在這三個月中,最令秦浩欣喜的就是安特科掠奪者級主力艦的測試工作已經全部完成,正式進入了量產階段,而且作為測試用的原型機,此時已經裝配武器并且入列服役了。

    眼看著計劃進展無比順利,秦浩的心里也舒暢了不少,在這段時間里,他帶著蟲后和露西亞去了一趟圣臨使者的圣城,并且面見了大祭司。

    通過大祭司,秦浩了解了圣臨使者最近的情況,因為周邊有蟲群幫忙抵擋敵人的威脅,所以圣臨使者這段時間日子過的非常舒服,他們儼然已經完全進入了休養生息的狀態,那些被占領的新疆域此時已經完全都被消化了,真正成為了圣臨使者的領土。

    除此之外,圣臨使者的超級武器——裁決大炮也都已經冷卻完畢,隨時都可以再次使用了,這種武器的冷卻完畢,也讓圣臨使者的信心增加了不少。

    從圣臨使者的圣城出來之后,秦浩回了一趟死亡使者的老巢——死王神殿!

    因為某種原因,蟲后需要跟在秦浩的身邊,所以這一次她和露西亞也跟著一起去了,這不是蟲后第一次來到死亡神殿,但卻是她第一次光明正大的來這里!

    上一次來到死亡神殿的時候,蟲后在這里遭到了伏擊,在一群死亡使者的圍攻下,她最終被馬歇爾王的時間之核所傷,以至于不得不與露西亞交換身體。

    但這一次蟲后來到死亡神殿的時候,她就不需要跟死亡使者們劍拔弩張了,首先她跟露西亞兌換了身體,身上的氣息已經截然不同了,露西亞也是一樣,她雖然擁有蟲后的肉身,但靈魂氣息又不一樣,所以在死亡使者們眼里,這兩個人雖然都是高手,但跟蟲后無關,也算不上永生者。

    再加上此時已經不是馬歇爾王當家,而是秦浩主宰死亡使者一族,所以就算有人發現了疑點,也不敢往秦浩身上懷疑,畢竟他們無私的王是不會勾結永生者的!

    現如今的秦浩在死亡使者們當中還是享有很高威望的,這種威望不僅僅是因為他繼承了馬歇爾王的王位,也不是因為他傳承了馬歇爾王的力量成為了死亡使者一族中的頂尖強者,而是上一次在死亡之痕神秘來客到訪的時候,秦浩挺身而出,為了保護所有的死亡使者前往死亡之痕赴約!

    那一次,所有人都覺得前往死亡之痕赴約是一場必死的旅行,所以那些跟秦浩爭王位的人都退縮了,他們親手把秦浩捧上了王位,讓他替死亡使者一族去死。

    結果沒想到秦浩安然歸來了,這樣一來,在基層死亡使者心中,秦浩的威望大漲,再加上他是馬歇爾王指定的繼承人,所以秦浩也就名正言順的掌控了整個死亡使者一族,那些封疆大吏雖然心中多少還有些不甘心,但也就僅此而已了,秦浩如今已經正式繼位,除非他們有確鑿的證據來指證秦浩背叛死亡使者一族,否則他們就得安心聽從秦浩的命令,不然的話他們將不被融于死亡使者一族當中。

    “怎么樣?死亡之痕那邊有動靜嗎?”秦浩回到死亡神殿之后就立即召集了那些在死亡神殿的資深死亡使者開會。

    “回王上,死亡之痕一切如舊,那些家伙仿佛消失了一般。”負責監視死亡之痕的那名死亡使者答道。

    “不應該啊……”秦浩皺了皺眉,死亡之痕的神秘來客們一出現就重傷馬歇爾王,全殲馬歇爾王的貼身禁衛軍,怎么完事兒之后就銷聲匿跡了?這虎頭蛇尾的行動方式不符合常理啊!

    “王上,我覺得那些家伙或許在醞釀什么陰謀,我們要不要登上那顆星球去仔細偵察一下?”那死亡使者問道,他們之前接到了秦浩的命令,只能遠遠的觀察,不能靠近那顆星球,所以無法取得準確的情報。

    “嗯……”秦浩擰著眉思索了好久,然后才開口問道:“風險會不會太大了?”

    “風險確實是有,但我們總不能這樣坐以待斃吧?”旁邊另外一個資深的死亡使者說道,其實關于這個問題,他們在秦浩回來之前就討論過了,但不許靠近那顆星球是秦浩下達的命令,所以在前往那顆星球偵察之前,他們得取得秦浩的命令。

    “您覺得呢?”秦浩回頭看向了蟲后,雖然蟲后和露西亞一直跟在秦浩的身邊,但秦浩卻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過她們的身份,而且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秦浩在死亡神殿里也沒有再成為蟲后為師父。

    “那顆星球在哪?”蟲后問道,對于她和露西亞跟在秦浩的身邊,那些資深的死亡使者們都保持著沉默,誰也沒有多嘴,在他們看來這就是跟在秦浩身邊的兩個王妃而已,畢竟馬歇爾王當年也有段時間是這樣的,不論走到哪里他都會帶著辛西婭王妃,直到兩個人決裂。

    “xxxx,xxxx,xxx”秦浩看了那個負責監視的死亡使者一眼,那人報出了一個坐標。

    “什么!?”蟲后驚訝的叫了一聲,秦浩從未見過蟲后如此大驚失色。

    “您知道這個位置?”秦浩一愣。

    “你跟那些人接觸過了?”蟲后立即問道。

    “是的!”秦浩隨后把自己前往那顆無名星球的過程跟蟲后詳細的說了一下,不過兩個人的對話是通過精神力來完成的,下面那些死亡使者因為實力的關系,是無法竊聽這兩個人的話語的。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