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海賊之文虎大將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他有的只是我們
    以伯倫少將的身份,想接觸到天龍人,除非對方特意出來,否則幾乎是不可能的。

    事實上,天龍人這樣立在世界頂端的貴族生物群體,在世人的眼中,并不是那般常見的。對海軍來說,也同樣是傳說中的人物。

    長久以來,從出生的一刻起,整個世界便在灌輸,天龍人高高在上,世界貴族神圣不可侵犯的理念。這類似洗腦的思想,久而久之讓人內心便會形成一個堅固的印記。

    沒有人有勇氣,去侵犯這樣的人群,去沖撞世界貴族,這是他們自出生以來,便被叮囑要牢記的。

    伯倫已經人到中年,成為了一名少將,但讓他去碰撞天龍人,卻依然會感到心有余悸。

    唐恩十分清楚,盡管有些人實力,地位都已經上升到了一個很高的階段,但是這種長久以來被灌輸的思想,卻依然在潛移默化的影響著他們。

    最明顯的便是薩卡斯基,這位鐵血軍神,無情冰冷的男人,面對天龍人,依然會選擇低頭。甚至,會親自出手維護他們的利益。

    片刻后,伯倫少將離去,唐恩最終還是撥通了本部的電話蟲。

    馬林梵多,大將辦公室中。

    戰國正皺著眉頭,看著桌上的文件,突然聽到電話蟲響,轉頭一看,皺緊的眉頭,立刻又是多出了幾道褶子。

    “怕什么來什么。”

    他嘆息一口氣,看著急促響起的電話蟲,最終還是選擇接通了。

    “喂,唐恩啊,你小子最近的任務,完成的相當不錯啊!”

    “偉大航道前半段的海賊,幾乎都快要銷聲匿跡了!”

    “整個航道,都被你清洗一遍,相信只要有你在,這群家伙,肯定不敢在任意妄為了!”

    帶著笑聲,戰國有意的扭轉話題,談論起唐恩這段時間的功績來。

    “不過,前半段航道,可能還需要你在鎮守一段時間,以防萬一嘛!”

    “要是這群家伙,死灰復燃,那就麻煩了。”

    “爭取一次,給他們打到痛。”

    戰國不斷地開口講話,話語中的笑聲,卻是個人都能聽得出來勉強的意思。

    對面,唐恩一直默默聽著,也不開口。

    終于,戰國自己一個人說話,感覺到尷尬了,咳嗽了兩聲,也陷入了沉默。

    “你知道我找你是為了什么。”

    漠然的話語,令戰國感到頭皮發麻,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唐恩,這件事情事關重大,你不能亂來。”

    唐恩開口:“我不會亂來,但這前提是,本部方面能夠給我一個交代,給海軍千千萬萬流血付出的士兵,一個交代!”

    “貝羅斯,是個好軍官!”

    他的話語,讓戰國壓力大增。

    “事關天龍人,我們需要時間,還有這件事情,背后必然有著隱秘。”

    “天龍人,不會隨意對海軍動手的。”

    戰國咬牙說道。

    “天龍人的性子,你我都了解。”

    “戰國大將這樣說,不覺得自己都無法相信嗎?”

    電話蟲中,唐恩的聲音中有了一抹嘲諷。

    這樣的語氣,以往的對話中,可是絕對不會出現的,戰國意識到了,對方的憤怒。

    “唐恩!”

    戰國惱羞成怒,忽然高聲喝道。

    “你是海軍,不要亂來!”

    唐恩對此言充耳不聞:“告訴我納莎居住的地方。”

    “你連她的名字都知道了?”

    戰國面上露出一抹不可思議。

    “告訴我她的地址。”

    唐恩重復了一遍。

    語氣,態度都萬分的強硬,這也讓戰國心中生出一抹怒氣。

    “我說過了,唐恩,你不要亂來。”

    “至于納莎的信息,我不知道,你去找空元帥吧!”

    唐恩聞言,也不再廢話,直接掛斷電話蟲。

    戰國還要再說什么,勸對方不要沖動,但發現電話蟲忽然掛斷后,氣的一拳砸在桌子上。

    “該死,這混蛋小子!”

    “就沒有一個省心的!”

    而唐恩,則是在沉思片刻后,又打通了空的電話蟲。

    “喂,唐恩。”

    空的聲音很低沉,顯然也在為某件事而覺得很有壓力。

    “我想知道,關于貝羅斯事件,本部的處理結果。”

    唐恩開門見山,直接問道。

    電話蟲對面,空頓了頓。

    “我不久前與世界政府通過話,天龍人表示,會做出賠償。”

    “賠償?”

    唐恩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怎么賠償?”

    “他們會親自厚葬貝羅斯,并給他的父母,兄弟以優待,包括授以貴族爵位,金錢等方式。”

    空話語很沉重。

    “海軍接受這樣的賠償嗎?”

    唐恩問。

    “海軍只能接受!”

    空的語氣加重了。

    唐恩忽然沉默了,但半晌后,他又開口了。

    “生命之重,不是一切無意義的地位,金錢能夠代替的!”

    “況且,貝羅斯,沒有父母,兄弟姐妹!”

    頓了頓。

    “他有的只是我們!”

    眸子變得森冷,語氣也在這一刻變得無比凌厲。

    “海軍能夠接受這樣的賠償。”

    “我唐恩接受不了!”

    空站在電話蟲面前,忽然變色,大聲喝道。

    “唐恩,你要弄明白你的身份!”

    “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海軍大將,不是天龍人的狗,也不是能夠漠然無視自己身邊兄弟,因為莫須有的原因,便無故葬送自己生命,而置之不理的懦夫!”

    唐恩的聲音很平靜。

    “那你想做什么?”

    空也怒了。

    “告訴我納莎的地址,如果你不說,那我就自己查。”

    “相信我,我有這個能力!”

    唐恩淡淡說道。

    “做事前,先想清楚后果,唐恩,不要因為一時的憤怒,沖昏了自己的頭腦!”

    “你是海軍的頂梁柱,有著大好的前程!”

    空大聲勸道。

    但是很快,唐恩平靜的話語便打斷了他。

    “這些,我都不要!”

    “我只想要,我兄弟,我戰友的生命!”

    空的話戛然而止,面色難看無比。

    “納莎的地址,我不可能告訴你,另外,唐恩,你也不要沖動。”

    “冷靜下來,想一想!”

    唐恩直接掛斷了電話蟲。

    他緩緩抬起頭,眸子中閃爍著冷光。

    賠償?

    什么樣的代價,能夠賠償一條生命?

    貝羅斯無父無母,沒有兄弟姐妹,他擁有的只有他們這些戰友。

    “既然你們給不了我這個交代!”

    “那我就自己給!”

    喃喃的說道,唐恩站起了身。

    雙眼之中,已是殺意凜然。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