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三章 送你上路!
    猛然間從獵人變成了獵物,這讓在場的眾人都很不適應。

    明明是他們聯盟來圍剿這楚休的,結果這楚休竟然還敢膽大包天的打上門來。

    不過隨后眾人便在心中冷笑不已,這里可是北燕,這楚休光明正大的打上門來,態度如此囂張,此時恐怕早就已經被大光明寺等正道宗門察覺了,只要拖住他們一段時間,保證楚休這些人無法離開北燕!

    聶仁龍寒聲道:“楚休,你既然主動前來送死,那也正好省了我們一些力氣!先把你們這些人都留在北燕,然后再攻破關中刑堂,將你這些魔道妖人,一網打盡!”

    楚休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然的笑意道:“聶莊主,我這個人有時候其實是很心軟的,你這么大的年紀,中年喪子,一定是很悲痛的,所以我準備成全你,送你下去跟你兒子團聚,怎么樣,開不開心?”

    聶仁龍的面色頓時變得漆黑無比,他剛想要怒罵些什么,便見楚休直接一揮手,低喝道:“殺!”

    話音落下,一眾魔道眾人立刻拔出自己手中的兵刃,在那陣法魔氣的加持下,向著下方的眾人沖殺而去!

    雖然魏書涯以及北燕朝廷這邊可以幫楚休擋下一部分的力量,不過這里畢竟是北燕,還是速戰速決為好。

    而且最重要的是,楚休并不知道東齊那邊究竟聯盟到什么程度了。

    偷襲這種事情只能用一次,等回到關中刑堂后,他將要面對的可是一場硬仗,所以北燕這邊,必須速戰速決,他好回到關中刑堂做準備。

    楚休這邊雖然是嘲諷的聶仁龍,不過虛言等人這邊的面色可也都不太好看。

    楚休此舉,蔑視的可是他們整個北燕正道是武林!

    幾人剛想要出手,便見三個身影已經攔在了虛言等人的身前。

    出手的這三人正是梅輕憐、陸先生跟柳紅葉。

    梅輕憐的實力最強,她直接對上了大光明寺的虛言。

    姹女大法邪異無比,梅輕憐的武道雖然在正面對敵之上威能不算強,但纏斗的功夫卻是一流,縱然虛言出手之間爆發力驚人,一時半刻也是無法擊退梅輕憐。

    陸先生則是對上了神武門的燕淮南。

    燕淮南位列風云榜,也算是一代人杰,神武門能夠成為七宗八派之一,其實全都靠著燕淮南一人在那里撐著。

    不過陸先生的實力也不差,在天人合一境之時,陸先生便是這個境界當中的巔峰高手,此時踏入宗師境界,他的實力其實也是要遠超一大堆同階武者的。

    甚至陸先生在踏入武道宗師境界之后,早就想要找一位江湖上有些名氣的強者交手,試試自己的身手了,只不過他一直沒能如愿而已,現在才總算是得償所愿。

    在場唯一占據下風的便是柳紅葉了。

    他雖然也是武道宗師,不過一來是他的踏入武道宗師的時間有些短,他本人也不是陸先生那種天賦驚人之輩。

    而且礙于傳承的原因,柳紅葉自身的武道也是無法跟巨靈幫的方大通比的。

    連續交手幾招下來,他就已經落入頹勢了,不過楚休也沒有要求他那么多,只要柳紅葉能夠堅持短時間不敗就成。

    無數魔氣瘋狂的涌入楚休的體內,楚休周身的力量被他提升到了極致,七魔刀中的恨刀已經被楚休握在了手中,一刀斬下,磅礴的魔氣涌入其中,牽動無邊的恨意滔天!

    速戰速決,上來楚休便已經動用了至強殺招。

    聶仁龍的心中有恨,而且還是無邊的恨意。

    殺子之仇,不共戴天。

    此時楚休便站在聶仁龍的眼前,哪怕沒用七魔刀,楚休都能夠感知到聶仁龍身上的恨意,所以此時動用恨刀,無疑是一個很好的選擇。

    在楚休出刀那一瞬間,聶仁龍卻是狂笑了一聲。

    他周身被恨刀的恨意所籠罩,但卻并沒有選擇去硬抗,反而是主動融合他心中的恨意,剎那之間,聶仁龍的雙目就變得赤紅,一縷縷的魔氣涌入他的體內,那大陣中所釋放的魔氣本來是為了楚休這邊的魔道武者準備的,但此時卻是能夠主動涌入聶仁龍的體內!

    轟然一聲巨響,聶仁龍周身魔氣爆發,甚至要比楚休更盛,乾坤凌云手施展而出,攪動的卻不是天地元氣,而是無邊的魔氣!

    雙手舞動之間,無數魔氣凝聚成氣旋,直接將楚休籠罩在其中。

    恨刀還沒有落下,刀勢便已經被攪碎,楚休的身形在那氣旋當中被撕扯著,最后轟然一聲爆裂,楚休整個人都被轟飛了十余丈。

    平復了一下體內還在沸騰的氣血,楚休收起了七魔刀,眼中露出了一絲凝重之色。

    七魔刀對于聶仁龍來說沒有用,甚至聶仁龍本身竟然都實力大漲,要比上次他入魔之前強上一大截。

    雙目赤紅但卻仍舊保持著理智,周身繚繞著魔氣,比楚休更像魔道中人的聶仁龍冷聲道:“楚休,這些,可都是拜你所賜!”

    走火入魔這種東西是危機,但同樣也是機緣造化。

    上次聶仁龍因為聶東流的死而入魔,自己也是深受重創。

    但等到他傷愈之后,自身卻是適應了入魔之后所帶來的那股強大力量,并且也適應了魔氣的屬性。

    聶仁龍沒有修煉過魔功,但經歷了一次入魔未死,他卻已經是魔性天成!

    恨刀雖然能夠引動聶仁龍心中的恨意,但在上次聶東流死時,入魔之后聶仁龍的恨意已經的達到了巔峰,以外物所引動的恨意,自然是達不到入魔的層次,所以恨刀對于現在的聶仁龍來說,沒有作用,甚至還會幫他提升一部分的力量。

    將七魔刀扔進空間秘匣中,楚休微微皺了皺眉頭,失算了,他貌似低估了聶仁龍。

    像是聶仁龍這種草莽出身但卻能夠走到如今這種地位的存在,都是當世人杰,沒有一個簡單之輩。

    上次的事情對于聶仁龍來說是一個劫難打擊,但卻也是一個機緣,挺過去,便實力大進。

    聶仁龍一掌落下,滔天魔氣遮天蔽日,幾十丈的魔氣巨手轟然落下,向著楚休砸來。

    楚休身形一動,接連變幻方位,但那魔氣巨手虛抓了一下,一縷縷奇異的韻律綻放而出,絲絲魔氣被那魔氣巨手所牽動,仿若牢籠一般,將楚休囚禁在其中,最后直接捏下,好似要將楚休捏的粉身碎骨一般。

    雙手結印,楚休周身金色佛光綻放,梵音響徹天地之間,一尊金色大日如來虛影浮現在楚休身后,在那魔氣巨手當中綻放出了刺目的圣潔佛光來。

    換日大法!

    降魔佛光照耀天地之間,楚休也終于從那魔氣巨手當中掙脫,不過這一幕卻是看得在場的其他人都感覺別扭無比。

    明明聶仁龍才是北燕正道武林的領導者,而楚休才是要被他們絞殺的魔道兇徒。

    結果現在楚休出手卻是圣潔佛光,而聶仁龍卻是魔氣滔天,怎么看怎么別扭,好似身份反過來了一般。

    聶仁龍看著面色有些發白的楚休,他一步步緊逼而來,同時也冷聲道:“楚休,今日你主動前來根本就是在送死,等到北燕其他正道宗門前來,你們一個都走不掉!”

    楚休長出了一口氣,淡淡道:“放心,其他人不會來了,聶莊主你難道還沒反應過來,為什么極北飄雪城和皇甫氏等勢力,到現在都沒有到嗎?”

    聶仁龍微微一皺眉:“隱魔一脈出手攔截了他們了?不對!隱魔一脈不可能全部出動,你們難道真想再來一次正魔大戰不成?”

    對于這次進攻關中刑堂殺楚休,聶仁龍看的很明白。

    楚休是隱魔一脈的人,但他卻無法代表整個隱魔一脈。

    哪怕楚休是真正的昆侖魔教繼承人,獨孤唯我的再世傳人,隱魔一脈也是不會為了他去拼盡一切,再來一次正魔大戰的。

    身在江湖上這么久,聶仁龍自然也知道,跟明魔一脈拜月教獨尊相比,隱魔一脈其實并沒有一個真正的領頭人,其模式也跟聯盟很像,還是沒有盟主的聯盟。

    楚休出事,魏書涯這一脈的人或許會管,但其他人嘛,可能連插手都不會插手。

    除非有真正獨孤唯我那樣的至強者出現一統魔道,否則無人可以再號令整個隱魔一脈。

    聶仁龍搞不清楚楚休到底是怎么攔住其他北燕那些武林勢力的,其實在就在他剛剛準備上臺時,魏書涯等人便已經出手了。

    此時此刻,在大光明寺內,一名慌慌張張的大光明寺弟子跑到虛行的住處大聲稟報道:“首座!外面傳來消息,楚休帶著大量關中刑堂的武者還有隱魔一脈的武者進入北燕,沒有絲毫遮掩行跡,直奔聚義莊而來!”

    虛行一聽這話頓時便炸了,冷哼道:“好大的膽子!他竟然還敢主動出手!召集達摩院弟子,立即準備出發!”

    不過隨后虛行想到了什么,輕哼了一聲道:“我先去跟虛云師兄說一下。”

    現在他可是還在被罰閉關的情況下,擅自帶著人動手的話,那后果恐怕就不是被罰閉關那么簡單了。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