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從超神學院開始的穿越日常 >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王并必須死 二
    “嘭!”

    一聲巨響,場地圍墻被砸出一個人形坑洞,并且許多如蛛網一樣的縫隙以此向四周不斷蔓延,擴散至整個墻壁。

    觀眾臺上傳出驚呼聲,畢竟比賽到現在為止還沒鬧出這么大動靜,大部分都是點到即止,沒有這樣慘烈!

    觀眾臺最上面一層,兩個老人站在一起,靜靜看著場里一幕。

    “老王,我沒記錯,場下的那個年輕人是你的孫子吧。”

    穿著藍衫的老人淡淡開口,這老人面容冷峻,給人一種肅殺之氣。

    尤其是眼睛這塊,其中一只眼睛不似人類的瞳孔,另一只更是用針線縫補,面目可憎。

    另外那個老人身材矮小許多,雖然五官正常,但是組合在一起卻給人一種笑里藏刀,陰險小人的特質。

    這兩老人身份不一般,都是當年甲申之亂的參與者。

    到了如今,更是成為了異人界扛把子之一,分別是十佬呂慈,十佬王藹。

    率先說話的是呂慈,他用僅余的一只眼睛一動不動看著場下。

    “是我孫子,只是有些不成器,呂兄見怪了。聽說你們呂家有一個后輩殺了同族之人判出家族,并且加入全性,是有這回事吧?”王藹隨意說著,眼睛瞇起臉上露出狐貍一樣的笑意。

    聞言,呂慈臉色頓變,暗罵王藹這老貨陰險。他不過埋汰幾句,就立即揭他家短。

    “老夫家事就不用王老你操心了,不過眼下你這孫子情況可不太妙。”呂慈冷冷說道。

    “并兒雖然頑劣,但是修為這一塊同輩之中難有敵手。”

    王藹說道,他對他這孫兒有信心。

    場下,當灰色的濃濃煙塵散盡,王并終于從墻壁縫里擠了出來,只是身上卻是一塌糊涂,破破爛爛。

    王并緩緩站起來,目光怨毒的看著許易,他從來沒有受過這么重的傷!

    自他出生那一刻起就是王家的心肝寶貝,所有人都寵著他,縱著他。

    普通人追求一生的目標,名利,金錢,他從起步時就已經擁有。

    在他的人生里從沒有過失敗,他想得到的也從來沒有失望過!

    因為他的爺爺會不擇手段的幫他達成一切目標!

    就如同這羅天大醮,他根本就沒有放在眼里。如同過家家一人,這些垃圾異人怎么可能是他的對手!

    但是今天,身體被一個不知哪里冒出來的異人狠狠摧殘,骨斷筋折,臉面被丟在地上狠狠踐踏,他從未受過如此屈辱。

    “哦?”

    見了再次站起來的王并,許易面露疑惑之色,這樣的傷勢要是擱在普通人身上早就躺醫院,昏迷不醒。

    異人雖然有特殊能力,但體質卻依舊處于普通人范疇。除非是增強體質方面的異人,王并還能站起來倒是意外。

    但隨后許易發現了不對勁,在王并的身體表面,出現了一縷縷黑色的炁。

    這些黑炁輕輕拂過皮膚上傷痕,肉眼可見的速度其身體所受的創傷居然在恢復。

    “自愈能力?”

    許易面露怪色,自愈能力并不是什么稀奇的能力,但是怪就怪在這種能力怎么會出現在王并身上。

    “不對勁,這些黑色的炁流并不是王并的,充斥著狂暴與迷茫恐懼的氣息,不似人類可以擁有,是靈體。”

    許易勘破了王并的伎倆,他在王并身上感受到熟悉的氣息,和風正豪的拘靈遣將如出一轍。

    王家人會拘靈遣將,他倒把這一茬給忽視了!或許這對外界來說是一個大秘密,但對于他而言,卻不奇怪!

    “任何阻止我的都是錯的,世界要按著我的意志轉動,否則只有毀滅!”

    王并面目猙獰,歇斯底里近乎病態瘋狗的大吼。

    他的眼睛被狂暴的黑炁所填斥,他身體不斷向外噴發黑色氣流,在他身后更是出現了幾條混沌狀的黑色靈體。

    戰斗場地立時掀起了狂風,飛沙走石,塵煙四起。

    離場地近觀眾席上的人不禁紛紛后退,面露驚色,紛紛擋住臉作防御狀!

    “這怎么可能?拘靈遣將!”

    觀眾席上的角落,風正豪同樣關注這一場比賽。

    但是令他意外地是,風家一脈單傳的絕學怎么會在王家手里出現?

    這一幕許多人看在眼里嘴上卻不說話,心思卻是各異!

    尤其是風正豪他還特意看了一眼同為十佬王藹所在的方向,仿佛心有靈犀一樣,王藹也看了風正豪一眼,面露詭異的笑容。

    “老王,沒想到還把拘靈遣將交給你這孫子,真是厲害。真想看看風正豪那小子此時的臉色。”呂慈說道。

    近幾年,天下會異軍突起,成為異人界一股新興勢力。

    新勢力的誕生自然避免不了觸犯老牌勢力的利益,但風正豪實力不弱,足以將意外風波壓下。

    呂慈作為十佬,異人界老牌四大異人家族之一,地位超然,自然不會降下身份和一個小輩計較。

    只是單純的看風正豪不爽而已,自然希望打壓一番。

    “呵呵,老呂,風正豪那小子不是在那嗎!”王藹笑道。

    “哦?哈哈哈!”呂慈大笑。

    “比賽結束,勝者,骨傲天。”

    這時,裁判的聲音突然傳來,響徹整個賽場,不斷回蕩!

    王藹笑著笑著,臉上的表情頓時僵住了,變得無比地陰沉?

    “怎么會?”呂慈連忙看向場下。

    此時,賽場上很平靜,黑袍人靜靜的站在那里,一如他的裝束充滿神秘。

    與此對應的,便是王并,猶如死狗一樣癱倒在地上,眼神渙然,嘴里不斷溢出白沫,身體不斷抽搐著。

    許易面色平靜,王并雖然用上了拘靈遣將的能力,但對于他而言不夠看。

    此時的王并的下場也可以用作繭自縛來形容也不為過!

    因為在王并最終發動拘靈遣將的時候,許易用強大的靈魂力量抹除了他對靈體的操控!

    拘靈遣將的本質是無視靈體自身意愿強制建立契約關系,從而驅使。

    王并不僅僅是驅使,更是壓榨,吞噬這些天地生養的精靈,在他身體里充斥著被吞噬靈體的怨氣。

    如今許易抹除拘靈遣將的烙印,這些靈體便如同失去韁繩的野馬,紛紛在王并體內暴走,且反噬!

    “并兒!”

    十佬王藹悲憤地大叫一聲,直接從觀眾席上一躍而下,看著躺在地上生死不知孫兒,怒視許易。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