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浪跡在諸天 > 正文 第七百八十九章 天舟逞威
    三才劍陣!

    乃是方青山見過的,除了誅仙劍陣之外,殺伐最強的陣法。

    就算是當年云霄施展的九曲黃河陣,方青山在永生世界以日月虛空,寒冰烈焰陣圖布置的兩儀微塵劍陣與之相比也不例外。

    論殺傷力而言,恐怕除了人教的兩儀微塵劍陣,當然這是在有太清兩儀符的情況下,而不是方青山因勢利導布置而成的陣法。

    截教的萬仙大陣,佛門的菩提大陣,天庭的三十三天陣,地府的十八地獄陣,冥河的血海大陣等等與之相比都稍有不如。

    之所以如此強悍。

    一來是布置陣法的三柄三才劍都是殺伐至寶,用之布陣,平添五分威力。

    再有便是此陣從上古,乃至太古,甚至追溯開天之初就存在,卻從來沒有釋放過,一直在積蓄力量。

    這也是此陣雖然沒有人主持,但是威力卻如此厲害的緣故。

    大陣啟動,頓時整個空間都是劍氣沖霄,熾白的光華閃耀整個空間,好似能夠洞穿靈魂,因果,時空,命運的鋒芒讓人好像被千刀萬剮。

    此陣一動,殺氣驚天,要不是外面有六耳主持的小先天五方大陣守衛,恐怕立刻便驚動了整個洪荒。

    幸好方青山有先見之明,讓六耳主持了陣法,否則單單憑借五行靈珠恐怕根本就不能完全遮掩氣息。

    而只要露出一絲氣息,其他人不說,肯定是瞞不過圣人的眼神的。

    而一旦圣人知道了,也就等于沒有什么秘密了。

    女媧可能會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老子是自己的師尊,不會傷害自己,破壞自己的機緣。

    原始與老子交好,當年自己和他還有一面之緣,可惜前不久,方青山差點讓觀音萬劫不復,如果這里的事情爆發,方青山可不知道,這位圣人作何想法。

    至于通天教主,與元始天尊一樣,同樣令方青山捉摸不透,畢竟當年自己也曾經參加過封神之戰,而自己又作為人教弟子,誰也不知道通天教主是不是會給自己使個絆子。

    至于西方兩位圣人,方青山可以肯定,他們一旦知道,必定立馬通知多寶等人。這道不是因為自己差點廢了觀音菩薩,而是他們本性如此,有好東西,便是與我有緣。

    好在有著六耳主持陣法,眼見得小先天五方陣居然有被撕破的感覺,同樣大吃一驚。

    作為主持陣法的人,他可是知道這門陣法的厲害。

    若是換做大先天五方陣,以先天五方旗來布置,恐怕就算是比起洪荒三大絕陣估計也不逞多讓吧,就算是攻擊力不足,防御力也絕對在其之上。

    來不及多想,六耳連忙將自己的法力灌輸到陣法之中,以自身為陣眼,這才勉強做到滴水不漏。

    再說三才劍陣之中,眼見得劍光落下,先是一面黑色旗幟懸浮在方青山頭頂。

    跟著,又見一見灰色鎧甲加持在方青山身上。

    玄元控水旗,太虛神甲。

    未算勝,先算敗。

    不管能不能破了陣法,自己的安全首先要保證。

    有兩件頂級先天靈寶守衛,方青山的防御不說萬無一失,至少也是固若金湯。

    跟著,心中一動,先是逝水燈閃爍了起來。

    劍光的速度本來氣勢如虹,進入燈光范圍,速度瞬間爆降。

    時光延遲!

    然后,一柄鐮刀橫空出世。

    這是永恒天舟上,論單體攻擊,排名第二的存在。

    至于排名第一的卻是那混沌魔角。

    此物乃是混沌魔神本命雙休的至寶,堅固度,鋒利度,絕不弱于死亡鐮刀。

    再加上配合永恒天舟這么一撞,攻擊力還在死亡鐮刀之上。

    先撇開混沌魔角不提,但見得死亡鐮刀上遍布密集的齒刃,看上一眼便讓人不寒而栗,鋒芒銳氣,絲毫不比那三才劍陣來得差,仿佛隨時都能將時空切割成兩半。

    其上更是有神秘的符文在閃爍,勾勒出一道道奇異的道痕,烙印,加持在鐮刀上。更是平添了三分詭異,三分鋒芒。

    隱隱間。能看到一道道靈魂在鐮刀上掙扎呻吟。又有骷髏頭發出滲人的詭笑。讓人靈魂都在顫抖的感覺。十分的詭異。一種寒氣自然的籠罩鐮刀。

    鐺!鐺!鐺!鐺!

    劍氣與刀光相撞,發出一連串的金鐵交鳴聲,有火星四濺。

    好似兩方磨盤,如山岳峙,不斷的碰撞,不斷的磨滅,指掌碰撞。

    時而,劍氣沖霄,壓制刀光,時而刀光如潮,橫推劍氣。

    相互傾軋,空氣爆鳴,整個陣法空間之中,時空,因果,命運,陰陽,五行等等,統統都處于一種混亂狀態,有地風水火洶涌,好似開天辟地一般。

    這也幸好是這個地方,換了如今天地的其他地方,恐怕早就被打破了。

    畢竟是和東海三仙島一樣的地方,乃是混沌碎片所化,就堅固度而言,冠絕天下。

    再加上多年與西海磨合,融為一體。

    更兼此地,常年受劍陣磋磨,早就百煉成鋼。

    況且又是陣法空間之中,故而能夠承載永恒天舟和劍陣的對撞。

    嗡!

    有劍吟聲響起。

    僵持了片刻,似乎感受到了方青山的不好對付。

    三柄利劍再次一震,生出了連綿的劍吟聲。

    這劍吟聲不是很高,卻如長江之水,浩瀚不絕,又好像九天之上的星辰成海,深邃無盡。

    寶劍錚鳴,綻放出來自開天以來,積蓄了漫長歲月的可怕鋒芒氣息,這鋒芒之盛,蘊養多年,甚至都不比普通的靈寶來得差,甚至隱隱有了幾分通靈之象。

    到底這三才劍陣沒有人主持,之所以能夠抗衡永恒天舟,全靠多年的積累。

    爆發力雖強,持久力卻是不行。

    一旦僵持下去,劍陣的威力只會越來越弱。

    而永恒天舟就不同了,有聚雷塔在,有永恒天池在,能量不敢說無窮無盡。

    但是只要沒有對天舟形成絕對的壓制,想要打消耗戰,絕對是自尋死路。

    故而,要鏟除來犯之敵,劍陣只能快刀斬亂麻,畢其功于一役。

    嗡!

    隨著劍吟聲響起,似乎是鳴金收兵一般,四面八方的劍氣如同潮水一般退卻。

    跟著,又見三才劍一抖,一股無形的波動席卷全場。

    似乎收到了指令,所有劍氣聞聲而動。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