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浪跡在諸天 > 正文 第五百六十九章 萬物塔
    “應該先去晶核閣。”

    窮奇提醒道。

    方青山聞言不由得恍然大悟,萬物塔可不是免費的。

    每位進入者,必須繳納三十枚青銅晶幣,否則,禁止入內。

    而方青山雖然去過很多世界,低級的如同天龍,高級的如同封神,但是卻都沒有統一貨幣,也沒有遇到晶幣,手中自然沒有錢,需要先去兌換,否則,去到萬物塔,因為沒有錢而進不了,那就尷尬了。

    進入墟市的時候,傳遞的基本信息之中,便有墟市的大致分布圖。

    所以,方青山三人很是順利的便找到了晶核閣。

    因為方青山的大半身家已經被蚊道人吞噬了,更加珍貴的他不想拿出來。

    所以,此刻用來兌換的,也就只有一些靈藥,世界樹葉,菩提葉,或者靈液,九陽圣水,純陽重水等物了。

    好在這些東西價值也不低,所以換取了第一桶金。

    跟著,他們便馬不停蹄的來到了萬物塔前。

    此物在墟市的西面空地,高高聳立,足足有九重高下。

    整座寶塔落地生根,通體沒有斧鑿的痕跡,似乎便是天生地養長出來的一般。

    其上鐫刻著密密麻麻的符文,神秘莫測,好似天然,引動天地道韻加持。

    萬物塔,取自萬物霜天競自由。

    乃是一尊異寶,堪比頂級先天靈寶,若非是其不穩定性,便是比之先天至寶也不逞多讓,蘊含無窮造化。

    通過此塔,可以接引諸天萬界,流落虛空的奇珍異寶,或是天材地寶,或是神通功法,或是靈寶符箓,不一而足。

    至于到底能夠得到什么,那完全就看自己的運道,便是墟市之主也不能干涉。

    寶塔分為九重,一重一天地,一重一考驗。

    通過一重便可以得到萬物塔的獎勵,通過得越多,當然得到的獎勵也就越豐厚。

    “走!”

    方青山來到這里的時候,萬物塔周圍一個人都沒有,因為達到的人已經全部進去了,這可是墟市之中最大的機緣之一。

    方青山交了九十枚青銅晶幣,三人便同時進入了萬物塔鐘。

    不過一進去之后,三人便被各自分開。

    萬物塔中自成世界,時間流速也與外界不一致,外面一個時辰,里面一年時光。

    轟!

    方青山剛剛進入萬物塔中,還不待他站定,熟悉一下環境,腳下忽然有能量暴動,沖天而起。

    來不及多想,方青山腳下一跺,一方棋盤便由虛化實,浮現在了腳下,橫七豎八,星羅棋布,五彩毫光照耀大千。

    諸天五行棋!

    幾乎是神通成型的剎那,一股巖漿洪流從方青山身體之中噴射而過,卻絲毫沒有傷害到他,似乎他們并不存在同一個維度。

    到了這個時候,方青山才有機會好好打量一番。

    但見得這萬物塔的第一層乃是一方熔巖世界。

    到處都是火山,道道猙獰裂縫遍布天地,時時便有巖漿噴射,空氣中,彌漫著一種硫磺的刺鼻氣味。整一個天地烘爐。

    當然,除了自然環境之外,還有一尊尊炎魔,這些炎魔的修為都是開竅境界,再加上地利優勢,完全就是一尊尊半步法相境界的存在。

    而能夠進入墟市的人,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是半步法相。

    所以想要在這里生活半年時間,除非是有特殊手段,否則必定只能是天驕。

    機緣雖好,卻并不是那么好取的。

    一旦在萬物塔中身死,雖然并不是真正的死亡,但是也會折損一半的氣運,天地不佑,倒霉一點,喝涼水都會塞牙,甚至有可能因此而殞命。

    不過,對于方青山三人來說,卻完全沒有什么挑戰性。

    他們三人的修為雖然因為欺天之術和至寶鎮壓只能顯露出半步法相,但是完全不妨礙他們的戰斗力。

    且不說其他,方青山將諸天五行棋施展開來,不論是自然巖漿,還是兇戾炎魔,根本連碰都碰不到他,就更不用說傷害了,所以對于他來說,生活半年,簡直不要太輕松。

    最后他直接選擇了一處僻靜的所在,坐在五行棋盤上,頭頂菩提木,手握菩提子,開始一邊感悟熔巖世界的火屬性法則,一邊祭練五行火靈珠。

    在這里祭練火靈珠,卻是比外面快了幾分,雖然不多,但是也聊勝于無,打發時間罷了。

    而對于蚊道人來說,就更是如魚得水了,直接便重復了伏牛山脈的那一幕,將整個巖漿世界化作他的資糧。

    剛開始的時候看到這一幕,所有人幾乎都嚇了一跳,肝膽俱裂,畢竟伏牛山脈的事情他們可都是一清二楚。

    如果按照蚊道人這么搞的話,恐怕除了方青山三人,幾乎不會有人通過考核,這顯然與萬物塔的初衷是背道而馳的。

    畢竟,萬物塔的考核本來就難,再讓蚊道人這么一搞,根本就沒有什么機緣而言,還要折損大半氣運。

    所以,眼看著蚊道人似乎成為了外掛,病毒,萬物塔直接便將蚊道人禁錮,不讓他再出手。

    蚊道人雖然眼饞外面的資源,但是相比永恒蓮子,也就只能強行按捺下來。

    最后也只能如同方青山一般,拿著靈寶開始煉化用來打發時間。

    至于窮奇,就只能和其他人一般,斗戰炎魔,不過以他的修為,完全不是問題。

    天波易謝,寸暑難留。

    一轉眼,半年時間便要過去了。

    當然,這只是對于方青山三人而言。

    對于其他人來說,除了少數的絕代天驕,便是對一般的天才來說都是度日如年。

    眼看著最后時刻就要到了,很多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氣,可惜他們想得太簡單了。

    萬物塔牽引諸般流落虛空的至寶,便是墟市主人都不能提前截留。只能待他們挑選完了之后,剩下的才歸墟市主人,換了誰恐怕都會心疼到吐血。畢竟好的都被挑走了,墟市主人也只能留下一些殘羹冷炙,雖然即便是剩下的寶貝隨便哪一件拿出去,都是少見的寶物。

    墟市主人的便宜可不是那么好占的。

    就在最后時刻,最大的劫難終于爆發了。

    無數巖漿沖天而起,化為一條條巖漿長河,成百上千的半步法相炎魔席卷而下。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