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職法師 > 正文 第1841章 暗囚籠
    鳥王邪星開始往更高處飛,不經意間便飛到了莫凡的頭頂上空。

    莫凡往上方仰視,一開始只是覺得鳥王邪星罩住了自己頭頂上方的一小片星云,可不知道怎么的,它的身軀在自己的視野之中越來越巨大,越來越有一種遮天蔽月的感覺。

    它如同一個打開了司夜之神的斗篷,正一點一點的將夜空收走,同時也將自己頭頂的一切廣闊區域給完完全全的籠罩,蝠鲼邪鳥王邪星不知不覺在莫凡的眼中就有夜空那么震撼與龐大,自己在其斗篷之翼下渺小到如塵埃,莫名的恐懼顫栗感傳遍了全身。

    它落了下來,籠罩的是莫凡頭頂的一切星空夜云,它這樣降落下來對莫凡來說無異于更天塌陷那般恐怖至極。

    莫凡經歷過很多帶著幻覺似的假象,在看到蝠鲼邪鳥大到籠了長天的時候,他的理智就在告訴自己,這是一種壓迫手段,這是一種精神視幻,讓敵人從心靈深處被這樣的磅礴擊垮,最后到毫無還手之力。

    然而,鳥王邪星壓頂而落后,莫凡忽的失去了所有的視線,一種被壓扁的痛感傳來,好像徹底被打入到泥土巖層之下,那種狹窄的窒息感和強力壓縮折骨的感覺,是那么的真實!

    “這是什么能力???”

    莫凡整個人陷入到了黑色中,失去了視覺,失去了聽覺,周圍死寂,身體被壓抑的蜷縮,完全似被人強行釘入了一個的黑暗石棺里面,堅固、冰冷、狹窄!

    莫凡開始有些心慌,他分不清這究竟是自己的幻覺,還是自己確確實實落入到了鳥王邪星詭異的領域中,他拼命的施展力量,嘗試著嘶喊,卻無濟于事,他跟一個只有殘存意識身體卻已經死亡的靈體沒有什么分別!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莫凡卻仍舊找不到任何破解的辦法,煎熬、折磨、狹窄、壓抑,任憑心性如何的堅定,任憑莫凡如何認為這一切都是假象,這種空空如也、寂靜如死的滋味真得很難受,不需要多久便會將人逼瘋。

    “不能這樣,一定有什么辦法可以逃離這里,這必定是某種精神困籠,決不能把自己的意識鎖在這個暗無天日的石棺里。”莫凡沒有自暴自棄,他很清楚許多這種幻視與攝魂都是從心靈上擊垮一個人的意志力,當初面對蛇發蝎君美杜莎的凝視也是那般,它給自己的心上一道鎖,讓自己心腐爛在這鎖下,自我滅亡!

    莫凡決不允許自己的精神被困在一個這樣的死區中,他努力的回憶著自己被壓在這種地方之前的情景。

    他清楚的記得鳥王邪星展開翼,身軀如夜神斗篷籠罩著人間,龐大的讓山巒都顯得幾分渺小,讓海洋都被遮蓋上了一件云衣,自己往上凝視,凝視到的是一個越來越難以抗衡的震撼身影,緊接著視覺消失……沉陷……

    “它不可能真得變得這般龐大,那為什么我仰視的時候星辰、海月的光輝都會隨之消失??”莫凡沒有停止思索。

    光輝,為什么提前消失了,尤其是蝠鲼邪鳥王還沒有身體莫名擴展變得神通一般籠罩天海時……

    這是不是意味著它在施展這個能力的時候,光無法灑落……

    “黑暗!!”

    “這家伙也具備黑暗能力!!”

    莫凡恍然醒悟,那一個巨大籠天的斗篷之翼不正似司夜統治的降臨,將敵人困于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世界,蝠鲼邪鳥王的這攻心攻得不是真正的精神與心靈,而是它抹去了本應該灑落在自己身上的所有光輝,用一堵堵黑暗之墻將自己封在了原地!!

    ……

    海深邃,天夜漆黑中透著些許蔚藍的底幕暗輝,旭島不規則的橫臥在深邃茫茫的海上,一束如油漆黑那樣的幕布圍成了一個三角體柱狀,罩在了山嶺椰上的莫凡身上,而蝠鲼邪鳥王依舊靜懸于莫凡的頭頂上空,黑色的幕布異光從它的身軀下泄落,死死的鎖著莫凡的魂魄。

    但是,知道了這一切源自于黑暗之力后,莫凡便似尋到了一面墻的裂痕弱穴,從這個位置著手,便能夠徹底的將這種封死自己的黑暗墻幕給推倒!

    莫凡踏了出來,身上還伴隨著一些黑暗的濁氣,它們緩緩的散去,不再死死的纏繞著莫凡,微弱的星光與霜冷的月光重新灑落在了莫凡的身上,熄去的那些魂火更在這一瞬間爆燃,重新恢復了那斗志昂然的狀態!

    “沒有想到也是一位黑暗戲法師!”莫凡再一次抬頭朝著天空望去,看著鳥王邪星身上籠罩著的一層黑暗之靄,嘴角不由一勾。

    這就更符合自己的口味了!!

    “唲!!!!!!!”

    鳥王邪星發出了空靈如海豚那般的聲音,沒有想象中的那種鳥鳴的刺耳,卻是一種可以觸及靈魂的嘶啼,帶著些許歌唱者刻意釋放出來的悲蒼感!

    鳥王邪星這一次是真正被挑釁成功了,被觸碰到了骨子里的桀驁!!

    “拿出一點真本領,否則你怎么夠格做我莫凡的坐騎!”莫凡更是張狂無比,指著鳥王邪星,讓這家伙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那必將它擊敗的自信。

    蝠鲼邪鳥王揮動著尾巴,那鎖住它的幾百米鎖鏈也因此繩動了起來……

    鳥王邪星在面朝夜空,尾指島嶼,它啼叫聲再一次響起,像是在呼喚著天空之上的司夜之界,整片海洋上空都能夠清楚得聽到那種觸及靈魂的叫聲回蕩!

    這一聲啼,使得附近的那些鈷藍蝠鲼邪鳥們更加暴躁瘋狂,它們不顧一切的往這片山嶺中飛馳,哪怕會撞上穆白布置的冰荊鎖網,哪怕被冰棘割得傷痕累累,它們都要沖到鳥王邪星的面前。

    “怎么,你想讓你的手下來對付我?如果是這樣,那就沒有意思了!”莫凡看到這副情景,不由的對著高空的鳥王邪星說道。

    這種級別的生物,不管有沒有跟隨過人類,多半能夠聽懂人類的一些語句的!

    鳥王邪星啼聲還在回顫,就在莫凡以為它是呼喚子民時,夜空上一道白色布匹一樣的東西垂落了下來。

    仔細望去,那白色的布匹赫然是一江瀑洪,自云上泄落,壯麗而又充滿沖擊大地之感!!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 手機版網址:m.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