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職法師 > 正文 第2718章 黑鳳凰衣
    “舒小畫,誰讓你亂買東西了!”英姐姐氣的臉上都有褶子了。

    她不過是去小解,一會沒有盯著舒小畫,舒小畫就被人騙了!

    “怎么是亂買東西呢,外面那么危險,這種鎧魔具可以保護我們安全的,而且人家賣得很便宜呀,一件才三萬的樣子。”舒小畫說道。

    英姐姐白手掌打在自己額頭上。

    沒救了,沒救了,這個世界上哪里有三萬塊錢可以買到的鎧魔具,最最便宜的那種,可以抵消奴仆級攻擊的也至少得二十萬,而且還屬于鎧魔具里最次的了。

    如今魔具的價格僅次于房價,每個人都面臨著死亡,手頭上再多的錢都沒有一件稱心如意的鎧魔具來得令人安心。

    莫凡檢查了一下舒小畫送自己的這八寶鎧衣,見那位英姐姐要找市集的管理者抓騙子,莫凡卻朝她搖了搖頭道:“舒小畫也不算被騙,這東西在市面上價格也就是在2萬出頭,他賣給舒小畫也不算是騙。”

    人家老奸巨猾著呢,他賣的東西并沒有物不對價,只是這種劣質紙糊魔具正常人都不會去買罷了。

    “你們的人齊了嗎?”莫凡問道。

    “齊了齊了,都在門口等我們呢。”英姐姐說道。

    “那出發吧,終于可以出發咯。”舒小畫渾然不在意那筆錢,看樣子家底非常厚。

    莫凡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些東西也不算純浪費吧,回收到熔爐里,其實也不會虧得太慘,畢竟都是正常的鎧魔具材料。

    ……

    到了城門,莫凡看到了清一色的斗笠頭巾女子。

    不得不說她們這個裝扮獨具一格,在人群中就是一朵朵在荒草叢中綻放的山花,格外引人注意。

    大概有十三四名,頭巾遮住了雙頰,短衫長褲,多數身材都很不錯,高挑而又苗條,側襟短衫的緣故,腰肢被勾勒的格外彎曲與纖細,忍不住想要去攬在懷里……

    “果不其然,賺大了!”

    莫凡眼睛一下子賊溜溜的亮起來。

    昨天莫凡就有預感,這可能是一支全部由女子組成的隊伍,不然為何會選取女獵人,無非就是為了行走在荒郊野外不用過于避諱一些事情。

    今日一見,莫凡越發佩服自己對美好事物的洞悉能力了,見微知著,大概說得就是自己這樣的男子。

    獨行探索圖騰的那股子枯燥和孤寂一掃而空,莫凡的心情就如同不遠處的乳|波|臀……海波水浪一樣澎湃起來。

    “你確定他是七星獵人大師?”頭巾斗笠女子群中,一名身材最為高挑的大姐姐問道。

    “這是契約,獵人協會的,而且我們昨天也是和獵人女郎簽訂,絕對不會有錯啦。”英姐姐很肯定的說道。

    獵人女郎不可能欺詐,有這份契約就等于有官方的保證,他們肯定莫凡是七星獵人大師,而且中途如果有出一些意外的事情,她們也可以找獵者聯盟維權。獵者聯盟對違反契約精神的獵人懲罰極其嚴重。

    “只是他看上去也不會比我們大幾歲,七星獵人大師不少都有超階的水準,他是超階嗎?”那個身材最高挑的女子認認真真問道。

    “獵人女郎給我看了他的資料,上面有寫,他是一名踏入超階不久的魔法師。”英姐姐說著拿出了一份復印件,上面有莫凡的一些大概信息。

    “這么厲害??我們島上超階的老師都至少四五十歲呢,總感覺他像個騙子。”

    “算了,就這樣吧,如果他是騙子,我沒這么多人也不用怕他。”

    “就是,我們實力也不弱的!”

    一群女子,你一言我一語,莫凡如此強大的精神感知力當然能夠聽得清楚,他也不是很在意,故作清高的等待她們做決定,一雙眼睛卻是總會借著環顧四周的時候從她們的腿呀、臉頰呀、小腰上掠過。

    盡管帕特農神廟和阿爾卑斯山都是女子成立的組織,可帕特農神廟過于莊重、嚴肅似帝王花那般有著巨大的花魁,充滿貴氣,神圣不可侵犯;阿爾卑斯山過于排外過于一塵不染,像是天山雪蓮那樣圣潔而又難以觸摸……

    她們往往會給男人們一種莫名的壓迫感,男人們又總會因為自卑或者過于像表現自己越發窘迫。

    而這一群帶著幾分古老傳統氣息的女子們,更似燦爛各艷的山花海蘭,縱然著裝與眾不同,依舊給人一種嫻雅恬靜的親近感,鄰家大姐姐小妹妹那般縈繞在身邊那種舒適而又享受。

    外面的花,真香。

    ……

    “我們出發吧,獵人大師,我們有我們的規矩,路途上希望能夠聽從我們的指令。”那位身材特別高挑的斗笠女子走來,平靜的對莫凡說道。

    “這是當然,你們算是我的雇主了。”莫凡點了點頭。

    “是這樣,可能有件事我們還沒有和你細說。這次出門,我們老師希望多給妹妹們一些歷練的機會,但海妖流竄的緣故,某些過于強大的海妖我們未必能夠應付,在我們沒有遇到生命危險之前,請你不要出手。”高挑女子接著說道。

    “護道者,我懂的。”莫凡笑了笑。

    “好,我們出發,前往明武古城,有什么關于明武古城先生想問的,也可以盡管問我們。”高挑女子微微一笑,表示了幾分友善。

    “恩,出發吧。”莫凡仍舊保持著那個笑容。

    突然,他的這個笑容僵住了幾分,因為他在出城門的人潮中鎖定了一人。

    她是黑色。

    一樣是斗笠頭巾。

    但和自己隊伍的女子們截然不同的是,她黑色頭巾,黑色斗笠,黑色短衫,露出雪白腰肢,黑色長褲,手上還拿著一支黑傘。

    她的眸子,她的鼻和嘴,莫凡匆匆一瞥卻印象深刻!

    “是廟里的神仙姐姐!”莫凡相當意外,在這里居然遇到了她。

    她孤身出行,即便自己隊伍的這些女子著裝相似,但她根本沒有往他們這群人這里多看一眼,氣質冰冷,背影孤傲,猶如遍地鮮艷山花之中矗立的一朵黑鳶尾花……

    “是黑鳳凰衣!”

    舒小畫似乎也看到了她,一副相當驚訝的樣子呼道。

    。m.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