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職法師 > 正文 第1613章 胡夫,接受制裁吧!
    “莫凡,你這恢復得也太快了吧,剛才我看你還跟一副快死的樣子。^筆趣閣www。biquku。la^”米奧斯上下打量著莫凡,發現莫凡氣色好了許多。

    他們其他人也都受了一些傷,他們都還沒有完全康復過來,莫凡卻一副生龍活虎的樣子,真懷疑這家伙的血統是不是摻雜了什么妖魔牲畜的!

    “話說起來,我暈倒的時候,你們是不是把黑暗劍主的尸體給瓜分了?”莫凡忽然間想起了這件事來。

    一個正統君主,它死了要不爆掉好東西,莫凡怎么都不會相信的!

    “都這個時候了還見錢眼開,我們運氣不怎么好,這黑暗劍主除了它的尸骸之外,并沒有出現什么有很大價值的東西,至于殘魂,被賽義德收了。”米奧斯說道。

    “你……你奪走了我那么多精魄,我拿一個君主級殘魂怎么了,你……你不要逼我!”賽義德馬上變得緊張了起來,指著莫凡說道。

    “確定是殘魂,不是精魄?”莫凡問道。

    君主級殘魂,也算值點錢吧,但肯定不如精魄,一個君主級精魄估計都會引發超階法師們的群毆爭搶。

    “總之……我這一次是不會再退讓了,而且東西我已經煉化了,你想奪也奪不走!”賽義德說道。

    “看你那樣子,算了,既然是殘魄的話,就當給你的勞務費了,看在你最后也很賣力的份上。”莫凡笑了笑,也不和賽義德去計較了。

    和自己從賽義德那里奪走的那么多精魄比起來,這君主級殘魄其實也算不上什么了,更何況自己在金字塔里,自己和穆白偷偷的吞掉了不少金頭銀蛛的能量,這才是來金字塔最大的收獲啊,莫凡沒有必要再在這種小事上和賽義德計較了,畢竟那是殘魄,價值不大。

    賽義德聽到莫凡這句話,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莫凡看不上這君主級殘魄,可對賽義德來說這殘魄就相當重要了。

    他的木乃伊為死刀木乃伊,和黑暗劍主都算得上是同宗同族的了,一個君主級的殘魄在市場上價格是不高,可市場上也壓根就沒有賣的啊,尤其是符合自己死刀木乃伊的殘魄!

    對賽義德來說,這君主級的殘魄興許比那些統領級的精魄還管用,所以當他看到君主級殘魄之后,就再一次狗膽包天的去拿了,正好莫凡昏迷了,從剛才到現在他還一直擔心這家伙醒過來之后會不會立刻跟自己翻臉……還好,這野蠻人也不是那么的不講道理嘛!

    “這把劍呢,你們檢查過嗎?”莫凡問了一句。莫凡還是不太死心,覺得一個堂堂黑暗劍主,沒有理由不出點寶貝吧,那它也太給廣大君主生物丟臉了吧!

    “劍有什么好檢查的,我們是法師,要這種妖魔的冷兵器有什么用?”趙滿延說道。

    莫凡走了過去,用意念去探索黑暗劍主的那柄大劍。

    忽然,一個冰冷的力量反噬到自己的精神世界里,這讓莫凡渾身汗毛豎立!

    “好家伙,好龐大的黑暗之氣!”莫凡不由的退了幾步。

    他才恢復,這會精神上也確實很虛弱,差點就沒扛住這股襲來的黑暗之力。

    “怎么,有什么發現嗎?”海蒂問道。

    “好東西在這把劍力,你們不是黑暗法師,所以察覺不到啊。”莫凡咧開嘴笑著。還是自己細心,特意檢查了一下這把黑暗大劍。

    和黑暗劍主戰斗的時候,莫凡就覺得有些古怪,黑暗劍主每次施展一些威力強大的技能時,它都要高舉起手中的大劍來,像是在宣誓著什么一樣。

    黑暗魔法都是來源于一位萬古黑暗王,無論是黑暗生物還是黑暗法師,要想獲得黑暗力量都必須與之簽訂一個黑暗契約,黑暗生物與黑暗王之間有什么特殊的約定莫凡不知道,但魔法師們則是將自己的魔能祭獻給黑暗王從而獲得黑暗能力……

    于是,莫凡就在猜想,黑暗生物與黑暗王之間總是得有什么媒介吧!

    剛才檢查這柄黑暗大劍,莫凡發現大劍上的黑暗之力竟然沒有完全消散,這就表明黑暗劍主真正的龐大黑暗力量來源很可能就是通過這柄大劍!

    “你們都收不了,那我不客氣收下了。”莫凡說著用手去觸摸著黑暗劍主的大劍劍柄。

    這時,黑暗大劍上立刻出現了一層黑色濃稠的液體,它們從劍尖的位置一直流淌到了劍柄的地方,再慢慢的流淌到了莫凡的左手手掌上……

    “莫凡,你這是干什么啊,難不成你想練劍,成為一個魔劍士??”趙滿延說道。

    “魔你妹的魔劍士,你以為這是小說啊,還魔武雙修?黑暗大劍里儲存著黑暗劍主的黑暗精華,這種精華其實可以統稱為黑暗物質。黑暗劍主死了,這些黑暗物質就變成了游蕩之物了,它們有可能會寄生到一些黑暗屬性的生物身上,讓它變得強大,也可能自行消散,變成空氣里的黑暗元素……我現在呢,是給這群無家可歸的黑暗物質引一條光明大道……啊,是通天黑道。”莫凡解釋道。

    “說得亂七八糟的,你不就是把這些黑暗物質給吸收了嗎,這么說你的黑暗物質豈不是會變得更強?”海蒂說道。

    “哈哈,那是當然。我的夜煞估計要更精進一層了!”莫凡笑了起來。

    “哇,怎么好處都到你頭上了。”

    “老子右手都沒了,我這種人又不跟你一樣,到了一座陌生城市就開始亂約亂弄的,我的右手有多重要你懂不懂,我收點黑暗物質怎么了?”莫凡義正言辭的說道。

    莫凡將黑暗物質慢慢的引渡到自己身體里,讓它們與自己的靈魂融合,靈魂里已經有夜煞的存在了,像這種給它增強力量的游蕩黑暗物質精華進來,它怎么會拒絕呢,馬上開始了它的侵吞工作。

    “我已經計算過了,將指針往這個刻線轉,冥輝將會直指紅海虛無島。”史瑞夫開口說道。

    “我來吧。”莫凡主動走了上去,并看了一眼白色的冥界指針。

    冥界指針大概有一米長,莫凡嘗試著用手往史瑞夫說得那個刻度轉著。

    “嘎!”

    冥界指針比莫凡想象中還要僵直,既然有些轉不動。

    “怎么回事,挪不動啊。”莫凡說道。

    “加大電力。”史瑞夫說道。

    莫凡加大力氣,可冥界指針仍舊沒有挪動的跡象,這讓大家臉色一下子沉了下去。

    “不會吧,我們費了這么大的力氣,結果這個冥界指針是無法轉動的,會不會有什么禁制在上面啊,我看這指針也不像是什么神器啊,沒有理由挪不動。”趙滿延說道。

    “沒有禁制,我看過了,奇怪,怎么會轉不動呢,莫凡你再用力試一試,加一點空間系魔法。”史瑞夫說道。

    莫凡點了點頭,他將空間之力依附在自己的左手上,此刻左手的重力是相當強的了,他再一次轉動指針,指針發出了響聲,但仍舊無法按照想要的方向轉動!

    莫凡額頭都有汗了。

    雖然他只有一個左手,但也不至于掰不動這冥界指針吧,可能這個冥界指針還存在著什么他們不知道的秘密吧。

    “這可怎么辦啊,冥界指針無法轉動,冥輝改變不了,我們也無法按照原來的計劃離開金字塔啊。”米奧斯有些慌張的說道。

    都走到了這一步,卻出現了這種詭異的事情,米奧斯非常著急,心里也很沮喪。

    “唉,還以為解脫了,沒有想到……”莫凡嘆了一口氣。

    一時間,大家沉默了起來,很久都沒有人說話,從各自的臉上看到的都是一層死灰色。

    “那個,你有沒有試著往另外一個方向轉?”忽然,海蒂提出了一個小小的意見。

    “另外一個方向,你是說往逆時針方向嗎?”莫凡說道。

    “嗯。”

    “如果這個方向都沒法轉動的話,那另外一個方向肯定也……”莫凡說著用左手將冥界指針往逆時針的方向轉動。

    手那么一抬,指針立刻就有了反應。

    “咔!咔!”冥界指針朝著逆時針的方向轉動了兩個刻線。

    看到冥界指針挪動的那瞬間,莫凡臉上的表情就僵住了。

    而其他人也一個個瞪起了眼睛,先看了看指針,隨后又看了看莫凡。

    “你不會一直沒試過往另一個方向轉吧?”穆白跟看智障一樣看著莫凡。

    “呃……”莫凡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下臺了,急急忙忙轉動指針,繞上了一個大半圈,成功將指針給轉向了史瑞夫說得那個刻線。

    轉動成功那一刻,立刻就看見冥界指針透出了一種幽藍色。

    這幽藍色呈現一束,破出了指針羅盤的區域飛射向了看不見的黑暗之處,像是觸碰到了某面鏡子,這一束冥光束又打了回來,并且折到了一個更高的位置上然后又折了回來!

    如此反反復復,這一束冥光在大家的頭頂上編織成了一個絢麗無比的幾何光圖,整體看上去竟然跟魔法星軌、星圖、星座、星宮有幾分相似,是一幅巨大無比的星象!!

    “我們成功了??”抬起頭看著這些如極光一樣唯美的光束交織,海蒂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

    “好像真的成了。”莫凡回答道。

    “莫凡,你剛才的智商已經成功拉低了整座胡夫金字塔平均水平,可能沒有你領隊,我們早完成任務。啊,終于結束了!”趙滿延說道。

    莫凡沒理會趙滿延,卻是說出了另一番壯言:

    “胡夫,接受我們華夏英靈的制裁吧,你這是咎由自取!!”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