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職法師 > 正文 第1560章 反目成仇
    “那先把這蠢貨老師給關起來。@筆趣庫

    Www。Biquku。La@”薩斯緩緩的抬起了手,命令身后跟隨的幾位心靈系、暗影系高手準備動手。

    “噔瞪噔瞪~~~~~~~!!”

    軍靴踩踏在石地上的腳步聲急促傳來,一名身穿著同樣白砂軍衣的男子快步前來,走到了薩斯和岡瑪兩個人的面前。

    “少將,有三人從南哨崗闖入城內,并有伺候發現他們似乎正往作戰指揮鎮這里過來。”男子說道。

    “來得正好,我會把他加在我身上的痛苦一百倍討回來!!菲爾頓,把我的精銳隊伍調遣過來!”岡瑪少將目露兇光的道。

    “岡瑪少將,您的精銳隊伍前往了戰區,現在大部分軍隊都前往了戰區,鎮子里不剩下太多的人。”男子說道。

    “海夫拉木乃伊已經出現了,方塔的普光正在冷卻,這次決不能讓亡靈們踏入安全地帶半步,連首腦都親自前往了戰區,他為這次戰役的第一指揮官。他讓您盡快處理掉這種事情,否則他一樣對您不會心慈手軟!”男子接著說道。

    “可惡,可惡!!!”岡瑪少將像一頭發狂的狒狒又尖叫又跳砸。

    首腦既然為第一作戰指揮官,那么他這位心腹必然可以在前線立下一個大功勞,到時候他很快就能夠晉升成為真正的將軍了,干掉那些處處和自己作對的家伙,誰知道會發生被俘虜的事情,害得他錯失了這次戰役的大好機會,他等這天可等很久了!

    “一定不會放過那個混蛋!”岡瑪眼睛里全是怒火。

    “我們這里人手不足啊,那幾個青年的實力很強,尤其是那個召喚系火系法師。”薩斯說道。

    薩斯作為超階法師,對莫凡那種人都有些忌憚。

    “哼,人手不夠也沒有關系,這件事不一定要我們出手。”岡瑪也是一個怪人,剛才還火冒三丈這會整個人就陰沉了下來。

    薩斯有些疑惑,人不夠的話,就未必抵擋得住那幾個人,其他軍部的人未必會愿意管這閑事的。

    岡瑪朝著瓦尼那里走去,他拍了拍瓦尼的肩膀,臉上還帶著一絲平和的笑容。

    “岡瑪少將,把我的學生們放了吧,我可以保證在埃及發生的事情我們會忘得一干二凈。”瓦尼說道,他現在就像馬上離開這個地方。

    “瓦尼老師,我也想立刻把你們放走,可是我的上級還有一點顧慮。你也知道,了解這件事的還有三個人,這三個人好像不太愿意配合我們……其實我們確實沒有真要把你們怎么樣,否則你也不會看到你的學生們現在安然無恙。我有幾個斥候兵,他們告訴我你的那三個同伴正在往這里來,看他們樣子就不像是想和我們好好談。”岡瑪少將說道。

    “我已經按照你說的把你送了回來,你也答應過我……”瓦尼說道。

    “對對對,我是答應過你這些,可你也得為我們考慮考慮,要是那三個人惹出太嚴重的事來,我也沒有辦法向上級交代,我是一位少將,而能夠一句話讓我萬劫不復的上級是什么人物我想瓦尼老師你應該也清楚。”岡瑪少將說道。

    “我們和他們不是一起的,岡瑪少將,你只管放了我們,我們什么都不會說,也和他們毫無瓜葛,你們想如何處置他們,我們也不會過問,就請你先放了我的學生們吧。”瓦尼急忙說道。

    “我猜也是如此……這樣吧,如果你們真有誠意,那就幫我把他們三個拿下吧,你們歐洲學府的我是相信的,畢竟你確實把我送了回來,但他們幾個,我看他們并不想好好談,那也不能怪我們不仁義了。”岡瑪少將說道。

    “我們和他們沒關系,真的一點關系都沒有,只是……”瓦尼有些為難的說道。

    “那就替我把他們拿下吧。放心,怎么處置他們由我們來,你們歐洲學府和這件事也不會有任何關系,只要你們替我將這三個俘虜了,我可以用詛咒毒誓來保證你和你的學員們安安全全的離開埃及!”瓦尼說道。

    “瓦尼老師,這些人把我們害成這樣,我早就想要狠狠的收拾他們了!”加爾巴倒是很快站好了位置。

    “岡瑪少將,整件事都是個誤會,我們根本沒有想要冒犯你們軍部的意思,這些家伙,還有這個家伙,跟我們一點關系都沒有!”費列羅這個時候指著趙滿延說道。

    趙滿延見費列羅把自己給賣了,頓時破苦大罵:“我草你全家!!”

    “哦??”岡瑪少將挑起了眉毛,目光注視著趙滿延勾起了一個怪笑,“原來他是和另外三個一伙的??”

    “費列羅!”佐薇狠狠的瞪了費列羅一眼。

    費列羅似乎也意識到問題所在,可一想到這些人給自己造成的麻煩和憤怒,再想到現在隨時會死的困境,一咬牙,接著道:“是,這家伙和他們是一伙的,就是他們提議去尋美杜莎之淚。”

    “很好,哈哈哈哈!!!”岡瑪少將大笑了起來。

    真是意外收獲啊,岡瑪少將還以為這群人全是歐洲學府的……

    “把他單獨關起來,給我先把他骨頭給全打斷!”岡瑪少將指著趙滿延說道,“你可知道你的好同伴是怎么對待我的?”

    “至少你看上去還安然無恙。”趙滿延說道。

    “沒事,我也會讓你看上去很完整。”岡瑪少將說道。

    幾名士兵將趙滿延拖拽走,關到了另外一個牢房里,沒多久便聽見了那些帶著冰屬性的鐐銬鎖鏈的聲音。

    “岡瑪少將,就別為難……”佐薇有些不忍的說道。

    “佐薇,你閉嘴,你到底有沒有搞清楚現在的情況??”瓦尼有些發怒道。

    佐薇被瓦尼的語氣給嚇了一跳,一時間不敢再發出聲音了,牢房里沉靜了一會,緊接著聽到了不遠處那個關押趙滿延的牢房里發出了什么東西被敲碎的聲音,有些毛骨悚然,只不過沒聽見趙滿延的慘叫聲。

    “想清楚了嗎?”岡瑪少將質問道。

    “可以,請岡瑪少將遵守你的諾言。”瓦尼點了點頭。

    和莫凡、穆白、海蒂作對,那總好過跟埃及軍方作對,尤其是他們這群人的生死還被捏在他們手上。

    “沒問題!等你們將他們處理了,我會用眼淚幫你們解除蛇瞳詛咒。”岡瑪少將笑容滿面的道。

    “蛇瞳詛咒……好!”一提到這件事,瓦尼更下定了決心。

    真正束縛著他們,讓他們無法離開開羅和百戈大地的正是這蛇瞳詛咒,岡瑪少將答應放了他們,還為他們解除詛咒,那自己還有什么好顧慮的!!

    “我早就看他們不順眼了!!”費列羅站了起來。

    “尤其是那個莫凡,狂妄自大,就讓他們領教一下我們歐洲學府的厲害。”加爾巴憤怒的說道。

    “他們兩個呢?”薩斯指了指在角落里處在昏厥狀態的老雇傭兵查德和他弟弟本茨。

    “他們……他們也和我們無關,你們隨便處置好了。”瓦尼說道。

    “呵呵,很好。”

    ……

    ……

    作戰指揮鎮里大部分都是堅固無比的軍事堡,一座座像是矗立著的鋼鐵之方山在黑夜里透著幾分冷肅與凌厲,這些建筑物從高處俯視下去,正好呈現遞闊似的三角形,被道路完整的切割著!

    整個鎮也是三角形,最外圍有一條圍繞著鎮子的泥沙河,也一共有三個大門。

    現在大部分參戰的軍官們都到了前線,前線呈一個巨大的地平弧,作戰指揮鎮在弧中心點位置,妖魔在沒有攻破前線防御之前是不可能抵達這里的,所以作戰指揮鎮現在也沒有多少人把守,從高處看上去都空蕩蕩的。

    換作未大戰前,莫凡等人要是闖入這里,分分鐘被轟成爛柿子,比他們強的軍法師一抓一大把。這會他們三個人進入到這個鎮子里卻是非常簡單,甚至走在主干道上也壓根沒有一個軍人跑出來理會他們。

    如此空曠,也意味著這次海夫拉的進攻給開羅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壓力,這個作戰指揮部可以說是傾巢而出!

    “好像真沒有什么人。”海蒂感到非常意外,這個作戰指揮鎮的空擋反而讓海蒂覺得是不是有什么陷阱。

    事實上什么陷阱都沒有,這里就是沒有人,物資、戰斗人員、指揮人員都搬到了戰區,這個作戰指揮鎮就變成了一個空殼,只有等到這場戰役慢慢平靜和僵持下來,那些軍官們才會陸陸續續的返回這里休息、商議接下去的對策。

    “海夫拉是第二大金字塔,軍方壓力極大。”莫凡說道。

    “能感知到他們在哪嗎?”海蒂問道。

    “就在前面,那座灰色高大的堡壘里面,不過在此之前我們好像要先處理幾個殘渣。”莫凡目光穿過了有些霧靄的夜,凝視著大堡壘上幾個人影。

    繼續往前走去,海蒂這才發現莫凡說得那個幾個人。

    原本海蒂以為是岡瑪少將和薩斯軍統的人,可看清最前面的瓦尼、費列羅、娑法、加爾巴、佐薇幾人后,海蒂愣住了。

    “難道岡瑪真的把他們放了??”海蒂有些意外的說道。

    “不可能的,你難道沒感覺到他們身上的氣息嗎?”莫凡說道。

    “什么氣息?”海蒂并沒有嗅到。

    “殺氣。”莫凡說道。

    打打殺殺習以為常后,對這種氣息就特別的敏感!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