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職法師 > 正文 第1592章 邪童墓室
    繼續穿過一個方向門,當出現在大家面前的又是一個形狀完全相似的木乃伊墓室后,大家臉上就露出了一些奇怪的表情。

    “怎么又一個?”

    “還是沒有門,有人看到靈柩嗎?”

    目光望去,這個木乃伊墓室空蕩蕩的樣子,抬頭走了好一會都沒有發現,最后莫凡發現那家伙其實就在地磚上面,是一個看上去非常不起眼的小木乃伊靈柩。

    “這次我去開。”趙滿延感覺這些木乃伊都有一些瓜瓜的,膽子也大了起來。

    走到了這個小靈柩旁,趙滿延發現這木乃伊靈柩非常的怪異,竟然是被從外面用一種古老的不朽藤捆鎖住的。

    趙滿延也沒有多想,手掌上慢慢的匯聚出了一些光能來,這些光能量從延展到他的手腕位置,繞成了一個金色的護手劍柄,劍柄又繼續延伸開,變成了修長帶著一些萬彎度的光月刃!

    一劍砍下去,正是落在小靈柩正面上的不朽藤上,那些不朽藤立刻出現了細細的缺口,不算特別的深。

    “嘿,還挺耐砍的?”趙滿延發現自己一劍居然沒有斬斷。

    趙滿延再揮舞起光月刃,這次催動了魔能讓這一斬的力量變得更龐大。

    這一次留在不朽藤上面的痕更深了許多,趙滿延大概算了一下,再砍個七八次,這些不朽藤基本上就會斷了。

    “行不行啊你?”穆白見趙滿延砍些藤都那么費勁,不由說了一句。

    “這藤很結實……我擦,什么情況,它怎么又自己長起來了?”趙滿延驚叫了起來。

    趙滿延兩劍好不容易砍開的痕,卻在以更快的速度自動愈合了起來,見到這一幕后趙滿延急急忙忙加快了砍速,可一連砍了十幾劍了,最后這不朽藤還是完好無缺的樣子。

    “我還不信邪了!”趙滿延有些怒了。

    小小的捆藤也跟自己過不去,非要他趙滿延動一點真本事了!

    “趙滿延,先別砍了!”這時史瑞夫忽然開口了,他的聲音里透著幾分驚魂未定。

    “為什么不砍,不把這個靈柩打開,我們根本出不去啊。”趙滿延說道。

    “這家伙是我們絕絕對對惹不起的。”史瑞夫手上拿著一本書,貌似他也才剛剛意識到這小小靈柩里面的木乃伊主人是誰。

    “不至于吧,前面兩個木乃伊都蠻蠢的。”趙滿延說道。

    “古文獻上說了,胡夫在年輕的時候曾遇到過一個邪童,這個邪童差點將他的命給奪走,好不容易殺死了這個邪童之后,胡夫依然忌諱它,于是命人到了好望角取了一根不朽藤,用不朽藤將它那總是摧毀不掉的尸首給封印在了一個小靈柩里。也是從這個邪童的身上,胡夫學會了一些更強大的亡靈魔法,讓他的統治沒有再被動搖過……你砍不斷的這個就是不朽藤,還有這個小靈柩跟我書上這個印紋是一模一樣的!胡夫一直忌憚邪童,但又一直想將它變成自己的手下,邪童在這座金字塔里也有數千年了,假如它真的變成了一個亡靈,它的法力一定高強無比,我們會全被它給殺死的!”史瑞夫說道。

    趙滿延聽了之后也愣住了,手中的光劍舉在手中,眼睛不由的往這個小靈柩中望去。

    靈柩上上有很多奇怪看不懂的文字和圖案,趙滿延本想要從中發現一些奧秘,卻猛然間發現一個圖案出現了扭動,扭成了一張童稚的臉龐,這張臉是在笑,笑得格外燦爛,還帶著幾分天真可愛……偏偏在趙滿延看來就格外悚然了!!

    趙滿延猛的后退了幾步,嚇得臉色有些發白。

    “這家伙……是一個幽靈!”趙滿延壓低聲音道。

    幽靈是最難對付的亡靈了,它們行蹤不定,免疫魔法,擅長精神控制、詛咒、盅毒,靈柩明明沒有打開,它卻可以在里面沖著自己笑,趙滿延都不由感到后怕!

    “那就別碰這個小祖宗了。”莫凡說道。

    “恩,絕對碰不得。”史瑞夫說道。

    “可不打開的話,我們又沒法到下一個門。”米奧斯說道。

    “我剛才研究了一下,在胡夫的寢宮下有無數個木乃伊墓室,這些可謂是胡夫的朝臣了,而進入到胡夫宮殿的唯一方法也是這些木乃伊墓室。木乃伊墓室連著不同的墓室,而每個墓室又有4個門,分別在前后左右四面磚墻上,打開了一個靈柩之后,就會有一道新的門打開。但唯有殺死了該木乃伊墓室的主人,四個門才會全部打開。”史瑞夫說道。

    “什么意思?”莫凡不解的問道。

    “要走對的門,才能夠進入到胡夫的宮殿,如果走錯了,將會進入另外一個四門迷宮之中,胡夫座下的大大小小木乃伊怎么說也有好幾百吧,我們可能會一直撞入到不同的墓室里,不是被靈柩的主人給殺死,就是困死在這里。”史瑞夫說道。

    “你他媽怎么不早說!”趙滿延罵道。

    “我也是看到了邪童才意識到這里的結構。值得一提的是,我們開啟的第一個木乃伊靈柩,那位由金頭銀身蜘蛛吊著的那位,是正確的門點,其中有一個門是通向正確的路線。”

    “……那我們走的是正確的嗎?”海蒂問道。

    “應該不是,有一幅古老的畫上面有提示。大地上有一頭蜘蛛,蜘蛛上面是一只蝎,蝎后面是一條蛇,蛇的頭頂上盤旋著一頭鷹……也就是說我們如果走對了的話,下一個墓室是跟蝎有關的。”史瑞夫說道。

    “不會吧,那我們豈不是要倒回去對付那個君主級的木乃伊?那家伙還會說人話的,絕對是一個老妖怪。”趙滿延說道。

    “難怪我們走的時候他根本就不阻攔我們,它估計是知道我們遲早要從它的地盤上過的。”穆白說道。

    “那我們現在倒回去?”米奧斯問道。

    “恩,倒回去,至少這個邪童是不能碰的,大家之后開靈柩前一定要先揣測一下這個靈柩主人的身份,若是把一個可怕的家伙給弄醒了,我們就死定了,邪童這里不是正確的路,沒有必要。”史瑞夫說道。

    “史瑞夫,你怎么會知道這么多,難道你是胡夫的什么什么傳人?”趙滿延問了一句。

    “你在逗我嗎,我們埃及所有人往上倒個幾百輩,都和胡夫有血緣關系好不好!”史瑞夫沒好氣的說道。

    “哦,哦,說得也是。”

    ……

    大家沒有再惹那個邪童,本身趙滿延也被那家伙給嚇得不輕,莫凡猜測這個邪童多半是和九幽后一個級別的,要真的喚醒了,他們這一群人還不夠別人一個手指頭玩的。

    返回到了方形門里,一想到那個把骷髏頭往自己腦袋上安的家伙,大家不由的慎重了幾分,拿出了迎敵的架勢。

    “來吧,看老子不把你那上千個腦袋全部給打爆!”莫凡猛的向前跨了一步,目光往整個墓室望去。

    就在莫凡準備迎接那些骷髏腦袋時,前方卻空空如也。

    骷頭組成的小山不見了,那個暴躁無比的骨木乃伊也不見了,整個墓室看上去比之前的要小上幾分!

    “神馬情況???”趙滿延瞪著眼睛找,卻沒找到那個骷頭山。

    “這……就一個出入口難道我們也走錯了??”

    史瑞夫沉思了一會,這才開口道:“果然是這樣,即便我們選擇倒回去的門也不會回到我們之前來的墓室,我們現在等于到了一個新的木乃伊墓室了。”

    “你他喵的總是馬后炮,剛才怎么不見你說!”趙滿延道。

    “我也需要根據實際情況進行揣測啊,在過去本就沒有多少人真正進入到了胡夫金字塔里,即便以前有人知道木乃伊墓室怎么破解,到現在恐怕早失傳了!”史瑞夫說道。

    一個新的木乃伊墓室,整個墓室大概有一個體育館大小,在最中央的位置上就立著一個孤零零的……倒不是靈柩,而是一個墓碑。

    墓碑下面隆起,墓碑上刻著血字,大家一起朝著那里走過去,想先把門給重新打開。

    “要把這里的家伙殺了,選擇往我們退出來時面向墓碑的左邊拿到門走,那樣我們可以回到第一個墓室那里。”史瑞夫說道。

    “真他娘的麻煩。”

    “這里好歹是世界第一墓,我們到現在還活著已經算是奇跡了!”

    走到了血字墓碑前,莫凡也懶得讀上面那些看不懂的文字了,直接暴力的一拳將這墓碑給擊碎!

    別人木乃伊墓室都好歹有一口上好的靈柩安安穩穩的睡著,這個墓室的主人擺明了就是一個木乃伊的吊絲,隨便堆了一些土弄個墓碑,墓室小沒牌面就算了,墳頭都快要長草了!

    “莫凡,你可不可以等我先研究清楚它是什么人!”史瑞夫有些氣憤的說道。

    “研究個屁,幾千年的一個奴隸主你還把他姓什么名什么給整出來啊,我們又不是來考古的!”莫凡很沒耐心的說道。

    既然一定要干掉這個才能夠打開正確的門,那還猶豫什么,直接做了它!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