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職法師 > 正文 第1292章 隊伍分歧
    readx();    莫凡本來想要朝著郭木壯的地方追去,可一想到自己離開的話,靈靈晨穎鐘蜜胡朵這幾個女孩子就等于交給陳彬彬和汪華兩個人來保護了,以陳彬彬剛才的行為就可以知道這家伙中看不中用,至于汪華的實力,莫凡也不大放心。

    而且趙滿延這家伙也不知道掉隊到哪里了,情況是好是壞也不清楚。

    ……

    林溪旁,一個英俊的男子用手撐著高大的樹木,目光極其挑釁的注視著女孩關溪溪的領口,那被兩團肉|球擠壓的溝壑深得令人著迷,但趙滿延并沒有看太久,作為一個經驗老道的色狼,他相信這個時候應該去看女孩子的眼睛,盡管他最惦記的其實是這個女孩巨罩杯下的柔軟與碩大,可這個時候一定得克制住自己,得去看她的眼睛,用眼睛去告訴她,自己是走心的,不是走腎的!

    關溪溪應該是一個還沒怎么談過戀愛的女孩,被對方這樣挑弄,臉上早已經紅撲撲一大片。

    “那個,我們這樣掉隊不太好吧,我剛才還聽到了一些很讓人害怕的……害怕的聲音呢。”關溪溪小聲的說道。

    “沒事啦,你還不相信我的實力嗎?”趙滿延自信無比的說道。

    “可……可這里是野外。”關溪溪聲音更小了,呼吸都促急了起來。

    “其實不也蠻好的嗎,山青林秀,再加上你這樣讓人看一眼就忘不掉的漂亮女孩,我想說我并不是那種隨隨便便的人,可看到你之后我覺得我有些無法自拔,所以才這么唐突的把你拉到這里……”趙滿延一臉真誠的說道。

    事實上在發現那斷手之前,趙滿延和關溪溪已經在隊伍很后面了,所以他們還不知道其他人發生了什么事。

    趙滿延長了一張帥得掉渣的臉,一旦他用那種非常柔和和裝腔作勢的嗓音跟女孩們說話,那股王子氣息絕對可以秒殺很多涉世未深的姑娘。關溪溪漸漸的相信了,害羞的低下了頭。

    趙滿延知道自己機會來了,果斷二壘……搞不好能夠在這秀麗山林中來個全壘打,啊啊啊,在那破島上靜修養傷了大半年,別說是女人了,連只母烏龜都沒見著,沒他媽播種世界,卻污染了一片大海!

    今天,總算可以徹底的釋放大半年之久的洪荒之力了,哇嗷嗷嗷嗷!!

    趙滿延低下頭,內心狂如野獸,動作卻溫如紳士……

    “砰!!!”

    忽然,一個重重的聲音打在了不遠處的樹干上,由于野外那啥的原故,女孩立刻警覺的睜開眼睛,目光害怕的注視著聲音的來源。

    這一看,女孩完全傻了,血淋漓的腿……

    而且好像就是人的腿,還穿著褲子與鞋的,但膝蓋以上的部位已經沒有了!!

    “啊啊啊!!!!!”關溪溪尖叫了起來,嚇得魂飛魄散。

    趙滿延一臉日了狗的表情,不爽的轉過身去,想看看是什么打攪了他小爺的**,結果引入眼簾的卻是一條腿。

    再往更深處看,趙滿延赫然發現草叢里爬出了一個嘴里全是血的人來,他無比吃力的用手往他們這里爬過來,等他爬出了一半之后,趙滿延駭然的發現這個家伙下半截身子竟然沒有了!!

    血,拖出了半米多遠,偏偏這個半截的人他們都認得,正是那個去采摘妖冠之葉的郭木壯!

    “是……是木壯!!”關溪溪心里素質還可以,沒有像胡朵那樣直接嚇成傻子,她通過那血淋漓的臉認出了郭木壯來!

    “沙沙沙~~~~~~~~”

    郭木壯奮力爬行出來的那個草叢里,忽然一個體型健壯的身影跳了出來,那是一個嘴上長著野豬獠牙的野獸人臉,巨熊一樣的爪子上還抓著另外一條人腿。

    它猛的啃了一口那條腿,就像是粗野之人吃羊腿肉那般,可那不是羊腿,而是活人之腿,那種畫面看得人全身都發麻!!

    “媽蛋,什么東西!!”趙滿延不由的罵了一聲。

    “救……救……”郭木壯滿嘴的血,都發不出什么聲音了,他那雙眼睛死死的盯著趙滿延和關溪溪,充滿了恐懼與乞求!

    “光佑!”趙滿延見那怪人還想行兇,瞬間完成了光系魔法,用一層金色的光盾將郭木壯那半截身子給保護了起來。

    血腥山人被光盾給隔開,沒有吃飽的它顯得異常憤怒,發狂的躍過了郭木壯,朝著趙滿延這里沖過來。

    “我他媽讓你一個月時間,你要能破老子的防御,我自己煮了自己的肉給你吃!”趙滿延說著已經再一次完成了巖系魔法,只見那巖魔之瞳形成的石紗在那頭怪人的周圍組成了一個厚厚的空盔甲。

    空盔甲正好把血腥山人給裹了進去,山人發狂的攻擊著石盔,偏偏那石盔紋絲不動,宛如一個狹窄的囚牢將它封在了里面。

    “快去救人。”趙滿延對身后的關溪溪說道。

    關溪溪點了點頭,快步朝著郭木壯那里跑去。

    郭木壯下半截身子是沒有了,但還好這個怪物是從郭木壯的大腿位置撕下來的,除了血流不止之外,郭木壯的重要部位都保存完好,關溪溪急忙用出了續骨屏,暫且先將郭木壯的下半截傷口給大面積給封起來。

    郭木壯相當虛弱,法師體質算是給了他一點點生機,若是普通人的話,早已經死了個透了!

    “他傷很重,沒有治愈法師的話,活不了多久。”關溪溪說道。

    “我來背他,我們先歸隊吧。”趙滿延說道。

    “嗯。”

    ……

    兩人帶著郭木壯找到了那片比較空曠的草地,見到其他人平安無事,關溪溪倒是松了一口氣。

    “半路上救的,發生什么事了?”趙滿延將郭木壯給放了下來,此時續骨瓶已經將郭木壯大腿偏根部的位置給完全凝結了,算是阻止了血液的流淌……

    但郭木壯失血過于嚴重,沒有治愈法師的話,命是保不住的。

    “胡……胡朵……你沒……你沒事……你們沒事就好!”郭木壯有氣無力的看著安然無恙的胡朵,無比費勁的說道。

    “你是去找我了嗎??”胡朵看著郭木壯這個樣子,根本無心去害怕了。

    “還有一個呢??”莫凡詢問趙滿延道。

    “還有一個嗎?”趙滿延愣了一下。

    這話一出,眾人頓時沉默了。

    跟著郭木壯一起去的還有一個瘦男啊,趙滿延只救回來一個,那另外一個……

    “對不起,我當時不知道情況,而且郭木壯的傷勢緊急。”趙滿延嘆了一口氣。

    若知道還有人,趙滿延肯定會追進去的,怎么說都是一條人命啊。

    “我去找吧,老趙你看好這里的女孩子們。”莫凡說道。

    趙滿延回到隊伍里,莫凡就放心了,不然面對那些狡猾至極的山人,莫凡還這你不敢輕易的離開。

    “我跟你一起去。”晨穎說道。

    “晨穎,我們還是留在這里等長老回來吧,要是再有人出事……瘦男多半是死了,你們看郭木壯這個樣子就知道。”汪華流露出了害怕的樣子。

    “沒看見尸體,總不能這樣拋下瘦男不管,他好歹也是因為去支援胡朵才出事的。”晨穎一臉認真的道。

    莫凡也不想和這些人多說,快步朝著趙滿延所說的那個方向跑去了,晨穎立刻跟上了莫凡,一副很緊張的樣子。

    汪華沒敢跟,但他在看著莫凡和晨穎背影時,臉色陰沉了很多。

    “哼,逞什么能,別到時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汪華惱怒的說道。

    “汪華,你怎么可以這樣,你自己不敢去救人,還要躲在這里說風涼話!”鐘蜜對汪華的這個行為相當不滿,指責道。

    其他人也不是是非不分的,他們自然佩服莫凡在這種情況下還挺身而出的勇氣。

    “郭木壯已經這個樣子了,瘦男可能活著嗎,他這樣跑來跑去,反而是不斷的分割隊伍,在野外隊伍被分割就跟送死沒什么分別,根本就是一個什么都不懂的菜鳥,在那里裝什么大正義!”汪華立刻狂躁的反駁道。

    大家見汪華這副樣子,也不敢再說別的什么了。

    趙滿延卻是冷笑的看著汪華,閉口不言。

    “能活多久?”趙滿延看了一眼痛苦萬分的郭木壯,詢問起關溪溪來。

    “不會超過兩個小時。”關溪溪說道。

    “我們現在要走回去,怎么也得半天時間,停留在這里沒有任何意義,趕緊去找找別的獵人隊伍吧,若能遇見一位治愈系法師,那郭木壯就算福大命大。”趙滿延說道。

    “你……你在開什么玩笑,長老叫我們不要到處亂跑,天知道附近還有多少山人,我們應該在這里等長老回來!”陳彬彬說道。

    “那你是要讓郭木壯在這里自生自滅是吧?”趙滿延道。

    “我可沒這么說,我就事論事,在這山林里,哪里可能遇到其他獵人隊伍,就算遇到了,沒有幾個隊伍是攜帶治愈系法師的!”陳彬彬說道。

    “要去找別的隊伍,那你就自己去!”汪華冷聲道。

    “你們怎么可以這樣,大家一起去不行嗎,那些山人故意將我們拆開,說明他們其實不敢對我們整個隊伍下手,只要大家一起,就不會有事的……胡朵,你說是不是?”關溪溪說道。

    胡朵神情復雜,目光時不時從郭木壯那凄慘的樣子上掃過,最后卻是往陳彬彬那里靠了一些道:“我覺得……我們還是呆在這里等長老吧。”

    陳彬彬順勢摟著她肩膀,道:“對,總不能因為一個快死的人把我們所有人都拉到危險的境地里吧。”(未完待續。)>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