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職法師 > 正文 第1162章 不知自己身份
    忘蟲的事情莫凡自然記得,當初張小侯被深受其害。

    “黑教廷掌握了忘蟲,他們會在一些極其重要的人員身上使用,所以那些潛入到我們審判會之中的黑教廷成員,事實上在平常,他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內奸,因為他們一切有關黑教廷的身份與記憶,都會被忘蟲給控制著,唯有在某個特定的時間內,或者使用一種特殊的聲音,才會刺激忘蟲,使得那個人幡然醒悟,自己是黑教廷之人。”唐忠開口說道。

    莫凡坐在那里聽著。

    唐忠見他沒有說話,接著道:“心夏身體里有忘蟲,所以帕特農神廟的人斷定,她自身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份,唯有在某個特定時間,她關于黑教廷的記憶在會復蘇,也就相當于她身體里另一個靈魂醒來……而等到一切事情安排妥當之后,忘蟲又會將這份記憶掩埋起來,讓心夏看上去跟普通人沒有任何的區別。這就是我們始終無法擊垮黑教廷的主要原因,我們很拼命的去查黑教廷高層的真實身份,可黑教廷的高層,他們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黑教廷成員,我們又從何查起?”

    撒朗執只是一個代號。

    血石鐵證。

    難以治愈的雙腿是因為她的身體藏著另一個靈魂。

    心夏那純凈的心靈也并非是假的,因為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撒朗,有忘蟲存在。

    唐忠、冷青、唐月三人一開始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同樣是帶著根本就不相信的態度,他們第一反應一樣是圣女選舉之爭,同樣覺得這是一種無比荒唐的污蔑,可當這一切一切被揭曉時,他們竟然不得不去相信了……

    那個羸弱、善良、心思純凈的心夏是無辜的,她那掩埋在忘蟲中的撒朗記憶,那在某個特定時間里復蘇的靈魂與人格,才是真正的萬惡之源。

    他們此刻已經將他們所知道的全部陳述給莫凡聽了,他們知道這一切真的很難接受,但事實便是如此。

    心夏是撒朗,也不是朗,然而心夏與撒朗的靈魂在一具身軀上,圣裁院和帕特農神廟終究會將罪責定給心夏。

    屋子里沉寂了,隱約可以聽見莫凡重重的呼吸聲,這一切對莫凡而言太過天方夜譚,偏偏證據就擺在面前,正逼得他不得不去接受。

    “你有什么打算?”靈靈開口問道。

    這件事,真的前所未有,更是對莫凡一種巨大的打擊。

    要他去相信博城災難的幕后黑手,古都浩劫的萬惡之首,便是朝夕相處之人?

    “我要去見她。”莫凡回答道。

    “你恐怕見不到她,她被緊閉在帕特農圣女殿中,不允許她接觸任何人,一旦有罪石判決完畢,圣裁院陳列所有鐵證,若是黑色石子高于白色石子,她就會被正式認定為撒朗。”唐忠說道。

    “我不想理會他們那些所謂的鐵證,所謂的罪石,我要見到她。”莫凡很肯定的說道。

    “帕特農武裝力量驚人,不是一人之力可以抗衡的。”唐忠嘆了一口氣道。

    “圣裁是什么時候?”

    “今天,或者明天,我想那些證據恐怕說服了很多持有有罪石的人,最后的結果……”

    莫凡沒有再多說,起身離開了青天獵所。

    剛走出了幾步,唐月追著出來,她看著莫凡,心里也是一陣難過,或許對莫凡來說千萬妖魔都遠不及這個消息來得更為可怕,這何嘗不比有一天醒來,兀然發現自己是黑教廷成員來得痛徹心扉?

    “如果你真的要去的話,把這個帶上吧。”唐月說著,將一個珠子遞給了莫凡。

    莫凡看了一眼珠子,心里微微有些觸動。

    他接過了這個珠子道:“如果釀成難以彌補的過錯,我會一個人承擔。”

    “你的決定,也是我們的決定。”唐月說道。

    莫凡點了點頭,沒有再多言。

    ……

    ……

    莫凡的手機里一下子有上千條信息。

    莫凡無心一一回復,他知道這些不斷給自己留言的人,都是關心自己的人,可現在他心里只有一個人。

    ……

    重新踏入希臘,進入到了雅典衛城,莫凡徑直的前往了帕特農神山。

    季節的一點延遲,導致真正的飛花之期在最近的幾天,盛開得姹紫嫣紅的神山一眼望去,就如同畫卷一般,美得不似人間。

    飛花飛絮飄入到雅典衛城,飄入到高樓與街道上,整個城市縈繞著芬芳。

    莫凡抬起頭,穿過那些蜜茶色的花瓣與翠藍色的輕葉,注視著帕特農神山上那最神圣靜穆的神女殿,他腦海中回想起心夏說過,選舉結束后她就立刻離開這里……

    “莫凡!”一個聲音從旁邊響起。

    莫凡目光望去,見是龐萊、韓寂、祝蒙三人,他們似乎在這里等待自己多時了。

    祝蒙依舊滿臉胡須,他神情嚴肅的走來,看著目光堅定的莫凡道:“你考慮好了?”

    “這件事,不需要考慮。”莫凡說道。

    “我們不能出手幫你。”韓寂說道。

    假如莫凡真的遇到了巨大的危機,他們三人自然會全力鼎力相助,包括唐忠也會一起前來,以他們幾人的實力,怕是什么困難都可以解決。

    但這次的事情,他們卻真的無能為力,圣裁院之威,不容任何一個國家的法師輕易挑釁,一旦他們這幾個分別代表著中國宮廷、魔法協會、中國議員的人出手,擾亂這次圣裁的話,必定掀起更大的禍端。

    “我們會跟著你,能做的也只能夠在你遇到危機時,把你從帕特農和圣裁院的人手中救下。”祝蒙沉著聲音說道。

    很顯然,唐忠已經提前知會了他們,或者說,他們早就猜測到莫凡知道這件事后,一定會來帕特農神廟的。

    他們不能幫莫凡與帕特農、圣裁院為敵,能做的也只有盡可能的保住莫凡的性命。

    帕特農與圣裁院都有對叛者直接處決權,莫凡很快也將挑戰他們的威嚴。

    “席玉是投下白色石子嗎?”祝蒙問了一句。

    “還不知道。”龐萊沉著聲音說道。

    “他并不理會大議員的暗示是吧?”祝蒙冷笑一聲。

    莫凡知道他們特意在這里等待,也是為了自己,心中也多了一份感激。

    他自己清楚,這件事非同小可,他們還愿意站出來保護自己,便已經是最大的情義了。

    “那我上山了。”莫凡抱以感謝,對他們說道。

    “再等會,看看老神官那邊的消息。”龐萊說道。

    “老神官?”

    “就是你們獵所老頭。”龐萊道。

    莫凡張了張嘴,臉上滿是驚訝之色。

    包老頭竟然是圣裁院老神官,神官是圣裁院最高級別的成員了,負責監督十三判官。

    圣裁院的判官便是手中握著罪石的人,由包括大判官在內的其他十三名神官來對一些位高權重、修為驚天的人進行判決,而設立的神官之位,盡管不參與任何判決,但卻負責監管十三位判官的行為,若有徇私,允許處決。

    圣裁院判官的地位就已經夠高了,神官自然更是超然,莫凡之前大概知道包老頭退休前應該是大人物,卻絕沒有想到他會大人物到這種程度!

    ……

    帕特農裁決殿內

    一張圓桌,十三張椅子,這間完全封閉更由眾兵把守的會議室再沒有多的別的東西了。

    十三位來自不同國家的判官坐在椅子上,他們面前是一大疊陳詞,也有一疊證據。

    昨天,他們已經在圣女殿進行了一場當面裁庭,他們也聽了葉心夏的陳述,當然更多的是聽到大賢者梅若拉的憤怒指控,就連一直力捧心夏的殿母也在當面裁庭中沒有為心夏說上半句話來,畢竟她也是親眼目睹心夏殺了圣女潘妮佳,也親眼目睹了心夏的血可以融于撒朗血石。

    當面裁庭已經結束了,現在是閉門會,這十三名判官將會對這宗事件進行最后的判決,一旦罪石結果出來,若白色石子多于黑色石子,就表明圣裁院認定這個撒朗指控存在漏洞,不能夠完全證明心夏是撒朗,心夏也將會被降到由中國審判會來處置。

    而如果黑色石子多于白色石子,這宗案件就會被判定罪名成立,心夏以撒朗論處,由圣裁院親自執行。

    “顯而易見,她是無辜的,撒朗怎么可能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孩,何況從她所有的資料來看,她都是一名非常優秀的魔法學生,僅此而已。至于撒朗血石的事情,我想這世界上興許存在著某種可能,使得另一個人的血液可以與這個特殊的身份血石相融。”來自于圣保羅大教堂的老法師雷納說道。

    “雷納,我看你是越老越有婦人之仁了,證據已經如此充足,又何必再做過多的辯解,我的石子是不會更改的。血石就如罪石一樣,絕不會撒謊,更不可能冒名頂替,她是撒朗。年齡根本說明不了任何的東西,據我所知新接任的黑教廷紅衣主教冷爵,便是一位智商極高的少年,我們也斷定,紐約神殿的失竊案,便是該紅衣主教所為!”帕特農神廟出身的判官杜蘭克說道。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