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職法師 > 正文 第1112章 心術不正
    “還是大議長深明大義,莫凡你聽聽,你難道不為你剛才說得那些話羞愧嗎,竟然還說受其他國家邀請……”祖吉明倒是很會抓住時機,對莫凡進行了一次狠狠的敲打。

    有些話,平日里說出來無傷大雅。

    可有些場合,當著一些重要人物說出來,那就是有心落井下石了!

    “我真的發現我脾氣和以前比起來真是越來越溫和了,竟然容忍了像你這種傻x在我面前晃蕩了一年。”莫凡也是一點都不客氣,該怎么罵祖吉明還是怎么罵。

    “你罵誰傻叉!”祖吉明頓時火大的道,“別以為你運氣好實力比我們強一點,就可以這樣肆無忌憚。我是弱一點,可好歹不會做一些賣國的事情,更不會舔著臉跟上頭要東西。”

    “廢物總得有點自知之明。”莫凡毫不客氣的說道。

    祖吉明又一次聽到被罵廢物,整張臉都鐵青了,這好歹是當著大議長的面啊,他要是慫了莫凡這個鄉野瘋狗,哪還有什么顏面去面對自己族人!

    當然,祖吉明是有一點頭腦的,他不會就此和莫凡撕起來,就算撕也要表現得自己跟邵鄭一樣深明大義:“你厲害,你帶隊伍殺到前三去啊,別說前三了,你要能夠干掉四大強國,我就心服口服。”

    “不用你心服口服,你承認自己是一個廢物,然后別在我耳邊跟一頭母肥豬一樣嘶叫個不停就行。說真的,我很給國家面子了,很聽組織安排了,不然早把你打癱瘓進醫院躺著。到底是哪個氏族培養出你這種腦殘智障,還塞到國府隊伍里來妨礙別人,挑撥離間。”莫凡真是罵如槍炮。

    “這位同學,你是對我的推薦有什么異議嗎?”就在這時,邵鄭身后的一名女婦開口說道。從她的語氣聽來,是帶著幾分嚴肅與冷意的。

    祖吉明聽見自己的姑母終于開口了,心中暗暗竊喜。

    他就知道莫凡是個炸藥,一點就炸,邵鄭身后的那婦人雖然只是議長秘書,可位也和一名正統議員相當了,推舉祖吉明進國府的可就是她。

    議長秘書祖慧殷聽莫凡那一口一個罵,臉色那個叫難看,最后還是忍無可忍了!

    “原來這豬是你的人,你應該管教好他,別讓他做害群之馬。大議長也說了,一個排名關系到了幾萬戰士的生命,說真的,只要他不再隊伍里挑撥是非,前三名半點問題都沒有。”莫凡也沒給那個議長秘書什么好語氣,直截了當的說道。

    議長秘書祖慧殷聽了這番話,臉當場就有些發綠了。

    這到底是哪冒出來的無法無天的學員,當著自己一個議長秘書的面居然說出這種話來,他把自己當天皇老子了嗎!!

    “大議長,我真搞不明白,實力固然重要,可心性才是最大的關鍵吧,這樣一個放肆目中無人的學員,真保不齊國府大賽之后,便接受了其他國家的邀請,那么我們那么大費周章的培養又有何意義,還不如讓他交出奪寶賽的資源,平均分配給其他學員!”議長秘書祖慧殷也是忍無可忍了,言辭犀利,更有直接剝奪莫凡從奪寶賽中獲得的全部所得的意思!

    邵鄭從一開始就沒有阻止莫凡和祖吉明的爭吵,甚至封離之前要呵斥他們的時候,邵鄭就特意用眼神阻止了他。

    他放任這種爭吵,那是因為他覺得一個隊伍之間存在矛盾,虛偽隱藏遠比直接暴露還更可怕。

    大決戰是團體賽,并且一場之中一共會上場八名學員,學員與學員之間的配合與默契相當重要,沒有足夠的信賴,更很快就會被敵人給瓦解。

    邵鄭不希望看到這些人明里和睦相處,團結一致,真正比賽時卻勾心斗角,毀了大事!

    很顯然,這個隊伍是不和睦的,邵鄭在奪寶賽的時候就察覺到了,祖吉明、穆婷穎、南榮倪、黎凱風這四個人是形成自己的小團體,莫凡、穆寧雪受困之時他們就沒有半點出手相救的意思!

    這絕不是邵鄭想看到?,而調和矛盾更不可能,學員之間的矛盾可不是小打小鬧,也不是爭風吃醋,畢竟在對抗其他國家之前,大家都是競爭關系,怨念堆積一年之久。

    邵鄭要把這種矛盾變成一種動力,一種相互監督,要讓他們暴露出來,要讓他們因為這種矛盾,更不遺余力的去獲得更高的名次!

    “莫凡是有些口無遮攔,不過祖慧殷,你的提議也有些過重了一些。”邵鄭自然不可能去懲罰莫凡。

    “我只是覺得這名學員一開始心智不堅,到后來做出賣國之事也不是沒可能的。”祖慧殷此時真的很憤怒。

    莫凡左一口腦殘,右一個廢物,在祖慧殷看來就跟罵她本人沒有什么分別了,祖吉明好歹是她親自舉薦的,當著大議長面這樣說,這小子就是有心找死!!

    既然他找死,就讓他被踩得翻不了身。

    從沒有人膽敢跟自己這樣作對,以她的身份,還不玩死這小子??

    “祖慧殷,你這句話我就不愛聽了。別的學員心性如何我不知道,但莫凡絕對沒有任何問題,你的懷疑與質疑,我很不滿,希望你向莫凡道歉。”韓寂站在一旁,終于也是忍不住開口了。

    “韓寂,是我聽錯了嗎?”祖慧殷聽得人都愣住了。

    開的什么玩笑,叫自己一個議長秘書向一名學員道歉,這個韓寂是他媽瘋了嗎!!

    “你沒聽錯,我希望你向莫凡道歉。”韓寂向前了一步,表明他沒有開玩笑,更表明他的氣勢。

    “韓寂,祖慧殷也不過是訓一下年輕一輩,你也不用那么認真的。”穆氏的老族長穆汞開口道。

    “我說這小子為何這般猖狂,連我陸家繼承者都敢說殺就殺,原來是有你這個韓寂老頭在撐腰。韓寂,你是把你這徒弟寵上天了嗎,竟然要議長秘書向學員道歉?”這個時候,一直寡言的陸辛議員說話了。

    陸辛從走過來那一刻,那雙眼睛就帶著幾分冷意,緊緊盯著莫凡,像是要將莫凡化成灰。

    “陸一林的死已經舉證過了,是陸一林有心殺害隊友在先……”松鶴開口道。

    “即便如此,那人也應該交到審判會去處置,他有什么資格,何況人都死了,活著的人想怎么說就怎么說,我怎么能肯定不是某些人聯合起來排擠我的侄子?”陸辛議員可謂是終于爆發了,這件事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放過莫凡的!

    “這件事我已經說過了,等世界學府之爭后再做定奪,陸辛,你就不要再提了!”封離不客氣的說道。

    “好,我就等著,希望審判會能夠給我一個公正的審判,否則就別怪我自行處理了!”陸辛倒是有幾分忍耐,更是扔下一句重話來。

    韓寂沒有在那件事上做任何的爭論,但他更沒有就此放過故意仗著身份強行歪曲莫凡品性的祖慧殷和祖吉明。

    “老韓啊,這事讓祖吉明給莫凡道個歉就好了,祖慧殷只是一種告誡,并沒有真的說莫凡會出賣國家,何況也是莫凡自己一開始口無遮攔,油嘴滑舌。”龐萊開口說道。

    讓一個議長秘書給學員道歉,成何體統,韓寂的要求太過分了,縱然袒護,也該袒護有個度吧!

    祖吉明人都傻了,憑啥自己給莫凡道歉,這龐萊是有病吧,能分清是非嗎!!

    “不行!誰說的,誰就要負責。莫凡無非是說笑,某些人卻故意在大議長面前曲解其意,說他人品有問題,說他可能賣國,祖吉明這種年輕氣盛、實力平平、心生嫉妒的學員會說那種話,我也不在意了,你堂堂一個議長秘書,公眾場合做這番言論,又是什么居心,知道這會對一個學員造成多大的影響嗎?”韓寂非常的固執,語氣更是嚴厲至極!

    “我能有什么居心,無非是訓斥一番,一個人的心性本就從平時的行為舉止中表現出來,至少他表現出來的就很有問題,何況就拿陸一林之死這件事來說,我也可以判定他是一個心術不正之人,不可重用!”議長秘書祖慧殷說道。

    “心術不正,很好,很好,你可記住自己說的這句話!”韓寂反而冷笑了起來。

    “我有說錯嗎?”祖慧殷說道。

    “大決戰我們今日是最后一場,我本就打算在這次莫凡憑著自己的實力出現在公眾視野之下宣布一件事。祖慧殷,你還有三場比賽的時間來思考自己是否要向他道歉,一旦了我們國府選手出賽時間一到,你可別說出要收回的話來,到那時你要做的就不是一個道歉那么簡單了!!”

    “后悔?我祖慧殷說出的話就沒有收回的說法,很多人都會犯錯,都會有不恰當的言論,但我不會,否則我如何做議長秘書這個位置!心術不正就是心術不正!”祖慧殷更帶著自己的傲氣,沒有半步退讓的意思。

    祖慧殷正愁怎么拉攏陸家,今天剛好給了自己這么一個機會,陸家對莫凡是怨恨已久了,這次自己正面討伐,想來陸家也會領自己這個情的。

    當然,最重要原因是這個小子真的相當找死!!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