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職法師 > 正文 第798章 凝華邪珠!
    “你們……”那名叫做山治的守衛畢竟是光系的法師,別人連眼珠子要轉動都難,當他竟然勉強可以說話。

    山治看著莫凡和望月千熏出現,但莫凡又不傻,怎么可能讓他看清自己模樣,已經在自己面前籠罩上了一層黑色的暗霧,遮擋住了英俊讓人過目不忘的面容。

    “睡一覺吧!”莫凡走過去,直接打暈了這個光系的守衛。

    整個城堡都有濃濃的黑暗氣息,這讓莫凡的巨影釘威力大大提升,另外兩個守衛被黑色的氣息纏繞著,連打昏的必要都沒有了,短時間內他們是不可能掙脫開的。

    “趕緊去吧。”莫凡看了一眼身后的望月千熏,對她說道。

    望月千熏看著莫凡,眼睛里閃爍起了一絲絲溫柔道:“這次……謝謝你了。”

    “小事,我這人就喜歡刺激。”莫凡回答道。

    他說的沒有錯啊,就是喜歡刺激,比如說闖別人日本女教員的房間看光別人身子這種事情,真尼瑪帶勁!!

    望月千熏快步走到了那個狹窄的石門處,她很清楚,這些守衛是不可能有噩夢間的鑰匙,她自己貼在厚厚的門邊,對屋子里面的人說話。

    望月千熏說的是日語,莫凡也聽不懂。

    過了一會,望月千熏回頭看了一眼莫凡,從她眸子里那激動的神情,莫凡便知道里面關押著的人真就是她的哥哥鶴田。

    “他們為什么要將你關在這里,你不是應該看守這里的嗎?”望月千熏有些情緒起伏,眼圈都已經通紅了。

    鶴田失蹤這么長時間,她差點以為哥哥就此人間蒸發了,誰能想到他就被關押在離自己僅僅一座吊橋的地方,身為西守閣的人,望月千熏怎么會不知道這個監獄有多可怕!

    “我找到了凝華珠,本來是想這件事告訴大阪政府,結果被高木將軍給截獲了,他想自己私吞了凝華珠,于是先將我軟禁了起來,我始終不肯說,他便將我關押在了這里……”里面的聲音非常的微弱,看來折磨的不輕。

    “你先別說這些了,我怎樣才可以救你出來,我不能看著你死在里面。”望月千熏打斷道。

    兩人攀談了很長時間,莫凡又特意給每個守衛扎了幾個暗針。

    “沒有打開噩夢間的辦法嗎?”莫凡詢問道。

    望月千熏搖了搖頭,神情有幾分木然,看得出來聽了鶴田說的那繁華,她內心也遭受到了巨大的打擊。

    “到底怎么回事?”莫凡接著問道。

    “東守閣除了有一個黑暗大陣之外,還有一個巨大詛咒,這詛咒會將關押在這里的人靈魂之力一點一點的抽取出來。原本我以為這就是詛咒大陣的效用,沒有想到詛咒大陣不僅將靈魂之力從犯人身體里抽出,更將它們凝聚到了一個珠子里……”望月千熏說道。

    “聚集了所有魔頭靈魂之力的珠子??這東西恐怕是一個寶貝啊!”莫凡說道。

    “是的,高木那個混蛋,為了讓他的天嶺獸能夠進階到君主級,不惜做出這種事情……作為一名西守閣的軍方首領,為了利益這樣殘害他人,可惡至極!!”望月千熏怒聲道。

    “竟然可以讓召喚獸進階為君主,這東西換作是一個有點私欲的人,都會心狠手辣吧,我看那個高木將軍就是一股子郁郁不得志的氣,他肯定比任何人都希望坐上更高的位置,興許他早就不耐煩做這個監獄的監獄長了,結果這個監獄竟然還有這種寶貝,他說什么也會搶奪過來。”莫凡分析道。

    貪婪之人常有,身居高位者這種貪婪習性就更加可怕!

    “我們把凝華珠帶走,否則讓高木將軍找到的話,他肯定會殺我大哥滅口。”望月千熏說道。

    “恩,恩,你說得很有道理,這么邪性的東西,倒不如交給我來保管,不然你們雙守閣鬧得血雨腥風多不好。”莫凡說道。

    從望月千熏的描述來看,這凝華珠很顯然是一種塑魂的珠子,并且對召喚獸非常有效,莫甗知道召喚獸的進階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就是塑魂,塑造了一個更強大的靈魂,該召喚獸才能夠突破身體的極限,成為更加強大的生物。

    說實在的,這玩意兒莫凡也很想要,自己的疾星狼修為始終上不去,這恐怕就和它自身的靈魂等階過低有關,若是能夠塑出一個強大的狼靈魂來,疾星狼指不定就有望進階到更高的水準。

    一個足以讓進階期的統領生物提升到君主級的寶物,讓戰將級的疾星狼跨入統領級,一點都不過分吧?

    “你最好不要打這件東西的主意。”望月千熏目光一冷。

    “嘿嘿,我就隨口一說。”莫凡聳了聳肩。

    ……

    根據鶴田的指示,莫凡和望月千熏開始往東守閣的下方走去,凝華珠似乎就藏在這座城堡的最底下,由于整個城堡結果極為復雜,沒有一定的指引,未必能夠到達得了吸納整個東守閣犯人靈魂之力的陣點。

    還好鶴田已經告訴了望月千熏路徑和要注意的黑暗迷宮,莫凡和望月千熏非常順利的抵達了鶴田所說的地方。

    這里根本沒有守衛,這恐怕也是作為守護者的鶴田無意間抵達,才發現了這個東守閣有凝華珠這種東西。

    鶴田這人也真是耿直,遇到這種東西自己偷偷的收起來就好了,還非要寫份報告上去,結果被用心不良的人給看到了,惹來了這樣的災禍,換作是莫凡,早就自己拿出來,不能自己用,那也賣掉了!

    陣點就是一個非常不起眼的小間,四面全都是墻,唯有上方有一個狹口可以跳進來。

    陣屋里面什么都沒有,看上去真的跟一間破地下室沒有任何區別,但這間屋子的正中央赫然懸浮著一顆光澤渾濁又透著邪性的珠子。

    在莫凡看來,這珠子一點都不可愛,簡直像個懸浮在半空中的眼珠子,乍一看還特別的嚇人。

    “這東西,邪得很!”莫凡對其保持了一些警惕。手機用戶請訪問m.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