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職法師 > 正文 第76章 鴻門宴
月色魅力,平靜的博城自有南方城市的柔和、雅致,水繞著城,緩緩流淌;山在城外,綿綿不絕。

    明天就是對自己人生來說無比重要的日子。

    窮人家的孩子沒有啥成年禮的說法,不過在別人看來自己已經有一個很不錯的成年禮了,在別人富家子弟成年禮上做一個配角。

    在別人看來,自己無疑是那個蹲在地上給宇昂黑亮的皮鞋墊一墊腳,使得他在同齡人中更加出類拔萃。

    然而,真的是嗎?

    舉起旁邊的啤酒,莫凡揚起頭來將這一口冰爽的酒灌入到自己的喉嚨里。

    眼前是一片高樓,那座近一百米的世貿大廈就聳立在自己的面前,像一柄孤聳的寶劍傲然立于整座燈火輝煌的都市中央。

    莫凡坐在狂風飛撲而來的露臺,以前他就很喜歡坐在這里,可以看到整座博城那繁華的景色,能看到世貿大廈,能看到穆氏山莊,能看到穿過城市的博河,能看到坐落在南山的天瀾魔法高中。

    心中頗有感慨之時,身后的樓道傳來了腳步聲,很有規律,也很輕緩。

    一陣顯得幾分冰涼的風從背后吹打過來,莫凡不用回頭也知道來的人是誰。

    “我問了心夏,她說你在這。”女孩清靈好聽的聲音傳了過來,假如不是那么冷漠的話這聲音回像雪天中的銀鈴那樣美妙。

    “這么晚了還找我?這一次我可帶不動你跑了。”莫凡順手抓了一張用來裹花生的報紙,將它撲到自己旁邊示意來人坐自己旁邊。

    穆寧雪站在那里,看到莫凡這個熟悉的小動作眼睛里卻有幾分輪動。

    還小的時候,他會帶自己去一些稀奇古怪的地方玩,他到什么地方都能席地而坐,自己卻害怕弄臟漂亮的裙子而不坐,也不知道什么時候他會找任何稍微干凈的東西,鋪在旁邊,包括他的上衣。盡管他的上衣有的時候也是臟兮兮的。

    “明天你別去,宇昂會對你下狠手,他對我父親言聽計從,任何對我父親一點點不利的哪怕只是一句罵他都會嫉惡如仇,不死不休。”穆寧雪沒有走過去,只是站在那里對莫凡說道。

    “你爸真是收養了一條好狗,估計在這博城也是讓他咬誰就咬誰。”莫凡對宇昂是沒有一點好感。

    “他很古怪,我也不喜歡他。”穆寧雪說道。

    “那行,我明天幫你教訓教訓他。”莫凡笑著說道。

    “你聽不懂嗎,我讓你明天別去。”穆寧雪皺起眉頭來。

    “大小姐,你到中階魔法師了嗎?”

    “明天別去,躲過了這劫,馬上到魔法大學去,你在大學的四年我會慢慢掌控家族里的權力,到時候你在回博城沒有人會拿你怎么樣。”

    “你要包養我??可我還是要去。”莫凡轉過頭,故作驚訝的說道。

    “你……”穆寧雪氣得胸脯起伏不已。

    自己很認真的在幫他,他卻還開這種玩笑。他到底知不知道得罪了自己父親,這座博城根本就沒有他莫凡的容身之所!

    穆寧雪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和莫凡溝通,只好轉身離開。

    ……

    “凡哥,聽說小公主去找你了。”張小侯發短信過來問道。

    “是啊。”

    “如何?”

    “她依然對我相當崇拜,讓我明白虐暴那個叫宇昂的家伙。”

    “說人話。”

    “好吧,她叫我跑,免得被打死,哈哈哈哈。”

    “凡哥,我也建議你跑,宇昂就是一個變態,整個人就怪怪的。”

    ……

    這一天,終究還是來了。

    一大清早住在小姑莫青家的莫凡已經可以聽到從不遠處山莊中傳來的喜慶之聲了。

    一輛接著一輛的豪華轎車順著彎曲的山道駛入到穆氏莊園,像莫凡這種坐摩的上去的人也不知道有沒有給“宇昂對手”這個稱號丟臉。

    剛步入到那大鐵門前,莫凡就看到了幾個熟悉的身影。

    “黎文杰、肥石,你們總算來啦,快進來吧,我們莊園有幾位都是博城最好的廚師,保證符你們口味。”郭彩棠站在門口迎接自己的隊員們。

    “哈哈哈,托了你的福,我們這些小城管才有機會來這有錢人家的世家里看看。”肥石拍著自己餓咕咕的肚子說道。

    “好可惜,梵墨那小子有事不能來,不然也讓他了解一下你彩棠奢侈的生活,到時候他一定會對你窮追不舍了。”黎文杰說道。

    郭彩棠狠狠的瞪了一眼黎文杰。

    郭彩棠心里其實覺得幾分可惜,她這次是蠻希望邀請梵墨過來到自己家坐坐的。

    咦,是梵墨??

    郭彩棠目光一轉忽然看到了一個幾分熟悉的身影,再仔細一看,郭彩棠頓時滿心的厭惡和煩躁。

    哪里是梵墨,明明是莫凡那小混蛋。

    真不知道這小子吃了什么狗膽,竟然和宇昂決斗,怎么都得被打個半殘吧。

    “哼,你來了?”郭彩棠斜著眼睛看著莫凡,怎一個驕傲可以形容。

    “是啊,沒地方吃早飯。”莫凡痞性十足的說道。

    郭彩棠氣不打一處來,這小混蛋把穆氏山莊當什么了,免費自助餐嗎!

    “現在給我道歉的話,我讓宇昂對你下手輕一點。”郭彩棠冷哼哼的說道。

    “穿開襠褲的事你耿耿于懷,至于嗎,大不了我對你負責就是了,多大的事。”莫凡說道。

    “你去死!”

    莫凡調戲完郭彩棠,笑哈哈的朝著穆氏山莊走去。

    好歹自己也是今天重要人物,應該有自己的位置才是,算了,這么多好吃的,先吃一個遍。

    “這狂傲的小子是誰啊?”

    “哪個世家的弟子啊,我們彩棠姐都敢調戲。”

    “什么世家啊,就一司機的兒子,當眾罵我們穆老爺子,今天和宇昂魔法決斗的就是他。”郭彩棠滿是鄙夷的說道。

    “現在年輕人都已經這么囂張了嗎?”

    “也不全是,看看我們隊的梵墨,雷系,實力夠硬,年輕卻不驕躁。彩棠啊,我真心勸你趕緊把梵墨給拿下,要跟別的女人跑了……”肥石再一次說道。

    “別亂說,哼,這次邀請他來我家,他竟然不來,誰愛理會他啊!”郭彩棠鬧得臉頰一片通紅,急忙低聲辯解道。

    (我自己都佩服自己,居然這么多天沒有在書后面求推薦票,我給了你們這么多天的清靜,你們可否還我一個推薦榜牛B的人生?)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