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職法師 > 正文 第897章 冰結之吻
    “滋滋滋~~~~~~~~~~~”

    藥液滴落在一名中年黑教廷的身上,沒過多久,地上就出現了一灘黑色的水跡。@筆趣庫

    Www。Biquku。La@

    “這東西,還真幫了我大忙了。”莫凡手晃動著手中這個從楊喬那個女教徒手上搶來的小藥瓶,不由的贊了一句,應證了那句,居家旅行殺人必備!

    這一路走來,從橙樓一直到地下一層黑教廷的老巢,莫凡都會順手解決一些明顯落單的黑教廷教徒,然后再用這種藥液來毀尸滅跡,黑教廷那邊估計也察覺到有一些教徒不見了,可他們壓根沒看見尸體,也不能夠完全判斷是有人闖入。

    算起來,解決的黑教廷教徒怎么都有個三四百萬了吧,都是一些小錢。

    莫凡并非漫無目的的走,穆寧雪很聰明,一路上都給莫凡留下了那種小小的冰晶記號,莫凡順著去找,就可以找到穆寧雪他們。

    這里必定是黑教廷的老巢了,接下去只要解決毒變的事情,便可以將他們一網打盡。

    找到了地牢,莫凡意外的發現這里竟然沒有什么人把守,就那么大搖大擺的走進去也沒有一點關系。

    ……

    穆寧雪、榮盛、郭文衣都被關押在一個很普通的鐵牢房中,這種程度的牢房穆寧雪可以隨時出來,這讓莫凡不禁有些好笑,黑教廷里面竟然也有如此粗心大意的人。

    “還好吧?”莫凡問了一句。

    “嗯,多謝趙品霖,帶我們進他們老巢了。”穆寧雪說道。

    “我走了大半圈吧。這里黑教廷人員不少,我們兩個未必能夠應付。”莫凡說道。

    “靈靈那邊有……”穆寧雪開口道。

    “有什么?”莫凡不解的問了一句。

    穆寧雪眉黛緊緊的蹙在一起。她繼續說話,卻發現自己什么聲音都沒有發出。

    莫凡看她的模樣。一開始以為她只是喉嚨干澀沒發好音,可當他發現她的嘴角溢出了一抹黑色的血跡時,莫凡整個人如遭霹靂!!

    黑血奪命!!

    莫凡看著她,整個腦子感覺要炸開了。

    他立刻使用遁影進入到地牢里,抓著穆寧雪肩膀,要看清楚這究竟是什么。

    黑色的血,即便莫凡怎么不去相信,可黑色的血仍舊在從她的唇邊上淺淺的蔓了出來。

    “黑血,她在吐黑血!”

    “快救救她。快想辦法救救她!”郭文衣和榮盛兩個人都驚叫了起來。

    黑血奪命的畫面他們見過幾次了,那可怕極速的病變癥狀會令人連恐懼都沒有完全涌上心頭便奪取生命。

    此時這種最為可怕的狀況發生在穆寧雪身上,發生在如此近的地方,榮盛和郭文衣兩人都腦海一片空白。

    “雪雪……”莫凡腦子里一樣混亂至極,這種事情比發生在他自己身上還難以接受。

    為什么偏偏是她,靈靈已經說過,發生在他們身上的毒變可能性很低,賊老天就那么不眷念她??

    “莫……凡……先先別慌……”穆寧雪不知用什么方法,稍稍控制住黑血的反涌。

    可莫凡知道。這種控制是沒有什么意義的,用不了多久,穆寧雪就會變成一具灰黑色的尸體。在莫凡心中完美如女神的她,連皮膚有一點點小小的劃破都會心疼無比。更何況是化作那樣悚然可怕的干黑焦尸,一想到這種畫面,莫凡眼睛都開始極度充血了!

    “你不會有事的。你相信我,我現在就殺到他們藍衣執事的面前。逼她拿出解藥,你先忍忍。”莫凡深呼吸了一口氣。

    穆寧雪拼命的搖頭。她的身上出現了一股極其冰冷的氣息,緊緊的貼在了她的身上,并不斷的涌入到她那血管可見的肌膚里。

    寒冷越來越強,莫凡發現穆寧雪整張臉都已經凍得青白青白。

    “你在做什么?”莫凡看著她,心急如焚。

    “凍……凍住自己……莫凡,別慌,記不記得在閆明寺的時候嗎?”穆寧雪的身體一層又一層的冰封,無論是身體肌膚還是身體內部。

    這是穆寧雪想到的唯一方法,這可怕的毒變會讓人的血液錯亂循環,堆積在某個血管脆弱的位置,然后一下子如火山口一樣噴發出來,變成黑血反涌的現象,等到所有的黑血流干了后,身體機能還會進一步被嚴重破壞,發生可怕的黑灰病變……

    現在穆寧雪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身體冰封起來,讓血液的循環變得無比緩慢。

    她不能完全凍住血液,那樣跟死人沒什么區別,她只是讓身體的循環變慢,毒變是根據人的身體血液循環而蔓延擴散的,這樣做可以拖延死亡的時間。

    穆寧雪確實沒有想到自己是“下一個”,她看著為自己緊張擔憂的莫凡,心里卻不知為何涌起一絲欣慰,很少能夠看見這個沒臉沒皮的家伙這副不安失去理智的模樣,這一份擔憂很關心是無法偽裝出來的。

    “閆明寺??記得,記得,你別回憶啊,我不要跟你做什么狗屁生死別離!”莫凡情緒激動的說道。

    “你先聽我說……”穆寧雪認真的道,此刻她的臉頰上都已經布滿了寒霜,說話的時候都變得很僵硬,“我短時間內不會有事,我冰封了自己的血管。”

    莫凡看著她,聽著她聲音越來越微弱,就感覺自己的心臟有刀在削著,一片一片。

    “莫凡。”穆寧雪已經變成一個冰人了,可她的眼睛在晃動著,像是有什么很重要的話要說。

    榮盛和郭文衣站在一旁,都能夠明顯感覺到穆寧雪這句話一定是放在心里很久的。

    說不要生死別離,可這不就是嗎!

    可是,穆寧雪剛要開口,莫凡忽然上千,一只手放在她已經冰涼冰涼的脖頸后面,頭微微一低,一偏,也絲毫不在意那一抹黑色有毒的血,用自己的嘴唇重重穆寧雪那凍得開始發紫的冷唇上……

    莫凡想過穆寧雪的嘴唇是怎樣的香軟、濕潤、柔滑,但此刻他的感覺是冰寒、干燥、僵硬,宛如親在一個沒有半點生氣的冰封雕美人上。

    唇分,莫凡注視著穆寧雪,狠狠的道:“真有什么重要的話要跟我說,就等醒來的時候。喜歡我也好,討厭我也好,我會專心聽的。”

    穆寧雪終究沒有說出口,她凍結了自己的喉嚨,此刻還能夠有一些身體機能的,便只有那一雙明亮真摯的眼眸,正映著莫凡那囂張跋扈的臉。

    身體冰凍了,連任何情緒都會弱化到極致。

    但穆寧雪相信,假如心臟還是正常情況下的話,此刻大概會加速跳動吧。

    ……(未完待續。)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