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全職法師 > 正文 第889章 趙品霖,有問題!
    到了汪栩栩的房間,莫凡將自己的感知釋放出去,捕捉著這間屋子所有細節的地方。§筆趣庫WWW.BIQUKU.LA§

    一走進這個屋子,榮盛就感覺到一陣心痛,那天夜里的情形對他而言就像一場非常美妙真實的夢境一樣,第二天一早醒過來,一切就顛覆了。

    “也沒什么線索,多半是自己離開房間的。”莫凡說道。

    他轉過身,剛要檢查后面的情形,卻險些撞到了正在那里發呆的榮盛。

    看到榮盛那表情,莫凡不由的無奈道:“你就被再想那些事了。”

    “這段時間,汪栩栩都好像很害怕的樣子,我一直想找到談談,可她都有意的躲著我,我真的很擔心她。”郭文衣說道。

    “她在害怕什么?”莫凡問道。

    “不知道……但我感覺她是害怕趙品霖。”郭文衣說道。

    “一定是趙品霖,他做了什么威脅她的事情,一定是了!”榮盛忽然間醒悟過來。

    這就能夠解釋汪栩栩為什么忽然間變了心,她那天夜里明明答應過自己的,更何況如果真的只是遷就自己,她為什么還會允許自己撫摸她的身子?

    “趙品霖那天夜里有找過我。”穆寧雪淡淡的說道。

    “找過你??”郭文衣和榮盛都愣了一下。

    穆寧雪簡單的描述了一下,可任誰也能夠看得出來,趙品霖其實是想追求穆寧雪的。

    “汪栩栩在電話里也是這么和我說的,她說她覺得趙品霖不是很靠譜……她說的很認真,一點都不像開玩笑。”郭文衣說著,還拿出了手機,將手機里的短信調出來給莫凡和穆寧雪看。

    榮盛一臉激動道:“你看,我就說了。她那天絕對不是遷就我的,一定是趙品霖搞的鬼。沒準她的失蹤就和趙品霖有關,趙品霖把她嚇到了,她就找地方躲了起來。現在整個牧場莊園發生了這么可怕的事情,她一個人一定非常危險,無論如何都得趕緊將她找出來。”

    莫凡看了一下短信。從信息的內容上來看,汪栩栩是一個比較聰明的女孩,能夠從趙品霖那光鮮、熱情、溫雅的外表下看出他的本質,而再加上那天晚上趙品霖邀請過穆寧雪,更證明了此人如汪栩栩說的那樣,不靠譜!

    “這幾天,趙品霖的眼神很奇怪。”穆寧雪說道。

    穆寧雪情商也不低,她可以明顯感覺到趙品霖最近的變化,他在凝視著自己的時候。并非是被拒絕后的尷尬躲避、保持自尊心的故作清高或者裝作沒發生過的從容,而是一種灼熱!

    好幾次,穆寧雪都感覺這個人在用眼睛把自己吃掉,臉上更是一副似乎自己遲早會落到他手上的冷笑!

    穆寧雪可是法師,她的洞察力比趙品霖高太多了,趙品霖自己都不知道平日里不小心對她展露出的那份渴望、念想被穆寧雪全部看在眼里。

    所以,大家在談到趙品霖的問題時,穆寧雪也將自己的發現給道了出來。

    “怎么個奇怪?”莫凡倒沒有太去留心這種事情。

    “我只形容一下我的感覺。我感覺他的眼神里帶著野心。明明虎視眈眈卻又不做任何行為。”穆寧雪說出了自己的感覺。

    “他喜歡你,我們一車人都看得出來。他邀請你們一起到別墅酒店那天,我們大家就在討論這事了,他還自以為掩藏得很好。”郭文衣說道。

    “穆寧雪這么漂亮又特殊的女孩,沒人不喜歡的。”榮盛小聲的說了一句。

    “我們就不要在這種情況下談這種愛恨情仇的事情了吧?”莫凡提了一個小小的意見。

    外面都尸橫遍野了,他們還有心思說這個,莫凡也是服了榮盛和郭文衣這兩人了。

    穆寧雪長得就禍水一個。看她一眼就喜歡上的人多得去了,可那又怎么樣,那是我莫家的媳婦,誰都別打那個主意,那傻x趙品霖就更別想了!

    “莫凡。我覺得我們得談談趙品霖這個人。”穆寧雪認真的說道。

    “有什么好談的,不就是跟官魚那智障一個類型的。”莫凡不是沒看出趙品霖那點心思,而是壓根沒把這種人當成自己的競爭對手。

    “這人可能有問題。”穆寧雪說道。

    直覺,穆寧雪也沒有半點證據,但就是一種直覺。

    從趙品霖最初對待自己的那種循序漸進、彬彬有禮的態度到被冷面拒絕后的惱羞離開,再到他與汪栩栩在一起之后,卻依然對自己的那種虎視眈眈與忽然間整個人透出來的一股陰冷之氣……

    “直覺告訴我,假如她對汪栩栩用了一些非不正當手段,他可能會對我也使用,這幾天,我對他有一種提防。”穆寧雪說道。

    “提防??”莫凡有些訝異。

    穆寧雪好歹是一個中階巔峰法師,戰斗力堪比高階的了,她要對一個普通人進行提防,那這表明此人真的是有問題了,再聯系汪栩栩之前忽然間變化,以及那害怕的情緒……

    “你們先留在這,我去查查這個趙品霖。”莫凡說道。

    莫凡沒有讓他們跟過來,自己暗影系的能力還是不要隨意展現在榮盛和郭文衣那里了,誰能百分百保證他們兩個不是黑教廷成員?

    ……

    莫凡到了趙品霖房間,發現他房間緊閉得很嚴實。

    不過這難不倒莫凡,他先釋放出一圈無形的雷電之力,破壞掉這棟屋子一定范圍的監控器之類的東西,防止自己使用魔法時,被暗中監視著這里一切的黑教廷人員給發現。

    遁影潛入到趙品霖的房間,結果他屋子里空蕩蕩的,什么都沒有。

    “奇怪,他不是說回房間了嗎,怎么人沒在。一個普通人,外面又是毒變,他還敢到處亂跑?”

    “看來這家伙真有問題!”莫凡嘴角浮了起來。

    “他究竟跑哪里去了??”

    “疾星狼,你出來,把屋子里那家伙的貼身衣物聞一聞,看看能不能找到那家伙。”莫凡呼喚出了疾星狼。

    疾星狼那俊逸的臉龐上卻寫著兩個大大的幽怨!

    本召喚獸是狼,不是狗!!

    “啊嗚,啊嗚~”疾星狼鼻子其實對血腥味比較靈敏,這家伙很快從床鋪地下拖出了一個半合著的箱子,箱子里面放著都是一些讓莫凡都感覺到羞恥的成人用品……

    “就知道你不是一條正經的狼!”莫凡罵道。

    “啊嗚,啊嗚~~~”疾星狼冤屈啊。

    “你說這鞭子上面有很淡的血味,還是女人的血?”莫凡拿出了一條皮鞭,摸著下巴沉思了起來道,“看來是他們在玩某種刺激游戲留下的……抽得夠狠啊,就算是玩,也不至于把人家血都抽出來了,這個趙品霖表面上斯斯文文,原來這么喪心病狂。”

    成人游戲,莫凡自然是懂的!

    可即便是皮鞭游戲,那也只是拍打出那種痛并快樂之感,這連血都沾在上面的,絕對是在虐待了!!

    這個趙品霖,越來越有問題!!

    ——————————

    (那天要跟你們說個會讓你們不開森的事情,竟然忘了說了!!)

    (這件事我其實我自己還蠻開森的,因為公司組織作者們去出國采風,為期一個星期左右。這在異國他鄉的,能保持穩定更新,真的有點難,更何況是在某個風|騷的國度,)

    (明天要先去上海,再飛出去,更新方面,有時間我就會寫,實在沒時間寫,你們也淡定點。唉,為了給你們真實的世界劇情,你們亂叔叔還得親自去跑出去考察一番,其實滿不容易的,所以你們看完書一定要投票!)

    (對了,要帶土特產的,請及時把硬盤寄來。)(未完待續。)
竞彩专家北京单场